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四六章 宁夏催鬼语 厄夜起风雷(二)
    “这话……是那宁毅宁立恒教你说的?”

    御书房中,满屋的光火照过来,听得皇帝的这句询问,韩敬微微愣了愣:“宁毅?”

    周喆盯着他,没有说话。

    韩敬跪在那儿,表情一时间似乎也有些慌张,摸不清头脑的感觉:“陛下,宁毅这个人……是个商人。”

    “嗯,那又如何。”

    “那他……是个做买卖的……”韩敬面上的表情复杂起来,似乎完全不明白周喆在此时提起宁毅的缘由,他整理了一下思绪,“不、不瞒陛下,当初吕梁山要吃的,做生意的时候,这位宁先生过来,与我吕梁山关系不错,进京之后,我等也有往来。可……可今日之事,陛下,他……他是个商人啊……”

    “他与右相关系不错。”周喆背负双手,沉默了片刻,自言自语道,“没错,是朕想得岔了,他虽然不错,却从未真正接触官场,不过是在人背后办事……”

    韩敬在那边不知道该不该接话,过得一阵,周喆指了指他:“韩敬哪,就凭此次的事情,朕是真该杀你。”

    韩敬缩了缩身子。

    “可是你吕梁山青木寨的人,能有如此战力,也正是因为这等情份,没了这等血性,没了这等草莽之气,朕又怕尔等变得与其他人一样了。可韩敬,无论如何,京城,是讲规矩的地方,有些事情啊,不能做。要想折衷的法子,你说,朕要拿你们怎么办呢?”

    “臣、臣……不知……请陛下降罪。”

    “罪。是一定要降的!”周喆强调了一句,“但,如何让这草莽之气与规矩合起来,你要与朕一同想办法。对于尔等,有些该变,有些不该,这中间拿捏在哪里。朕还未完全想得清楚。你们这次是大罪,但是……老秦……”

    他仰起头,微微顿了顿:“老秦一家。未出京就死了。这些人迫不及待的样子,真是令人齿冷!韩敬,你曾经在武瑞营中,跟过秦绍谦。秦绍谦如何。你心中知道吧?”

    “秦将军……臣觉得,其实是个好人……”

    “是啊,是个好人。”周喆这倒没有反驳,“朕是明白的,他对下面的人,还算不错,可为了胜仗,他借用父亲的权势。将好东西全都收归麾下,其它的军队。多受其害。他有功也有过,朕却不能让他功过就此抵消。这就是规矩,但此次,他父亲去世了,他也被人砍得身首两端,朕伤心又痛心,伤心于他们一家死了,痛心于……这些活着的权臣啊,勾心斗角,置家国于无物!”

    “韩卿哪,你将来,不要成了这等权臣。”

    周喆吸一口气,缓缓走到书桌旁:“你起来吧,此次的事情,朕给你补个条子。你可知,朕此次是单独见你,谭稹、李炳文、曹方休这些人,早就来了,朕给你透个底,李炳文没有说你坏话,他是把你当兄弟的,但其他的人,参劾你是他们的本分,你心中也不可记恨,知不知道?”

    “是。”

    “不是叫你起来嘛。”周喆皱了皱眉。

    “罪臣不敢。”

    “让你起来就起来,不然,朕要生气了。”周喆挥了挥手,“正有几件事要多问问你呢。”

    “谢陛下。”

    韩敬这才站起来,周喆点了点头,脸上便有点笑容了。

    “听说,这林宗吾,号称天下第一高手?是也不是?”

    “是。”韩敬点头,“绿林之间盛传,他那大光明教,前身便是摩尼教。而此次进京,他背后也是有人的……”

    “这些东西朕心中有数,但你不要瞎攀扯。”周喆简单地教训了一句,待到韩敬点头,他才满意道,“听说,此次进京,他身边带了的人,也都是高手。”

    “是。”

    “你们将他如何了?”

    “他负伤逃遁,但麾下教众,被我等……杀得七七八八了……”

    “哈哈。”周喆笑起来,“天下第一,在朕的骑兵面前,也得抱头鼠窜哪。你们,伤亡如何啊?”

    “也有……死伤了数人……”韩敬犹豫一下,又补充,“死了五位兄弟,有些负伤的……”

    周喆抿起了嘴,然后道:“都是烈士,要好好抚恤。你们虽是为大当家而私自出营,但这次,钱从宫里出。不过,你也得跟大伙儿说好,朕是敬佩你们大当家做的事情,但这等不守规矩的事,可一不可再了,若还有下次,朕也只得像对待秦家一样,忍痛……查办你们。”

    韩敬回答了之后,周喆才又点了点头,微笑道:“另外有一点,朕倒是有些奇怪,你们如此爱戴陆大当家,为何每次都是你来见朕,不是那陆大当家本人呢?”

    韩敬犹豫了一下:“……大当家,毕竟是女子,因而,这些事情,都是托臣下来分说……绝非对陛下不敬……”

    “哈哈哈哈。”周喆豁达地笑起来,“朕明白了,朕明白了。韩卿不用着急,朕都明白的。你们大当家,是个可敬可佩的女巾帼、大英雄,朕心照了。今日之事,她若过来,我俩之间,说不定还真不好说话。吕梁山,皆是朕的子民,你们受苦多年,是朕的过失,但往事已矣,不必回头了。如今女真猖狂,山河风雨飘摇,却未尝不是男儿建功之机,韩敬,你们好好为朕守这天下,朕不负你们,异日未尝不能像广阳郡王一般,赐爵封王……”

    周喆原本对于青木寨的骑兵还有些疑惑,韩敬与陆红提之间,到底哪个是说了算的头领,他摸得不是很清楚,此时心中豁然开朗。吕梁山青木寨,最初自然是由那陆红提发展起来。然而壮大之后,女子岂能统领群雄,说了算的终究还是韩敬这些人。但那陆姑娘威望甚高,寨中众人也承她的情,对其极为敬重。

    如此一来,对于韩敬这等掌实权的,自己恩威并施,对陆红提那等被供着的,自己只要各种荣宠恩惠加上去便行了。

    这些事情想得清楚。他心中颇为愉悦。先前想起那宁毅,不过是心头灵光一闪,韩敬一脸疑惑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他先前对于宁毅的感兴趣,主要还是好几次没见到李师师,后来那次在城头见到李师师为士兵表演,他的心中。也有着复杂的情绪。然而李师师已有了心上人。他是皇帝,岂能为此争风吃醋。他详细了解了那宁毅,一介书生,却跑去经商,在右相麾下各种不入流的小手段折腾,心中厌恶,却也不能不承认对方有些本领。自己既然身为帝王,便该用人无类。秦嗣源已死,异日让他当个小丑跪在自己面前。用一用他,若犯了错,随手抹了便是。

    自己岂会真的在意这样的人,而即便右相倒台,又岂会因为这样的情绪而去顺手打掉他。但他将来若做了错事,自己也不会姑息便是。

    因为这样的情绪,他每每注意到这个名字,都不愿意过多去想——想多了岂不显得很重视他——这次在这样正式的场合,对着重视的将领说出宁毅来,出口之后,韩敬迷惑的表情里,他便觉得自己有些丢脸:你做下这等事情,是否是一个商人指使的。

    啧,真是掉份。

    好在韩敬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心中正在紧张,应该也注意不到什么。

    在这之后,又知道了这支吕梁骑兵的大致情况,有了突破口,他情绪愉悦——如何调整这支吕梁骑兵,令他们不失野性,又能牢牢握住,甚至发展出更多的这种素质的军队来,这其实是近期他觉得最大的事情,因为这里没有成法——至于秦嗣源的死,各种权力的交替,哪怕是京畿附近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各种的吃相难看,按照规矩去办,该敲打的敲打,也就是了。

    与韩敬又聊了一阵,周喆才放他回去,安抚军心,顺便给他补了个出兵的条子。至于谭稹、李炳文等人,就不安排他们在宫里打照面了,免得又要劝架。

    韩敬带着几名亲兵轻骑出京,经过一处院落时,远远看见不大的灵堂已经搭起来,他微微的叹了口气……

    他出城之后,京城之中的气氛,俨然像是罩上一层雾气,在这个夜里,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清楚。

    ****************

    近两千骑兵,无军令而出营,其后在原野上杀得血流成河,这样的事情,平素自然算是大事,眼下的情况里,则该说是可大可小。

    秦嗣源的问题,牵涉的范围实在是太广,京中几个大族,几个地位最高的臣子,要说完全脱得了干系的,实在不多。消息传来,又有大员入宫,位于权力核心者都在猜测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至于下方,类似于陈庆和、铁天鹰等捕头,也早早回京,做好了大干一番的准备。待到秦嗣源一家的噩耗传入京城,情况显然就更加复杂了。

    这一下,上面无论要处理哪一方,显然都有了由头。

    然而这天晚上,事情都一直绷紧在那儿,没有后续的发展。或是皇帝还未做出决定,或是几个权臣还在私下交涉,众人便也观望着风头,不敢轻举妄动。

    朱仙镇距离京城有三四十里的路程,秦嗣源、秦绍谦等人的死讯虽然当晚就传入京中,尸体却一直未至。至于这天晚上为了救秦嗣源而出动的,掌握了秦府最后力量的一帮人,也只是随着装尸体的马车缓缓而行。

    女真人去后,汴梁虽然再度繁华起来,但夜间还是闭上了城门。秦嗣源的尸体随宁毅等人在凌晨到了汴梁南门外,等到清晨开门了,方才驶入城内,铁天鹰等人早已在那儿等着了。

    此时早朝已经开始,一旦事情有了定论,他便能出手拿人。宁毅等人护着尸体进来,神色冷然,似乎是不想再搞事。不久之后,便将尸首运入小小的灵堂里。

    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秦嗣源虽然盖棺。此时敢来祭奠他的人,可能不多。天亮起来了以后,铁天鹰则收到消息,骑兵出营的事情,被上头轻拿轻放了。

    然而这边事情还未完,在这清晨时分,第一个过来祭奠的大员。不料竟是童贯。他进去看了秦嗣源等人的灵堂,出来时,则首先叫了宁毅。到旁边说话。

    距离灵堂不远处的院落房间里,对话是这样的:

    “为你之事,本王昨夜一晚都没睡好!你瞒得了别人,瞒得过我么。一千八百吕梁骑兵出营的事情。说与你无关?你瞒得了天下人?”

    “只为救秦相一命……”

    “你!救到了?”

    “为当为之事。秦相的确鞠躬尽瘁,他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然而,为当为之事,他还是用错了法子。前车之鉴,便是后车之覆!”

    “却想不到第一个过来祭奠的,会是王爷……”

    “哼!本王……唉……”

    “为保秦相,我用尽了法子,如今。终究功亏一篑……”

    “你要说什么?”

    “秦相走之前,留下了一些东西。很多人想要。我一介商人而已,秦相走了,我留不住。东西……在这里。”

    “……你想借刀杀人!?本王统军之人,要你这个!?”

    “王爷在这里牵扯最浅,也最不怕事。这是秦相留下来的因果,谁沾都不好,王爷要拿来用,或是拿去烧了,都随意吧。”

    “……”

    铁天鹰以为至少童贯会为了骑兵之事而震怒,然而大人物的心思他果然想不通,与宁毅私下交涉不久之后,这位王爷也是一脸平静地走了。

    对于宁毅这边,童贯不再追究,军队的事,宫中有周喆给背了书,此后吩咐下来的,就只有缉拿刺杀秦嗣源的凶犯这一项了——这也是没得拿的,刑部总捕在绿林间确实是煞星,但想要动到林宗吾这个级别,并不容易。最近几十年来,唯一被他们动了的大宗师,只是刘大彪一人而已。

    而在这其中,林宗吾也是真正的吃了大亏,他原本有京中大员撑腰,想要刺杀秦嗣源后,天下闻名,京中再高拿轻放一点,大光明教就顺势扩大到京城,谁知道迎面撞上军队,教中高手被杀得七七八八不说,接下来想要入京,一时半会也成了泡影。

    除林宗吾外,京中几个暗中养士的大家族,也多有损失。跑到原野上看那一场热闹的绿林高手,则更是凄凉得没处说理。但在这场火拼中,暗地里浮现出来的许多东西,也真正的让人动容,一些早就被京城通缉的重犯,包括圣公余孽等人的纷纷进京,似乎都是在预示着某些不好的兆头将要来临。

    秦嗣源死后,权力的瓜分,必然也是要有一场火拼角逐,才能再度稳定下来的。

    而铁天鹰也绝不相信宁毅会在这场混乱中置身之外,他投靠了童贯或是哪边尚在其次,重要的是,为了家中一百人,他去屠杀了半个梁山,这次的事情,他一定会回头报复!

    但由于上头的轻拿轻放,再加上秦家人的死光,又有童贯有意无意的照拂下,宁毅这边的事情,暂时便淡出了大多数人的视线。

    此后数日,灵堂偶尔有人过来祭拜,宁毅花了些钱,在胡同口搭起一些戏台,又召集了手下的表演者,或是说书,或是唱戏,附近的孩子偶尔过来听听看看,戏台还给发糖。这些表演倒也有分寸,多半表演让人笑得合不拢嘴的节目,说书也绝不谈及悲壮的了,只说些与世事无关的话本故事。夏日或晴或雨,有的孩子过来了,又被打听到这是奸臣丧事的大人给拉了回去,下雨之时人不多,戏台上的表演却也继续,有一次种师道过来,在夏日深深浅浅的树荫里,听得那边二胡声响起来,歌者在唱。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那歌声苍凉,衬在一片的笑语故事里,倒显得滑稽了,待听到“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时,不觉落下眼泪来。夏天明媚,风雨却苍茫,告别一道守城的秦嗣源之后,他也要走了,带着弟弟的遗骨,回西北去。

    其余的京中大员,便也不在乎秦嗣源死后的这点小事情。此时他仍是奸臣,不能谈是非,不能谈“有”,便只能说“空”了。既然谈及是非成败转头空,这些人也就更加将之抛诸脑后,有这等想法的人,是玩不转政坛的。

    只有铁天鹰没有被这样的氛围所迷惑,秦嗣源与秦绍谦的头七过后,宁毅等人在不惊动太多人的情况下,安葬了这一家人。此时京中各项事情已经回到混乱繁忙的正规上去,刑部花大力气调查着北上而来的摩尼教余孽的事情,但由于最近这段时间上京的人数实在太多,京中爆发的各种案件也多,调查起来,一直都进度缓慢,但铁天鹰还是安排了人手,监视着竹记的动向。

    在大的方向上,太原沦陷后,建立黄河防线已经成为京中近期以来最大的战略行动,要建立这么大的防线,便要出钱出力,出钱出力,要有权利分配的事情,于是京中各个势力,都在争取。另一方面,右相空缺出来,新的人选未定,这也是一块大饼——事实上,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李纲苦苦支撑的左相之位,估计也已经做不长久了。

    因为有女真人的威胁,军队是重中之重,京中诸方大员,都在寻求革新之道,城外的武瑞营,此时已经被捧在了风口浪尖,只不过越是这样,该怎样对这支军队下手,诸方就越是谨慎。这些都是大事。宁毅在安葬了秦嗣源后,很大方向上开始倾向于童贯一系,竹记又开始动了起来,但他刚刚进入童贯的圈子,基本上,也都是在自行其是,可能要先回复自己手下竹记的活力。

    由于这样那样的缘故,在诸多大事之中,竹记所在做的事情,就真正的显得微不足道了,竹记成员的许多事情,一时间,似乎也显得有些漫无目的。秦嗣源死后,宁毅的行事,也显得奇怪了许多,铁天鹰偶尔见他出门,看看布匹,谈谈生意,做些比以前更加无聊的事情,在这段时间里,倒也猜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刑部的事情越来越多,五月中旬快要过完的时候,宗非晓便也被调配回京了。这天中午,两人便在宁毅最近常去的布行附近碰头,到酒楼上,聊起最近的事情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