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五〇章 人发杀机 天地反覆
    景翰十四年六月初九,汴梁城,寻常而又忙碌的一天。

    天气晴朗。

    对于众多的武朝高层官员来说,距离曾经的右相秦嗣源死去刚刚一个月,这也是重要而特殊的一天。经过早些时日的政争和扯皮,在这一天里,武朝政局未来一段时间的基本构架已经确定下来,众多官员的任命、调动、对于黄河防线,抵抗女真问题责任的明确,将在这一天确定下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赏功罚过,官员们瓜分胜利果实的得胜之宴。虽然在与女真人的争夺中败了,但至少在另一场战争中,许多的人,获得了胜利。

    早朝开始是五更天,预备要上朝的官员们,往往三更天就出门,去往宫城了。武朝的早朝,频率不定,普遍情况下是五日一朝,但最近事情太多,为了更好的组织起对抗女真人的事情,频率变为了两日甚至一日,有些官员叫苦不迭,但今日,没有多少人有这样的情绪。

    宁毅在子时过后起了床,在院子里慢慢的打了一遍拳以后,方才沐浴更衣,又吃了些粥饭,静坐一会儿,便有人过来叫他出门。马车驶过凌晨安静的街市,也驶过了曾经右相的府邸,到快要接近宫门的道路时,才停了下来,宁毅下了车。驾车的是祝彪,欲言又止,但宁毅表情平静,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走向远处的宫城。

    皇城之下,大大小小的不少官员都已经云集过来。宁毅抵达后,远远地站在了路边无人关注的地方,不多时,童贯也来了,蔡京也来了。王黼、李彦、张邦昌、李纲、秦桧、高俅、唐恪、吴敏……等等等等的人,也陆续地过来,聚集在宫城外不同的地方。

    人都是有圈子的,但当然,并非一党一派,就站在一起。首先当然是身份地位,蔡京童贯乃是朝堂上的两大巨头,因为领域不同,摩擦也少,他们之间,相处就颇为融洽,而即便相处不好的大员,见面之后,也会哈哈哈哈的聚首。互相吹捧或是膈应一番。

    御史台的众人比较单,他们不愿结党,纵然站在一块,往往也隔着距离,并且不喜欢一大帮人一起说话,顶多两两之间,交头接耳,表情肃穆。其次是清流。他们位置或许不高,但站队坚定。站队坚定的人才会被上头欣赏。大儒则往往长袖善舞。文人风骨,外圆内方,却不怕人说。

    有几名年轻的官员或是地位较低的年轻武将,是被人带着来的,或是大家族中的子侄辈,或是新入伙的潜力股。正在灯笼暖黄的光芒中,被人领着四处认人,打个招呼。宁毅站在旁边,孤零零的,走过他身边。第一个跟他打招呼的,却是谭稹。

    “来了。”

    他望向前方,冷冷地说了一句。

    “是。”

    宁毅回答一句。

    然后谭稹就走过去了,他身边也跟了一名将领,面相凶悍,宁毅知道,这将领名叫施元猛,乃是谭稹麾下颇受瞩目的年轻武将。

    今日他们都将在最后一同见驾。

    “来了。”

    又一个声音响起来,这次,声音温和得多,却带了几分疲惫的感觉。那是与几名官员打过招呼后,不动声色靠过来了的唐恪。虽然作为主和派,曾经与秦嗣源有过大量的冲突和分歧,但私下里,两人却还是惺惺相惜的好友,纵然路不相同,在秦嗣源被罢相入狱期间,他仍旧为了秦嗣源的事情,做过大量的奔走。

    秦嗣源被判流放岭南之后,原本将被刺配沙门岛充军,从此与秦嗣源天各一方的秦绍谦,也是因为他的活动,才同样改判成了发配岭南。

    纵然两人在岭南的不同地方,但至少相隔的距离,要短很多了,私下运作一番,未尝不能相聚。

    只可惜,这些努力,也都没有意义了。

    “是。”

    宁毅便也回答了一句。

    “今日之事,不要想得太多。”唐恪道,“老秦走了,你好好做事,莫要辜负了他。”

    “是。”

    秦嗣源去后,许多东西,包括交给童贯用以保命的黑材料,都留给了宁毅。唐恪并未因此对他有所怨言,大概在某种程度上,将宁毅当成了为秦嗣源继承衣钵之人。

    过得一阵,童贯也看似无意的在与人说话的空隙中到了这边,打量了他几眼:“早两日跟你说的,都记住了?”

    “记住了。”

    “好。”他点头道,“好好干。”

    他没有挥手叫宁毅过去,主动抽空过来,不是为了纡尊降贵,而是为了尽量减少影响。但能够露出这样的做派,仍旧为宁毅吸引了不少目光。人群中也有宁毅熟悉的人,例如李纲,那位白发苍苍一脸刚直的老人远远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多瞧他。

    一来李纲的相位已经开始被架空,二来,秦嗣源出事时,李纲那边可能认为秦系倒台,剩余力量理应攀附于他,助他成就大事,宁毅后来投靠了童贯,这一介阉人,他素来瞧之不起,可能在那边认为,宁毅这等行为,隐隐的也是在向他打脸了,因此,便在没有过关注。

    一些大小官员注意到宁毅,便也议论几句,有人道:“那是秦系留下来的……”然后对宁毅大致情况或对或错的说几句,随后,旁人便大多知道了情况,一介商人,被叫上金殿,也是为了弭平倒右相影响,做的一个句点,与他本身的情况,关系倒是不大。有些人先前与宁毅有过往来,见他此时毫无出奇,便也不再搭理了。

    五更天,西华门开,众人进入宫城。西华门后是右承天门,过了右承天门,便是长长的宫墙和道路,侧面依次有集英门、皇仪门、垂拱门,然后是这次朝会要入的紫宸门。这里又是两扇门。宁毅等人共经历了三次搜身检查。众人在紫宸殿前的广场站好,随后。大员依次入内。

    宁毅等一共七人,留在外面广场最角落的廊道边,等待着内里的宣见。

    五更天此时已经过去一半,内里的议事开始,晨风吹来,微带凉意。武朝对于官员的管制倒还不算严格。这其中有几人是大家族中出来,交头接耳,附近的守卫、太监,倒也不将之当成一回事。有人看看站在那边一直沉默的宁毅,面现厌恶之色。

    他们或因关系、或因功劳,能在最后这一下得到皇帝召见,本是荣耀,有这样一个人掺杂其中,顿时将他们的质量全都拉低了。

    宁毅抬起头来。天边已现出微微的鱼肚白,白云如絮,清晨的鸟儿飞过天空。

    作为掌控一个国家的人们,起来得比被掌控的人要早,但此时,外面的城市间,应该也已经逐渐热闹起来了。

    景翰十四年六月初九,汴梁城。景翰朝的最后一天。

    天气晴朗。

    ****************

    铁天鹰带着麾下的捕快,奔行过清晨的原野。他籍着线索,去往宗非晓曾经安排的一名线人的家中。

    过去了以后,天色已大亮了,那房舍空置数日,没有人在。铁天鹰踢开了房门,看着屋里的积尘。然后道:“搜。”

    不久之后,翻墙倒柜的一名捕快找到了什么,拿过来递给铁天鹰,铁天鹰看过后,脸色陡然变了。随后,铁骑又跟着,飞奔而出。

    辰时。

    武瑞营正在晨练,李炳文带着几名亲兵,从校场前方过去,看见了不远处正在如常联系的吕梁人,倒是与他相熟的韩敬,背负双手,仰头看天。李炳文便也笑着过去,背负双手看了几眼:“韩兄弟,看什么呢?”

    韩敬偏过头来,冲他笑笑。

    李炳文便也是哈哈一笑。

    “哎,对了,陆寨主在哪?”

    “她有事。”

    “哦,哈哈。”

    李炳文只是没话找话,因此也不以为意。

    汴梁城。

    陆红提带着两名随从,走入宫门。

    早朝还在紫宸殿进行,进入皇城后,宫中太监使女官去了她的武器,又搜了身,随后带去到御书房附近等待,周围特意的安排了几名高手守着。

    房间外阳光倾泻下来,附近的宫殿都显得安静,宫女奉上了茶点。红提静静地坐在那儿,闭上了眼睛,门外的大内侍卫偶尔望她一眼,掂量她的成色。

    宫城外,名叫西瓜的少女站在楼顶上,仰头吞吐清晨的空气。

    这是京城……

    爹爹……圣公伯伯……七伯伯……百花姑姑……还有死去的所有的兄弟……你们看到了吗……

    四面街道行人来去,热闹而祥和,不远处,便是巍峨的宫墙。

    ……

    秦嗣源、秦绍谦死后,两人的墓地,便安放在汴梁城郊。

    太阳已经很高了,铁天鹰的骑队奔行到这边,气喘吁吁,他看着秦绍谦的墓碑,伸手指着,道:“挖了。”

    一众捕快微微一愣,然后上去开始挖墓,他们没带工具,速度不快,一名捕快骑马去到附近的村子,找了两把锄头来。不久之后,那坟墓被刨开,棺材抬了上来,打开之后,漫天的尸臭,埋入一个月的尸体,已经腐烂变形甚至起蛆了。

    铁天鹰手中颤抖,他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宁毅的软肋,他可以动手了。手中的纸条上写着“秦绍谦疑似未死”,然而棺材里的死尸已经严重腐烂,他强忍着过去看了几眼,据宁毅那边所说,秦绍谦的头曾经被砍掉,而后被缝合起来,当时大家对尸体的检查不可能太过细致,乍看几下,见确实是秦绍谦,也就认定事实了。

    此时线索已有,却难以以尸体作证,他掩着口鼻看了几眼,又道:“割了衣服,割了他全身衣物。”两名捕快强忍恶心上来做了。

    腐烂的尸体,什么也看不出来,但随即,铁天鹰发现了什么,他抓过一名公人手中的棍子,推开了尸体腐烂变形的两条腿……

    ……

    紫宸殿中。有关一名名官员的升迁任调安排,正在被杜成喜大声地念出来,即便是外面的广场上,都能有所听闻。一名身材高大的太监朝这边过来了——武朝有童贯领兵,也有几名总管太监做出了大事,因此。宫中有这样身材高大的太监,并不是奇怪的事情。只是在他过来时,附近的禁军将他稍微拦了一下。

    “候公公,什么事?”

    “杜老大在里面伺候皇上,再过一会儿便是这些人进去了,他们都是第一次上朝,杜老大不放心,怕出幺蛾子,先前抽空让咱家来看一眼。这几位的礼节练得都如何了。咱家还有事,问一句,就走。”

    那侍卫点了点头,这位候公公便走过来了,将眼前七人小声地依次询问过去。他声音不高,问完后,让人将礼节大概做一遍,也就挥了挥手。只是在问道第四人时。那人做得却有些不太标准,这位候公公发了火:“你过来你过来!”

    他将那人拉到一边。却正好是侍卫偏头就能看到的地方,让这人再做两遍,然后又是亲自的纠正。那人急得面红耳赤,侍卫看得两眼,别过头去,宫中执勤。没必要指着看人出丑。

    候公公还有事,见不得出问题,这人做了几遍没事,才被放了回去,过得片刻。他问到最后一人时,那人便也做得有稍许错误。候公公便将那人也叫出去,训斥一番。

    其余六人大都面带嘲讽地看着这人,候公公见他跪拜不标准,亲自跪在地上示范了一遍,然后目光一瞪,往众人扫了一眼,众人连忙别过头去,那侍卫一笑,也别过头去了。

    ……

    汴梁城外,秦绍谦的墓碑前,铁天鹰看着棺材里腐烂的尸体。他用木根将尸体的双腿分开了。

    “这……是个阉人?”

    他站在那儿发了一会楞,身上原本燥热,此时渐渐的冰凉起来了……

    他想干什么……

    远远的,马蹄声震动大地,沸腾而来——

    汴梁以西,万胜门附近,杜杀背着长刀,走出了客栈,更多更多的人,此时正从附近走入人群当中,去向城门……

    内城,距离梁门不远处。祝彪坐在已经关门许久的竹记店铺当中,闭目养神,膝上躺着他的长枪,陈驼子等人或站或坐,大多安静。院子里,有人正将几个箱子扛进来,摆到一楼还封闭着的窗口。这安静又忙碌的气息,与外面城门处的繁华相互映照着。

    某一刻,祝彪背着长枪,推门而出。

    枪尖锋芒嗜血。

    青鸟已至,日光倾城。

    ……

    皇宫紫宸殿,圣旨宣布完毕,一番说话与谢主隆恩后,内里宣七人入内。宁毅走在侧面,步伐简单,面容平静。进入大门后,紫宸殿内庄严宽敞,众多大臣分立两旁。蔡京、童贯、李纲、刚刚升任右相的秦桧、少师王黼、兵部尚书谭稹、刑部尚书郑司南、礼部尚书唐恪、吏部尚书燕道章、户部尚书张邦昌、工部尚书刘巨源……此外还有高俅、蔡攸、吴敏、耿南仲等众多高官,各人肃穆列开。

    檀香的清烟袅袅,正面上方,便是如今的九五至尊,天子周喆了。这些人,是武朝金字塔的顶端。

    七人在距离门口不远处齐声跪拜。

    圣旨发布完毕,此时已经至于尾声,除了保举各人进来的上线,没有多少人关心此时进来的七个小东西。众人各自在心中咀嚼着获得的喜悦,也各自想着自身继往开来的事业,这一次,秦桧是最高兴的,他间或瞥瞥不远处的李纲,此时,左相之位也已经长不了了。燕道章破格擢升吏部,占了极大的便宜,也是因为他是蔡京麾下打手,此次才轮得上他。

    但除了燕道章,蔡京一系在这一次的角力中吃了亏的,但没有关系,他的力量已经太大了,皇帝并不喜欢,吃亏就是占便宜。童贯一系,获得了参与黄河防线的最大利益,这时候,还在心里消化所有的成果,有了这些,他接下来的计划,就能够好好实施了。

    周喆在前方站了起来,他的声音缓慢、稳重、而又浑厚。

    “朕,自继位时起。欲求武朝之振兴,国家之安泰,一路之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御一国之难,朕明白。你们未必懂,朕可以给你们荣宠,给你们权力,为的是你们为这个家国做事。但这一路走来,总有蟊虫巨害,损我根基,前有王高进,中有卢之平,后有秦嗣源!”

    他口中说的。皆是登基后几个被入罪的宰相名。眼下是要做结论,盖棺定论的时候,他既然开始说了,一时半会便不可能停下来。下方七人跪着,众人站着,静静地听。

    周喆道:“与女真一战,仓促匆忙,女真强悍。但我武朝亦有忠臣义士,前仆后继。这是朕欣慰的地方,也是朕心痛的地方!朕下罪己诏,反躬自省,若你我真出了全力,为守城真要那么多忠臣义士的流血吗?我为君,尔等为官。这些道理,不可不细思!女真去后,秦嗣源伏法,他罪有应得,但你们——”

    他的话语慷慨悲愤。到得这一瞬,众人听得有个声音响起来,当是幻觉。

    那是有人在叹气。

    “哎,周喆……”

    跪下的几人当中,施元猛觉得自己出现了错觉,因为他感到,身边的那个商人,竟然站起来了——怎么可能。

    周喆也看到宁毅站起来了——他还没意识到那道人影的身份,甚至连眼前这一幕都觉得有些奇怪,在这金殿之上,竟有人在跪下的时候敢站起来?是不是看错了……但这就是他们的第一个照面。

    不会有下一次了。

    充满威严的紫宸殿中,数百年来第一次的,出现砰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火光爆闪,众人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金阶之上,皇帝的身体在下一刻便歪歪的坐到了龙椅上,檀香的烟尘消散,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前方,看自己的腿,那里被什么东西穿进去了,密密麻麻的,血似乎正在渗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毅的步履已经穿过人群,他目光平静得像是在做一件事已经反复练习一千万次的工作,前方,作为武人地位又高的童贯首先还是反应了过来,他大喝了一声:“竖子!”醋钵大的拳头,照着宁毅的脸上便挥了上来。

    他于军中戎马半身,沾血无数,此时虽然老迈,但余威犹在,在眼前上来的,不过是一个平日里在他眼前卑躬屈膝的商人罢了。然而这一刻,年轻的书生眼中,没有半点的畏惧或是闪避,甚至于连蔑视等表情都没有,那身影似慢实快,童贯豪拳轰出,对方单手一接,一巴掌呼的挥了出去。

    那一巴掌砰的挥在了童贯的脸上,五指挥砸,沉若铁饼,这位收复燕云、名震天下的异姓王脑子里便是嗡的一响。

    童贯的身体飞在空中一瞬,脑袋砰的砸在了金阶上,血光四溅,宁毅已经踏上金阶,将他抛在了身后……

    时间,推向后方。

    再早一点,武瑞营的校场。

    晨练还没有停下,李炳文领着亲卫回到军队前方,不久之后,他看见吕梁人正将战马拉过来,分给他们的人,有人已经开始整装上马。李炳文想要过去询问些什么,更多的蹄音响起来了,还有铠甲上铁片碰撞的声音。

    被称为“铁浮屠”的重骑兵,排成两列,从不同的方向过来,最前方的,便是韩敬。

    李炳文下意识的挥了挥手,召集附近的亲兵,也让其他武瑞营的士兵戒备:“韩兄弟,你们要干什么!”

    韩敬没有回答,只有重骑兵持续压过来。数十亲兵退到了李炳文附近,其余武瑞营的士兵,或是疑惑或是恍然地看着这一切。

    “推!”只有冰冷的字句发出。

    重骑兵的推字令,即列阵冲杀。

    往日里尚有些交情的人们,刀锋相向。

    艳阳初升,重骑兵在校场的前方当着上万人的面来回推了两遍,其它一些地方,也有鲜血在流出了。

    然后韩敬骑着马,踏上校场前方高台,下面,李炳文以及所有的亲兵皆已化为残尸,吕梁骑兵已在附近列阵,整军待发!

    “尔等看到了!夏村战后,朝中众人倒行逆施,女真再来,武朝必亡!吾等不再奉陪!但君无道,民兴兵戈以伐之——”韩敬的声音响起来,“吕梁今日兴兵,不为清君侧,为斩杀昏君,悬尸城头!而今日过后……”

    校场上,那声若雷霆:“今日过后,吾辈造反!尔等亡国——”

    杀气,冲天而起——(未完待续。。)

    ps:  我就不说什么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