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二七章 变调
    云梯推上墙头,弓矢飞舞如蝗,呐喊声震天彻地,天空的乌云中,有隐隐的雷鸣。

    一个多月以前,曾发生在汴梁城的一幕,再现在太原城头。

    围城数月之后,养精蓄锐的女真士兵,开始对太原城发动了总攻。

    这个时候,太原城内的粮食储备已经开始捉襟见肘。年底的时候,城内兵将的粮食供应减半,居民则更减半,天寒地冻的时节里,取暖的木头、煤炭都不够,老人、体弱者便冻饿致死了不少,到得眼下,已是景翰十四年的初春,粮食固然节约下了一些,但谁也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援兵依然迟迟未至。

    宗望却杀回来了。

    城市消息通道被封,京城的讯息没有人知道,宗望说武朝投降,割了太原,众人自然是不信的。宗望军队到来的那一天,负责后勤的李频等人将守城将士的膳食供应恢复了一些,这一两天,让他们吃了几顿饱饭,随后,惨烈的守城战便又开始了。

    几个月的围城,随着延绵的寒冬过去,太原城内的守城意志,并未枯竭。在这段时间里,竹记成员与成舟海等人不遗余力的宣传起了作用,无论兵将都知道,太原若破,等待着他们的,必然是一场惨无人道的屠城。

    而另一方面,宗望既然已从南面撤兵,那也意味着南面的战争已告一段落,不久之后,朝廷的援兵,终于也就要过来了。

    二月初六,太原城的范围内,春雨降下,渗入骨髓的寒意笼罩了这一片地方。城头上的厮杀未歇,但对于此时参与守城的秦绍和、李频、成舟海等人来说,心中也是有着希冀的暖意的。

    这天下午,随着雨势的加强,他们派出了精锐的亲卫,选择女真人防御疏忽薄弱的地方。突围求援。

    同样的时刻,女真人再攻太原的消息正以最快的速度,藉由不同途径,往南面传递扩散而来。

    首先接到消息的,除了各地州府仍旧残存的力量,便是在陈彦殊统领下一路往北赶来的武胜军。此时南方雪渐消融,带着数万拼拼凑凑的军队仓促北赶,在寒冷的天气与无效率的组织下,军队的速度不及女真人北上的一半。此时才走到三分之一的路程上。

    接到女真人对太原发动进攻消息,陈彦殊的心情是近乎崩溃的。

    他领兵数年,原本是文臣出身,后来得了文武双全的名号,懂机变,擅权衡。要说血性,原也不是没有,然而宗望大军一路南下的战绩。已经让他清楚地认识到了现实。

    原本女真人强悍,大家都打不过。他不过是这些将领中的一个,然而汴梁抵抗的顽强,加上武瑞营在夏村的战绩,他们这些人,隐约间几乎都成了待罪之身。着他领兵北上,上头有让他将功补过的想法。陈彦殊心中也有希冀,若是女真人不攻太原就走,他或许还能拿回一点名声、面子来。

    这天夜里,他命令麾下士兵加快了行军速度,据说骑在马上的陈彦殊几度拔出宝剑。似欲自刎,但最终没有这样做。

    武胜军得到消息后的反应,也化为一纸求援书信,迅速往南方而来。

    “……女真凶残势大,我部必戮力同心,舍身相抗……望朝廷速发援兵……”

    属于各个势力的传讯者快马加鞭,消息蔓延而来。自太原至汴梁,直线距离近千里,再加上战火蔓延,驿站未能全数工作,积雪消融只半,二月初七的夜间,女真人似有攻城意向的第一轮消息,才传到汴梁城。

    二月初八,各种消息才排山倒海般的往汴梁汇集而来了。

    再无侥幸可能,女真人强攻太原,已成事实。

    朝堂上层,各个大员匆匆入宫,气氛紧绷得几乎凝固,民间的气氛则仍旧正常。宁毅在竹记当中等待着朝堂里的反馈,他自然知道,一俟女真攻太原的消息传来,秦嗣源便会再度集合能说动的官员,进行再一次的进谏。

    时不我待,大军必须出动了。

    包括唐恪、吴敏等主和派,在这一次的进谏当中,也站在了主张出兵的一边。除了他们,大量的朝中大员,又或是原本的闲散小官,都在右相府的运作下,往上面递了折子。在这一个多月时间里,宁毅不知道往外面送出了多少银两,几乎掏空了右相府包括竹记的家底,一级一级的,就是为了推动这次的出兵。

    预计女真人抵达了太原的这几天的时间,竹记内外,也都是人群来往的未曾停过,一名名掌柜、执事扮演的说客往外面运动,送去钱财、珍玩,许诺下种种好处,也有配合着尧祖年等人往更尊贵的地方送礼的。

    同一时刻,对于城内的各种宣传未曾停过,此时已经到了温养的极致,一旦朝堂决定发兵,有关女真人攻太原的消息便会配合出兵的步调发散出去,煽动起战意。而若是朝堂仍有犹豫,宁毅等人已经在考虑以民心反逼政意的可能——当然,这种犯忌讳的事情,不到最后关头,他也不想乱来。

    时间转眼已是下午,宁毅站在二楼的窗前往院子里看,手中拿着一杯茶。他这茶只为解渴,用的便是大杯,站得久了,茶水渐凉,娟儿过来要给他换一杯,宁毅摆了摆手。

    “姑爷在担心太原吗?”娟儿在一旁低声问道。

    “有点。”宁毅说完,却微微摇了摇头,“但主要不是。”

    “嗯?”

    “太原的事情清清楚楚,已经在打了,担心也没用。”宁毅往北方微微瞥了一眼,“京里的局势才是有问题的,看起来还算清楚,但我心里总觉得有事。”

    “我听几位先生说,就算真的未能出兵太原,相爷几度请辞都被陛下坚拒,说明他圣眷正隆。即便最坏的情况发生。只要能循例练出夏村之兵,也未必没有再起的希望。而且……这一次朝中诸公大都倾向于出兵,陛下接纳的可能,还是很高的。”娟儿说完这些,又抿了抿嘴,“嗯。他们说的。”

    宁毅看她一眼,笑了起来,过得片刻,却点了点头:“说背后可能有事,只是我的一些瞎想,连我自己都没有看清楚。理智来说,我们按部就班,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反馈也还不错……等消息吧。城外也做好准备了,如果顺利,出兵也就在这两三天。当然,出兵之前,陛下可能会有一场检阅。”

    他顿了顿:“太原之事,是这一战的收尾,过去以后,才是更大的事业。到时候,相府、竹记。恐怕规模和性质都要不一样了。对了,娟儿,你坦白说,这次在夏村,有找到喜欢的人吗?”

    他说到后来,话题陡转。娟儿怔了怔,脸色红了一阵,旋又转白,如此支支吾吾了片刻,宁毅哈哈笑起来:“你过来。看楼下。”

    他指着楼下院子,那里不时有身影穿行而过,春日的下午,人声显得嘈杂而热闹。

    “夏村里的人,或者是他们,如果没什么意外,将来多会变成举足轻重的大角色。因为接下来的几年、十几年,都可能在打仗里度过,这个国家如果能争气,他们可以乘风而起,如果到最后不能争气,他们……或许也能过个可歌可泣的一生。”

    “打、打仗?”娟儿瞪了瞪眼睛。

    “嗯。”宁毅看了一阵,转过身去走回了书桌前,放下茶杯,“女真人的南下,只是开端,不是结束。如果耳朵够灵,现在已经可以听到慷慨激昂的旋律了。”

    他笑着看了看有些迷惑的娟儿:“当然,只是说说,娟儿你不用去听这个,不过,人在这种时候,想要好好的过一辈子,可能不会太容易,如果有喜欢的人……”

    房间里沉默下来,他最终没有继续说下去。

    娟儿从房间里离开之后,宁毅坐回书桌前,看着墙上的一些表格,手头汇集的资料,继续推算着接下来的事情。偶尔有人上来通传情报,也都有些无足轻重,朝堂内决议未定,可能还在扯皮争吵。直到申时左右,下方发生了稍许混乱,有人快跑进来,撞倒了下方的幕僚,然后又腾腾腾的往上跑。宁毅在房间里将这些声音听得清楚,待到那人跑到门前要敲门,宁毅已经伸手将门拉开了。

    那是一名分管宫中消息的管事。

    “怎么了?”

    “收、收到一个消息……”

    宁毅皱了皱眉头,那管事走近一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宁毅脸色才微微变了。

    “真的?那边没说什么?”

    对方摇了摇头:“退还了所有东西……”

    “消息传去相府了吗?”

    “传了,但相爷尚在宫中议事。相府那边,应当也将消息往宫中传过去了。”

    “……我早知道有问题,只是没猜到是这个级别的。”

    宁毅喃喃低声,说了一句,那管事没听清楚:“……什么?”

    “没什么,继续找人拜访,送到他接为止,查查周围跟他还有些什么关系的,请他们当说客……不,不要随便请人,免得事情扩大,打草惊蛇……要找可靠的人……”

    他匆忙做了几个应对,那管事点头应了,匆忙离开。

    宁毅在房间里站了片刻。

    在童贯与他碰面之前,他心中便有些许不安,只是秦嗣源请辞被拒之事,让他将心中不安压了下来,到得此时,那不安才终于冒出端倪了。

    他预测过之后会有怎样的旋律,却没有想到,会变成眼下这样的发展。

    无论如何,都让他觉得有些荒谬。

    ……

    皇宫之中,议事暂告一段落,大臣们在垂拱殿一侧的偏殿中稍作休息,这期间,众人还在吵吵嚷嚷,辩论不休。

    秦嗣源站在一边与人说话,随后,有官员匆匆而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老人微微愣了愣,站在那儿,眨了眨眼睛。

    过得许久。他才将事态消化,收敛心神,将注意力放回到眼前的议事上。

    ……

    傍晚,宁毅的马车进入右相府,跨过侧院的院门,径直入内。到得书房,他见到了尧祖年与觉明。

    “事情怎么闹成这样。”

    “可大可小……”

    “听说这事以后,和尚立刻回来了……”

    “已派人入内通知相爷。”

    “这么关键的时候……”宁毅皱着眉头,“不是好兆头。”

    不久之后,秦嗣源也回来了。

    出兵决议未定。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相府已经动用了全部的家底和力量,试图推动出兵。宁毅素来掌管相府的财产,有关送礼等各种事情,他都有插手。要说送礼行贿。学问很深,自然也有人接,有人拒绝,但今天发生的事情,意义并不一样。

    皇宫之中,大太监杜成喜拒绝和退回了右相府送去的礼物。

    武朝数百年来,向来以文臣治世,太监权力不大。周喆继位后,对于太监弄权之事。更是采取的打压策略,但无论如何,能够在皇帝身边的人,无论是说几句小话,还是传一个情报,都有着极大的价值。

    这大太监杜成喜。素来谨慎自持,他虽然不敢在周喆面前乱说话,但相对而来,算得上是深明大义,倾向于李纲、秦嗣源一边的。平日里他收些好处。也是谨慎。也是因此,在眼下这样的局势里,他忽然退回礼品,其中的涵义和示警,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在这之前,众人想过军方的问题,蔡京的问题,童贯的问题,想过各种各样的阻力,然而没有想过,会忽然间,事态从杜成喜那边,上升到需要退回东西的程度。

    细细想来,犹如一个巨大的、黑暗的隐喻,此时正逐渐的从众人的心头浮现出来。

    ……

    皇宫,周喆推翻了桌子上的一堆折子。

    “狼子野心!”他喊了一句,“朕早知道女真人信不过,朕早知道……他们要攻太原的!”

    桌上推下的一堆折子,几乎全都是请求出兵的呈文,他站在那里,看着地上散落的奏折上的文字。

    “狼子野心,女真人……”过得许久,他双目通红地重复了一句。

    周喆走回书桌后的过程里,杜成喜朝小太监示意了一下,让他将奏折都捡起来。周喆也不去管,他坐在椅子上,靠了好一阵,方才低声开口。

    “朕心存侥幸……”他说道,“杜成喜啊,你看,朕心存侥幸,终究吃了苦头……”

    杜成喜犹豫了片刻:“那……陛下……何不出兵呢?”

    周喆的目光望着他,过了好一阵:“你个太监,知道什么。”

    略顿了顿,周喆抬起头,话语不高:“朕不愿折了太原,更不愿将家当尽折在太原。还有……郭药师前车之鉴。杜成喜啊,前车之鉴……后车之覆……杜成喜,你知道前车之鉴吧?”

    他喃喃地说着这话,杜成喜低着头:“奴婢、奴婢不该与陛下说政事……”

    “说吧、说吧,都在说呢,说了一天了!”周喆站起来,目光陡然变得凶戾,伸手指向杜成喜,“你看看郭药师!朕待他何其之厚,以天下之力为他养兵,甚至要为他封王!他呢,一转头,投靠了女真人!夏村,不说他们只有一万多人,这万余人中,最厉害的,说是北面来的义军!杜成喜啊,朕尚未将这支军队握在手中,未曾收服其心,又要将他放出去,你说,朕要不要放呢?”

    他摊了摊手:“我朝地大物博,却无可战之兵,好不容易来些可战之人,朕放他们出去,变数何其之多。朕欲以他们为种子,丢了太原,朕尚有这国家,丢了种子,朕害怕啊。过几日,朕要去检阅此军,朕要收其心,留在京城,他们要什么,朕给什么。朕千金买骨,不能再像买郭药师一样了。”

    “更何况,太原还未必会丢呢。”他闭上眼睛,喃喃自语,“女真疲惫,太原亦已坚持数月,谁说不能再坚持下去。朕已派陈彦殊北上救援,也已发出命令,着其速速行军,陈彦殊乃戴罪立功,他素来知道利害,这次再败,朕不会放过他,朕要杀他全家。他不敢不战……”

    他唠唠叨叨地说着话,杜成喜恭敬地听着,带着周喆走出门去,他才连忙跟上。

    ……

    这天夜里,宁毅回到竹记,召集了几名管事过来,吩咐下去几件事。多是私下串联送礼,打通关节的安排,随后,他也下了命令,让竹记的宣传一方停止大的动作,不必考虑对太原之事做过度的宣扬。

    他坐在院子里,仔细想了所有的事情,零零总总,来龙去脉。凌晨时分,岳飞从房间里出来,听得院子里砰的一声响,宁毅站在那里,挥手打折了一颗树的树干,看起来,之前是在练武。

    岳飞乃是周侗亲传弟子,自然能看出这一下的某些复杂涵义。他犹豫着过来:“宁公子……心中有事?”

    宁毅看了他一眼:“太原的事情,眼下想必还在打仗吧。”

    “出兵之事,莫非有变故?”岳飞试探着问了一句,“飞听闻了今晚的一些传闻……”

    “……很难说。”宁毅道,“确实发生了一些事,不像是好事。但具体会到什么程度,还不清楚。”

    “宁公子……也解决不了吗?”他问道。

    “哈哈哈哈。”听了这句话,宁毅微微一愣,旋即大笑了起来,“你倒是相信我。”

    岳飞拱了拱手:“夏村大战之前,飞不识公子本领,但大战之后,公子已成岳飞心中佩服之人。一如公子在夏村所说,有些事情,讲不得道理,找不得退路,过不去便不行。太原若陷,中原生灵涂炭,女真人再来,长驱直进,当此险时,公子不可气馁。若有事情需要岳飞做的,飞百死不辞!”

    他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宁毅望了他片刻,微微笑了笑:“你说得对,当做之事,我会尽力去做的……”

    说完这句,他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过他身边,上楼去了。

    第二天,虽然竹记没有刻意的加强宣传,一些事情还是发生了。女真人攻太原的消息传播开来,太学生陈东领了一群人到皇城请愿,请求出兵。

    同时,有关于出兵与否的讨论,同样未有打动周喆,他只是静静地听着满朝文武的争吵,随后倒是决定了先前就有意向的一些事情:三日之后,于城外检阅此次大战中有功军队。

    秦嗣源私下求见周喆,再度提出请辞的要求,同样被周喆和颜悦色地驳回了。

    在针对女真人的事情上,他同样表现出了暴躁和愤怒的一面,但唯有在面对秦嗣源的请辞时,这位天子每一次都和善地安慰了老人。

    太原的大战持续着,由于讯息传播的延时性,谁也不知道,今天收到太原城依旧平安的消息时,北面的城池,是否已经被女真人打破。

    相对于之前一个月时间的安静、等待事态的发展,到得眼下,时间同样的仿佛走入了泥沼当中,只是一丝恶意的端倪已经出现,越往前走,便越发显得艰难起来。

    三天之后,周喆在城外检阅了武瑞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