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四三章 渺渺星辰远 漫漫去路长(中)
    景翰十四年五月初九下午,未时左右,朱仙镇南面的驿道上,马车与人群正在向北奔行。

    奔跑在前方的,是样貌敦实,名叫田东汉的武者,后方则有老有少,名叫秦嗣源的犯官与其夫人、妾室已上了马车,纪坤在马车前方挥舞鞭子,将一名十三岁的秦家子弟拉上了车,其余在前后奔走的,有六七名年轻的秦家子弟,同样有竹记的武者与秦家的护卫奔行期间。

    两名押了秦嗣源南下的衙役,几乎是被拖着在后方走。

    驿道前后,除了偶见几个零星的旅者,并无其他行人。阳光从天空中照射下来,周围田野空旷,隐约间竟显得有一丝诡异。

    去年下半年,女真人来袭,围攻汴梁,汴梁以北到黄河流域的地方,居民几乎全部被撤离——若是不肯撤的,后来基本也被杀戮一空。汴梁以南的范围虽然稍微好些,但延伸出数十里的地方仍旧被波及,在坚壁清野中,人群迁徙,村庄烧毁,后来女真人的骑兵也往这边来过,驿道河床,都被破坏不少。

    女真人去后,百废待兴,大量商旅南来,但一时间并非所有驿道都已被修好。朱仙镇往南共有几条道路,隔着一条河流,西面的道路尚未畅通。南下之时,按照刑部定好的路线,犯官尽量走人少的路途,也免得与行人发生摩擦、出了事故,此时众人走的便是西面这条驿道。然而到得下午时分,便有竹记的线报匆匆传来。要截杀秦老的江湖侠士已然聚集,此时正朝这边包抄而来,为首者。很可能便是大光明教主林宗吾。

    秦嗣源的这一路南下,旁边跟随的是秦老夫人、妾室芸娘,纪坤、几名年轻的秦家子弟以及田东汉率领的七名竹记护卫。当然也有马车跟随,只是尚未出京城地界之前,两名衙役看得挺严,只是为老人去了枷锁,真要让大伙过得好些。还得离开京城范围后再说。可能是留恋于京城的这片地方,老人倒也不介意慢慢走路——他已经这个年纪了,离开权力圈。要去到岭南,恐怕也不会再有其他更多的事情。

    消息传来时,众人才发现此处地方的尴尬,田东汉等人当即将两名衙役按到在地。喝问他们是否同谋。两人只道这是刑部的规矩。此时自然无法严审,传讯者先前已往京城放了信鸽,此时飞快骑马去寻找援手,田东汉等人将老人扶上马车,便飞快回奔。阳光之下,众人刀出鞘、弩上弦,警惕着视野里出现的每一个人。

    不多时,一个破旧的小驿站出现在眼前。先前经过时,记得是有两个军汉驻守在里面的。

    田东汉在门口一看。血腥气从里面传出来,剑光由暗处夺目而出。田东汉刀势一斜,空气中但闻一声大喝:“锄奸狗——”上下都有人影扑出,但在田东汉的身后,渔网飞出,套向那使剑者,随后是长枪、钩镰,弩矢刷的飞出。那使剑者武艺高强,冲进人群中转了一圈,土尘飞扬,剑锋与几名竹记护卫先后交手,然后左脚被勾住,身体一斜,脑袋便被一刀劈开,血光洒出。

    正面,一名武者脑袋中了弩矢,另一人与田东汉交手两刀,被一刀劈了胸口,又中了一脚,身体撞在后方土墙上,踉跄几下,软倒下去。

    其余的行刺者便被吓在墙后,屋后,口中高喊:“你们逃不了了!”“狗官受死!”不敢再出来。

    田东汉沉刀而立,盯了片刻,道:“走——”开始大步后退,其余几人也开始后退。土墙后有人陡然出手,掷出几块暗器、飞蝗,两枚弩矢嗖的射了过去,那掷暗器的人连忙缩回去,其中一人手臂上被擦了一下,连声道:“点子扎手,众位小心!点子扎手……”

    骄阳炙烤着大地,京城之中,事件已开始扩散、发酵。

    随着宁府主宅这边众人的疾奔而出,京中各处的应急队伍也被惊动,几名总捕先后带队跟出去,害怕事情被扩得太大,而随着宁毅等人的出城。竹记在京城内外的另几处大宅也已经出现异动,护卫们奔行南下。

    与此同时,消息灵通的绿林人士已经了解到了事态,开始奔向南方,或共襄盛举,或凑个热闹。而此时在朱仙镇的周围,已经聚集过来了不少的绿林人,他们有的是属于大光明教,甚至有的是属于京中的一些大家族,都已经动了起来。在这中间,甚至还有好几拨的、曾经未被人预料过的队伍……

    京城西北,令人始料未及的事态,此时才真正的出现。

    武瑞营暂时驻扎的营地安顿在原本一个大村庄的旁边,此时随着人群来往,周围已经热闹起来,周围也有几处简陋的酒楼、茶肆开起来了。这个营地是如今京城附近最受瞩目的军队驻扎处。论功行赏之后,先不说官爵,单是发下来的金银,就足以令其中的官兵挥霍好几年,商人逐利而居,甚至连青楼,都已经暗中开放了起来,只是条件简单而已,其中的女人却并不难看。

    午后,虽然算不得豪华,但凉爽通风的茶肆二楼上,李炳文正占了最好的位置,与他的客人对坐品茗,偶尔闲聊几句家常。他眼下的客人名叫韩敬,最近这段时间,两人的来往颇多。

    女真人去后的武瑞营,眼下包括了两股力量,一边是人数一万多的原本武朝士兵,另一边是人数近一千八百人的吕梁山义军,名义上——当然“实质上”也是——大将李炳文居中节制,但实际层面上,麻烦颇多。

    首先,光是那占多数的一万多人便有些桀骜不驯,李炳文接手前。武状元罗胜舟过来想要趁个威风,比拳脚他大胜,比刀之时。却被拼得两败俱伤,灰溜溜的走人。李炳文比罗胜舟要有手段,也有几十高强亲兵压阵,但一个月的时间,对于军队的掌握,还不算太深入。

    这当然与周喆、与童贯的方略也有关系,周喆要军心。巡视时便将军中的中层将领大大的表扬了一番,要收其心为己用。童贯领兵许多年,比任何人都要老辣。这位广阳郡王知道军中弊病,也是因此,他对于武瑞营能撑起战斗力的主因极为关心,这间接导致了李炳文无法大刀阔斧地改变这支军队——暂时他只能看着、捏着。但这已经是童王爷的私兵了。其它的事情,且可以慢慢来。

    吕梁山义军更麻烦。

    表面上这一千八百多人归李炳文节制,实际上的控制者,还是韩敬与那个名叫陆红提的女人。由于这支军队全是骑兵,还有百余重甲黑骑,京城口耳相传已经将他们赞得神乎其神,甚至有“铁浮屠”的称呼。对那女人,李炳文搭不上线。只能接触韩敬——但周喆在巡查武瑞营时,给了他各种头衔加封。如今理论上来说,韩敬头上已经挂了个都指挥使的军职,这与李炳文根本是同级的。

    好在韩敬不难说话,李炳文已经与他拉了许久的关系,足以推心置腹、称兄道弟了。韩敬虽是武将,又是从吕梁山里出来的头目,有几分匪气,但到了京城,却愈发沉稳了,不爱喝酒,只爱喝茶,李炳文便时不时的邀他出来,准备些好茶招待。

    中午过后,两人一面喝茶,一面围绕武朝军制、军心等事情聊了许久。在李炳文看来,韩敬山匪出身,每有离经叛道之语,与武朝实情不同,有些想法终究浅了,但无所谓,他也只是听着,偶尔分析几句,韩敬也是心悦诚服的点头附和。也不知什么时候,楼下有军人骑马飞奔而来,在门口下马,飞奔而上,正是一名吕梁山骑兵。

    那士兵神色匆忙而又愤怒,冲过来,交给韩敬一张条子,便站在旁边不说话了。

    韩敬将那条子看了一遍,皱起眉头,然后他微微抬头,面上愤怒凝聚。李炳文道:“韩兄弟,何事?”

    “召集所有弟兄!”韩敬朝着旁边那士兵说出了这句话,那士兵道:“是。”已经疾奔下去。李炳文心中悚然,站了起来:“韩兄弟,可是有何军务!?”对面韩敬也已经占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片刻之后,大概觉得这样不好,才一拱手,粗声粗气道:“将军,我吕梁私事!”

    “不可。”李炳文匆忙阻止,“你已是军人,岂能有私……”

    “军中尚有械斗火拼,我等过来只是义军,何言不能有私!”

    “不是不是,韩兄弟,京城之地,你有何私事,不妨说出来,兄弟自然有办法替你处理,可是与谁出了摩擦?这等事情,你不说出来,不将李某当自己人么,你难道认为李某还会胳膊肘往外拐不成……”

    韩敬目光稍稍缓和了点,又是一拱手:“将军盛意拳拳,韩某知道了,只是此事还不需武瑞营全军出动。”他随后微微压低了声音,眼中闪过一丝凶戾,“哼,当初一场私怨尚未解决,此时那人竟还敢过来京城,以为我等会放过他不成!”

    “韩兄弟说的仇人到底是……”

    “尔等周围,有一大光明教,将军听过吗?”

    “大光明教……”李炳文还在回忆。

    “哼,此教教主名林宗吾的,曾与我等大当家有旧,他在吕梁山,使卑鄙手段,伤了大当家,后来负伤逃走。李将军,我不欲为难于你,但此事大当家能忍,我不能忍,下方兄弟,更是没一个能忍的!他敢出现,我等便要杀!对不住,此事令你为难,韩某他日再来请罪!”

    “韩兄弟何出此言……等等等等,韩兄弟,李某的意思是,寻仇而已,何须全部兄弟都出动,韩兄弟——”

    他说到后来,语气也急了,面现厉色。但纵然声色俱厉又有何用,待到韩敬与他先后奔回不远处的军营,一千八百骑已经在校场上聚集,这些吕梁山上下来的汉子面现凶相,挥刀拍打鞍鞯。韩敬翻身上马:“全部轻骑——”

    周围,武瑞营的一众将领、士兵也聚集过来了,纷纷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的人提出兵器冲锋而来,待相熟的人简单说出寻仇的目的后,众人还纷纷喊起来:“灭了他——”“一道去啊一道去——”

    李炳文吼道:“尔等回去!”没人理他。

    韩敬只将武瑞营的将领安抚几句,随后营门被推开,战马犹如长龙冲出,越奔越快,地面震动着,开始轰鸣起来。这近两千骑兵的铁蹄惊起浮沉,绕着汴梁城,朝南面横扫而去——李炳文目瞪口呆,呐呐无言,他原想叫快马通知其他的军营关卡拦住这支队伍,但根本没有可能,女真人去后,这支骑兵在汴梁城外的冲锋,暂时来说根本无人能敌。

    他随后也只能全力镇压住武瑞营中蠢蠢欲动的其他人,赶快叫人将事态传入城内,速速通报童贯了……

    汴梁城南,宁毅等人正在飞快奔行,附近也有竹记的护卫一拨拨的奔行,他们收到讯息,主动去往不同的方向。绿林人各骑骏马,也在奔行而走,各自兴奋得面颊通红,时而遇上同伴,还在商议着要不要共襄大事,除灭奸党。

    几名刑部总捕带领着麾下捕头从不同方向先后出城,这些捕头不比捕快,他们也多是武艺高强之辈,参与惯了与绿林有关、有生死有关的案子,与一般地方的捕快喽啰不可同日而语。几名捕头一面骑马奔行,一面还在发着命令。

    “遇上这帮人,首先给我劝退,若是他们真敢随意火拼,便给我动手拿人,京畿重地,不可出现此等枉法之事。尔等——尤其给我盯紧竹记——让他们知道,京城到底谁说了算!”

    申时过半,厮杀已经展开了。

    朱仙镇往西南的道路和原野上,偶有尖叫传出,那是附近的行人发现死尸时的表现,斑斑点点的血迹在野地里偶尔出现、蔓延。在一处野地边,一群人正飞奔,为首那人身形高大,是一名和尚,他停下来,看了看周围的脚印和野草,野草里有血迹。

    侧后方的武者跟了上来,道:“吞云老大,两边似乎都有印记,去哪边?”

    那名叫吞云的和尚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哼,要出名,跟我来——”说完,他身形如风,朝着一边飞奔过去,其余人连忙跟上。

    偏离驿道两里多的一处山岗上,血腥气蔓延而出,马车已经停在了山岗上方的一处险崖前,田东汉等人守在了后方,籍着地形,抵御了追赶而来的刺客几波的追杀。下方的绿林人聚集得多了些,但冲了几次,他们也更加谨慎了。他们在等待着更多人的到来。

    “给我守住了!”躲在一颗大石头的后方,田东汉咳出一口血来,但目光坚定,“等到东家过来,他们全都要死!”

    附近的众人只是微微点头,上过了战场的他们,都有着同样的目光!

    然而太阳西斜,阳光在天边露出第一缕夕阳的征兆时,宁毅等人正自驿道飞快奔行而下,接近第一次交锋的小驿站。

    山岗下方,穿着黄色僧袍的一道身影,在田东汉的视野里出现了,那身影高大、肥胖却强壮,身体的每一处都像是蓄积了力量,犹如弥勒显形。

    “阿弥陀佛。”

    阳光里,佛号发出,如海潮般传来。

    或远或近,成百上千的人都在这片原野上聚集。铁蹄的声音隐约而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