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四二章 渺渺辰星远 漫漫去路长(上)
    因为端午这天的集会,唐恨声、陈剑愚等人约好了第二日过去宁府挑战心魔,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五月初六这天,一场在这两个多月里持续震动京师的大事落定尘埃了。

    大理寺对于右相秦嗣源的审理终于结束,其后审判结果以圣旨的形式发布出来。这类大员的倒台,各式罪名不会少,圣旨上陆陆续续的罗列了诸如专横擅权、结党营私、贻误战机等等十大罪,最后的结果,倒是简单明了的。

    右相秦嗣源结党营私,贪赃枉法……于为相期间,罪行累累,念其老迈,流三千里,永不叙用。

    昭告天下,以儆效尤。

    各种罪名的来由自有京中文人议论,普通民众大抵知道此人十恶不赦,如今罪有应得,还了京城朗朗乾坤,至于武者们,也知道奸相倒台,拍手称快。若有少部分人议论,倘右相真是大奸,为何守城战时却是他统御军机,城外唯一的一次大胜,也是其子秦绍谦取得,这回答倒也简单,若非他以权谋私,将所有能战之兵、各种物资都拨给了他的儿子,其它军队又岂能打得如此惨烈。

    他虽然守住了女真人的攻城,但只是城内死者重伤者便有十余万之众,若是旁人来守,他一介文臣不擅专武臣之权,说不定死个几万人便能退了女真呢。

    如此的议论之中,唐恨声等人到得宁府后,却扑了个空。管事只说宁毅不在,众人却不相信。不过,既然是光明正大过来的,他们也不好闹事,只得在门外嘲弄几句。道这心魔果然名不副实,有人上门挑战,竟连出门见面都不敢,实在大失武者风度。

    文人有文人的规矩,绿林也有绿林的陈俗。虽说武者总是手底下见功夫,但此时天南地北真正被称作大侠的。往往都是因为为人豪爽豁达,仗义疏财。若有朋友上门,首先招待吃喝,家有财力的还得送些吃食盘缠让人拿走,如此便往往被众人称道。如“及时雨”宋江,便是因此在绿林间积下偌大名气。宁毅府上的这种情况,放在绿林人眼中,实在是值得大骂特骂的污点。

    手段还在其次,不给人做面子。还混什么江湖。

    只可惜,当初兴致勃勃称“江湖人送匪号血手人屠”的宁公子,此时对绿林江湖的事情也已经心淡了。来到这世界的早两年,他还心情畅快地幻想过成为一名大侠祸乱江湖的情景,后来红提说他错过了年纪,这江湖又一点都不浪漫,他不免气馁,再后来屠了梁山。后续就真成了彻彻底底的祸乱江湖。只可惜,他也没有成为什么浪漫的邪教大反派。角色定位竟成了朝廷鹰犬、东厂厂公般的形象,对于他的武侠梦想而言,只能说是千疮百孔,累感不爱。

    更何况,宁毅这一天是真的不在家中。

    眼见着一群绿林人士在门外叫嚣,那三大五粗的宁府管事与几名府中护卫看得颇为不爽。但终究因为这段时间的命令,没跟他们切磋一番。

    铁天鹰却是知道宁毅去处的。

    傍晚时分,汴梁南门外的运河边,铁天鹰匿身在树荫之中,看着远处一群人正在送别。

    对于秦嗣源的这场审判。持续了近两个月,但最终结果并不出奇,按照官场惯例,发配岭南多瘴之地。离开城门之时,白发的老人依旧披枷带锁——京城之地,刑具还是去不了的。而流放直岭南,对于这位老人来说,不仅意味着政治生涯的结束,或许在路上,他的生命也要真正结束了。

    过来送行的人算不得太多,右相倒台之后,被彻底抹黑,他的党羽弟子也多被牵连。宁毅带着的人是最多的,其余如成舟海、闻人不二都是孤身前来,至于他的家人,如夫人、妾室,如既是弟子又是管家的纪坤以及几名忠仆,则是要随行南下,在途中伺候的。

    铁天鹰知道,为了这件事,宁毅在其中奔走许多,他甚至从昨天开始就查清楚了每一名押送南下的衙役的身份、家世,端午节铁天鹰在小烛坊开武林大会时,他拖着东西正挨家挨户的送礼,有的不敢要,他便送给对方亲朋、族人。这中间未必没有恐吓之意。刑部之中几名总捕说起这事,多有唏嘘感叹,道这小子真狠,但也总不可能为这种事情将对方抓紧刑部来打骂一顿。

    铁天鹰则更加确定了对方的性情,这种人一旦开始报复,那就真的已经晚了。

    秦绍谦同样是发配岭南,但所去的地方不一样——原本他作为军人,是要刺配山东沙门岛的,如此一来,双方天各一边,父子俩此生便难再见了。唐恪在中间为其奔走争取,网开了一面。但父子俩发配的地方仍旧不同,王黼在职权范围内恶心了他们一下,让两人先后离开,如果押送的衙役够听话,这一路上,父子俩也是不能再见了。

    或远或近的,在驿道边的茶肆、草棚间,不少的文人、士子在这边聚首。初时打砸、泼粪的煽动已经玩过了,这边行人不算多,他们倒也不敢惹宁毅带着的那帮凶神恶煞的护卫。只是看着秦嗣源等人过去,或是投以冷眼,或是谩骂几句,同时对老人的随行者们投以仇恨的目光,白发的老人在河边与宁毅、成舟海等人一一话别,宁毅随后又找了护送的衙役们,一个个的聊天。

    待到夕阳西下时,又有一辆马车自远处过来,从车上下来的老人身形消瘦,似乎被人扶着才能行动,正是家中遭逢大变,已然病倒的尧祖年。不过,从车上下来之后,他挥手推开了旁边的搀扶者,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向秦嗣源。

    阳光从西面洒过来,亦是平静的话别场面,曾经领一时的人们,成为了失败者。一个时代的落幕,除了少数旁人的谩骂和嘲讽,也就是如此的平淡。两位老人都已经白发苍苍了,年轻人们也不知道何时方能起来,而他们起来的时候,老人们或许都已离世。

    铁天鹰对此并无感慨,他更多的还是在看着宁毅的应对,远远望去。书生打扮的男子有着些许的伤感,但处理起事情来井井有条,并无迷惘,显然对于这些事情,他也已经想得清楚了。老人将要离开之时,他还将身边的一小队人打发过去,让其与老人随行南下。

    只在最后发生了小小的插曲。

    右相渐渐离开之后,前去向宁毅下战书的绿林人也弄清楚了他的去向,到了这边要与对方进行挑战。眼看着一大群绿林人士过来。路边茶肆里的文人士子们也在周围看着好戏,但宁毅上了马车,与随行众人往南面离开,众人原本堵住城门的道路,准备不让他轻易回城,看他往南走,都傻了眼。宁毅等人在城外转了一个小圈后,从另一处城门回去了。完全未有搭理这帮武者。

    秦嗣源业已离开,不久之后。秦绍谦也已经离开,秦家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京城,退出了历史舞台。对于仍旧留在京城的众人来说,所有的牵绊在这一天真正的被斩断了。宁毅的冷漠应对当中,铁天鹰心里的危机意识也越来越浓,他确信这家伙迟早是要做出点什么事情来的。

    因此。到得初七这天,他又去到那些绿林武者当中,渲染了一番昨日宁毅的做派,众人心中大怒,这一日又去宁府堵门。到得五月初八。又有人去找了两名平素与竹记有些矫情的拳师宿老,央求他们出面,去到宁府逼对方给个说法。

    铁天鹰冷眼旁观,暗中致信宗非晓,请他深入调查竹记。与此同时,京中各种流言沸腾,秦嗣源正式被发配走后,各个大族、世家的角力也已经趋于白热化,刺刀见红之时,便少不了各种暗杀火拼,大小案件频发。铁天鹰深陷其中时,也听到有消息传来,说是秦嗣源祸国殃民,已有侠士要去杀他,又有消息说,因为秦嗣源为相之时掌握了大量的世家黑材料,便有不少势力要买凶杀人。这已经是离开权力圈外的事情,不归京城管,短时间内,铁天鹰也无从分析其真伪。

    事情爆发于六月初九这天的下午。

    接到竹记异动消息时,他距离宁府并不远,急急忙忙的赶过去,原本聚集在这边的绿林人,只剩下三三两两的杂鱼散人了,正在路边一脸兴奋地谈论方才发生的事情——他们是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人——“东天神拳”唐恨声躺在树荫下,肋骨折断了好几根,他的几名弟子在附近伺候,鼻青脸肿的。

    好在两名被请来的京城武者还在附近,铁天鹰急忙上前询问,其中一人摇头叹息:“唉,何必非得去惹他们呢。”另一人才说起事情的经过。

    这两人在京中绿林皆还有些名气,竹记还开时,双方有不少来往,与宁毅也算认识。这几日被外地而来的武者找上,有些是以前就有关系的,面子上抹不开,只得过来一趟。但他们是知道竹记的力量的——哪怕不明白什么政治经济力量,作为武者,对于武力最是清楚——近来这段时间,竹记时运不济,外围萎缩,但内蕴未损,当初便实力超群的一帮竹记护卫自战场上幸存回来后,气势何其恐怖。当初大家关系好,心情好,还可以搭搭手,最近这段时间人家倒霉,他们就连过来搭手都不太敢了。

    但好在两人都知道宁毅的性情不错,这天中午过后到得宁府,宁毅也让人奉茶,接待了他们,语气平和地聊了些家长里短。两人旁敲侧击地说起外面的事情,宁毅却显然是明白的。其时宁府当中,双方正自聊天,便有人从客厅门外匆匆进来,着急地给宁毅看了一条信息,两人只看见宁毅脸色大变,匆忙询问了几句,便朝两人告罪要送客。

    两人自然知情识趣,知道必是大事,当即离开。他们还未出得正门,宁府当中就全面动起来了。

    他们出了门,众人便围上来,询问经过,两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此时便有人道宁府众人要出门,一群人奔向宁府侧门,只见有人打开了大门,一些人牵了马首先出来,随后便是宁毅,后方便有大队要涌出。也就在这样的混乱场面里,唐恨声等人首先冲了上去,拱手才说了两句场面话,马上的宁毅挥了挥手,叫了一声:“祝彪。”

    两人此时已经知道要出事了。旁边祝彪翻身下马,长枪往马背上一挂,大步走向这边的百余人,直接道:“生死状呢?”

    众人过来要鼓足声势,决斗的生死状本就是带着的,才有人拿出来,祝彪便挥手取了过去,一咬大拇指,按了个手印。后方竹记众人还在出门,祝彪看来也有些急,道:“谁来!”

    为首几人之中,唐恨声的名头最高,哪肯堕了声势,当即喝道:“好!老夫来领教!”他干干脆脆地往纸上一画押,将生死状拍在一边,口中道:“都说英雄出少年,今日唐某不占小辈便宜……”他是久经切磋的老手了,说话之间,已摆开了架势,对面,祝彪干脆的一拱手,足下发力,陡然间,如同炮弹一般的冲了过来。

    踏踏踏踏的几声,转眼间,他便迫近了唐恨声的面前。这陡然之间爆发出来的凶戾气势真如雷霆一般,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唐恨声撑开拳架,祝彪一拳轰下,那一瞬间,双方换了一拳。砰砰两声,如中败革。

    唐恨声整个人就朝后方飞了出去,他撞到了一个人,然后身体继续往后撞烂了一圈树木的栏杆,倒在漫天的扬尘里,口中便是鲜血喷涌。

    后方竹记的人还在陆续出来,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宁毅已经骑马走远。祝彪伸手拍了拍胸口被击中的地方,一拱手便要转身,唐恨声的几名弟子喝道:“你竟敢偷袭!”朝这边冲来。

    他们也是一时间懵了,自来到京城之后,东天神拳到哪里不是受到追捧,眼下这一幕令得这帮弟子没能仔细想事,一拥而上。祝彪的衣袖被抓住,反身便是一巴掌,那人口吐鲜血倒在地上,被打散了半嘴的牙齿,随后或是一拳一个,或是抓起人就扔出去,短短片刻间,将这几人打得东倒西歪。他这才上马,疾奔而去。

    陈剑愚等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眼前的年轻人一拳一脚简单直接,许是糅合了战场杀伐技巧,简直有返璞归真的宗师境界。他们还不清楚竹记这样大张旗鼓地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待到众人都骑马离开后,一些不甘寂寞的绿林人士才追赶过去。随后铁天鹰赶来,便看到眼前的一幕。

    看到唐恨声的那副样子,铁天鹰也不禁有些牙渗,他随后召集捕快骑马追赶,京城之中,其余的几位捕头,也已经惊动了。

    本以为右相定罪倒台,离京之后便是完结,真是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一股余波会陡然生起来,在这里等待着他们。

    汴梁以南的道路上,包括大光明教在内的几股力量已经纠合起来,要在南下途中截杀秦嗣源。竹记的力量——或是明面上的,或是暗地里的——转眼间都已经动起来,而在此之后,这个下午的时间里,一股股的力量都从暗中浮现,不算长的时间过去,半个京城都已经隐隐被惊动,一拨拨的人马都开始涌向汴梁南面,锋芒越过朱仙镇,往朱仙镇南十里的地方,蔓延而去。

    天空之下,原野漫长,朱仙镇南面的驿道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停下了脚步,回望走过的路途,抬头之际,阳光强烈,万里无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