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五六章 天地崩落 长路从头(下)
    夜色笼罩,林野铅青。就在山腰间的小院子里晚饭进行的时候,雪花已经开始从夜色中落下来。

    院落之中的人声在看见雪花落下时,都有着稍稍的收敛,冬日已至,下雪是迟早的事情,然而雪花一旦落下,许多问题就会变得更加紧迫了。

    当然,众人都是从尸山血海、大风大浪里走过来的,从起事开始,对于许多事情,也早有觉悟。这一年,乃至于接下去的几年,会遇上的问题,都不会简简单单,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剩下的就只是见步行步、一件件越过去而已。

    因此那笑声些许的停顿之后,也就再度的恢复过来,男人们在这初雪落下的光景里,闲聊着接下来的许多事。隔壁女人聚集的房间里,西瓜抱着小宁忌,目光转向窗外时,也有着些许迟疑,但随即,在小孩子的挥舞双手中,也变作了笑容。一旁的苏檀儿看着她,目光对视时,温和的笑了笑。

    一俟大雪封山,道路愈发难行,霸刀营众人的动身南下,也已经迫在眉睫。

    对于她来说,这也是件复杂的事情。

    然则,如今这院落、这山谷、这西北、这天下,复杂的事情,又何止是这一小件。

    晚膳在热闹而有趣的气氛里逐渐过去,晚饭过后,宁毅送着秦绍谦出来,低声说起正事:“京城的事情早有预料,于我们关系不大了,然则西北这边,如何取舍,已经成了问题。你写的那封书信,我们早就交了过去,希望种老爷子能够看在秦相的面子上。多少听进去一点。但这次西军仍旧拔营南下,如今被完颜昌的部队堵在半道,已经打了起来。李乾顺南来,西北几地,真要出事了……”

    秦绍谦望着这夜里的雪花,握了握双手:“女真攻汴梁。种老爷子会派兵援救,本就是说不了的事情。西夏这个空子钻得好,但我们这边,脚步尚未稳下来,又能如何?”他想了想:“种家军已被拖在南面,折家仅能自保。立恒若觉得可冒险与西军合作,在此时共守西北,我可先去见见种老,或许看在父亲与兄长的面子上。能够说得上几句话。”

    宁毅摇了摇头:“太冒险了。”

    他们一行人过来西北之后,也希求西北的稳定,但当然,对于武朝灭亡论的宣扬,这是宁毅一行必须要做的事情。早先造反,武瑞营与吕梁骑兵在武朝境内的声势一时无两,但这种惊人的威势并无后劲,韧性也差。一年半载的时间纵然无人敢当,但也必然衰退。这支逞一时霸道的势力实际上随时都可能跌落悬崖。

    在有限的时间里。宁毅预言着女真人的南下,同时也加强着青木寨的根基,紧盯着西北的状况。这些都是武瑞营这支无根之萍能否扎下根基的关键。

    在守卫汴梁的过程里,秦嗣源与种师道有着深厚的交情,后来汴梁守卫战结束,为了秦家的事情。种师道的心灰意冷,是能看得出来的。这位镇守西北的老人心有恻隐,但在弑君造反之后,想要以这样的恻隐之心维系双方的关系,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预感到西北可能出现的危险。宁毅曾请秦绍谦修书一封,送去给种师道,希望他能以西北为重,若是女真再度南下,西军就算要出兵,也当留下足够的兵力,避免西夏想要趁机摸鱼。

    事实上,这些事情,种师道不会想不到。

    而在第一次守卫汴梁的过程里大量折损的种家军,若想要一方面南下勤王,一方面守好西北,在兵力问题上,也已经成为一个两难的抉择。

    许多时候,天下从来就没有两全其美的选择。

    宁毅让秦绍谦写这样一封信,考虑的并不是左右种师道的决定。更多的只能算是表一个态:我虽然杀了皇帝,对西北却并无恶意。而最近这段时间,竹记的说书人在西北的几个城池内宣传并未被种家人高压遏制,或许就是老人恻隐之心的一部分。

    如果双方都在这样和稀泥,持续更长的一段时间,也许就会出现坐下来谈判或者合作的机会。但眼下,终究是太快了。

    种师道在汴梁时固然是个慈祥老人,但他镇守西北这些年,要说杀伐果决的的段数,绝对是最高的。他的恻隐之心或许有,但若觉得他心慈手软,找上门去,被砍了脑袋送去京城的可能性绝对要高于成为座上之宾。

    这次女真南来,西军拔营勤王,留在西北的部队已经不多。那么接下来,可能就只有三种走向。第一,希望西军以薄弱的兵力众志成城,在渺茫的可能性中咬牙守住西北。第二,秦绍谦去见种师道,希望这位老人家念在秦嗣源、秦绍和的面子上,念在西北的危急形势上,与武瑞营合作,守住这边,就算不答应,也希望对方能够放走秦绍谦。第三,看着。

    但第一种可能性真是太小了。第二种可能性若真实现,当然是最好的,有种家的接纳,武瑞营在西北立马就能站住脚跟。然而……哪里能天真成这样。

    宁毅看着这夜里的雪花,停顿了片刻:“希望种老爷子以西北黎民为念,与我们合作守城。假设能守得住,此战之后,种家军也与谋反无异,汴梁城虽破,武朝却未亡。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上面,不太现实。而且,小苍河连房子都没建好,工期本来就吃紧,人手还嫌不够,过冬都难,我们能拨出多少人去。倘若两边稍有嫌隙,以后的日子我们还过不过了……”

    秦绍谦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之所以说出来,在他心中,也是觉得可能性最小的,只是宁毅常常能人所不能,因此说给他听,碰碰运气而已:“那……西北的局势就更麻烦了。”

    “明日开会,再与大家一道商议吧。”

    这是关系到日后走向的大事,两人通了个气。秦绍谦方才离开。院落内外众人还在谈笑,另一侧,西瓜与方书常等人说了几句,接过了她的霸刀盒子背在背上,似要去办些什么事情——她平日出门,霸刀多由方书常等人帮忙背着。按照她自己的解释,是因为这样很有派头——见宁毅望过来,她目光平淡,微微偏了偏头,雪花在她的身上晃了晃,然后她转身往侧面的小路走过去了。

    此时本就是散席的时间,众人先后离去,西瓜的独自离开自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不久之后,院落里的众人陆陆续续的离去。仆役们收拾东西,檀儿与云竹坐在房间外的廊道上,看着落雪正在聊天,宁毅来时,檀儿道:“西瓜怎么一个人就走了。”她虽然颇善精打细算,但对于西瓜直爽的性子,其实挺喜欢的。

    “她也有她的事情要处理吧。”

    宁毅回答一句,在两人身前蹲了下来。拖起云竹的手,看着她隆起的肚子:“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云竹笑着点头:“还好。”她神情恬静。只是稍显有些瘦。

    “你跑出去,她就每天担心你。”檀儿在旁边说道。

    冒天下之大不韪,猝然杀皇帝,举反旗,先前的生活一夕之间改变,纵然再亲近的人。一时半会儿的也难以接受得了。无论云竹还是苏檀儿,对于这些事情,皆有忧虑在心。云竹并不愿说,只是宁毅出门时,便往往担忧他的安危。檀儿精明强干,但在这件事上,也未必不是逆来顺受。

    一夕之间,所有人的日子,其实都已经改变了。

    半年的时间下来,云竹明显瘦了些,锦儿有时候也会显得没有着落,檀儿、小婵等人顾着家里,偶尔也显憔悴和忙碌。此前京城繁华、江南锦绣,转眼成云烟,熟悉的天地,忽然间远去,这是任谁都会有的情绪,宁毅期待着时间能弭平一切,但对这些家人,也多少心怀内疚。

    他有时候处理谷中事物,会带着元锦儿一道,有时候与檀儿、小婵一道忙碌到半夜,与云竹一道时,云竹却反倒会为他抚琴说书,对于几个家里人而言,这都是相濡以沫的意思。对于宁毅说的武朝将亡,天南将倾的事情,在升平年月里过惯了的人们,一时间,其实有哪有那么简单的就能产生紧迫感呢?即便是檀儿、云竹这些最亲近的人,也是做不到的。

    未有那些士兵,经历过战场,面对过女真人后,反而会感觉更加真切一些。

    “每次出门,有那么多高手跟着,陈凡他们的武艺,你们也是知道的,想杀我不容易,不用担心。这次女真人南下,汴梁破了,所有的事情,也就起头了。我们一帮人到这边山窝窝里来呆着,说起来,也就不算是什么笑话。未来几年都不会很好过,让你们这样,我心里有愧,但有些局面,会越来越清楚,能看懂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我不管这个的,云竹也不管这个。”檀儿笑了起来,“你能安心,我们就安心了。”

    她的话虽然是这样说,但这次的消息能让山谷中的人鼓舞,对于她们,其实多少也有安心的效果。

    “只是李姑娘听了这消息,感觉怕是很不好受……”檀儿想起来,又加了一句。

    “她啊……”宁毅想了想。

    “她应该已经听到消息了。”云竹道,“你待会有空,便去看看她吧。”

    *************

    夜色灰黑,雪正在下,视野前方,一侧是蜿蜒的小河道,一侧是荒芜的山岭,雪夜之中,偶有灯火亮在前头。让身边人举着火把,宁毅转过了前方的山道。

    半年之前,在汴梁大闹一场过后离京,宁毅算是劫走了李师师。要说是顺手也好,刻意也罢,对于一些能处理的事情,宁毅都已尽量做了处理。如江宁的苏家,宁毅安排人劫着他们北上,此时安排在青木寨,对于王山月的家里人,宁毅曾让人上门,后来还将他家中几个主事的女子打了一顿,只将与祝彪定亲的王家小姐掳走,顺便烧了王家的房子。算是划清界限。

    事情走到这一步,没什么温情脉脉可言。对于师师,两人在京时来往甚多,纵然说没有私情之类的话,宁毅造反之后,师师也不可能过得好。这也包括他的两名“儿时玩伴”于和中与陈思丰,宁毅干脆一顿打砸,将人全都掳了出去,之后要走要留,便随他们。

    为着秦家发生的事情,李师师心有愤慨,但对于宁毅的突然发飙,她仍旧是不能接受的。为了这样的事情,师师与宁毅在途中有过几次争论。但无论怎样的论调,在宁毅这边,没有太多的意义。

    此后宁毅曾让红提调拨两名女武者保护她,但师师并未就此离去,她随着队伍来到小苍河,帮着云竹整理一些典籍。对于这天下大势,她看不到走向,对于宁毅弑君。她看不到必要性,对于弑君的理由。她无法理解,对于宁毅,也都变得陌生起来。但无论如何,之于个人,处于这样的环境里,都像是奔流的大河忽然遇上巨石。河水像是被卡住了一瞬,但无论往哪个方向,接下来都是要让人粉身碎骨的万顷湍流。

    宁毅走上那边亮着灯火的小房子,在屋外一侧的黑暗里,穿一身臃肿青衣的女子正坐在那边一棵倾倒的树干上看雪。宁毅过来时,她也偏着头往这边看。

    “你一个女人,心忧天下,但也犯不着不吃东西。”宁毅在路边停了停,然后然随从留下,朝那边走过去。

    “你……”名叫师师的女子声音有些低沉,但随即咽咳了一声,顿了顿,“汴梁城破了?”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往日里在矾楼,女人们穿的是丝绸,戴的是金银,再冷的天气里,楼中也未曾断过炭火。但此刻到了西北,纵然往日艳名传遍天下的女子,此时也只是显得臃肿,黑暗中看来,只是身段比一般的妇人稍好,语气听起来,也多少有些萎靡。

    宁毅点了点头:“嗯,破了。”

    “你高兴吗?”

    “算是吧。他破了,我才站得住脚。”

    “几十万人在城里……”

    “预测到他会破,所以我才要走。预测到这几十万人加起来也打不过几万人,所以,我才不想被他们害死。”

    师师低了低头:“你仍是这样的说法,那是几十万人……”

    宁毅在旁边的树干上坐下:“第一次女真南下,我们守住京城,死了很多人,但大家仍然觉得汴梁可守,四方商贾、闲杂人等,皆聚集京师,我杀周喆之后,大家觉得不对,京中人口四散,减了近两成。往好处想,至少这两成人暂时是我救的。”他敲了敲树干:“也只是暂时而已……”

    “我说不过你。”师师低声说了一句,片刻后,道,“先前求你的事情,你……”

    “替你安排了两条路,或去南面找个小城隐姓埋名,或绕路去大理,谨慎一点的话,未尝不能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事情把你卷进来了,这也是我欠你的。”

    雪花静静地飘落,坐在这倾倒树干上的两人,语气也都平静,说完这句,便都沉默下来了。沧海横流,话语难免无力,在这之后,她将南下,无论如何,远离曾经的生活,而这支军队,也将留在小苍河挣扎求存。想到这些,师师悲从中来:“真的劝不了你吗?”

    这其实已是无需多说的事情,沉默片刻,宁毅在黑暗里笑了笑。

    **************

    小苍河雪花落下的时候,往东千里之外,汾州州城里,血与火正连成一片。

    弓箭手在燃烧的宅院外,将奔跑出来的人一一射杀。这是河北虎王田虎的地盘,率领这支队伍的将军,名叫于玉麟,此时他正站在队列后方,看着这燃烧的一切。

    回过头去,有一道身影,也在不远处的小楼上冷冷地看着。

    此时燃烧的这处宅子,属于二大王田豹麾下头领苗成,此人颇擅计谋,在经商运筹方面,也有些本领,受重用之后,素来高调张扬,到后来张扬跋扈,这一次便在斗争中失势,乃至于全家被杀。

    苗成惹上的对头,便是后方小楼上看着的那个女人。此时女子一身灰袍。在冬日里显得单薄又消瘦,令人看了都觉得有些冷意,但她恍如未觉,望了这燃烧的府邸片刻,在楼上的窗前坐下了,喝着凉茶。处理她手头上的事情。

    苗成一家人已被杀戮殆尽,于玉麟回身走上楼去,房间的窗前灯火摇曳,单薄的身影,凉透的茶水,桌上的纸笔和女子手中的硬饼,凝成了一副冷漠而孤魅的画面——这女人过得极不好,然而田虎帐下的不少人,都已经开始怕她的。

    一开始倒并不是这样的。

    她自来到虎王帐下。先前倒是有些以色娱人的味道——以样貌进入虎王的法眼,随后因展露的能力得到重用。自接下任务去往吕梁山之前,她还是那种颇为努力,但多少有些柔弱女子的样子,从吕梁山回来后,她才开始变得大不一样了。

    于玉麟是后来才知道的,她与那心魔有着杀父之仇、毁家之恨,然而吕梁山上的一番经历似乎让她想通了什么。她力主与吕梁青木寨合作经商,把持住了这条商道。其后她不光是做事果决。整个生活上的私欲,几乎像是完全消失了,她对于容貌不再在意,只求整洁,对吃食毫不挑剔,对住所、穿着也再一般女子的要求。

    睡着咯人的硬床。吃着粗粮的硬饼,这一两年的时间里,她迅速的消瘦下来,整个人也冷漠得像是有毒的蜘蛛。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所接手的事物。全都有声有色。田虎对此并不在意,若要女人,随手都是,能把事做好的人就不多了,没了“这女人可以上”的**,他反而更加信任起楼舒婉来。于玉麟也是因为往日的交情,不少事情上愿意跟她合作,也因此占了不少便宜。

    为求利益,忍下杀父之仇,斩却私欲,只求强大自我。于玉麟知道眼前的女子毫无武艺,若论伸手,他一根指头就能戳死她,但这些时日以来,她在他心中,一直是当得了可怕两个字的。他只是已经想不通,这女人从头到尾,求的是什么了。

    这一次女真二度南下,天下大乱。虎王的朝堂内部,有不少声音都在建议,取青木寨,打武瑞营反贼,如此,可得天下民心,就算打不过武瑞营,趁虚谋夺青木寨,也是一步好棋。但楼舒婉对此持反对意见,苗成当堂指责,她与那弑君反贼有旧,吃里扒外。

    这些朝堂政争发生时,于玉麟还在外地,随后不久,他就收到楼舒婉的指示过来,拿着田虎的手令,在今日把苗成一家给弄死了。

    灯火的光芒之中,还能看出女子昔日精致的面容轮廓,她抬起头来,与于玉麟打了个招呼,道了声谢,笑容也并不温暖,然后又低头看桌上的几份东西了,于玉麟赞了几句:“楼姑娘好手段……”后,问道:“青木寨的事情,楼姑娘为何主张不动手?”

    “他们是天下之敌,自有天下人打,我们又不见得打得过,何必急着把关系闹僵。”女子随口回答,并无丝毫犹豫。

    “然而,弑君之后,青木寨根基已动。据我所知,这几年凭借地利,青木寨所获甚丰,若能趁机取了,于我方颇有裨益。”

    “就为他些许根基浮动,就忘了那武瑞营正面迎战女真人的实力?”楼舒婉笑了笑,然后将桌上一份东西推出去,“那宁立恒去到青木寨后,第一件事,颁布这‘十项令’,于兄可曾看过?”

    “我听说了,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不是没用,这十项令每一项,乍看起来都是大家约定俗成的规矩。第一项,看起来很拗口,吕梁乃吕梁人之吕梁,一切法规以吕梁利益为标准,违背此利益者,杀无赦。第二项,个人私产他人不可侵犯……十项规条,看起来只是些老生常谈的道理,说一些简单的,大家都知道的赏罚,然而规矩以文字定下,根基就有了。”

    楼舒婉语气不快,平平淡淡的,在这里将目光收回来,顿了顿:“这十项令,拿来之后我看了两个月,然后几乎是照抄一份,写细之后交给虎王。过不多久,虎王应该也要将命令颁布出来。青木寨因弑君之事,受很大压力,确实根基浮动。我们这边并无问题,按部就班,是我们占了便宜了。”

    于玉麟皱了皱眉:“就算有次作用,青木寨毕竟是受到了影响,与我方不该动手有何关系。”

    “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对这样的人。若无打死他的把握,便不要随便惹了。”楼舒婉勾了勾嘴角,看起来竟有一丝惨然,“他连皇帝都杀了,你当他一定不会杀到汾州、威胜来吗?”

    于玉麟有片刻默然,他是领兵之人,照理说不该在战斗的事情上太过瞻前顾后,但眼下,他竟觉得。不无这种可能。

    那宁立恒看起来理智稳重,发起飙来,竟当庭把皇帝给剐了,与天下为敌,毫无理智,根本就是个疯子!

    窗外火焰还在燃烧,楼舒婉看了一眼:“好在他如今去到西北,想要站稳。并不容易,不说朝廷的军队。这次女真南下,西北空虚,西夏王极有可能会抓住机会,收复横山,甚至南下武朝。他的日子难过,也必定使出浑身解数。论运筹布局。我不如他太多,论眼光谋划,我一介女流,局限也大。有他当老师,我一定在背后统统的。学起来……”

    火光肆虐,楼上平静的语气与单薄的身影中,却有着铁与血的味道。于玉麟点了点头。

    “也是,他挡不挡得住西夏,也难说……”

    ****************

    同样的火光,曾经在数年前,南面的杭州城里出现过,这一刻循着记忆,又回到齐家几兄弟的眼前了。

    小苍河,落下的雪花里,齐新勇、齐新义、齐新翰等几人看见了独身过来的女子。那女子不算高挑,但体型匀称,脸偏圆,颇为美丽,但也显得有些傲然,她走过来,将身后的长盒子立在地下。

    宁毅麾下的武者中,有几支嫡系,最初跟在他身边的齐家三兄弟,统领一支,后来祝彪过来,也带了一些山东的绿林人,再加上后来收下的,也是一支。这段时间以来,跟在齐家兄弟身边的百十人大都知道自己老大与这南方来的霸刀有旧,有时候摩拳擦掌,还有些小摩擦出现,这一次女子独身前来,河边的这片地方,不少人都陆续走出来了。

    河边有风,将她身上的衣袂抚得猎猎作响,发丝也在风里动。刘西瓜站在那儿,朗声道:“我将南归,有些事情拖了半年,是时候解决一下了。几位齐兄,觉得如何?”

    这是属于高层的事情,那边沉默片刻,从屋里出来的齐新勇冷冷道:“杀父之仇,怎么解决。”

    不远处,在河边洗澡的齐新翰赤膊上身,拖枪而来,水汽在他身上蒸发。断了一只手的齐新义在另一侧持枪而立,腰杆笔直。刘西瓜的目光扫过他们。

    “两个办法,第一,还是上一次的条件,姓齐的与姓刘的积下的恩怨,你们三人,我一人,按江湖规矩放对,生死无怨!”

    齐家三兄弟中,齐新义在与女真作战时断了一臂,齐新勇也有伤在身,但作为小弟的齐新翰经历了磨练,此时已如开锋的利刃,有了通往高处的可能。他们此时听着女子的说话。

    “第二,齐叔是我长辈,我杀他,于私心中有愧,你们要了结,我去他灵位前三刀六洞,之后恩怨两清。这两个办法,你们选一个。”

    西瓜面容精致,乍看起来,有着江南少女的柔弱气息,然而她执掌霸刀庄多年,此时风吹起来,只是几句话后,给人的观感已是英姿凛冽的宗师风范。

    齐家兄弟的手下中有人嗤道:“你与东家有旧,说什么三刀六洞,你三刀六洞了,我家老大还用在这里……”他话没说完,齐新勇偏过头去低声说了一句:“闭嘴!”

    西瓜看了那人一眼:“要报的是杀父之仇,这世上又岂能事事如意。几位齐家哥哥,做选择吧!”

    她手中握起一把单刀,待话音落下,扑的扎进土里。风雪之中,女子身侧一边是霸刀巨刃,一边是锋利单刀,凛然以立。对面,齐新翰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握枪前行……

    ****************

    汴梁城,巨大的悲怆还只是开端。

    马车驶过街头,唐恪在车内。听着外面传来的混乱声响。

    自天师郭京的事情后,女真围住汴梁内城已有数日,如今为了支付赔偿女真人的巨额财款,军队已经开始挨家挨户的在城内抄家,搜集金银。

    但这并不是最令人绝望的事情。嚎叫哭骂声尖锐传来的时候,一队士兵正在街边的房舍里。将这人家中的女人按名单抓出来,这一家的主人是个小员外,奋力阻挡,被士兵打翻在地。

    女子的哭声,小孩的哭声混成一气,从帘子的缝隙往外看时,那头破血流的员外还在与士兵厮打,口中哭喊:“放手!放手!你们这些败类!你们家中没有妻女吗——放手啊!我愿守城,我愿与金狗一战啊——啊……”

    成年男人的哭声。有一种从骨子里渗出来的绝望,他的妻子、家人的声音则显得尖锐又嘶哑,路边看到这一幕的人脸色苍白,然而抓人者的面色也是苍白的。

    没错,人人都有妻女,这员外有,一些士兵、将官也有。这次女真人已在内城的城墙外架好各种攻城器械,索要金银、女人、有各种技术的匠人。这种城下之盟,没什么道理可说。城内将整个国库都已搬空,皇宫里的各式珍玩都在被搬出来,而后是为了填满女真人所说的那个数字而进行的全城搜刮。至于女人,京中的妓户都已经被押着出去,然后是上次大战之中未曾参与守城的人家的妻女,而后家中没有男人的遗孀、寡妇们恐怕都无幸理了。

    唐恪已经是宰相。当朝左相之尊,之所以走到这个位置,因为他是曾经的主和派。打仗用主战派,议和自然用主和派,理所当然。朝廷中的大员们期待着作为主和派的他就能对议和无比擅长。能跟女真人谈出一个更好的结果来。然而,手中任何筹码都没有的人,又能谈什么判呢?

    一路的哭喊厮打,一路的混乱悲凄,也有人扑倒在路中间,或破口大骂、或苦苦哀求。唐恪坐在马车里,没有任何动静——所有的命令,都是他签发的。包括此时正往蔡京等人府上过去,要将他们府中女眷抓出来的命令。

    他就这样回到家中,打开府门后,庭院之中,也是女子的哭泣和求肯之声,这其中,有他最疼爱的孙女,她扑过来,被家丁隔开了,唐恪身躯和手指都有些颤抖,从旁边的廊道转出去。

    只这一天,成百上千的女子被聚集起来,她们有的待字闺中,有的已嫁做人妇,有的丈夫儿子为守城而死,有的还有婴孩在城内嗷嗷待哺,她们的家人在外面哭喊,在求情,在寻找各种关系,然而一切都已毫无意义,这一天结束时,她们被送往城外的女真人军中,开始供围城的军人奸淫取乐。

    同一天,继位才半年的靖平皇帝也来到女真军营当中,试图讨好完颜宗望,弭平侵略者的怒火,此时还没有多少人能知道,他再也回不来了。

    但相对于此后两三个月内,近十万人的遭遇,相对于此后整片武朝大地上千万人的遭遇,他的具体经历,其实并无出众、可书之处……

    ****************

    同样的时间,西北,青涧城。

    种家的老房子里,老人望着挂在床边上的灯火光点,怔怔的像是失了神,他已有许久没有说话,唯有胸口微弱的起伏还在持续,但在某一刻,那起伏停下了。

    有哭声传来。

    镇守一方,名镇西陲的老帅种师道,在病倒数月之后,撒手人寰。

    西夏人的铁蹄,滚滚碾来。在这寒冷的冬天,一切都被煮在了沸腾的洪流里——(未完待续。。)

    ps:  本来想得还很轻松,然而,过去的一集,所有的情节都几乎酝酿了一年以上,甚至有酝酿了三四年的,写完之后松了一口气,但在动笔新一集的时候,忽然觉得整个人都空空落落的。想着赶快停下来想想,结果停了这么久……嗯,忽然发现这章字数很吉利。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