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六〇章 华夏 初夏
    轰——

    雨在下,闪电划过了阴沉的天空。

    初夏时节,吕梁、横山一带的山间,已被暴雨笼罩起来,地势纵横的山豁间,矮树、灌木与裸露而出的土石,都笼罩在灰蒙蒙的大雨当中。

    看来渺小的一队人影,在半山腰的大雨中缓缓穿行。

    靠近吕梁主脉的这一片山岭间道路难行,许多地方根本找不到路。此时行于山间的队伍大约由三四十人组成,多数挑着担子,都身披蓑衣,担子沉重,看来像是过往的商旅。

    西北荒凉,民风彪悍,但西军镇守期间,走的路途毕竟是有的。当初为了筹集边关粮食,朝廷采取的方法,是让边民将每年要纳的粮主动送到军队军营,因此西北各地,来往还算便利,然而到得眼下,西夏人杀回来,已破了原本种家军镇守的几座大城,甚至有过好几次的屠杀,外界情况,也就变得复杂起来。

    秦有石乃是这支队伍的首领,他本是平阳西北的商户,去年年末到保安军一带贩卖冬衣,顺便带了些私盐之类的贵重物,准备到边境之地换些货物回来。西夏人攻延州,将他隔在了路上,虽然大雪开始封山,但东面战乱一片,走也走不动,他在附近村落被滞留数月,整个西北的情况,已经是一塌糊涂了。

    战火蔓延,不断扩张,不久前秦有石听说种冽种大帅杀将回来,仍旧输给了西夏的拐子马。西军将士溃散,西夏人四处肆虐,他见了许多破城后逃散之人,打听一阵后,终于还是决定冒险东行。

    中原已经一塌糊涂。据说女真人破了汴梁城,肆虐数月,京城都已经不成样子,西夏人又推过了横山,这天下要出大变故了。虽然大部分难民开始往西面、南面逃窜,但秦有石等人不行。平阳、耿州等地虽在东面,但西夏人毕竟还没杀到那边。

    他们的家人还在啊。

    西北四战之地,但自西军强大后,他们所处的地方,也已经太平了许多年。如今西夏人来,也不知会怎样对待当地的人,逃难也好,当顺民也罢,总之都得先回去与家人团聚才是。

    西夏大军破了清涧、延州等地。此时已经开始往周围威逼过来,但西北毕竟地方不小,西夏人如今也掌握不了所有地盘,雪融冰消时,开始大规模地逃离居住地的人们更加多起来,往南的往北的往东的往西的都有,秦有石打听了一番,带着冬天屯下的不少货物与商会的伙计们开始东行。此时东面已有不少西夏军队在活动。一行人躲躲闪闪,速度缓慢。后来想要进入平素难行的山中冒一冒险。才遇上了队伍前方那两个奇怪的年轻人。

    话说从头,西北一地,受西军尤其是种家泽被颇深,西北的汉子感念其恩,也极有骨气。大军杀来时,清涧城、延州城等地都进行过激烈的厮杀反抗。虽然最终无济于事,但即便溃兵、流民四散时,也有不少义气之士组织起来,意欲与西夏大军拼杀的。

    如此一来,这个冬天里。在逃难的流民之中也传出了不少义烈之士的传闻与故事,谁谁谁在逃难途中与西夏步跋厮杀牺牲了,谁谁谁不愿意逃离,与城偕亡,或是谁谁谁集结了数百好汉,要与西夏人对着干的。这些传闻或真或假,其中也有一则,颇为奇怪。

    说是清涧、延州城破后,流民四散,西夏兵一路追杀抢掠,有一支部队却从山中杀出,掩护了难民逃走。在大雪封山的冬天里,他们甚至还会帮助一些家中已无任何财物的难民,送上些许粮食,供其逃命。事实上,无论流散军队还是绿林义士,做这些事情,倒还不算奇怪,这支队伍奇怪的是——他们让人写两个字。

    这支队伍救下人后,据说会跟人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大概的意思可能是,大家是华夏子民,正该守望相助。这句话堂堂正正,倒也不算什么了,但在这之后,他们往往会拿出本子,让人写下“华夏”这两个字来,不会也没关系,他们还会教人写这两个字。

    试想城池破后,大雪累积的山岭上,军队救下了难民,然后让他们拿着树枝在雪地上写两个字——这一幕怎么想怎么奇怪。但世间传闻就是这样,模模糊糊,不清不楚,这样的环境下,人们瞎说的东西也多,往往做不得准。秦有石隐约听过两次这故事,当做别人瞎说的事情抛诸脑后,虽然后来又听说一些版本,诸如这支军队乃武朝叛军,这支军队乃种家嫡系、乃折家将等等等等,基本也懒得去深究。

    却是在他们快要进山的时候,与一支逃难队伍无意间汇合,有两人见他们在打听山中道路,竟找了过来,说是可以给他们指指路。秦有石也不是第一次在外行走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他还是懂的,然而交谈之中,那两人中为首的年轻人竟问了一句:“你识字吗?可会写华夏二字?”

    秦有石当即想起那个传闻来。

    其时西夏人正在周围的大路上四处封锁,秦有石的选择毕竟不多,他口头上虽不答应,但进山之后,双方还是遇上了。秦有石手下的这帮人也都是行走西北的汉子,多半带着武器,他让众人警惕,与对方接触几次,双方才同行起来。

    对于秦有石来说,这倒也是无奈之下的赌博了,想要回家,一时半刻又没有向导,终究不能一行人在这等荒山里转上几个月。他回忆那些传闻,感觉这两人倒也不像是那种引人进山而后夺财的强人,一番交谈,才知道对方还有青木寨的背景。

    吕梁青木寨,在西北一带的商贾中还算是有些名气了。但两人之中为首的那个年轻人却像是个外地人,这人名叫卓小封,身背大刀,平素倒也和气健谈。结合几番话语,回忆起听说了的一些琐碎传言。秦有石的心中,倒是组织起了一些线索来。

    去年下半年,有反贼弑君,兴兵作乱,西北虽未有大的波及,但看来这支军队便是进入了这座山中。冬日里看来也是他们出来,与西夏军队厮杀了几番,救下过一些人。了解到这些,秦有石多少放心下来,平素里听说弑君反贼或许还有些忌惮,此时倒是不怎么怕了。

    双方一路前行,那青木寨的汉子作为向导,与名叫卓小封的年轻人走在前头,秦有石在一旁跟随、交谈。这边是吕梁山西脉与横山交界的最为荒凉的一段。山势崎岖,兼有下起大雨,更是难走,一行人行至这处野岭上时,秦有石眯着眼睛望向山涧对面的,才见到那边山势虽然不好走,但隐约像是有小路穿过,比这边是好得多了。

    秦有石心中警惕起来。望着那边,试探性地问道:“对面似乎有条小路。”青木寨那向导倒也是坦然点头道:“嗯。原是那边近些。”“那为何……”

    “先前与西夏人打过仗。”这边卓小封答了一句,伸手指了指那山路的前后两处,“几个月前,西夏步跋追杀至此,军队炸了那两端,山上的雪塌下去。下方涧中全是尸体,如今那边山上松动,很不安全了。”

    秦有石心中惊了一惊:“西夏人?”

    “西夏步跋,很难对付。”卓小封点了点头。秦有石望着暴雨中那片朦胧的山体,远处确实是有新动过的痕迹的。又往山涧下看看,只见暴雨中水流咆哮而过,更多的倒是看不清楚了。

    在这片地方,西军与西夏人不时便有战斗,对于西夏人的军队,见多识广者也大都有了解。铁鹞子冲阵天下无双,但是在西北的山间,最让人害怕的,还是西夏的步跋精锐,这些步兵本就自山民中选出,穿山过岭如履平地。难民逃亡途中,遇上铁鹞子,或许还能躲进山中,若遇上了步跋,跑到哪里都不可能跑得过。而他们的战力与原本的西军相比也相差不多,此时西军已散,西北大地上,步跋也已无人能制了。

    对于那“华夏”军的来历,秦有石心中本已有猜疑,但并未细思。此时想来,这支军队弑君造反,来到西北,果然也不是什么善茬。在这样的山中对抗西夏步跋,甚至还占了上风。对方说得轻描淡写,他心中却已暗暗惊骇。

    便在此时,天空雷鸣传来,众人正自前行,又听得前方传来轰然巨响,山石隐隐震动。对面那片山坡上,土石在朦胧的大雨中涌动,转眼间化作一条泥龙,沿山势轰隆隆的涌下去。这道土石流就在他们的眼前持续的冲入深涧,下方的山涧里,流水与这些土石一撞,迅速涨高,泥水涌动湍急,轰然四荡。众人自山上看下去,大雨中,只觉得天地伟力磅礴,己身渺小难言。

    泥石流的景象在他们眼前持续许久方才停歇,许是几个月前造成雪崩的爆炸震松了土坡,此时在雨水浸润下方才滑落。众人看完,再度前行时都不免多了几分谨慎,话也少了几分。一行人在山间回转,到得这日傍晚,雨也停了,却也已进入吕梁山的主脉。

    这一片已经接近吕梁山青木寨的范围,由于先前开拓的商路,也并未在战火中受到多少冲击,前路已不算难行。卓小封与那青木寨的汉子便跟秦有石告辞,眼见两人帮了这个忙,竟干脆利落的便要离开,秦有石反倒慌张起来,他从随行的货物里取出两只风干的鹿腿要送给对方做报酬,却见卓小封自怀中拿出纸笔来:“秦老板会写字吧?”

    “卓公子是说……”

    “华夏子民本为一家,如今局势动荡,正该守望相助,我等与秦老板同行一路,也是缘分,举手之劳而已。当然,若秦老板真觉得有需酬谢的,便在这本子上写两个字便是。”他见秦有石还有些犹豫,笑着打开本子,尽是歪歪扭扭的华夏二字,“当然,只是两个字,不必留名字,只是做个念想。异日若秦老板再有什么麻烦,只需记住这两个字,我等若能帮忙的,也一定会尽力。”

    秦有石也只是微微迟疑了一下而已,此时哈哈一笑,拿起笔在本子上写了,心中却是疑惑。这外面的事情,施恩望报的施恩不望报的他都能理解,但眼前这个,又算是个什么意思。受了恩惠,写个名字算是投名状,可名字都不留下,华夏二字写出来再铁骨铮铮光明正大,又能抵个什么呢?

    他倒也是有些远见的人,写下那两个字后,还是执意要将鹿腿送过去,只是对方也坚决不愿收下。此时天色已晚,众人找了安营之处,秦有石盛情留下两人,又煮了相对丰盛的一顿肉食,跟卓小封他们询问起之后的局势。

    他这次往西行,本是为做生意,女真人杀过来,原本收下的一些珍贵东西其实已经无用,这一行摆明是亏本的了。但亏本倒也不算大事,最重要的是往后何去何从,这支军队能与西夏人对垒,虽说名声不太好,但结个善缘,谁知道往后有没有需要他们帮忙的地方呢?

    这半晚交谈,对方倒也是知无不言,与秦有石分析了一下日后的困局。女真横行,西夏南来,这样的局面下,黄河以北再要过以前的好日子,是不可能的了,但普通民众,也不见得会被赶尽杀绝。往常武朝还算富庶,各个富户到眼下还有些余粮,但一到两年之内,女真人、西夏人必定要巩固这片地盘,纯粹留下吃的,取死之道而已。他是商户,不妨变通一点,多做活动,托庇于大的势力。

    类似于吕梁山青木寨,毕竟在山洼之中,不做推荐,但眼下青木寨这边与女真还有几条贸易往来残留。他这次带回的珍玩、贵重物品放到混乱之地或许没用了,青木寨也许还能帮忙中转,而山中必然缺粮,他若有太多余粮,倒也不妨到山里换下一些兵器傍身。当然,也只是随口的建议。

    秦有石并非无主见的人,对方说了,他也只在心中做参考。到得第二日清晨,互相挥别对方,分头而行。秦有石望着那双往北而去的身影,又想起昨天写下的“华夏”二字,只觉得这帮人真是奇特。

    *************

    挥别秦有石后,卓小封与那名叫谭荣的青木寨汉子穿过崎岖的山路往回走,待远远能看到那土石崩塌的山体时,才又往西北折转。

    下午时分,他们在山脊上远远地看到了小苍河的轮廓,那河水湍急蜿蜒,延伸向视野那头一处有水坝痕迹的山口,山口边也有瞭望的哨塔,而在两山之间崎岖的谷地间,隐约可见一队小小的身影结伴而行,那是从小苍河聚居地中出来捡野菜的孩子。

    阳光正从天空中的白云间照射下来,山野荒凉,只偶尔传来飒飒的风声,卓小封与谭荣沿着山道往下走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