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一一章 超越刀锋(九)
    《孙子兵法》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战场之上情况复杂、瞬息万变,虽然说起来有一定的应对之法,但那只是大致的规律,要将规律灵活地用于细处,其实极不容易。下品的将军,往往只懂得如何列阵,步兵遇上马队,用密集枪兵,弓手射箭过来,则举起盾牌。中品的将军,能够知道这些事情为何要这样去做,懂得大部分的变化,亦懂得为何产生这样的变化,由此能知道在怎样的情况下,步兵能与骑兵对冲,怎样以枪兵应战密集的弓箭……

    一如人之成长,小的时候,人们总是追求天地间的一定之理,以为我懂得了一个道理,懂得了一句有意义的话,我的人生就能找到方向。但事实上,人的成长却并非以这样的模式出现的。你可以找到无数句看似有道理的话,甚至每一句话,都存在与它意义相反的同样有意义的言语。

    然后人们开始去看,别人说这句话时,经历的是怎样的过往,存在于怎样的环境,当人们终于能够感同身受,能理解前人的这句话是因为怎样的缘故而说出来的时候,智慧,才真正的得以传承。等到学习者终于能够理解许多人思维的核心所在,能够因此对比、举一反三的时候,他可能才刚刚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而脱离读了几本书,仅能拿着名言卖弄的境地……

    道理是这样说。

    大部分的情况下,陈规还是有力量的。尤其在这年月的战场中,交战两方,力量、士气往往相差悬殊,许多战场的状况基本上就是碾压而已,若是再合一点兵种克制。往往就是很好的局面了。

    世事大多是平庸的,一如后世,世上多的是只懂背名言警句和心灵鸡汤的,甚至于连名言警句、心灵鸡汤都不会背的,也一样能活下去甚至觉得活得不错。但是在这之上,有方向有目的有辨别地付出十倍的努力。汲取和参考他人的智慧,最终形成自我逻辑体系的人,才能够应付一切新奇的状况,而老实说来,真正能够站到社会高层、顶层的人,除了二代,一定都拥有完整的自我逻辑体系,无一例外。

    当初的潮白河一战,需要动用的。只是对于兵法的熟练操作。而这一次的夏村之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受到考验的,便是智慧了。

    在榆木炮的成排封锁,弓箭收割、重骑碾压之后,张令徽、刘舜仁能够组织起远距离的轮番进攻,说明他们为将的本领还是在的。但也仅仅如此了,如果只是这样打下去。他们的一万人,根本就不够在夏村这一片耗。尤其在炮火、重骑的威胁下。人员劣势、战意也未必爆棚的情况下打的攻坚战,一旦硬碰,怕是会全都埋在这里。

    也是郭药师来得太快,方才改变这一状况。在十二月初三,他的陡然出手,实实在在地表现出了对方作为名将的品质。在短短时间内认清火器的局限,以火箭作为压制,而后让冲锋的士兵彼此拉开距离,到了木墙之下,方才发起强攻。一轮不行,立刻退走,在短时间内,委实令得夏村一方,有些左支右拙、手忙脚乱。

    但是没有人的战争智慧是专为应付常理之外的东西。当夏村的守军对榆木炮的安放、发射做出调整之后,火炮的发射、尤其是怨军处于攻城状态时的齐射,剧烈的声光效果仍旧会对对方的战意产生极大的影响,郭药师指挥下的数度强攻、纵然在有火箭压制的情况下,仍旧被夏村榆木炮窥准时机的发射给硬生生的打散。

    他随后改变策略,开始对东面城墙做大规模的单点突破,选取的方位,就是曾经有八百人被杀的那一段。

    当初为了诱使进攻军队选择这里做突破点,这段营墙外围的防御是稍微薄弱的。然而在三万大军的集结下,郭药师已经不用考虑那百余重骑的威胁,这里就成为真正的突破口了。

    十二月初四的下午,大量常胜军士兵是真的踩着同伴的人头和尸体开始进攻,周围的营墙也开始遭受一轮一轮火箭的袭击,夏村的守军同样用弓箭还以颜色,到得傍晚进攻最为激烈的时候,营墙上段的侧门陡然打开,百余重骑整齐列队。片刻之后,二十余门榆木炮在营墙南面同时发射,大量的弓箭配合着,对进攻的军队打了一次反击,而重骑只是虚晃一招,不久后又关门回去了。

    此后双方便是一直的斗智斗勇。常胜军的士兵战力确实是高于夏村守军的,并且人数多达三万六千之众,这是巨大的优势,但相对而言,兵法变化上,受到北面的影响,郭药师的战法长处主要是扎实而并非多变。

    而在夏村一方,由于武朝文风兴盛,在战争上各种兵书也是泛滥横行,这些兵书往往并不是没用,一旦读懂了,总能融会贯通一些智者的思维体系。秦绍谦虽然粗犷,但实际上,算得上儒将出身,他受父亲影响,也熟读大量兵书,战法上并不墨守成规,只是以往不论什么灵活的战法,手下的兵不能用,都是扯淡。这次在夏村,情况则颇不一样。

    大量确实可用的士兵替换了曾经虚浮臃肿的武瑞营体系,扎实的防守安排中,配合榆木炮的灵活支援。纵然单兵的力量比之怨军士兵稍显逊色,但他仍旧在这战场上第一次的发挥出了毕生所学,一次次的反扑、支援、对战场情况的预判、计谋的使用,令得夏村的防御,犹如坚不可破的铁牢,郭药师扑上来时,确实是被狠狠的崩掉了牙齿的。

    与郭药师在潮白河对战宗望的情绪一般,能够在战阵上放开手脚,与这天下英豪痛快的一战,尤其是在以往都束手束脚,从未被松过绑的前提下,几番大战下来。秦绍谦胸中畅快难言。不过,在这样的战局中,双方的心中,也都在累积着莫大的压力。

    京城局势系若危卵,在汴梁战局持续的情况下,对许多人来说都突如其来夏村之战。却必然要对京城局势产生巨大的影响。而这场战斗就算从一开始就显得惨烈,如果要结束,也绝不会是某一方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为收尾。

    郭药师毕竟是降将,怨军本身的实力是他的立身之本,他出手果决,对于夏村的进攻全力以赴,这是为将之道,但必然有一个战损的心理预期,是他所承受不起的。对于秦绍谦、宁毅等人来说。等待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心理预期。在这个战场上,一旦打破郭药师部队,宗望无论怎样强悍,可能都得撤兵和求和。

    而在郭药师一方,夏村的守军比起武朝的许多部队都要强悍,但毕竟也只是武朝的军队,这支军队也会有一个战损的心理预期。一旦战事的惨烈程度真的过了线,军队是一定会崩溃的。而一旦崩溃,开始出现混乱,夏村面临的,就会是屠杀和碾压。

    双方几乎都是在等待着对方的崩溃点出现。

    但这一次,双方似乎都超乎想象的顽强。

    十二月初五,第一门榆木炮在战场上的发射中炸膛。郭药师由此展开了更大规模的轮番进攻,他的兵力充足,可以用更多的消耗,来挤压榆木炮的发射极限。而由于忽然的意外,夏村一方。只得减少了榆木炮的使用,一时间,战事开始往怨军方面倾斜。

    十二月初六,怨军第一次攻入营墙,岳飞率领精锐加入战斗,同时让百余重骑兵下马,以铁甲的优势对突入营防的女真士兵展开屠杀。

    十二月初七,宁毅等人已经开始在战场上奔走了……

    此时夏村的防御体系,基本分为五段,按照武朝的惯例,是甲乙丙丁以及中段的正门。甲段营墙刘承宗麾下两千余人,乙段营墙守将名叫庞六安,手下三千五百人,毛一山以及他的上司徐令明,也正是在这段营墙上。中段李义领两千人。再加上何志成领三千人,孙业两千人,分别负责丙丁二段。

    这一万三千人中的战损率,到十二月初八,都已经到达两到三成。尤其是何志成负责的东面城墙由于受到猛攻,在初八这天,或死或重伤退出战斗的人,可能已经突破三分之一,这也是在营墙被突破后,宁毅会发出抱怨的原因。此时,预备队与生力军,基本上也都被投入了进来,在东南这一面,其余己方能够挤出来的有生力量,也几乎都往这边汇聚过来了。

    而也有些东西,无法准确估算,但宁毅等人这边,多少有些猜测的。怨军的伤亡,此时也已经到达将近两成,有超过六千人或死或重伤,到得此时,已经不能参与战斗。郭药师的肉痛是可想而知的,但他对于这场胜利愿意付出的代价到底有多少,仍旧令人难以清楚。

    “还有什么花招,使出来啊……”

    在战场边缘看着远处营墙破口的激烈鏖战,郭药师几乎是下意识的念叨出了这句话,营墙内的战圈中,宁毅听着惊天动地的喊杀声,看看远处瞭望塔上的一道人影,也终于咬了咬牙:“可以了。”从怀中掏出烟花令箭来。

    此时红提已经杀向前方,一根箭矢穿过人群,刷的朝宁毅射了过来,随后有一道人影过来,撞在了宁毅的身侧……

    嗖的一声,远远的,郭药师、张令徽等人看着一道光柱升上天空,他们头皮一阵发麻,张令徽当即道:“让他们撤回来!”

    郭药师猛的一挥手:“弓箭手压上!骑兵压上!强攻接应——”

    他没有下达撤离的命令,但当然,这样的反应,终究已经晚了。就在营墙破口外,震动忽然从地下传来,热浪、光芒翻滚着地层,犹如煮开了泥土一般——那是一条宽达丈余,长约数丈的土地范围,此时已经挤满了往里面冲的人群。

    爆炸将鲜血、泥土和肢体掀飞在天空中,形成一条如屏障般的凄厉帘幕,铁蒺藜带着碎肉往四面八方飞散。这是一道在破口外排成三列的地雷阵同时爆炸的效果,它们在这片地下已经静静地掩埋数天,宁毅等人曾经忐忑于它们的引线恐怕会失效,但好在这段时间对火器的研究终究是有成果的。

    这突然的爆炸在战场上造成了二三十人的伤亡。但最重要的是,它挡住了进入防御圈的进攻者们的后路。当巨大的爆炸声传开,冲进营墙破口的近两百士兵回头看时,掀起的泥土血浆犹如高高的帘子,截断了他们与同伴的联系。

    纵然可能只有片刻,造成的心理压力。也足够大了。

    郭药师远远地看着这一切,面色颤动,张令徽则已经目瞪口呆。

    “杀了他们……”营墙之中,宁毅半身染血,面容凶戾,扶着一个同样半身是血的战士,正在举刀大喊:“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天幕之下,刀光与血浪扑了过去……

    ***************

    汴梁城,时间已经接近傍晚了。这一天下午,由于一次进攻发起的时间不太对,女真人被阻挡之后,没有再发起进攻,对于汴梁的防守者们来说,这就是收拾战场的时候了。

    几支正规的守军还在城墙上防御,一些被征兆的士兵走上城墙,搬抬尸体。偶尔有人说话。大声喊叫,除此之外。惨叫的声音是城头的主流。这声音都是伤者发出的,痛楚并不是所有人都忍得住。

    哭泣则可以躲在无人的地方。

    负责后勤的火头营则早早的抬来了粥饭馒头,有的去城墙上送,有的在固定的几处地方开始发放,搬运尸体的大车停在城墙边缘,一辆一辆。尽量小心地来去。

    距离城墙不算非常远,伤兵营的一侧,台子已经打好了,火把也在亮起来,不少士兵都聚集在了这边。伤兵不少,也有拿着馒头粥饭的面色疲累者,在附近找了地方坐下。

    虽是战时,城墙附近对许多事情有所管制,但这边情况则稍微松些,可能也是经过了军中大员的首肯。而作为普通人,若真能走进这里,所见到的情况则多半显得混乱嘈杂。此时便有几道身影朝这边走来,由于穿着军中武将亲卫的服装,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因此倒也无人阻拦他们。

    为首者步伐稳健,面容坚毅,颇有威仪。他一面走,一面看着周围的情况,偶尔点头,又或是与身边随行之人低声说上两句。

    若真有认出他身份的军中大员在此,第一反应或许就是跪下。

    “杜成喜啊,朕知道你的担心,但是收了你的念头吧,这几日,女真人攻城到天黑便止,朕……我是仔细想过了才来的,只是看看而已,你瞧,那些伤兵哪……我不要宣扬,只是看一眼,心中有数,就行了。”

    此时悄然变装过来的,正是景翰帝周喆。以他对权势的掌握,铁了心要来看,杜成喜是挡不住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前来看看这战场,不愿意宣扬,在周喆的心里,也正是要将这些英雄志士的身姿记在心中。他平素虽然养尊处优,但此时闻到血腥气,甚至见到各种血腥的场景,倒也并不会觉得不适,顶多是偶尔皱皱眉头罢了。

    作为站在巅峰之人,他的心情,也确实不会被些许的血腥所吓倒,哪怕眼下是第一次看到这样严重的场景,但这仍旧是作为一个皇帝的素养。

    “不过……这伤兵营边扎个台子是要干什么?唱大戏吗?”

    “奴婢想,会不会是哪位大人要说话,但也不像……”杜成喜看了看,“奴婢去问问。”

    杜成喜一阵小跑往前去了,周喆则径直走向那边的人群,此时人群中还是一片嘈杂的声音,过了一段时间,杜成喜跑回来,在人群里找到周喆等人。

    “龙……龙公子,是矾楼的姑娘要给他们做表演,酬答他们的辛苦,好像有师师姑娘她们在其中……”

    “表演?真是儿戏。”周喆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兵凶战危,城墙边找妓女表演?谁定的这事……”

    他倒是没有想过自己跑来会看到这种事情,也在此时,有人在那台子上敲锣了,周围几乎是在瞬间安静下来大半,有人喊:“不要吵了!不要吵了!师师姑娘来了!”

    “要不要让师师姑娘歇会……”

    “你别吵了——”

    这样的声音里,周围终于静下来,周喆背负双手又是皱眉:“让师师姑娘歇会,她在接客不成……”由于那台子简单,人上去也是简单,周喆看见走上去的似是一个样貌衣着平平无奇的女子,似乎刚忙完什么事情,头发还有些乱,衣服倒是朴素,看来刚换上不久,抱着一架古筝。女子将古筝放下,鞠了个躬。

    “各位兄弟,大家好,我是李师师,刚刚忙完就跑过来了,可能有点没精神,大家多包涵,我都洗过脸了。”那女子笑笑,众人也笑……声音倒是不错,只是矾楼的女子多半不会用这样的话跟别人打招呼的。

    周喆朝前方走去,他一身军官服装,别人倒是不敢拦他。听得那女子说道:“其实不太知道大家想看什么,我本想来翻筋斗的,可是也没什么力气了,嗯,我就不瞎说话了,先给大家弹个琴吧。”

    “明明是筝。”周喆低声说了一句,“不过,筝音铮然,正合战场气氛,我倒想听听她怎么谈……实在闹剧一场。”

    木头台子上,女子坐下了,她先是扭头看了看一旁,然后舒了一口气,就那样落下手指。

    第一声响起来,周喆微微抬头,抿了抿嘴。

    《兰陵王入阵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