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四〇章 人归古渊 月上空山(下)
    一条条的河水环绕城池,夜已深了,城墙巍峨,高耸的城墙上,有点点火光,城市的轮廓在后方延伸开去,隐约间,有古寺的钟声响起来。

    院子里只有黯淡深黄色的灯火,石桌石凳的旁边,是参天的古树,夜风轻抚,树便轻轻的摇动,空气里像是有白色的氤氲。树动时,他抬头去看,树影幢幢,遮蔽半边的淡漠星光,凉意如水的凌晨,记忆的青鸟回来了。

    他只是坐在那儿,双手搁在腿上,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相公……”

    “吃饭了……”

    “……缝补了衣服……”

    “妾身想当个变戏法的戏子……”

    “……哪有他们这样做生意的!”

    “……终究是家里人。”

    空气中,像是有小木楼烧焦的味道,下雪的时候,她在雪里走,她拖着大腹便便的身子来回奔走……“曦儿……命大的小子……”

    他与苏檀儿之间,经历了许多的事情,有商场的勾心斗角,底定乾坤时的喜悦,生死之间的挣扎奔波,然而抬起头时,想到的事情,却分外琐碎。吃饭了,缝补衣服,她骄傲的脸,生气的脸,愤怒的脸,喜悦的脸,她抱着孩子,她不着一物从浴桶里站起来的样子,两人独处时的样子……琐琐碎碎的,由此也衍生出来很多事情,但又大都与檀儿无涉了。那些都是他身边的,或是最近这段时间京里的事。

    我要专注于北面,望你帮忙处理一下南方事务……

    我最是信任于你……

    “姑爷……姑爷……”

    轻柔的声音自后方响起来,偏过头去,娟儿在屋檐下怯生生的站着。

    宁毅看了她片刻,面现柔和。说道:“……还不去睡。”

    “姑爷,你……你别担心小姐了,小姐会水的……不一定会有事……一定没事的。”

    夜里的空气还在流淌,但人仿佛忽然间消失了。这幻觉在片刻后敛去:“嗯。”宁毅应了一句。

    “我没有担心。”他道,“没那么担心……等消息吧。”

    宁毅平静的脸色上什么都看不出来,以至于娟儿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过的片刻,她道:“那个,祝彪祝公子他们……”

    她跟宁毅说了些事情,宁毅静静地听完了,点头表示知道,不久之后,娟儿从屋檐下离开,院落里就又只剩下宁毅了。他坐在那石桌前方,不知什么时候。陡然双手一挥,两只拳头砸在石桌上,那石桌裂成几块滚落周围,宁毅坐在那儿,便又没动了。

    这氤氲流散的夜里,宁府内外,有着不同的景象。作为主人的宁毅坐在那院子里,无人敢去打扰他。隔壁两个院落,烛影动摇间。便有不少人在压抑而激烈的交流着什么。隔着层层的高墙,从宁府外的街道上望过来,这所宅子安静得像是进入了另一片天地,一些阴影和角落里,聚集着三三两两蹲守的捕快。

    “怎么样了?”

    一道身影匆促而来,走进附近的一所小宅子。房间里亮着灯火,铁天鹰抱着巨阙剑,正在闭目养神,但对方靠近时,他就已经睁开眼睛了。来的是刑部七名总捕头之一。专门负责京畿一地的刘庆和。

    “尚无动静。你带了多少人来?”铁天鹰道。

    “我手下二十多人,另外,开封府衙,巡城司等处都已打好招呼,若有需要,两个时辰内,可调集五百多人……”

    “那有什么用。”

    “若真是无用,你我干脆掉头就逃。巡城司和开封府衙无用,就只能惊动太尉府和兵部了……事情真有这么大,他是想叛乱不成?何至于此。”

    “事情自然不会到那个程度,但这人心思,我拿捏不准。就怕他不管不顾,想要报复。”

    刘庆和推开窗户往外看:“妻子如衣服,心魔这人真发作起来,手段狠毒凌厉,我也见识过。但家大业大,不会如此鲁莽,这是个做大事的人。”

    “怕的不是他惹到上面去,而是他要找你我,找宗非晓报复。如今右相府虽然垮台,但他左右逢源,太师府、广阳郡王府,乃至于王大人都有心思拉拢,甚至听说当今圣上都知道他的名字。如今他妻子出事,他要发泄一番,若是点到即止,你我未必扛得住。你也说了,此人心狠手辣,他就算不会公然发动,也是防不胜防。”

    “他妻子未必是死了,下面还在找。”刘庆和道,“若真是死了,我就退让他三步。”

    “怕的是就算未死,他也要报复。”铁天鹰闭上眼睛,继续养神,“他疯起来时,你未曾见过。”

    “我在京里,也是见过的。”

    刘庆和往外看着,随口回答一句,当初押解方七佛上京的事情,三个刑部总捕头参与其中,分别是铁天鹰、宗非晓以及后来赶到的樊重,但刘庆和在京城也曾见过宁毅对付那些武林人士的手段,因此便这样说。

    然后,这边安静下来。

    隔着几重高墙,在夜色里显得安静的宁府内部,一群人的议论暂告一段落,下人们送些吃的上来,有人便拿了糕点饭菜充饥——这是他们在竹记随时能够有的福利——一道身影去往宁毅所在的小院子,那是祝彪。

    他在屋檐下停下,看着院子里坐在石凳上的身影,开口说了几句话,对方没有反应,他又扬起头说了几句。石凳上的身影才回过头来,目光冷峻地看着他,对他说了几个字,似是呵斥。

    夜里的冷风卷走了黑暗里的言语。京城之中,近百万的人群聚集、生活、来往、买卖、社交、爱情,各种各样的**和心思都或明或暗的交织。这个夜里,京城各处有着小范围的紧张,但无涉于京城的安危大局,在右相这样一颗参天大树倒塌的时候。小范围的摩擦、小范围的警惕每时每刻都可能出现。皇帝往下有臣子、太监,臣子往下有幕僚、总管,再往下,有办事的各种闲人,有刑部的、衙门的捕头,有黑白两道的人群。人上人的一句话,令得底层的成千上万人紧张起来,但仍旧谈不上大事。

    天边泛起微微的白雾,鱼肚白在东方天际出现时,城市显得愈发祥和与宁静,铁天鹰睁开眼睛,看着毫无动静、甚至于都没有多少人进出的宁府大宅,目光严肃,不少人则小小的松了口气。

    “今日还得盯着。”一旁。刘庆和道。

    铁天鹰点了点头。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这天上午,铁天鹰通过关系辗转得到宁府的消息,也只是说,宁府的东家一夜未睡了,只是在院子里坐着,或走来走去,似在思忆妻子。但除此之外,没什么大的动静。

    这一天是四月二十六。

    傍晚时分。宁毅的车驾从后门出来了,刘庆和与铁天鹰赶了过去。拦下车驾,宁毅掀开车帘,朝他们拱手。

    “刘总捕,铁总捕,有事吗?”他的脸上笑容不多,有些疲惫。但似乎表现着善意,铁天鹰目光严肃地打量着他,似乎想从对方脸上读出他的心思来。刘庆和拱了拱手:“没什么,只是女真人去后,京中不太太平。正好遇上,想问问宁先生这是打算去哪啊?”

    “刑部天牢,见见右相,可以吗?”

    “哦,当然可以,宁先生请便。”

    刘庆和和善地笑着,抬了抬手。

    *****************

    从昏沉的睡意中醒过来,秦嗣源闻到了药味。

    煎药的声音就响起在牢房里,老人睁开眼睛,不远处坐的是宁毅。相对于其他地方的大牢,刑部的天牢这一片关的多是犯官,定罪未定罪的,环境比一般的大牢都要好很多,但宁毅能将各种东西送进来,必然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他拿了把小扇子,正在火炉边扇风,透过小小的窗口,正是傍晚最后一缕霞光落下的时候。

    “立恒过来了。”

    “说您病了,过来看看。”

    “能把火炉都搬进来,费不少事吧?”

    “关系够,马车都能开进来,关系不够了,这里都未必有得住。您都这个样子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啊。”

    “呵呵。”老人笑了起来,牢房里沉默片刻,“我听说你那边的事情了。”

    坐在那边的宁毅点了点头:“是啊,檀儿掉河里了。”

    “消息既然尚未确定,你也不必太担心了,未找到人,便有转机。”

    “那是个强悍的女人,用不着担心。否则我当初一意孤行北上,她们也得担心死。”宁毅笑了笑。

    老人便也笑了笑:“立恒是感同身受,心中开始内疚了吧?”

    “有一点。”宁毅点头,“但世事如此,一方出去,另一方总是要担心……”他顿了顿,随后又道:“我昨晚回想了很多事情,大多是檀儿的,也有当初在江宁,每天跑步下棋的日子。老人家啊,若是当初你未曾上来,我也未曾上来,是否就不用担心来担心去了?”

    已在床边坐起来的老人笑了笑,目光复杂,而又慈和。宁毅的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他们都是强悍之人,因此这只能算是叹息,不能算是问题。

    “立恒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有些事情要调整,我不容易走了。”

    “康贤还是有些手腕的。”

    “蔡太师、童王爷……还有其它这样那样的人,我本想左右逢源一下,最后脱身,抱抱成果公主府的大腿,不过,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立恒你早已料到了,不是吗?”

    “有料到过,事情总有破局的办法,但确实越来越难。”宁毅偏了偏头,“甚至于宫里那位,他知道我的名字……当然我得谢谢他,早些天有人将竹记和我的名字往上报,宫里那位跟旁人说,右相有问题,但你们也不要攀扯太广,这宁毅宁立恒。在夏村是有大功的,你们查案,也不要把所有人都一杆子打了……嗯,他知道我。”

    “简在帝心哪……”秦嗣源目光复杂,望向宁毅,却并无喜意。

    宁毅笑了笑:“您觉得……那位到底是怎么想的。”

    秦嗣源摇了摇头:“……不可揣度上意。”

    火炉边的年轻人又笑了起来。这个笑容,便意味深长得多了。

    噗噗噗噗的声音里,房间里药味弥漫,药味能让人觉得安宁。过得片刻,秦嗣源道:“那你是不打算离开了?”

    “大概十天左右,您这案子也该判了。”

    “是啊。”老人叹息一声,“再拖下去就没意思了。”

    “我留在京城,有些事情至少可以做。”宁毅想了想,“您走之后。我会帮您把书传下去,前后答应过的,主要好像就这一项。”

    “是啊,由此一项,老夫也可以瞑目了……”

    “流三千里而已,往南走,南方就是热一点,水果不错。只要多注意,日啖荔枝三百颗。未尝不能长命百岁。我会着人护送你们过去的。”

    这牢房便又安静下来。

    过了一阵,只听得宁毅道:“秦老啊,回头想想,你这一路过来,可谓费尽了心力,但总是没有效果。黑水之盟你背了锅。希望剩下的人可以振作,他们没有振作。复起之后你为北伐操心,倒行逆施,得罪了那么多人,送过去北方的兵。却都不能打,汴梁一战、太原一战,总是拼命的想挣扎出一条路,好不容易有那么一条路了,没有人走。你做的所有事情,最后都归零了,让人拿石头打,让人拿粪泼。您心中,是个什么感觉啊?”

    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那儿,想了一阵。

    “老夫……很心痛。”他话语低沉,但目光平静,只是一字一顿的,低声陈述,“为来日他们可能遭遇的事情……心如刀绞。”

    他的回答是诚恳的,并无半点讽刺,宁毅点了点头。不久之后,药好了,宁毅将它倒进碗里,老人忽然问道:“那立恒呢?”

    “嗯?”

    “立恒……又是什么感觉?”

    两人的目光望在一起,有询问,也有坦然。

    “人要为自己挣命。”宁毅顿了顿,“我会替你将书留下去。”

    他将药碗凉了凉,递给秦嗣源,食盒也在一边放着。两人又聊了一阵家常,不久,宁毅告辞而去了。

    夕阳早已散去,城市光华绚丽,人群如织。

    ***************

    有不知名的线从不同的地方升起,往不同的方向延伸。

    在竹记内部的一些命令下达,只在内部消化。亳州附近,六扇门也好、竹记的势力也好,都在顺着河水往下找人,雨还在下,增加了找人的难度,因此暂时还未出现结果。

    四月二十七,距离汴梁约五百余里,汝宁附近的确山县驿道上,一个运货北上的车队正在缓缓前行。车队一共六辆大车,押送货物的整个商队三十人左右,打扮各异,其中几名带着武器的汉子容色彪悍,一看就是经常在道上走的。

    京城遭了女真人兵祸之后,物资人口都缺,最近这几个月时间,大量的商队货物都在往京里赶,为了填补货源空缺,也使得商道异常繁荣。这支队伍便是看准时机,准备进京捞一笔的。

    车队第二辆大车的赶车人挥舞鞭子,他是个独臂人,戴着斗笠,看不出什么表情来。后方板车货物,一只只的箱子堆在一起,一名女子的身影侧躺在车上,她穿着属于苗人的浅蓝碎花裙,裙摆下是一双蓝色的绣鞋,她并拢双腿,蜷缩着身子,将脑袋枕在几个箱子上,拿带着面纱的斗笠将自己的脑袋全都遮住了。脑袋下的长箱子随着车行颠来颠去,也不知以她看来柔弱的身子是怎么能睡着的。

    不久,有奔马从前方过来,马上骑士风尘仆仆,经过这边时,停了下来。

    那骑士下马与商队中的一人说了几句话,接上了头,随后又被人领过来,在第二辆车旁边,递了一张纸条,跟那独臂汉子说了些什么。话语中似乎有“要货”二字。不知不觉间,后方的少女已经坐起来了,独臂汉子将纸条递给她,她便看了看。

    商队之中靠近过来的是核心的几人,因为方才的信息,众人此时都有点交头接耳。有人表现得不可置信。但大多显得高兴起来。

    出乎意料的高兴。

    车上的花裙少女坐在那儿想了一阵,终于叫来旁边一名背刀汉子,递给他纸条,吩咐了几句。那汉子立即回头整理行装,不久,策马往回头的方向狂奔而去。他将在两天的时间内往南奔行近千里,目的地是苗疆大山里的一个名叫蓝寰侗的寨子。

    车队继续前行,傍晚时分在路边的客栈打尖。带着面纱斗笠的少女走上旁边一处山头,后方。一名男子背了个长方形的箱子跟着她。

    夕阳西下,少女站在山岗上,取下了斗笠。她的目光望着北面的方向,灿烂的夕阳照在她的侧脸上,那侧脸之上,有些复杂却又清澈的笑容。风吹过来了,将尘草吹得在空中飞舞而过,犹如春天风信里的蒲公英。在灿烂的霞光里,一切都变得美丽而安谧起来……

    同样是四月二十七的傍晚。亳州附近的小镇,有一男两女走进了镇子。

    雨已经停了,雨后的镇子街道上泥泞不堪。这一男两女均穿着朴素,其中一对男女一看便是大山里的农户,谦卑老实,唯唯诺诺。有些土气,另外一名女子即便身着朴素的打了补丁的衣服,面上也自有从容大方的气质。她一面与两人说话,一面领着两人朝前走,最终。她们找到了一处买布的铺子。

    为首的女子与布铺的掌柜说了几句,回头指向门外的那对男女,掌柜当即热情地将他们迎了进来。

    女子已经走进铺子后方,写下信息,不久之后,那信息被传了出去,传向北方。

    汴梁,四月二十七过去了,刑部之中,刘庆和等人看着反馈的信息,竹记也好、武瑞营也好、宁府也好,没有动静,或多或少的都松了一口气。

    四月二十八,苏檀儿平安的讯息首先传入宁府,而后,关注这边的几方,也都先后收到了消息。

    傍晚时分,祝彪走进宁毅所在的院子,房间里,宁毅如同之前几天一样,坐在书桌后方低头看东西,缓缓的喝茶。他敲了门,然后等了等。

    “宁大哥,老板娘没事,我们是不是就……继续准备走了?”

    宁毅看了他一眼:“……我已经老了吗?”

    “嗯?”

    “我今天早上觉得自己老了很多,你看看,我现在是像五十,六十,还是七十?”

    “宁大哥你,当……当然没老。”

    “……那你们最近为什么老想替我当家?”

    宁毅如此询问了一句,祝彪呐呐无言,然后看见他抬起头来:“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

    刑部,刘庆和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朝一旁匆匆赶回来的总捕樊重说了些什么,面带笑容,樊重便也笑着点了点头。另一边,若有所思的铁天鹰仍旧阴沉着脸,他随后一言不发地出去了。

    广阳郡王府。童贯招来麾下亲信大将,如今执掌武瑞营的李炳文,详细询问了不少事情。

    皇宫,周喆看着下方的大太监王崇光,想了片刻,然后点头。

    他略有些遗憾和讽刺地笑了笑。然后低头处理起其它政事来。

    他有的是大事要做,目光不可能停留在一处消遣的小事上。

    城市的一部分在小小的滞碍后,依旧如常地运行起来,将大人物们的眼光,重新收回那些国计民生的正题上去。

    此后下了三场大雨,天色变幻,雨后或阴或晴,雨中也有雷电划过天空,城市之外,黄河咆哮奔腾,山川与田野间,一辆辆的车驾驶过、脚步走过,离开这里的人们,逐渐的又回来了。进入五月之后,京城里对于大奸臣秦嗣源的审判,也终于至于尾声,天气已经完全变热,盛夏将至,此前许许多多的煎熬,似也将在这样的时节里,至于尾声。

    竹记,在人们重视的表单上,回落下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