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二五章 十四年春雨(上)
    烟花在夜空中升腾的时候,锦瑟琵琶,丝竹之声,也悠悠响在这片夜色里。

    矾楼,不夜的上元佳节。流淌的光芒与乐声伴着檐牙院侧的累累积雪,渲染着夜的热闹,诗词的唱声点缀其间,文墨的优雅与香裙的绮丽融为一体。

    有人在唱早几年的上元词。

    “东风夜放花千,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

    是宁立恒的《青玉案》。

    那歌唱的声音自隔壁的院落悠悠传来,师师正跪坐在桌前,执着茶壶,盈盈地斟出热茶。

    “公子今天来得正好,宋希卞宋大师亲制的明前,我也只剩下这最后一点了……”

    在她的对面,是一名样貌俊逸、气质稳重的华服男子。

    “宋大师的茶固然难得,有师师亲手泡制,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嗯。”他执起茶杯喝了一小口,微微皱眉,看了看李师师,“……师师近来在城下感受之苦楚,都在茶里了。”

    “茶太苦了?”师师拧眉一笑,自己喝了一口。

    “茶味清澈,也是因此,内里的复杂心情,也是清澈。”那华服男子笑了笑,“自五年前初见师师,这茶中滋味,每一年都有不同,禅云长老说师师深具佛性,依陈某看来,也是因为师师能以自身观天下,将平日里见闻所得化归自身,再化入乐声、茶道等诸事物中。此茶不苦,只是内里所载,浑厚复杂,有怜悯天下之心。”

    师师望着他,目光流转,闪着熠熠的光辉。随后却是莞尔一笑:“骗人的吧?”

    “发自肺腑,绝无虚言。”

    “世人常言剑云兄能以茶道品人心,可今日只知夸我,师师虽然心里高兴,但内心深处,不免要对剑云兄的评价打些折扣的。”她说着。又是一笑,琼鼻微皱,颇为可爱。

    陈剑云在对面大笑起来:“世人也是瞎说而已,陈某不过一好茶之人,师师把折扣多打些,才是事实。不过,今日这茶中所感,绝无虚假,陈某敢打五钱银子的赌。”

    两人相识日久。开得几句玩笑,场面颇为融洽。这陈剑云乃是京城里有名的世家子,家中好几名朝廷大员,其二伯陈方中一度曾任兵部尚书、参知政事,他虽未行走仕途,却是京城中最有名的清闲公子之一,以擅长茶道、词道、书画而出众。

    也是因此,他才能在元夕这样的节日里。在李师师的房间里占到位置。毕竟京城之中权贵众多,每逢节日。宴请更是多不胜数,有数的几个顶尖花魁都不清闲。陈剑云与师师的年纪相差不算大,有权有势的中老年官员碍于身份不会跟他争,其它的纨绔公子,往往则争他不过。

    夜色渐深,与陈剑云的见面。也是在这个夜里最后的一段时间了。两人聊得一阵,陈剑云品着茶道:“老生常谈,师师年纪不小,若再不嫁人,继续泡这样的茶。过得不久,怕是真要找禅云大师求出家之途了。”

    师师迟疑了片刻:“若真是水到渠成,那也是天意如此。”

    “人生在世,男女情爱虽不说是全部,但也有其深意。师师身在此地,不必刻意去求,又何苦去躲呢?若是身处情爱之中,明年次日,师师的茶焉知不会有另一番精彩?”

    “剑云兄……”

    “师师你听我说完。”陈剑云直视着她,语气平静地说道,“京城之中,能娶你的,够身份地位的不多,娶你之后,能好好待你的,也不多。陈某不入官场,少沾世俗,但以家世而言,娶你之后,绝不会有他人前来纠缠。陈某家中虽有妾室,不过一小户人家的女子,你过门后,也绝不致你受人欺侮。最重要的,你我心性相合,此后抚琴品茶,琴瑟和谐,能逍遥过此一世。”

    师师垂下眼帘。过得片刻,陈剑云又补充道:“我心中对师师的喜爱,早已说过,此时无需再说了。我知师师心中清高,有自己想法,但陈某所言,也是发自肺腑,最重要的是,陈某心中,极爱师师,你无论是答应或是考虑,此情不变。”

    “我知剑云兄是陈恳君子。”师师柔声说道,“只是,剑云兄陈恳待我,师师也未曾掩饰。这些年来,师师每每出去游历,看这周身之事,心思便愈发复杂,难以安宁。两年前陈兄提起此事,师师自言清高,到如今,这等心情已愈发难以摆脱,这两年来许多事情令师师心中难平,每每思及嫁人,与一男子成家,将自身关于狭窄的天地里,从此不再看这些复杂世道,却毫无眼不见为净的解脱感。佛说众生皆苦,可……我熟读佛经,却偏偏难以解脱。”

    “这才是佛性。”陈剑云叹了口气,拿起茶壶,为她倒了一杯茶,“但归根结底,这世间之事,就算看到了,终究不是师师你所能变的。我是自知不能改变,因此寄情书画、诗词、茶道,世事再不堪,也总有独善其身的路子。”

    “我知剑云兄也不是独善其身之人。”师师笑了笑,“此次女真人来,剑云兄也领着家中护卫,去了城墙上的。得知剑云兄仍旧平安时,我很高兴。”

    “事情到眼前了,总有躲不过的时候。侥幸未死,实是家中护卫的功劳,与我自身干系不大。”

    “其实剑云兄所言,师师也早有想过。”她笑了笑,沉默了一下,“师师这等身份,早年是犯官之女,待罪之身,入了矾楼后,一路顺畅,终不过是他人捧举,有时候觉得自己能做许多事情,也不过是借他人的虎皮,到得年老色衰之时,纵想说点什么,也再难有人听了,身为女子,要做点什么,皆非自己之能。可问题便在于。师师身为女子啊……”

    她仰起头来,张了张嘴,最后叹了口气:“身为女子,难有男子的机会,也正是如此,师师总是会想。若我身为男子,是否就真能做些什么。这几年里,为冤案奔走,为赈灾奔走,为守城奔走,在他人眼里,或许只是个养在青楼里的女子被捧惯了,不知天高地厚,可我……终究想在这其中。找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不会因为嫁了人,关在那院子里,就能一抹而平的。剑云兄有机会,所以反而看得开,师师没有过机会,所以……就被困住了。”

    她话语轻柔,说得却是真心诚意。京城里的公子哥。有纨绔的,有热血的。有鲁莽的,有天真的,陈剑云出身大户,原也是挥斥方遒的热血少年,他是家中父辈长者的心头肉,年幼时保护得太好。后来见了家中的许多事情,对于官场之事,渐渐心灰意冷,叛逆起来,家里让他接触那些官场晦暗时。他与家中大吵几架,后来家中长辈便说,由得他去吧,原也不需他来继承家当,有家中兄弟在,他终究可以富贵地过此一生。

    此后陈剑云寄情诗词茶道,就连成亲,也未曾选择政治联姻。与师师相识后,师师也渐渐的知道了这些,如她所说,陈剑云是有机会的,她却终究是个女子。

    “我也知道,这心思有些不本分。”师师笑了笑,又补充了一句。

    “那看起来,师师是要找一个本身在做大事的人,才愿意去尽铅华,与他洗手作羹汤了。”陈剑云端着茶杯,勉强地笑了笑。

    师师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只是这等人,我也已经见得多了。”陈剑云道,“入了仕途者,为往高位去,不择手段,身居高位者,或已年迈,或早已变作他们中间的一个。世间泥泞,谁要搅合,谁便要沾上泥泞。又或是经历此次事情,师师想找个领兵的将军,托付此身……”

    他微微苦笑:“然而军队也不见得好,有许多地方,反而更乱,上下结党,吃空饷,收贿赂,他们比文臣更明目张胆,若非如此,这次大战,又岂会打成这样……军中的莽汉子,待家中妻子犹如动物,动辄打骂,并非良配。”

    元夕之夜,又是表白的时刻,结果把话说成这样,不免令人有些心情复杂。房间里沉默下来,过得片刻,彼此又都轻声笑了起来,陈剑云望望对面的师师,笑着说道:“若真要按师师的想法,朝中几名大员中,李相或是秦相,许是良配。”

    他本是微笑,说完这句话,就有些捧腹了,师师也笑了一阵:“李相秦相为国为民,若是身边也缺个洗衣做饭的,师师是巴不得的。”

    “可惜不缺了。”

    “是啊……”师师叹了口气,很遗憾的样子。

    “这朝中诸位,家父曾言,最佩服的是秦相。”过得片刻,陈剑云转了话题,“李相虽然刚直,若无秦相辅佐,也难做得成大事,这一点上,陛下是极圣明的。此次守汴梁,也多亏了秦相从中协调。只可惜,事行近半,终难竟全功。”

    听他说起这事,师师眉头微蹙:“嗯?”

    “师师又不是不懂,近来半月,朝堂之上诸事纷纭,秦相出力最多,相爷私下奔走,拜访了朝中诸位,与我家二伯也有碰面。师师在矾楼,必然也听说了。”

    “确实有听说右相府之事。”师师目光流转,略想了想,“也有说右相欲借此次大功,一步登天的。”

    “说这话的,必是奸恶之人。当然,秦相为公也为私,主要是为太原。”陈剑云说道,“早些时日,右相欲请辞相位,他有大功,此举是为明志,以退为进,望使朝中诸位大臣能全力保太原。陛下信任于他,反倒引来旁人猜忌。蔡太师、广阳郡王从中作梗,欲求平衡,对于保太原之举不愿出全力推动,最终,陛下只是下令陈彦殊戴罪立功。”

    “那……剑云兄觉得,太原可保得住吗?”

    陈剑云一笑:“早些日子去过城墙的,皆知女真人之恶,能在粘罕手下支撑这么久,秦绍和已尽全力。宗望粘罕两军会师后,若真要打太原,一个陈彦殊抵什么用?当然。朝中一些大臣所思所想,也有他们的道理,陈彦殊固然无用,此次若全军尽出,是否又能挡得了女真全力进攻,到时候。不仅救不了太原,反倒全军覆没,来日便再无翻盘可能。另外,全军出击,大军由何人统领,也是个大问题。”

    他顿了顿:“若由广阳郡王等人统兵,他们在女真人面前早有败绩,无法信任。若交由二相一系,秦相的权力。便要凌驾蔡太师、童王爷之上。再若由种家的老相公来统领,坦白说,西军桀骜不驯,老相公在京也不算尽得优待,他是否心中有怨,谁又敢保证……也是因此,如此之大的事情,朝中不得齐心。右相虽然竭尽了全力,在这件事上。却是推也推不动。我家二伯是支持出兵太原的,但每每也在家中感叹事情之复杂难解。”

    师师道:“那……便只能看着了……”

    陈剑云冷笑:“汴梁之围已解,太原远在天边,谁还能对兵临城下感同身受?只好寄望于女真人的好心,毕竟和谈已完,岁币未给。或许女真人也等着回家休养,放过了太原,也是可能的……”

    他不再提求亲之事,说起如今京中、朝堂中的琐事,也是因为知道师师心忧实事。喜欢听这些。矾楼之中来往的达官权贵众多,各人有各人的想法、说法,复杂纷纭,如此再聊得一阵,渐至深夜,师师送了对方出去,临别时,陈剑云回过身来,伸手去握师师的手,师师将手收了回来,略带歉意地一笑。

    陈剑云也笑了笑:“过几日再来看你,希望到时候,诸事已定,太原无恙,你也好松一口气。到时候已然开春,陈家有一诗会,我请你过去。”

    师师点了点头:“小心些,路上平安。”

    “嗯。你也……早些想清楚。”

    他说完这句,终于上了马车离去,马车行驶到道路转角时,陈剑云掀开帘子看出来,师师还站在门口,轻轻地挥手,他于是放下车帘,有些遗憾又有些缱绻地回家了。

    师师转过身回到矾楼里面去。

    这一天下来,她见的人不少,自非只有陈剑云,除了一些官员、豪绅、文人墨客之外,还有于和中、陈思丰这类儿时好友,大伙儿在一块吃了几颗汤圆,聊些家长里短。对每个人,她自有不同表现,要说虚情假意,其实不是,但其中的真情,当然也不见得多。

    他们每一个人离去之时,大多觉得自己有特殊之处,师师姑娘必是对自己特别招待,这不是假象,与每个人多相处个一两次,师师自然能找到对方感兴趣,自己也感兴趣的话题,而并非单纯的迎合应付。但站在她的位置,一天之中见到这么多的人,若真说有一天要寄情于某一个人身上,以他为天地,整个世界都围着他去转,她并非不憧憬,只是……连自己都觉得难以信任自己。

    见得多了,听得多了,心里不本分了,感情也都变得虚假了……

    若自己有一天成亲了,自己希望,内心之中能够全心全意地喜爱着那个人,若对这点自己都没有信心了,那便……再等等吧。

    矾楼之中仍旧热闹非常,丝竹悦耳,她回到院子里,让丫鬟生起炉灶,简单的煮了几颗汤圆,再拿食盒盛起来,包布包好,随后让丫鬟再去通知车夫她要出门的事情。

    马车亮着灯笼,从矾楼后院出来,驶过了汴梁深夜的街头,到得一处竹记的楼前,她才下来,跟楼外的守门人询问宁毅有没有回来。

    不一会儿,楼里出来的是苏文方,看见她,对方便是颇有深意地一笑:“李姑娘,又过来见我姐夫。”

    师师坦然微笑:“日子特殊,见他一面,怎么,他在吗?”

    “也是从城外回来不久,师师姑娘来得正是时候。不过,深夜串门,师师姑娘是不打算回去了吧?怎么,要当我嫂子了?”

    “我在京城就这几个旧识,上元佳节,正是团聚之时,煮了几颗汤圆拿过来。苏公子不要瞎说,毁了你姐夫一身清誉。”

    “唔,清誉……前些时日还被刺杀呢,清誉这东西怕是本来就没有的。”苏文方嘟囔一句,笑着转身,领她进去。

    眼下苏家的众人尚未回京。考虑到安全与京内各种事情的运筹问题,宁毅仍旧住在这处竹记的产业当中,此时已至深夜,狂欢大抵已经结束,院落房舍里虽然多数亮了灯,但乍看起来都显得安静的。宁毅住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师师进去时,便见到堆满各种卷宗函件的桌子,宁毅在那桌子后方,放下了手中的毛笔。

    两人从上一次见面,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

    从城外刚刚回来的那段时间,宁毅忙着对战事的宣传,也去矾楼中拜访了几次,对于这次的沟通,妈妈李蕴虽然没有全盘答应按照竹记的步骤来。但也商量好了不少事情,例如哪些人、哪方面的事情帮忙宣传,那些则不参与。宁毅并不强迫,谈妥之后,他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做,随后便隐身在各种各样的行程里了。

    大量的宣传过后,便是秦嗣源以退为进,推动出兵太原的事。若说得复杂些。这中间蕴含了大量的政治博弈,若说得简单。无非是你拜访我我拜访你,私下里谈妥利益,然后让各种人去金銮殿上提意见,施加压力,一直到大学士李立的激愤触阶。这背后的复杂状况,师师在矾楼也感受得清楚。宁毅在其中,虽然不走官员路线,但他与下层的商人、各个地主豪绅还是有着不少的利益联系,奔走推动,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再不过来。便正月十六了。白日里与于和中、陈思丰他们聊起你,好久没见你,带了几颗汤圆来。”师师一笑,“知道你多半已经吃过了,带的不多,随意吃两口也好。”

    “我去拿碗。”宁毅笑起来,也并不推辞。

    他出去拿了两副碗筷返回来,师师也已将食盒打开在桌子上:“文方说你刚从城外回来?”

    “各种事情,跟你一样忙,军队也得过节,我去送点吃的……喔,你个小气鬼。”

    食盒里的汤圆只有六颗,宁毅开着玩笑,每人分了三颗,请对方坐下。事实上宁毅自然已经吃过了,但仍旧不客气地将汤圆往嘴里送。

    师师面上笑着,看看房间那头的杂乱,过得片刻道:“最近老听人说起你。”

    “我?”

    “你们右相府。”

    “哦。好话多还是坏话多?”

    “各有一半。”师师顿了顿,“最近说起的也有太原,我知道你们都在背后出力,怎么样?事情有转机吗?”

    宁毅微微皱了皱眉:“还没糟糕到那个程度,理论上来说,当然还是有转机的……”

    他语气中带着些敷衍,师师看着他,等他说下去,宁毅被她这样盯着,便是一笑:“怎么说呢,京里是不想出兵的,如果提前出兵,大惊小怪,劳民伤财。太原毕竟不是汴梁,宗望打汴梁这么吃力,既然放弃了,转攻太原,也有些吃力不讨好,比较鸡肋。再者,太原守了这么久,未必不能多守一些时日,女真人若真要强攻,太原只要再撑一段时间,他们也得退走,在女真人与太原相持之时,我方只要派出军队背后袭扰,或许也能收到效果……巴拉巴拉巴拉,也不是全无道理。”

    “还有……谁领兵的问题……”师师补充一句。

    “说法都差不多。”宁毅笑了笑,他吃完了汤圆,喝了一口糖水,放下碗筷,“你不用操心太多了,女真人毕竟走了,汴梁能平静一段时间。太原的事,那些大人物,也是很急的,并不是无所谓,当然,或者还有一定的侥幸心理……”

    师师坐在那儿,瞥了他一眼,目光微微带着些幽怨:“立恒你见我是女人,瞧不起我,便想要敷衍我。”沉默一阵,望着不远处的灯点,幽幽说道,“其实,许多人见女真人退了,便以为是太平了,事情过去了,但只要是去过城墙那边的,愿意多想想,心中就都明白,这次大战还未完呢。汴梁虽未破,太原若被夺了,又谈得上什么庆祝和放心……”

    宁毅在对面看着她,目光之中,逐渐有些赞许,他笑着起身:“其实呢,不是说你是女人,而是你是小人……”

    “嗯?”师师蹙起眉头。瞪圆了眼睛。

    “小人物!小人物在这些事情上瞎操心,只会让自己肚子疼。我也是小人物,这些天,发动竹记的人到处送礼,拉关系,让人帮忙说话。说动了一位尚书,但是……屁用也没有。坦白跟你说吧,这次推动出兵太原,估计没戏了,阻力太重,秦相用相位做担保,对方都不接,就说明这中间的利益牵扯,不是一般的复杂。”

    对于时政时局。去到矾楼的,每个人都能说两句,师师常是半信半疑,但宁毅如此说过之后,她目光才真的低沉下来:“真的……没办法了吗……”

    “说了不用操心。”宁毅笑望着她,“变数还是很多的,陈彦殊的军队,太原。女真,西军。附近的义军,现在都是未定之数,若真的强攻太原,万一太原变成汴梁这样的战争泥沼,把他们拖得全军覆没呢?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武瑞营没有被允许出动。但出兵的准备,一直还在做,我们估计,女真人从太原撤离的可能性也是不小的。与其强攻一座坚城损兵折将,不如先拿岁币。休养生息。我都不担心了,你担心什么。”

    “嗯……”师师抬起头来,目光微蹙地望着宁毅,看着他的笑,目光才有些放松,“我才发现,立恒你说话也乱七八糟……你真的不担心?”

    “当然有一点,但应对之法还是有的,相信我好了。”

    师师想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

    时间过了子时以后,师师才从竹记之中离开。

    与李师师的相会,素来的感觉都有些奇特,对方的态度,是将他当成值得自豪的儿时玩伴来对待的。虽然也聊了一阵时局,问候了宁毅被刺杀的事情,安全问题,但更多的,还是对他身边琐事的了解和嘘寒问暖,元宵节这样的日子,她特意带几颗元宵过来,也是为了维系这样的感情。俨然一位奇特的朋友和家人。

    细想起来,她在那样的处境下,努力维系着几个其实不熟的“儿时玩伴”之间的关系,当成内心的禁地一般对待,这情绪也颇为让人感动。

    复杂的世道,哪怕是在各种复杂的事情环绕下,一个人虔诚的情绪所发出的光芒,其实也并不比身边的历史大潮来得逊色。

    这段时间,宁毅的事情繁多,自然不止是他与师师说的那些。女真人撤离之后,武瑞营等大量的部队驻扎于汴梁城外,先前众人就在对武瑞营暗中下手,此时各种软刀子割肉已经开始升级,与此同时,朝堂上下在进行的事情,还有继续推动发兵太原,有战后的论功行赏,一层层的商议,厘定功劳、奖励,武瑞营必须在抗住外来拆分压力的情况下,继续做好转战太原的准备,同时,由吕梁山来的红提等人,则要保持住麾下部队的独立性,为此还其它军队打了两架……

    各种复杂的事情掺杂在一起,对内进行大量的煽动、会议和洗脑,对外,见招拆招,你来我往的阴人和勾心斗角。宁毅习惯于这些事情,手下又有一个情报系统在,不见得会落于下风,他合纵连横,打击分化的手段高明,却也不代表他喜欢这种事,尤其是在出兵太原的计划被阻之后,每一次看见猪队友的上蹿下跳,他的心里都在压着怒火。

    今天出去城外犒赏武瑞营,主持庆祝,与红提的见面和温存,让他心情稍稍放松,但随之涌上的,是更多的紧迫。回来之后,又在伏案写信,师师的到来,倒是让他头脑稍得清净,这大抵是因为师师本身不是局内之人,她对时局的忧心,反而让宁毅感到欣慰。

    也是因此,他的话语之中,只是让对方宽下心来的话语。

    送走师师之后,宁毅回到竹记楼中,走上楼梯,想了一会儿事情,还未回到房间,娟儿从那边过来,一阵小跑。

    “怎么了?”

    娟儿没说话,递给他一个粘有鸡毛的信封,宁毅一看,心中便知道这是什么。

    他拆信,下楼,看了一眼,不一会儿,来到一个房间。这是个议事厅,里面还有人影和灯火,却是几个幕僚仍旧在伏案工作。议事厅的前方是一副很大的地图,宁毅走进去,将手中的信封微微扬了扬,众人停下手中在写或是在归类的东西,看着宁毅在前方停了停,然后拿起一面小旗子,在地图上选了个地方,扎了下去。

    地图上早有几面旗了,从汴梁开始,一路蜿蜒往上,其实按照那旗子延绵的速度,众人对于接下来的这面该插在哪里或多或少心中有数,但看见宁毅扎下去之后,心中还是有古怪而复杂的情绪涌上来。

    “一半了。”宁毅低声说了一句。

    从汴梁到太远的路程,宗望的军队走过一半了。

    有人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宁毅抬头看着这张地图,过了许久,终于叹了口气:“这是……温水煮青蛙……”

    有离得近的幕僚听得清楚,试探着询问道:“东家,何谓温水煮青蛙?”

    宁毅笑了笑,摇摇头,并不回答,他看看几人:“有想到什么办法吗?”

    几人的桌前,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距离最近的那名幕僚前方摆着的是这些年收集的女真人内部的资料,其余的桌上,也有密侦司收集的关于朝中大臣的把柄、秘闻,自从秦嗣源请辞被拒,察觉到不对的宁毅这边,就已经在开始寻求更多的解决方法……(未完待续。。)

    ps:  八千字!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