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一九章 惊蛰 二
    天渐渐的就黑了,雪花在门外落,行人在路边过去。

    围城数月,京城中的物资已经变得极为紧张,汇楼背景颇深,不至于歇业,但到得此时,也已经没有太多的生意。由于大雪,楼中门窗大都闭了起来,这等天气里,过来吃饭的无论是黑白两道,均非富即贵,师师自也认识汇楼的老板,上得楼来,要了个小间,点了简单的菜饭,静静地等着。

    城外两军还在对峙,作为夏村军中的高层,宁毅就已经偷偷回城,所为何事,师师大都可以猜上一二。不过,她眼下倒是无所谓具体事情,粗略想来,宁毅是在针对旁人的动作,做些反击。他并非夏村军队的台面,私下里做些串联,也不需要太过保密,知道轻重的自然知道,不知道的,往往也就不是局内人。

    她倒也并不想变成什么局内人。这个层面上的男人的事情,女人是掺合不进去的。

    风雪在屋外下得安静,虽是寒冬了,风却不大,城市仿佛在很远的地方低声呜咽。连日以来的焦虑到得此时反变得有些平静下来,她吃了些东西,不多时,听到外面有人窃窃私语、说话、下楼,她也没出去看,又过了一阵,脚步声又上来了,师师过去开门。

    “立恒。”她笑了笑。

    “怎么到这里来了,吓我一跳。”

    门外的自然便是宁毅。两人的上次见面已经是数月以前,再往上回溯,每次的见面交谈,大多算得上轻松随意。但这一次。宁毅风尘仆仆地回城,暗地里见人,交谈些正事,眼神、气质中,都有着复杂的重量。这或许是他在应付陌生人时的面貌,师师只在一些大人物身上看见过,说是蕴着杀气也不为过,但在此时,她并不觉得有何不妥,反倒因此感到安心。

    随即撒了个小谎:“我也吓了一跳。真是巧,立恒这是在……应付那些麻烦事吧?”

    “有些人要见,有些事情要谈。”宁毅点点头。

    “立恒……吃过了吗?”她微微侧了侧身。

    “马上还有人来。”

    “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作陪的,师师可抚琴助兴……”

    “不太好。”

    “嗯。”

    说话间。有随人过来,在宁毅耳边说了些什么,宁毅点点头。

    “天色不早,今日恐怕很忙,这两日我会去矾楼拜访,师师若要早些回去……我恐怕就没办法出来打招呼了。”

    “不回去,我在这等等你。”

    “怕是要到深夜了。”

    “我这些天在战场上,看到很多人死。后来也见到不少事情……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宁毅见眼前的女子看着他,目光清澈,又抿嘴笑了笑。倒也微微一愣,随后点头:“那我先失陪了。”

    这一等便近两个时辰,汇楼中,偶有人来来去去,师师倒是没有出去看。

    她年纪还小的时候便到了教坊司,后来渐渐长大。在京中名声鹊起,也曾见证过不少的大事。京中权力争斗。大臣退位,景翰四年宰相何朝光与蔡京打擂台。一度传出皇帝要杀蔡京的传言,景翰五年,两浙盐案,京城首富王仁连同诸多富商举家被诛,景翰七年,京中战和两派互相争斗攀扯,众多官员下马。活在京中,又接近权力圈子,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她见得也是多了。

    这样的气息,就如同房间外的脚步走动,纵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也知道对方身份必然举足轻重。以往她对这些黑幕也感到好奇,但这一次,她忽然想到的,是许多年前父亲被抓的那些夜晚。她与母亲在内堂学习琴棋书画,父亲与幕僚在外堂,灯光映照,来去的人影里透着焦虑。

    年深日久,这样的印象其实也并不准确,细细想来,该是她在这些年里积累下来的阅历,补完了曾渐渐变得稀薄的记忆。过了这么些年,处于那个位置里的,又是她真正熟识的人了。

    风月场上的来往逢迎,谈不上什么真情实意,总有些风流才子,才情高绝,心思敏锐的——如同周邦彦——她也未曾将对方视作私下的好友。对方要的是什么,自己有的是什么,她一向分得清清楚楚。纵然是私下里觉得是朋友的于和中、陈思丰等人,她也能够清楚这些。

    对于宁毅,重逢之后算不得亲近,也谈不上疏远,这与对方始终保持分寸的态度有关。师师知道,他成亲之时被人打了一下,失去了过往的记忆——这反倒令她可以很好地摆正自己的态度——失忆了,那不是他的错,自己却不能不将他视为朋友。

    从前许许多多的事情,包括父母,皆已沦入记忆的尘埃,能与当初的那个自己有所联系的,也就是这寥寥的几人了,哪怕认识他们时,自己已经进了教坊司,但仍旧年幼的自己,至少在当时,还保有着曾经的气息与后续的可能……

    假若李师师要成为李师师——她始终觉得——曾经的自己,是不可丢弃的。这些东西,她自己保留不下来,唯独从他们的身上,可以回溯往前。

    如今,宁毅也进入到这风暴的中心去了。

    而她能做的,想来也没有什么。宁毅毕竟与于、陈等人不同,自重逢开始,对方所做的,皆是难以想象的大事,灭梁山匪寇,与江湖人士相争,再到这次出去,坚壁清野,于夏村迎击怨军,及至此次的复杂状况。她也因此,想起了曾经父亲仍在时的那些夜晚。

    这中间打开窗户,风雪从窗外灌进来,吹得灯烛半灭,渗人的凉意。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她在房间里几已睡去。外面才又传来敲门声。师师过去开了门,门外是宁毅微微蹙眉的身影,想来事情才刚刚告一段落。

    “还没走?”

    “想等立恒你说说话。”师师抚了抚头发,随后笑了笑,侧身邀他进来。宁毅点了点头。进到房里,师师过去打开了窗户,让冷风吹进来,她在窗边抱着身子让风雪吹了一阵,又呲着牙关上了,过来提宁毅搬凳子。倒热茶。

    “围城这么久,肯定不容易,我虽在城外,这几日听人说起了你的事情,好在没出事。”宁毅喝了一口茶。微微的笑着,他不知道对方留下来是要说些什么,便首先开口了。

    “我觉得……立恒那边才是不容易。”师师在对面坐下来,“在外面要打仗,回来又有这些事情,打胜了以后,也闲不下来……”

    “女真人还没走,谈不上打胜。”宁毅摇摇头。

    “师师在城内听闻。谈判已是十拿九稳了?”

    “有别人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的十拿九稳,也有我们要什么就能拿到什么的十拿九稳,师师觉得。会是哪项?”

    宁毅笑着看她,师师听得这句,端着茶杯,目光微微黯淡下来。她毕竟在城内,有些事情,打听不到。但宁毅说出来,分量就不一样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骤然听得此事,仍然开心不得。

    宁毅便安慰两句:“我们也在使力了。不过……事情很复杂,这次谈判,能保下什么东西,拿到什么利益,是眼前的还是长远的,都很难说。”

    “我也不太懂这些……”师师回答了一句,随即嫣然笑笑,“有时候在矾楼,装作很懂,其实不懂。这终究是男人的事情。对了,立恒今晚还有事情吗?”

    “事情是有的,不过接下来一个时辰恐怕都很闲,师师特意等着,是有什么事吗?”

    “就是想跟你说说话。”师师坐在那儿笑了笑,“立恒离京之时,与我说的那些话,我当时还不太懂,直到女真人南来,开始围城、攻城,我想要做些什么,后来去了酸枣门那边,看到……很多事情……”

    她如此说着,随后,说起在酸枣门的经历来。她虽是女子,但精神上一直清醒而自强,这清醒自强与男人的性情又有不同,和尚们说她是有佛性,是看透了许多事情。但说是这样说,一个十多岁二十岁出头的女子,终究是在成长中的,这些时日以来,她所见所历,心中所想,无法与人言说,精神世界中,倒是将宁毅视作了映照物。此后大战停歇,更多更复杂的东西又在身边环绕,使她身心俱疲,此时宁毅回来,方才找到他,一一吐露。

    宁毅也未曾想过她会说起这些时日来的经历,但随后倒也听了下去。眼前稍有些消瘦但仍旧漂亮的女子说起战场上的事情,那些残肢断体,死状惨烈的战士,酸枣门的一次次战斗……师师话语不高,也没有显得太过悲伤或是激动,偶尔还微微的笑笑,说得许久,说她照顾后又死了的战士,说她被追杀而后被保护下来的过程,说那些人死前微薄的愿望,到后来又说起薛长功、贺蕾儿等人……

    时间便在这说话中逐渐过去,其中,她也说起在城内收到夏村消息后的欣喜,外面的风雪里,打更的锣声已经响起来。

    “……这几日在矾楼,听人说起的事情,又都是争权夺利了。我以前也见得多了,习惯了,可这次参加守城后,听那些公子哥儿说起谈判,说起城外胜败时轻佻的样子,我就接不下话去。女真人还未走呢,他们家中的大人,已经在为这些脏事勾心斗角了。立恒这些日子在城外,想必也已经看到了,听说,他们又在私下里想要拆散武瑞营,我听了以后心里着急。这些人,怎么就能这样呢。但是……终究也没有办法……”

    师师的话语之中,宁毅笑起来:“是来了几拨人,打了几架……”

    师师也笑:“不过,立恒今日回来了,对他们自然是有办法了。这样一来,我也就放心了。我倒不想问立恒做了些什么,但想来过段时间,便能听到那些人灰头土脸的事情,接下来。可以睡几个好觉……”

    “呃……”宁毅微微愣了愣,却知道她猜错了事情,“今晚回来,倒不是为了这个……”

    “啊……”师师迟疑了一下,“我知道立恒有更多的事情。但是……这京中的麻烦事,立恒会有办法吧?”

    宁毅沉默了片刻:“麻烦是很麻烦,但要说办法……我还没想到能做什么……”

    “……”师师看着他。

    “他们想对武瑞营动手,只是小事。”宁毅站起来,“房间太闷,师师如果还有精神。我们出去走走吧,有个地方我看一下午了,想过去瞧瞧。”

    师师便点了点头,时间已经到深夜,外间道路上也已无行人。两人自楼上下来。护卫在周围悄悄地跟着,风雪弥漫,师师能看出来,身边宁毅的目光里,也没有太多的喜悦。

    但在这风雪里一路前行,宁毅还是笑了笑:“下午的时候,在楼上,就看见这边的事情。找人打听了一下,哦……就是这家。”他们走得不远,便在路旁一个小院子前停了下来。这边距离汇楼不过十余丈距离。隔着一条街,小门小户的破院落,门已经关上了。师师回忆起来,她傍晚到汇楼下时,宁毅坐在窗边,似乎就在朝这边看。但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却不记得了。

    “这家人都死了。”

    宁毅挥了挥手,旁边的护卫过来。挥刀将门闩劈开。宁毅推门而入,师师也跟着进去。里面是一个有三间房的破落小院,黑暗里像是泛着死气,一如宁毅所说,人都死了。

    “下午保长叫的人,在这里面抬尸体,我在楼上看,叫人打听了一下。这里有三口人,原本过得还行。”宁毅朝里面房间走过去,说着话,“奶奶、父亲,一个四岁的女儿,女真人攻城的时候,家里没什么吃的,钱也不多,男人去守城了,托保长照顾留在这里的两个人,然后男人在城墙上死了,保长顾不过来。老人家呢,患了风寒,她也怕城里乱,有人进屋抢东西,栓了门。然后……老人家又病又冷又饿,慢慢的死了,四岁的小姑娘,也在这里面活活的饿死了……”

    房间里弥漫着尸臭,宁毅站在门口,拿火把伸进去,冰冷而凌乱的普通人家。师师虽然在战场上也适应了臭气,但还是掩了掩鼻孔,却并不明白宁毅说这些有什么用意,这样的事情,最近每天都在城里发生。城头上死的人,则更惨更多。

    “我在楼上听到这个事情,就在想,很多年以后,别人说起这次女真南下,说起汴梁的事情。说死了几万、几十万人,女真人多么多么的残暴。他们开始骂女真人,但他们的心里,其实一点概念都不会有,他们骂,更多的时候这样做很畅快,他们觉得,自己偿还了一份做汉人的责任,哪怕他们其实什么都没做。当他们说起几十万人,所有的重量,都不会比过在这间房子里发生的事情的万分之一,一个老人家又病又冷又饿,一边挨一边死了,那个小姑娘……没有人管,肚子越来越饿,先是哭,然后哭也哭不出,慢慢的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嘴巴里塞,然后她也饿死了……”

    宁毅平静地说着这些,火把垂下来,沉默了片刻。

    “进城倒不是为了跟那些人扯皮,他们要拆,我们就打,管他的……秦相为谈判的事情奔走,白天不在府中,我来见些人,安排一些琐事。几个月以前,我起身北上,想要出点力,组织女真人南下,如今事情算是做到了,更麻烦的事情又来了。跟上次不同,这次我还没想好自己该做些什么,可以做的事很多,但不管怎么做,开弓没有回头箭,都是很难做的事情。如果有可能,我倒是想功成身退,走人最好……”

    师师微微有些迷惘,她此时站在宁毅的身侧,便轻轻的、小心地拉了拉他的衣袖,宁毅蹙了蹙眉,戾气毕露,随后却也微微偏头笑了笑。

    “你在城墙上,我在城外,都看到过人这个样子死,被刀划开肚子的,砍手砍脚的。就跟城里这些慢慢饿死的人一样,他们死了,是有重量的,这东西扔不下,扔不下也很难拿起来。要怎么拿,毕竟也是个大问题。”

    他说起这几句,眼神里有难掩的戾气,随后却转过身,朝门外摆了摆手,走了过去。师师有些犹豫地问:“立恒莫非……也心灰意冷,想要走了?”

    “跟这个又不太一样,我还在想。”宁毅摇头,“我又不是什么杀人狂,这么多人死在面前了,其实我想的事情,跟你也差不多的。只是里面更复杂的东西,又不好说。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待会还要去相府一趟,会派人送你回去。不管接下来会做些什么,你应该会知道的。至于找武瑞营麻烦的那帮人,其实你倒不用担心,跳梁小丑,就算有十几万人跟着,孬种就是孬种。”

    师师便也点了点头。相隔几个月的重逢,对于这个晚上的宁毅,她仍然看不清楚,这又是与以前不同的不清楚。

    院落的门在背后关上了。

    风雪依旧落下,马车上亮着灯笼,朝城市中不同的方向过去。一条条的街道上,更夫提着灯笼,巡逻的士兵穿过雪花。师师的马车进入矾楼之中时,宁毅等人的几辆马车已经进入右相府,他穿过了一条条的阆苑,朝仍旧亮着灯火的秦府书房走过去。

    黑夜深邃,稀薄的灯点在动……(未完待续)

    ps:这章写得有点模糊,很久没把线索写得这么模糊了,但无论如何,是必要的一章。第七集将收线,我想得太久,终于也要把更新拉回来了。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