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三七章 凌空半步 刀向何方(下)
    “师师妹子,好久不见了。”

    昏暗的长街,不远处是皇城的外墙,从另一侧的院落里浸出的灯光带着馨黄的迷离。宁毅走过去时,身边的护卫们也跟随在旁边,但即便人不少,这街道上仍旧显得安静。

    师师一袭浅粉色的仕女衣裙,在那边的道旁,微笑而又带着些许的审慎:“那是……广阳郡王的别业吧,方才送你出来的……”

    “嗯。”宁毅回头看了一眼那边的院门,“王府的总管,还有一个是谭稹谭大人。”

    “他们……未曾刁难你吧?”

    进了这样的院子,最后由谭稹这样的高官和王府的总管送出来,放在别人身上,已是值得炫耀的大事了。但师师自非那般浅薄的女子,先前在秦府门前看过全程,此后广阳郡王这些人会截下宁毅是为了什么事情,她也就大概猜得懂了。

    宁毅已经走得近了,笑了笑:“骂了一顿,不是什么大事。”

    他说得轻松,师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转身随着宁毅前行,过了前方街角,那郡王别业便消失在背后了。前方长街依旧算不得明亮,离热闹的民宅、商区还有一段距离,附近多是大户人家的宅邸,一辆马车自前方缓缓驶来,宁毅、师师身后,一众护卫、车夫静静地跟着走。

    “记得上次见面,还在说太原的事情吧。感觉过了很久了,最近这段时日师师如何?”

    “也是一样,参加了几个诗会,见了这样那样的人。说起太原的事情……”

    “变成说大话了。”宁毅轻声说了一句。

    师师随着他缓缓前行,沉默了片刻:“旁人或许不清楚,我却是知道的。右相府做了多少事情。方才……方才在相府门前,二少爷被冤屈,我见到了……还好立恒你找了李相……”

    宁毅摇了摇头:“只是开始而已,李相那边……也有点自身难保了,再有几次,很难指望得上。”

    “谭稹他们便是幕后主谋吗?所以他们叫你过去?”

    “只是一部分。”宁毅笑笑。“人群里喊话,抹黑绍谦的那帮人,是他们派的。我搅黄了事情,他们也有点生气。这次的案子,是王黼下的令,铁天鹰意会而已,弄得还不算大,下面几个人想先做了,然后再找王黼邀功。所以还能挡下来。”

    他语气平淡,随后又笑:“这么久不见了,师师见到我,就要问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在立恒眼中,我怕是个包打听吧。”师师也笑了笑,然后道,“开心的事情……没什么很开心的,矾楼中倒是每日里都要笑。厉害的人也见到不少,见得多了。也不知道是真开心还是假开心。见到于大哥陈大哥,见到立恒时,倒是挺开心的。”

    “嗯。”宁毅点点头。

    师师想了想,有些犹豫,但终于还是说道:“立恒已经……准备走了吧?”

    宁毅抿了抿嘴,随后耸肩:“其实要看的话。还是看得很清楚的。李妈妈也早就看出来了吧?”

    “其他人倒是只以为立恒你要与相府理清关系,妈妈也有些不确定……我却是看出来了。”两人缓缓前行,她低头回忆着,“与立恒在江宁再见时,是在几年前了呢?”

    “呃。景翰……”宁毅皱着眉头。

    “是景翰九年。”师师点点头,目光望着前方的道路,面上有笑容,“转眼间,五年了。其实,从那时再见立恒,到后来立恒也来了京城,我有时觉得,大家住的近了些,有时候又老是觉得,与立恒之间,其实始终没有拉近过,现在看来,我终究有能看懂立恒的地方了。我很高兴,立恒却要走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高兴的事。”

    微风吹来,师师捋了捋头发,将目光转向一边,宁毅倒觉得有些不好回答起来。他走出两步,才见师师在后方停下了,回过头去,不算明亮的夜色里,女子的脸上,有明显的哀戚情绪:“立恒,真的是……事不可为了吗?”

    她的声音说到后来,微微有些颤抖。这情绪不止是为了宁毅离开而感到伤感,还有更复杂的东西在其中。如怜悯之情,人皆有之,眼前的女子对许多事情看来清醒,实际上,却大有悲天悯人之心,她先前为受冤屈的姐妹奔走,为赈灾奔走,女真人来时,她到城墙亲自照顾伤员,一个女子能发挥多大的力量且不去说,拳拳之意却做不得假。她知道宁毅的性格,不到最后不会放弃,此时的话语,开口之际或是因为宁毅,到得出口之后,便不免联想到这些,心中害怕起来了。

    宁毅站在那儿,张了张嘴:“很难说会不会出现转机。”他顿了顿,“但我等无能为力了……你也准备南下吧。”

    “我在南面没有家了。”师师说道,“其实……汴梁也不算家,可是有这么多人……呃,立恒你准备回江宁吗?”

    “暂时是这样打算的。”宁毅看着他,“离开汴梁吧,下次女真来时,长江以北的地方,都不安全了。”

    师师点了点头,两人又开始往前走去。沉默片刻,又是一辆马车晃着灯笼从众人身边过去,师师低声道:“我想不通,明明已经打成那样了,他们这些人,为何还要这样做……之前哪一次我都想得通,可这等时候,他们为何不能聪明一次呢……”

    “因为眼前的歌舞升平哪。”宁毅沉默片刻,方才开口。此时两人行走的街道,比旁的地方稍稍高些,往一侧的夜色里望过去,透过林荫树隙,能依稀看到这城市繁华而祥和的夜景——这还是刚刚经历过兵祸后的城市了:“而且……右相府做错了几件事,其中一件最麻烦,挡不住了。”

    “什么事?”师师扭头看他。

    “女真攻城当日,陛下追着皇后娘娘要出城,右相府当时使了些手段,将陛下留下来了。陛下折了面子。此事他绝不会再提,但是……呵……”宁毅低头笑了一笑,又抬起头来,“我后来做复盘,再去看时,这可能才是陛下宁愿放弃太原都要打下秦家的原因。其它的原因有很多。但都是不成立的,只有这件事里,陛下表现得不光彩,他自己也清楚,追皇后,谁信哪。但蔡京、童贯,这些人都有污点,只有右相,把他留下了。可能后来陛下每次见到秦相。下意识的都要避开这件事,但他心中想都不敢想的时候,右相就一定要下去了。”

    师师双唇微张,眼睛逐渐瞪得圆了。

    “当时兵凶战危,我在城外一时间不知道,右相应该是能意识到这点的,但那种情况下,事情太多了。没有好的办法来补救。到后来时间过了,只能寄望于侥幸。”宁毅摇摇头。目光和语气都显得平静:“呵……不一定是真的,也可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不追究了。”

    听着那平静的声音,师师一时间怔了许久,人心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但师师明白,这可能性是不小的。她又去看宁毅的脸时,想起先前在秦府门前他被打的那一拳,想起后来又被谭稹、童王爷他们叫去。“骂了一顿”,这些天来,估计围绕在他身边的都是这些事情,这些嘴脸了吧。

    师师是去了城墙那边帮忙守城的。城内城外几十万人的牺牲,那种生死线上挣扎的惨烈情景,此时对她来说还历历在目,如果说经历了如此重大的牺牲,经历了如此艰苦的努力后,十几万人的死去换来的一线希望竟是毁于一个在逃跑未遂后受伤的自尊心——哪怕有一点点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她都能够理解到这中间能有怎样的心寒了。

    她便也多少能够感受到,这些天来眼前的男子周旋于那些大官小吏之间,如此的平静之后,有着怎样的疲惫和愤怒了。

    她将这样的心情收到心底:“那……右相府还有些人能保下来吗?若有用得着我的……”

    “你别掺合到这件事里来。”宁毅在一旁当即摇了摇头,“于事无补,还会惹上麻烦。”

    “总有能做的,我不怕麻烦,就像是你以前让那些说书人为右相说话,只要有人说话……”

    “所以没说了不是吗。他们铁了心要动右相府了,再宣传下来,我手底的那些说书人,也要被抓进大牢。右相这次守城有功,要动他,抹黑是必须的,他们已经做了准备,是没办法对着干的。”

    夜风吹过来,带着安静的冷意,过得片刻,宁毅又道:“你别多想了,去江宁吧,朋友一场,你没地方住,我可以负责安顿你——原本就打算去提醒你的,这次正好了。其实,到时候女真再南下,你若是不肯走,我也得派人过来劫你走的。大家这么熟了,你倒也不用谢谢我,是我应该做的。”

    师师扑哧笑了出来:“那我倒想等你来抓我了……”

    街道上的光芒晦暗不定,她此时虽然笑着,走到黑暗中时,眼泪却不自禁的掉下来了,止也止不住。

    女真攻城时,她身处那修罗疆场上,看着百千人死,心中还能抱着微弱的希望。女真终于被打退了,她能够为之雀跃欢呼,高声庆贺。但唯有在此时,在这种安谧的气氛里,在身边男子平静的话语里,她能够感到绝望一般的悲伤从骨髓里升起来了,那寒意甚至让人连半点希望都看不到。

    愤怒和疲惫在这里都没有意义,努力也没有意义了,甚至于就算抱着会受到伤害的准备,能做的事情,也不会有意义……

    见她忽然哭起来,宁毅停了下来。他掏出手帕给她,口中想要安慰,但其实,连对方为什么忽然哭他也有点闹不清楚。师师便站在那儿,拉着他的衣袖,静静地流了许多的眼泪……

    **************

    细节上或许会有差别,但一如宁毅等人所推算的那样,大局上的事情,一旦开始,就如同洪水流逝,挽也挽不住了。

    仿佛没有感觉到春天的暖意,三月过去的时候,秦嗣源的案子,进一步的扩大了。这扩大的范围,半为真实,半为构陷,秦嗣源复起之时,金辽的局势已经开始明朗,浪费了先前的几年时间,为了保障伐辽的后勤,右相府做过不少从权的事情,要说结党营私,比之蔡、童等人或许小巫见大巫,但真要扯出来,也是惊人的一大摞。

    作为主审官身居其中的唐恪,公事公办的情况下,也挡不住这样的推进——他试图帮助秦嗣源的倾向在某种程度上令得案件更加复杂而清晰,也延长了案件审理的时间,而时间又是流言在社会上发酵的必备条件。四月里,夏天的端倪开始出现时,京城之中对“七虎”的声讨愈发激烈起来。而由于这“七虎”暂时只有秦嗣源一个在受审,他逐渐的,就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随着这些事情的逐渐加深,四月里,发生了不少事情。四月上旬过后,秦绍谦终于还是被下狱,这一次他是扯进了父亲的案子里,无法再避免。宁毅一方,密侦司开始脱手,朝廷中派出的人,逐渐将原本相府掌管的事情接手过去,宁毅已经尽量润滑,其中自然还是发生了不少摩擦,另一方面,原本结下梁子的铁天鹰等人,此时也算是找到了机会,常常便过来挑衅,找些麻烦。这也是原本就预料到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宁毅早已有心理准备,预料到了这些事情,偶尔午夜梦回,或是在做事的空隙时想想,心底固然有怒意在加重,但距离离开的日子,也已经越来越近。如此,直到某些事情的忽然出现。

    这时候,已经是这一年的四月下旬了。

    时光似慢实快地走到这里。

    夏季,暴雨的季节……(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