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一六章 战痕
    雪花又开始在天空中飘落下来了。

    夏村的山谷内外,大规模的鏖战已至于尾声,原本怨军营地所在的地方,火焰与浓烟正在肆虐。人与战马的尸体、鲜血自山谷内延绵而出,在谷地边缘,也有小规模仍在抵抗的怨军士兵,或已被围困、屠杀殆尽,或正丢盔卸甲,跪地投降,飘雪的谷间、岭上,不时发出欢呼之声。

    也有一部分人正在搜刮怨军营中不及带走的财物,负责安置伤员的人们正从营地内走出来,给战场上受伤的士兵进行急救。人声吵吵嚷嚷的,胜利的欢呼占了多数,战马在山麓间奔行,停下时,黑甲的骑士们也卸下了头盔。

    遍地烽烟,谷地中央,龙茴等人的尸体被放下来了,裹上了大旗,走过的士兵,正向他行礼。

    山谷外的雪地间,尽是凌乱的足印,以万人计的奔跑撤离绞碎了整片雪原,夏村的斥候也正从不同方向朝着远处的天地间追赶过去。秦绍谦站在雪岭的上方,手上提着还沾有鲜血的大刀,看着远处的景色。此时,周围已经传来欢呼,但他脑内的滚烫未褪,对于所见的一切,他接受了一部分,另一部分,还无法完全消化。

    “把所有的斥候派出去……保持警惕,免得郭药师回来……杀我们一个回马枪……快去快去!保持警惕……”

    怨军大败溃退了。

    对于今天这场反杀的事实,从大伙儿决定打开营门,漫山遍野士气沸腾开始,作为一名算得上出色的将领,他就已经心中有数、十拿九稳了。然而当一切局势初步定下,回想女真人一路南下时的强横。他率领武瑞营试图阻挡的艰难,几个月以来,汴梁城外数十万人连战连败的颓丧,到夏村这一段时间破釜沉舟般的浴血奋战……此时一切反转过来,倒是令他的心中,产生了些许不真实的感觉……

    这一直以来的煎熬。就到昨晚,他们也没能看到太多破局或是结束的可能。然而到得此时……忽然间就熬过来了吗?

    “……立恒在哪里?”

    脑子里转着这件事,随后,便回想起这位如兄弟师友般的同伴当时的果决。在混乱的战场之上,这位擅长运筹的兄弟对于战争每一刻的变化,并不能清晰把握,有时候对于局部上的优势或劣势都无法了解清楚,他也因此从不插手细部上的决策。然而在这个早上,若非他当时忽然表现出的决断。恐怕唯一的胜机,就那样一瞬即逝了。

    对于大局士气上的把握和拿捏,宁毅在那片刻间,表现出的是无与伦比精确的。连日以来的压抑、惨烈甚至于绝望,加上重压来临前所有人放手一搏的**,在那一瞬间被压缩到极点。当那些俘虏做出出人意料的决定时,对于许多将领来说,能做的或许都只是观望和犹豫。纵然心中感动,也只能寄望于营地内士兵接下来的奋战。但他出人意料的做出了建议。将一切都豁出去了。

    其后的战斗,郭药师表现出了他对麾下士兵的运作与掌控能力,然而对于夏村一方来说,胜利依然来得颇为轻松。当刘舜仁的队伍在夏村前方全军覆没,郭药师就已经开始调动他的嫡系后撤,被拖在战场里的炮灰们与夏村士兵展开了混战。几近是单方面的屠杀。而郭药师仍旧在这种近乎冷酷的壮士断腕后率领能够存活的一万多主力撤离。

    很难揣度郭药师在这个早上的心情变化,也必然难以说清他果断撤退时的想法。怨军并非不能战,但现实是如同这个冬天一般冰凉的,夏村有破釜沉舟、不死不休的可能,怨军却绝无将所有人在一战中全部赌上的可能。

    心中还在提防着郭药师回马一击的可能。秦绍谦回头看时,烽烟弥漫的战场上,大雪正在降下,经过连日以来惨烈鏖战的山谷中,死尸与战火的痕迹弥漫,满目苍夷。然而在此时,属于胜利后的情绪,第一次的,正在漫山遍野的人群里爆发出来。伴随着欢呼与笑语的,也有隐约压抑的哭泣之声。

    渠庆一瘸一拐地走过那片山脊,这里已经是夏村士兵追击的最前方了,有些人正抱在一起笑,笑声中隐隐有泪。他在一颗大石头的后面看到了毛一山,他浑身鲜血,几乎是瘫坐在雪地里,笑了一阵,不知道为什么,又抱着长刀呜呜地哭起来,哭了几声,又擦了眼泪,想要站起来,但扶着石头一用力,又瘫倒下去了,坐在雪里“哈哈”的笑。

    渠庆没有去扶他,他从后方走了过去。有人撞了他一下,也有人走过来,抱着他的肩膀说了些什么,他也笑着挥拳打了打对方的胸口,而后,他走进附近的树林里。

    这树林当中,白色的雪和殷红的血还在蔓延,偶尔还有尸体。他走到无人之处,心中的疲累涌上来,才缓缓地跪倒在地上,过得片刻,眼泪流出来,他张开嘴,低声发出哭声,如此持续了一阵,终于一拳轰的砸在了雪里,脑袋则撞在了前方的树干上,他又是一拳朝着树干砸了上去,头撞了好几下,血流出来,他便用牙去咬,用手去砸、去剥,终于头上手上口中都是鲜血淋淋,他抱着树,双目通红地哭。

    男人的哭声,并不好听,扭曲得犹如疯子一般。

    他曾经是武威营中的一名将领,手下有两三百人的队伍,在偷袭牟驼岗的那一晚,几乎全军覆没了。他浑浑噩噩地脱离了大队,苟且求存,无意中来到夏村这边。人们说着女真凶残、满万不可敌的神话,为自己开脱,让人们觉得失败是情有可原的,他本来也这样信了,然而这些天来,终究有不一样的东西,让他看见了。

    没有什么是不可胜的,可他的那些兄弟。终究是全都死光了啊……

    他抱着那树干,扭曲而压抑的哭声,就那样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好久……

    这一刻,除了渠庆,还有许多人在笑里哭。

    山谷上方的伤兵营里,有人闭上了眼睛。听着外面的声音,口中喃喃地说道:“我们胜了?”身边负责照料的干瘦女子点了点头,压抑着回答:“嗯。”伤兵低声说着:“啊,我们胜了啊……”终于停止了呼吸,他身下的垫子间,早已是鲜血一片了。

    旁边,人们还在陆续地救治伤员,或是收敛尸体,下方的欢呼传来。恍如梦里。

    整个山间,此时都沉浸在一片酣畅如酒,却又带着些许癫狂的气氛里。宁毅快步走上山坡,便看到了正躺在担架上的女子,那是娟儿,她身上有血,头上缠着绷带,一只眼睛也肿了起来。

    山下的大战到混乱的时候。一部分被分割屠杀的怨军士兵突破了无人守御的营墙,冲进营地中来。其时郭药师已经领兵撤退。他们绝望地展开厮杀,后方皆是伤病残兵,还有力气者奋起厮杀,娟儿身处其中,被追赶得从山坡上滚下,撞到头。身上也几处受伤。

    “没有生命危险吧?”

    宁毅首先揪住了救治娟儿的大夫,一边,红提也过去开始给她做检查。

    “娟儿姑娘身体尚好,此次虽然……”那大夫摇头说了两句,看见宁毅的神色。忙道,“并无生命危险。”

    “以后对身体有影响吗?”

    “娟儿姑娘手骨这段,往后若遇湿冷天气,怕是会痛……除此之外……”

    这大夫说了几句,那边娟儿已经将眼睛睁开了,她一只眼睛肿起来,因此只能用另一只眼看人,身上受伤流血,也颇为凄凉:“陆姑娘……姑爷、姑爷……我没事,姑爷你没受伤吧……”

    宁毅走过去,握住她的一只手,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娟儿挣扎着笑了笑:“我们打胜了吗?”

    “胜了。”宁毅道,“你别管这些,好好养伤,我听说你受伤了,很担心你……嗯,没事就好,你先养伤,我处理完事情来看你。”

    “嗯。”娟儿点了点头,宁毅挥挥手让人将她抬走,女子的一只手还握着宁毅的手指,但过得片刻,终于还是松开了。宁毅回过头来,问旁边的宇文飞渡:“进营地后被抓的有多少人?”没等他回答,又道,“叫人去全都杀了。”

    宇文飞渡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有些犹豫:“东家,听他们说……杀俘不祥……”

    “呵。”宁毅揉了揉额头,过得片刻,拍了拍宇文飞渡的肩膀,“无所谓的,我现在没心情考虑大局,进来的全死,外面的留着。去吧。”

    “是。”

    宇文飞渡接了命令离开之后,宁毅在那里站了片刻,方才长舒了一口气,回头看去,飘散的雪片并不密,然而延延绵绵的,仍旧已经开始笼罩整片天地,远山近岭间的气氛,在满目疮痍间第一次显得温暖和平静下来,无论是欢呼还是哭泣,那种让人几欲崩溃的惨烈与煎熬感,终于暂时的开始消散了。

    回头想来,这十日以来的厮杀奋战,惨烈与煎熬,也确实令人有恍如隔世之感。眼前逼退了怨军的这种可能性,一度遥不可及。红提从身后过来,牵住了他的手:“娟儿姑娘没事。”

    “先把龙将军以及其他所有兄弟的尸体收敛起来。”宁毅说了一句,却是对旁边的跟班们说的,“告知所有将领,不要放松警惕。下午开始祭奠龙将军,晚上准备好好的吃一顿,但是酒……每人还是一杯的量。派人将消息传给京城,也看看那边的仗打得怎么样了。另外,追踪郭药师……”

    风雪之中,他挥了挥手,一个一个的命令开始下达。

    距离夏村几里外的地方,雪原,斥候之间的战斗还在进行。战马与战士的尸体倒在雪上、林间,偶尔爆发的战斗,留下一两条的人命,幸存者们往不同方向离开,不久之后,又穿插在一起。

    接近中午时分,怨军溃退的大队才慢了下来。

    士气低落的队列间,郭药师骑在马上,面色冰冷。无喜无怒。这一路上,他手下得力的将领已经将队形再度整理起来,而他,更多的关注着斥候带过来的情报。怨军的高级将领中,刘舜仁已经死了,张令徽也可能被抓或是被杀。眼前的这支队伍,剩下的都已经是他的嫡系,仔细算来,只有一万五左右的人数了。

    三万六千人攻打数目不过己方一半的山谷,对方不过是一些武朝残兵,到最后,己方折损过半。这是他从未想过会发生的事情。

    这一刻,他在雪原间停下来,勒马站定了。游目四顾时,天地间都是同样白色的景象,让人几乎分不清方向。曾经他们这支军队,大多数都是辽东的饥民组成,不过为了活命,后来投靠武朝重建,其中的组成也都是燕云六州中失去财产土地的难民,他们没有根基。也并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去。几名将领过来询问郭药师命令时,郭药师的平静脸色中。也没人能看出他在想什么。

    一道道的讯息还在传过来。过了许久,雪原上,郭药师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我们只得……去那边了。”

    众将领的面色愕然,但不久之后,也大都顿足、叹息,这天下午。怨军的这支部队再度启程,终于,朝着风雪的更深处去了……

    这一天是景翰十三年十二月初十,女真人的南侵之战,第一次的迎来了转机。对于此时汴梁周围的诸多部队来说。情况是令人错愕的,他们在不长的时间内,大都陆续收到了夏村的战报。而由于大战之后的疲累,这天下午,夏村的军队更多的只是在舔舐伤口、巩固战力。只要还能站起来的士兵都在大雪之中参与祭奠了龙茴将军以及在这十天内战死的许多人。

    放出去的斥候逐渐回来时,有人将一封信转交给了宁毅。

    那名斥候在追踪郭药师的队伍时,遇上了武艺高绝的老人家,对方让他将这封信带回转交,经过几名绿林人确认,那位老人,便是周侗身边唯一幸存的福禄前辈。

    着人打开了信之后,发现里面是一封血书。

    宁毅看完之后,在雪里站了一阵,然后将血书扔进火中烧掉。

    这只是大战之中的小小插曲,当那封血书中所写的事情公布天下,已经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傍晚时分,从京城回来的斥候,则待回了另一条急迫的消息。

    女真人自今日清晨,停止了攻城。

    原因在与种师中率领的两万多西军部队赶到了汴梁城下,与完颜宗望正式展开对垒,试图从后路威胁宗望。而面对这样的情况,攻城未果的宗望竟直接放弃了汴梁城,以精锐骑兵大规模反扑西军——这可能是久攻未下的泄愤之举了——汴梁城内战力不够,不敢出城救援,随后在城外,两支军队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大战。种师中虽是老将,仍然一马当先,全力奋战,但毕竟由于实力差距,当下午斥候离开汴梁城的时候,西军的两万多人,已经被杀得大败溃退,种师中虽然仍能掌控一部分局势,但再撑下去,恐怕要全军覆没在汴梁城外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秦绍谦、宁毅等人全都愕然了许久,西军在普通人眼中确实大名鼎鼎,对于诸多武朝高层来说,也是有战力的,但有战力并不代表就能够与女真人正面硬抗。在往日的战事中,种师中率领的西军虽然有一定战力,但面对女真人,仍旧是知情识趣,打一阵,干不过就退了。到得后来,大家全在旁边躲着,种师中便也率领大军躲起来,郭药师去找他单挑的时候,他也只是一路迂回,不愿意与对方硬拼。

    却想不到,当完颜宗望惨烈攻城近二十天的现在,这位老人家忽然杀到了。

    这一次,他没有选择撤退。

    据斥候所报,这一战中,汴梁城外尸横遍野,不仅是西军汉子的尸体,在西军溃败形成前,面对着名震天下的女真精骑,他们在种师中的率领下也已经取得了不少战果。

    老人的意图显而易见,女真人攻城二十日未果,战力也已经开始下降,减员严重。西军的两万多人,或者无法打败对方,但只要赌上性命,再给女真人造成一定的损失,损失巨大的女真部队或许就再也不能考虑攻城,而城中的种师道等人,也终于能够选择逼和对方了……

    就在宁毅等人在夏村为了种师中的英勇果断感到震撼的同时,汴梁城中,疲倦至极的人们正在为西军的到来而欢呼、喜极而泣,相对而言,之后传来的夏村消息还未被众人所知。苏文方来到伤兵营里,看到了发鬓凌乱,面色苍白而身材消瘦的师师,将夏村的事情告诉了他。

    师师睁着大眼睛怔怔地看了他好久,过得片刻,双手揪着衣襟,微微低下身子,压抑而又剧烈地哭了起来。那单薄的身子颤抖着,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随时要倒下的豆芽,泪水如雨而落。看着这一幕,苏文方的眼眶也红了起来,他在城内奔波数日,也是形容消瘦,面上满是胡茬,过得一阵,便离开这里,继续为相府奔波了。

    皇城之中,大臣们已经在这里聚集起来,汇总各方而来的消息,都有些喜气洋洋。而这个时候,名叫秦嗣源的老人正在殿上说着一件煞风景的事情。

    这件事情是……救援种师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