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三八章 无题
    哗——

    倾盆的大雨降下来,本就是傍晚的汴梁城里,天色更加暗了些。水流落下屋檐,穿过沟豁,在城市的巷道间化为滔滔浊流,肆意泛滥着。

    柳树胡同,几辆大车停在了泛着污水的巷道间,一些身着护卫服装的男子远远近近的撑着雨伞,在周围散开。旁边是个破落的小门户,里面有人聚集,偶尔有哭声传出来,人的声音时而争吵时而辩解。

    宁毅正在那破旧的屋子里与哭着的妇人说话。

    “……从去书院念书,到小牛考秀才,他所有的花费,我们都会负责,如果他的腿上真落下什么伤病,他此后的生活,也都会由我们代为照顾……”

    “潘大婶,你们生活不易,我都知道,小牛的父亲为守城牺牲,当时祝彪他们也在城外拼命,说起来,能够一同战斗,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们用不着将事情做得那么僵,都可以说。您有要求,都可以提……”

    “……不不不,我们绝不是欺负您,您别哭了。您看这件事我也找族长他老人家过来了,您的想法,只要合情合理的,我们都会帮忙做到……”

    妇人的哭声偶尔便转高,宁毅的话语,则一直都缓慢而有诚意。时间在这样的气氛里渐渐流走,大概到入夜时分,雨倒是小了些,一队披了蓑衣的人马从街道的那头过来,快到这边时,与外面的护卫起了些许摩擦,但为首那人终于还是飞快地走到了这破落的院门前。

    为首的这人,便是刑部七位总捕之一的铁天鹰。

    他大跨步的从院子里过去,那边的房间里,双方看来已经谈妥了条件,只是那妇人眼见铁天鹰进来。一脸的苦相又僵在了那儿,眼见又要再哭出来。

    宁毅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的没事的,大婶,您先去一边等着,事情咱们说清楚了,不会再出乱子。铁捕头这边。我自会与他分说,他只是公事公办,不会有麻烦事的……”

    如此正劝说,铁天鹰跨进门来:“宁立恒,你岂敢如此!潘氏,若他私下恐吓于你,你可与我说,我必绕不过他!”

    房间里便有个高瘦老者过来:“捕头大人,捕头大人。绝无恐吓,绝无恐吓,宁公子此次过来,只为将事情说清楚,老朽可以作证……”

    “你又是谁!?”铁天鹰瞪他一眼。

    “老朽乃牛氏族长,为小牛受伤之事而来。捕头大人您坐……”

    “走开,我与姓宁的说话,况且有否恐吓。岂是你说了就算的!”

    “是是是,小牛他娘您快与总捕头说清楚……”

    那族长得不了铁天鹰的好脸色。连忙向旁边的妇人说话,妇人只是嫁入牛氏的一个媳妇,纵然丈夫死了,还有孩子,族长一盯,哪敢乱来。但眼前这总捕也是了不得的人。片刻之后,带着哭腔道:“说清楚了,说清楚了,总捕大人……”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总有一物降一物。铁天鹰目光冷峻,但有了这句话,宁毅便将那妇人送到了一边。他再折回来,铁天鹰望着他,冷笑点头:“好啊,宁立恒,你真行。这么几天,摆平这么多家……”

    “只是水磨工夫,铁总捕过誉了。”宁毅叹息一声,随后道,“铁捕头,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铁天鹰偏了偏头:“说啊。”

    “都是小门小户,他们谁也得罪不起。”站在屋檐下,宁毅回望这整个院子,“决定既然已经做了,放过他们好不好?别再回头找他们麻烦,留他们条活路。”

    他语气诚恳,铁天鹰面上肌肉扯了几下,终于一挥手:“走!”带着人往院外走去。宁毅随后擦了擦手,也与那牛氏族长往外面过去。

    这天众人过来,是为了早些天发生的一件事情。

    自这一年三月里京城局势的急转直下,秦嗣源下狱之后受审,过去了已经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里,许多复杂的事情都在台面下发生,明面上的舆论也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秦嗣源受审之后,许多原本压在暗处的事情被抛上台面,贪赃枉法、结党营私、以权牟利……种种证据的罗织铺陈,带出一个巨大的属于奸官贪官的轮廓。执手作画的,是此时位于武朝权力最顶端、也最聪明的一些人,包括周喆、包括蔡京、包括童贯、王黼等等等等。

    这些事情的证据,有一半基本是真的,再经过他们的罗列拼织,最终在一天天的会审中,产生出巨大的说服力。这些东西反馈到京城士子学人们的耳中、口中,再每日里落入更底层的讯息网络,于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到秦绍谦被牵连下狱时,这个城市对于“七虎”中秦嗣源一系的映像,也就反转和定型下来了。

    一些与秦府有关系的店铺、产业随后也受到了小范围的牵连,这中间,包括了竹记,也包括了原本属于王家的一些书坊。

    王家的产业,原本是大儒王其松的家人经营,王山月与秦嗣源有师徒之谊,后来在山东又与宁毅并肩作战,受了宁毅的蛊惑,变成合作关系。竹记扩大之后,宁毅策划改良了印书、纸书作坊的一些机械、流程,提高了效率,这些书坊,便由王家的一众女子打理起来。

    而此时在宁毅身边做事的祝彪,来到汴梁之后,与王家的一位姑娘情投意合,定了亲事,偶尔便也去王家帮忙。

    四月中旬的这天,一些人受到煽动和蛊惑,跑到王家的店铺里打砸,祝彪正好在那,挡在通往书铺后院的院门处,将冲进来的人打了个东倒西歪。

    祝彪师承栾廷玉,在独龙岗上本就是数一数二的好手,后来跟随宁毅征战,此时的身手比起杭州时的陈凡或许都不逊色,乃是宁毅身边战力最高的几人之一。眼前的京城中,能够稳稳压下他的,或许就只有一个陆红提。以他抵近宗师级别的身手,普通的三五“爱国青年”哪里会是对手,一怒之下,几十个人被打飞在地。但由此一来,也出了麻烦。

    书坊随后被查封,官府也开始调查此事,要抓祝彪入案。宁毅便一方面压住这事,一方面摆平伤者、苦主。好在祝彪跟随宁毅这么久,曾经的鲁莽习气早已改了许多——若他还是刚出独龙岗时的性子,这些天的隐忍之中,几十个普通人冲进去,怕是一个都不能活。

    宁毅的查证之下。几十人中,大约有十几人受了轻伤,也有个重伤的,便是这位叫做“小牛”的年轻人,他的父亲为守城而死,他冲进去砸店、打人,祝彪将他扔飞他又冲过来,最终被祝彪扔飞在台阶上摔断了腿。

    铁天鹰等人搜集证据要将祝彪入罪。宁毅这边则安排了不少人,或利诱或威逼的摆平这件事。虽然是短短的几天,其中的艰难不可细举,例如这小牛的母亲潘氏,一方面被宁毅威胁利诱,另一方面,铁天鹰等人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要她一定要咬死行凶者,又或是狮子大开口的要价钱。宁毅反反复复过来好几次,终于才在这次将事情谈妥。

    这潘氏虽然有些贪便宜,也想要籍着这次机会大大的赚一笔,但在铁天鹰、宁毅的两边威逼之下。她过得也不好,小门小户的,哪一边都不敢得罪,也是因此,最后宁毅才向铁天鹰那样的说一说。

    一路回到竹记当中,吃过晚饭,更多的事情,其实还摆在眼前。祝彪的事情并不容易,非常麻烦,但麻烦的事情,又何止是眼前的一项。

    这几天里,有两家竹记的铺子,也被砸了,这都还算是小事。密侦司的系统与竹记已经分离,这些天里,由京城为中心,往四周的消息网络都在进行交割,不少竹记的的精锐被派了出去,齐新义、齐新翰兄弟也在南下操持。京城里被刑部找麻烦,一些幕僚被威胁,一些选择离开,可以说,当初建立的竹记系统,能够分离的,此时大都在分崩离析,宁毅能够守住核心,已经颇不容易。

    他还没到离开的时候,但也已经快了。当然,要离开恐怕也不是那么直接简单的事情,他做了一些后手,但并不知道能不能发挥作用。

    晚饭过后,雨已经变小了,竹记幕僚、掌柜们在院子里的几个房间里议事,宁毅则在另一边处理事情:一名掌柜的过来,说有两个店小二被刑部捕快找麻烦,挨了打的事,随后有幕僚过来提出辞呈。

    宁毅给两名手上的店小二拨了伤病的费用,也让掌柜安抚他们的家人,对那幕僚则劝说了一番,最终对方竟打消了念头——大概是见到了宁毅的艰难。

    两拨人离开之后,远远的院门处,一名身材挺拔的青年男子也过来了,便是这几天被宁毅安排去做其它事情的祝彪,此时他应该已经听说了宁毅等人做的事情,赶了过来,目光不豫,但自然不是针对宁毅的。

    “坐。”宁毅笑着抬了抬手。

    祝彪在前方坐下了。武者虽非官场中人,也有自己的身份气度,尤其是已经练到祝彪这个程度的,放在一般地方已经称得上宗师,对上任何人,也不至于低头,但此时,他心中确实憋着东西。

    “虽然出身独龙岗那等地方,但我祝彪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不讲理的山匪野人。”

    坐了好一阵,祝彪方才开口:“先不说我等在城外的奋战,不论他们是不是受人蒙蔽,那天冲进书坊打砸,他们已是该死之人,我收了手,不是因为我理亏。”

    他语气平静但坚决地说了这些,宁毅已经给他泡了一杯茶:“你我相识数年了,这些你不说,我也懂。你心中若是过不去……”

    “我心中是过不去,我想杀人。”祝彪笑了笑,“不过又会给你添麻烦。”

    “京城有京城的玩法,好在就在玩完了。”宁毅顿了顿,“若你觉得不舒服,如今北面有些事,我可以让你去散散心。你是习武之人,操心这么多。对你的进境有碍。”

    武者极难忍辱,尤其是祝彪这样的,但眼下并不能讲这么多的道理。好在两人相处已有几年,彼此也都非常熟悉了,不用解释太多。宁毅提议之后,祝彪却摇了摇头。

    “来之前我心里憋着火。但路上就已经压下去了。”他说道,“你比我憋的火气多多了,我想到这件事,就觉得自己的修行实在不够。你这几天找人赔礼道歉,不该瞒着我,叫上我一起更好。”

    “那倒不是照顾你的情绪了,这种事情,你不出面更好解决,反正是钱和关系的问题。你若是在。他们只会得寸进尺。”宁毅摇了摇头,“至于火气,我当然也有,不过这个时候,火气没什么用……你真的不要出去走走?”

    祝彪便再度摇了摇头。

    宁毅沉默片刻:“有时候我也觉得,想把那帮傻子全都杀了,一了百了。回头想想,女真人再打过来。反正这些人,也都是要死的了。这么一想。心里就觉得冷而已……当然这段时间是真的不好过,我再能忍,也不会把别人的耳光当成什么奖励,竹记、相府,都是这个样子,老秦、尧祖年他们。比起我们来,不好过得多了,若是能再撑一段时间,多少就帮他们挡一点吧……”

    “跟你做事之前,我佩服我师父。佩服他能打。后来佩服你能算计人,后来跟你做事,我佩服周侗周师傅,他是真的大侠,当之无愧。”祝彪道,“如今我佩服你,你做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你都能忍住,我有什么好说的,你在京城,我便在京城,有人要杀你,我帮你挡!当然,若是有必要,我可以替你做了铁天鹰,然后我远走高飞,你把我抖出去,等你出京,我再来跟你汇合。”

    宁毅愣了愣,哈哈笑起来:“那个倒是不用了,铁天鹰就是个小官,杀他何用……”

    “其他人也可以。”

    “你别整天打打杀杀的,我刚想说你长大了……”

    宁毅正说着,有人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进来了,见着是常在宁毅身边护卫的祝彪,倒也没太避讳,交给宁毅一份情报,然后低声地说了几句。宁毅接过情报看了一眼,目光渐渐的阴沉下来。最近一个月来,这是他常有的表情……

    第二天是这一年的四月二十三,早晨时又下了雨,大理寺对于秦嗣源的审案仍在持续。这审讯并不是公开的,但在有心人的运作之下,每日里审案新找出来的问题,都会在当日被传出去,每每成为士人文人口中的谈资。

    中午审案完毕,秦嗣源便会被押回刑部天牢。

    秦家的子弟常常过来,秦老夫人、秦嗣源的小妾芸娘等人,也每次都在这边等着,一来看秦嗣源,二来看已经被牵扯进去的秦绍谦。这天上午,宁毅等人也早早的到了,他派了人居中活动,送了不少钱,但随后并无好的收效。中午时分,秦嗣源、秦绍谦被押出来时,宁毅等人迎了上去。

    由于并未定罪,两人只是象征性的戴了副锁链。连日以来居于天牢,秦嗣源的身体每见消瘦,但即便如此,苍苍的白发还是整齐的梳于脑后,他的精神和意志还在顽强地支撑着他的生命运作,秦绍谦也并未倒下,可能因为父亲在身边的缘故,他的怒火已经愈发的内敛、安静,只是在见到宁毅等人时,目光有些波动,随后往周围张望了一下。

    “我娘呢?她是否……又生病了?”

    他环顾一番,眼见秦老夫人未到,才如此问了出来。宁毅犹豫一下,摇了摇头,芸娘也对秦嗣源解释道:“姐姐无事,只是……”她望望宁毅。

    “可能有些事情,未让老夫人过来。”宁毅如此回答一句。

    秦嗣源点了点头,往前方走去。他什么都经历过了,家里人没事,其它的也就算不得大事。

    一路前行,宁毅大概的给秦嗣源解释了一番事态,秦嗣源听后,却是微微的有些失神。宁毅旋即去给那些衙役狱卒送钱,但这一次,没有人接,他提出的改道的意见,也未被接受。

    离开大理寺一段时间之后,路上行人不多。阴天,道路上还残留着先前下雨的痕迹。宁毅远远的朝一边望去,有人给他打来了一个手势,他皱了皱眉。此时已接近闹市,仿佛感觉到什么,老人也扭头朝那边望去。路边酒楼的二层上,有人往这边望来。

    “看,那便是老狗秦嗣源!”那人蓦地大喊了一句。

    更多的人从那里探出头来,多是书生。

    “秦嗣源?哪个?”

    “还有他儿子……秦绍谦——”

    一番议论之后,有人陡然大喊:“奸狗——”

    “你为何不死!老狗——”

    “这国家便是被尔等折腾空了——”

    骂声传过来,此时还显得单调洪亮,宁毅皱着眉头,旁边的秦嗣源目光平静,这时候却偏了偏头:“呵呵。麻烦了……”那笑声的最深处,有着疲惫。

    众人经过那酒楼,骂声便多起来了,不少书生下了楼,口中喝骂不止。秦嗣源这边的队伍中,有个十余岁的孩子忍不住叫道:“我三爷爷是好人——”众人便骂:“那便是老狗的狗孙子?”“你们全家都该死——”

    宁毅走向前去,一把抓住那狱卒头目的手臂:“快走!现在要是出事,你看你能不能得了好去!”那头目一愣:“这这这……这关我什么事。”虽然忐忑。却并不照办。

    “这之前给你下令,让你这样做的是谁?”

    “什、什么。你不要乱说!”

    “你看看后面的老人家,他是好是坏,别人不知道,你多少有数。他是受人陷害,但不是没人关照,你告诉我全部事情。我想办法,过了这关,有你的好处。”

    “你瞎说什么……”

    这次过来的这批狱卒,与宁毅并不相熟,虽然看起来与人为善。实际上一时间还难以打动。正交涉间,路边的喝骂声已愈发激烈,一帮书生跟着走,跟着骂。这些天的审讯里,随着不少证据的出现,秦嗣源至少已经坐实了好几个罪名,在普通人眼中,逻辑是很清晰的,若非秦系掌控大权又贪得无厌,国力自然会更好,甚至若非秦绍谦将所有精兵都以非常手段统和到自己麾下,打压同僚排除异己,城外说不定就不至于溃败成那样——也是,若非奸人作梗,此次汴梁守卫战,又岂会死那么多的人、打那么多的败仗呢。

    道路上的行人原本还有些疑惑,随后便也有不少人加入进来了。宁毅心中也有些着急,对于一帮书生要来堵截秦嗣源的事情,他先前收到了风声,但随后才发现没有这么简单,他安排了几个人去到这帮书生当中,在他们做煽动的时候唱反调,欲使人心不齐,但随后,那几人便被捕快进去抓走。

    “老狗!你晚上睡得着觉吗!?”

    “一**人,我恨不能杀了你们——”

    “几十万枉死之人啊——”

    “武朝振作!诛除七虎——”

    “除国贼,重振奋——”

    众人呼喊着,有人拿起地上的东西扔了过来,宁毅已经走回秦嗣源身边,挥手挡了一下,却是一颗污秽的泥块,顿时泥水四溅。

    “他竟敢挡——”

    “奸狗想要打人么——”

    那边的书生就再度呼喊起来了,他们眼见不少路上行人都加入进来,情绪更是高涨,抓着东西又打过来。一开始多是地上的泥块、煤块,带着泥浆,随后竟有人将石头也扔了过来。宁毅护着秦嗣源,随后身边的护卫们也过来护住宁毅。此时漫漫的长街,不少人都探出头来,前方的人停下来,他们看着这边,先是疑惑,然后开始叫喊,兴奋地加入队伍,在这个上午,人群开始变得拥挤了。

    “武朝雄起——”

    “饮其血,啖其肉——”

    “誓杀女真,扬我天威——”

    声浪浩荡,书生们歇斯底里的呐喊,脸兴奋得通红,不少的东西被人自空中掷下,却绝非是西红柿、鸡蛋、烂菜叶等可食用之物。秦嗣源被护在其中,艰难地前行,他冲着宁毅等人喊:“你们走!你们走!别掺合——”宁毅并不理他,让身边人找来门板木板,护住前行的道路,但不少的东西仍旧砸了进来。

    局面在前行中变得愈发混乱,有人被石头砸中倒下了,秦嗣源的身边,但听砰的一声,也有一道身影倒下去,那是他的小妾芸娘,头上挨了一颗石头软倒下去。旁边跟上来的秦绍谦扶住了她,他护在父亲与这位姨娘的身边,目光通红,牙齿紧咬,低头前行。人群里有人喊:“我伯父是忠臣。”“我三爷爷是无辜的,你们都是他救的——”这喊声带着哭声,使得外面的人群更加兴奋起来。

    “打、打奸狗——”

    “打他们一家——”

    “让他们知道厉害!”

    长街之上的气氛狂热,大家都在这样喊着,拥挤而来。宁毅的护卫们找来了木板,众人撑着往前走,前方有人提着桶子冲过来,是两桶大粪,他照着人的身上砸了过去,漫天都是粪水泼开。臭气一片,人们便更是大声叫好,也有人拿了牛粪、狗粪之类的砸过来,有人大喊:“我爹爹便是被你们这帮奸臣害死的——”

    “为民除害——”

    “杀奸臣,天佑武朝——”

    此时宁毅的身上沾了不少东西,他沉默着往前方挤去,旁边的老人也已经须发皆乱,身上沾了秽物,他也只是沉默着,护住芸娘前行。过得一阵,他才反应过来,捏住宁毅的手:“芸娘,立恒,你来将芸娘带出去,快——”老人反应过来,此时唯一恳求的,还是关于家人的事情,周围许多秦家子弟都已经哭起来了,有的则倒下了,周围的人群不肯放过他们,将他们在地上踢打,随后有竹记的护卫将他们拉回来。

    宁毅将芸娘交给旁边的祝彪:“带她出去。”

    祝彪将她交给另一人,他板着脸伸手挡着空中砸来的东西,随后又被牛粪打中。

    远远的,刑部的捕头们开始赶过来维持秩序,他们盯着这前行的快被愤怒掩埋的队伍,随时提防着宁毅等人的暴起反击,随时准备动手抓人。

    声音汇聚的浪潮犹如庆典,城市里不少人都被惊动,有人加入进来,也有人躲在远处看着,哈哈大笑。这一天,面对着不能还手的敌人,在女真人的围攻下受过太多苦难的人们,终于第一次的取得了一场完整的胜利……(未完待续。。)

    ps:  六千九百字,嗯,想一想,用了这么个题目。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