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四八章 天行有常 人心无度(上)
    “刑部来文了,说怀疑你杀了一个叫做宗非晓的捕头。”

    大雨哗啦啦的下,广阳郡王府,从敞开的窗户里,可以看见外面庭院里的树木在暴雨里化为一片深绿色,童贯在房间里,轻描淡写地说了这句话。

    “我听说了。”宁毅在对面回答一句,“此时与我无关。”

    “我想也是与你无关。”童贯道,“早先说这人与你有旧,差点使得你妻子出事,但后来你妻子平安无事,你即便心中有怨,想要报复,选在这个时候,就真要令本王对你失望了。刑部的人对此也并无把握,不过敲山震虎罢了,你不用担心太过。”

    童贯说完,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今日本王叫你过来,是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与你商议。”

    “请王爷吩咐。”

    “武瑞营。”童贯说道,“该动一动了。”

    “这是军务……”宁毅道。

    “本王知道这是军务,你也不用跟本王打马虎眼,打夏村那一仗的时候,你在武瑞营中,我知道,军中后勤运筹,都是你在做。你是有些威信的。”

    宁毅面色不改:“但王爷,这毕竟是军务。”

    “你倒是懂分寸。”童贯笑了笑,这次倒有些赞许了,“不过,本王既然叫你过来,先前也是有过考虑的,这件事,你稍微出一下面,比较好一点,你也不用避嫌太过。”

    “是。”宁毅这才点头,话语之中殊无喜怒,“不知王爷想怎么动。”

    “你不用担心,只是由小的地方动起。”童贯道,“说句实在话,武瑞营能打。这很难得。这半年以来,陛下也好,我也好,朝中诸公也好,都不欲乱动它。你看,此时在京城外的其余几支军队。现在都到黄河边去圈地盘去了,唯有武瑞营仍旧放在这边操练修整,我等要的,是武瑞营的内蕴,不欲随便拆了他,使他成了与其他军队一般的东西。”

    这位身材高大,也极有威严的异姓王在书桌边顿了顿:“你也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本王不光是在乎武瑞营。对李炳文,也是看得很严的,其他军队的一些习气,本王不许他带进去。类似虚扩吃空饷,搞圈子、拉帮结派,本王都有警告过他,他做得不易,战战兢兢。没有让本王失望。但这段时间以来,他在军中的威信。可能还是不够的。过去的几日,军中几位将领阴阳怪气的,很是给了他一些气受。但军中问题也多,何志成私下受贿,而且在京中与人争夺粉头,私下械斗。与他械斗的,是一位闲散王爷家的儿子,现在,事情也告到本王头上来了。”

    “王爷的意思是……”

    “军中的事情,军中处理。何志成是难得的将才。但他也有问题,李炳文要处理他,当众打他军棍。本王倒是不怕他们反弹,但是你与他们相熟。谭大人建议,最近这段时间,要对武瑞营大改小动之类的,你可以去跟一跟。本王这里,也派个人给你,你见过的,府中的沈重,他跟随本王多年,办事很有能力,有些事情,你不方便做的,可以让他去做。”

    童贯的脸上带着些许微笑,一面说着,一面看宁毅的表情。但宁毅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豫的神色,拱手答应了:“是。”

    “具体的安排,沈重会告诉你。”

    宁毅再度回答了是,随后见童贯没有其它的事情,告辞离去。只是在临出门时,童贯又在后方开了口:“立恒哪。”

    “是。”宁毅回过头来。

    童贯坐在书桌后看了他一眼:“王府之中,与相府不同,本王武将出身,麾下之人,也多是军队出身,务实得很。本王不能因为你自相府来,就给你很高的位子,你做出事情来,大伙儿自会给你相应的地位和尊敬,你是会做事的人,本王相信你,看好你。军中就是这点好,只要你做好了该做之事,其它的事情,都没有关系。”

    他说着,将刑部发来的公文扔进了旁边垃圾桶里。

    宁毅看着那动作,点了点头,童贯笑了笑:“去吧。”

    待到宁毅离开之后,童贯才收敛了笑容,坐在椅子上,微微摇了摇头。

    虽然曾经很重视右相府留下来的东西,也曾经很重视相府的这些幕僚,但真正进了自己府上以后,终究还是要一步一步的做过来。这个小商人以前做过不少事情,那是因为背后有右相府的资源,他代表的,是秦嗣源的意志,一如自己手下,有许多的幕僚,给予权力,他们就能做出大事来。但无论是什么人,队还是要排的,否则对其他人如何交代。

    对方既然过来,便也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进入自己的这个圈子,先肯定是要打压,要折去傲气,若是经历不了这个的人,便也不堪大用。谭稹一直针对他,是太过高看他了。不过现在看来,这年轻人倒也还算懂事,若是打磨几年,自己倒也可以考虑用一用他。

    这也是所有人的必经过程,如果这人不是这样,那基本就是在挑战他的权威和忍耐。但坐在这个位子上这么多年,看见这些人终究是这个样子,他也多少有些失望,有些人,隔得远了,看起来做了许多事情,到了近处,其实也都一样。秦府中出来的人,与旁人终究也是无异的。

    雨还在下,宁毅穿过了稍显昏暗的廊道,几个王府中的幕僚过来时,他在旁边微微让了让道,对方倒也没怎么理会他。

    在王府之中,他的位子算不得高——其实基本上并没有被容纳进来。今天的这件事,说起来是让他做事,实际上的意义,倒也简单。

    李炳文要处理何志成,让自己过去露露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相当于一个人当了汉奸,而后皇军让他去跟乡亲们说话一样,既是自污,又是割裂。这或许是因为,童贯认为自己在武瑞营中有些关系和位子,而他是不可能容忍自己在武瑞营中有影响力的。这也是常理,至于那位王府侍卫头领沈重,则是安排过来监视自己的。

    相对于秦嗣源等人死前经历的事情,这倒也算不了什么了。

    不久之后他过去见了那沈重,对方颇为高傲,朝他说了几句训诫的话。由于李炳文对何志成动手在明天,这天两人倒不用一直相处下去。离开王府之后,宁毅便让人准备了一些礼品,晚上托了关系。又冒着雨,专程给沈重送了过去,他知道对方家中状况,有妻儿小妾,专程针对性的送了些香粉香水等物,这些东西在眼下都是高级货,宁毅托的关系也是颇有分量的武人,那沈重推脱一番。终于收下。

    第二天再碰面时,沈重对宁毅的脸色仍然冰冷。警告了几句,但内里倒是没有刁难的意思了。这天上午他们来到武瑞营,关于何志成的事情才刚刚闹起来,武瑞营中此时五名统兵将领,分别是刘承宗、庞六安、李义、孙业、何志成。这五人原本虽来自不同的队伍,但夏村之战后。武瑞营又没有立刻被拆分,大伙儿关系还是很好的,见到宁毅过来,便都想要来说事,但看见一身王府侍卫打扮的沈重后。便都犹豫了一下。

    与几人一一闲聊了几句,不敢说什么敏感的话。李炳文的亲卫这才穿过军营,拿了何志成,李炳文集合军队,当众断案,要打他军棍,孙业等人抗议一番,但李炳文心意已决。军中不少人都偷偷地往宁毅这边瞧,但宁毅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如果在平时,李炳文要处理何志成,或许还真要引起乱子,然而宁毅站在旁边,武瑞营中无人敢发作,不少人眼中只是迷惘,待到何志成被当众打了军棍,军阵之中才有人开始窃窃私语,望向宁毅的目光也有些变了。

    李炳文先前知道宁毅在营中多少有些存在感,只是具体到什么程度,他是不清楚的——若真是清楚了,说不定便要将宁毅立刻斩杀——待到何志成挨打,军阵之中窃窃私语响起来,他撇了撇旁边站着的宁毅,心中多少是有些得意的。他对于宁毅当然也并不喜欢,此时却是明白,让宁毅站在一旁,与右相秦嗣源被人泼粪的感觉,其实也是差不多的。

    他心中得意,表面上自然一脸肃穆,待到军棍快要打完,他才在台上大喝出来:“全都安静!在议论什么!”

    军阵中稍稍安静下来。

    何志成当众挨了这场军棍,背后、臀后已是鲜血淋淋。军阵解散之后,李炳文又与宁毅笑着说了几句话——他倒也不敢多做些什么了,不远处吕梁山的骑兵队伍正在看着他,中小将领又或是韩敬这样的头目也就罢了,那个名叫陆红提的大当家冷冷望着这边的眼神让他有些不寒而栗,但对方毕竟也没有过来说什么。

    离开武瑞营大门,回望军营,有些士兵还在朝这边望过来,其中想必有不少人在私下议论或是谩骂了。转过身,沈重对他的表情倒是好了许多,微微带了些笑容了,今天的任务完成得不错,他对宁毅的上道也颇为欣赏,送礼收礼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宁毅不光送了礼,今天在军营当中,他也没有对其他人说半句乱七八糟的话,这就是懂事的人,若是眼下还想在军营中留些好关系,那就是取死之道了。

    一行人折回汴梁城,待到军营看不到了,宁毅才让随行的祝彪捧来一个盒子:“俗话说,宝刀赠英雄,我在王府中打听过,沈兄武艺高强,是王府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兄弟前些时日寻到一把宝刀,欲请沈兄品鉴一番。”

    武人对兵器都有爱好,那沈重将长刀拿出来把玩一番,稍稍称赞,待到两人在城门口分开,那宝刀已经静静地躺在沈重回去的马车上了。

    昨日是暴雨,今天已经是阳光明媚,宁毅在马背上抬起头,微微眯起了眼睛。后方众人靠近过来。沈重乃是王府的侍卫头领,对于宁毅的这些侍卫,是有些瞧不起的,自然也有几分颐指气使的做派,众人倒也没表现出什么情绪来,只待他走后,才不动声色地吐了口唾沫。

    对于何志成的事情,昨夜宁毅就清楚了,对方私底下收了些钱是有的,与一位王爷公子的护卫发生械斗,是由于议论到了秦绍谦的问题,起了口角……但当然,这些事也是没法说的。

    既然童贯已经开始对武瑞营动手,那么由浅入深,接下来,类似这种上台被批斗的事情不会少,只是明白是一回事,真发生的事情,未必不会心生惆怅。宁毅只是面上没什么表情,待到快要进城们时,有一名竹记护卫正从城内匆匆出来,见到宁毅等人,骑马过来,附在宁毅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宁毅的眼中没有任何波澜,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不过是一批货到了的普通消息,即便旁人听到,也不会有什么波澜的。他毕竟是个商人。

    马队随着熙熙攘攘的入城人群,往城门那边过去,阳光倾泻下来。不远处,又有一道在城门边坐着的身影过来了,那是一名三十多岁的蓝衫书生,消瘦孑然,显得有些寒酸,宁毅翻身下马,朝对方走了过去。

    “成兄,真巧,怎么在这里?”

    来人是成舟海,他此时也拱了拱手。

    “听人说你去了武瑞营,我欲去寻你,走到城门累了,所以先歇歇脚。”

    “午时快到,去吃点东西?”

    “也好。”

    成舟海欣然答应,两人进得城去,在附近一家不错的酒楼里坐下了。成舟海自太原幸存,回来以后,正遇上秦嗣源的案子,他一身是伤,侥幸未被攀扯,但此后秦嗣源被贬身死,他有些心灰意冷,便淡出了先前的圈子。宁毅与他的关系本就不是非常亲近,秦嗣源的葬礼之后,闻人不二心灰意冷离开京城,宁毅与成舟海也未曾再见,想不到今天他会故意来找自己。

    点了菜肴之后,宁毅给他倒了一杯茶:“成兄找小弟有事?”

    “是有件事,想要问问立恒。”

    “成兄请说。”

    宁毅笑着抬了抬手,然后,成舟海也在对面抬起头来。

    “我想问问,立恒你到底想干什么?”

    自太原回来之后,他的情绪或是悲愤或是颓丧,但此时的目光里反应出来的是清晰和锐利。他在相府时,用谋激进,说是谋士,更近于毒士,这一刻,便终于又有当时的样子了。

    宁毅双手交叠,笑容未变,只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