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一〇章 超越刀锋(八)
    天蒙蒙亮。

    丫鬟进来加炭火时,师师从睡梦中醒来。房间里暖得有些过分了,薰得她额角发烫,连日以来,她习惯了有些冰冷的军营,乍然回来矾楼,感觉都有些不适应起来。

    “岑姑娘怎么样了?”她揉了揉额头,掀开披在身上的被子坐起来,还是昏昏沉沉的感觉。

    “大夫说她、说她……”丫鬟有点欲言又止。

    “命保住了就行。”坐在床边的女子目光平静地望着丫鬟。两人相处的时日不短,平日里,丫鬟也知道自家姑娘对许多事情多少有点冷淡,有种看淡世情的感觉。但这次……毕竟不太一样。

    “岑姑娘的性命……无大碍了。”

    “……她手没有了。”师师点了点头。令丫鬟说不出口的是这件事,但这事情师师原本就已经知道了。

    昨天晚上,便是师师带着没有了双手的岑寄情回到矾楼的。

    这段时日以来,或是师师的带动,或是城中的宣传,矾楼之中,也有些女子与师师一般去到城墙附近帮忙。岑寄情在矾楼也算是有些名声的红牌,她的性情素淡,与宁毅身边的聂云竹聂姑娘有些像,早先曾是医家女,疗伤救人比师师更加娴熟得多。昨日在封丘门前线,被一名女真士兵砍断了双手。

    也是因为她身为女子,才在那样的情况里被人救下。昨夜师师驾车带着她赶回矾楼时,半个身子也已经被血染红了,岑寄情的双手则只是得到了粗略的止血和包扎,整个人已只剩一丝游息。

    国难当头,兵凶战危,虽说绝大部分的大夫都被征调去了战场。但类似于矾楼这样的地方,还是能拥有比战场更好的医疗资源的。大夫在给岑寄情处理断臂伤势时,师师疲累地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稍微用热水洗了一下自己,半倚在床上,便睡着了。

    天气寒冷。风雪时停时晴。距离女真人的攻城开始,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距离女真人的猝然南下,则过去了三个多月。曾经的歌舞升平、繁华锦衣,在如今想来,依旧是那样的真实,仿佛眼前发生的只是一场难以脱离的梦魇。

    这一切,都不真实——这些天里,好多次从睡梦中醒来。师师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这样的念头,那些凶神恶煞的敌人、血流成河的场景,即便发生在眼前,事后想来,师师都忍不住在心里觉得:这不是真的吧?这样的念头,或许此时便在无数汴梁人脑海中盘旋。

    原本是一家顶梁柱的父亲,某一天上了城池,忽然间就再也回不来了。曾经是吃粮拿饷的丈夫。陡然间,也化为这座城市噩耗的一部分。曾经是明眸皓齿、素手纤纤的美丽女子。再见到时,也已经丢失了一双手臂,浑身浴血……这短短的时日里,无数人存在的痕迹、留存在他人脑海中的记忆,划上了句点。师师曾经在成长中见过许多的坎坷,在交际逢迎中见过世道的黑暗。但对于这陡然间扑倒眼前的事实,仍旧觉得恍如噩梦。

    然而这一切终究是真实发生的。女真人的突如其来,打破了这片江山的美梦,如今在惨烈的战事中,他们几乎就要拿下这座城池了。

    早些天里。对于女真人的凶狠残暴,对于己方军民奋战消息的宣传几乎未曾停下,也确实鼓舞了城中的士气,然而当守城者死亡的影响逐渐在城内扩大,悲伤、怯弱、甚至于绝望的情绪也开始在城内发酵了。

    一个人的死亡,影响和波及到的,不会只有区区的一两个人,他有家庭、有亲朋,有这样那样的社会关系。一个人的死去,都会引动几十个人的圈子,更何况此时在几十人的范围内,死去的,恐怕还不止是一个两个人。

    人们开始害怕了,大量的悲伤、噩耗,战局激烈的传言,使得家中还有青壮的人,哭着喊着求着不敢再让家人赴死,也有些已经去了城墙上的,人们活动着尝试着看能不能将他们撤下来,或是调往别处。有关系的人,则都已经开始谋求后路——女真人太狠了,这是不破汴梁誓不罢休的架势啦。

    矾楼处于汴梁消息圈的中央,对于这些东西,是最为敏锐的。不过在师师而言,她已经是上过战场的人,反而不再考虑这么多了。

    稍稍梳洗停当,师师去看了一眼仍在昏睡中的岑寄情。她在战场边上半个月,对于打扮样貌,已没有过多修饰,只是她本身气质仍在。虽然外表还显得柔弱,但见惯刀枪鲜血之后,身上更像是多了一股坚韧的气势,犹如野草从石缝中长出来。李蕴也在屋外,看了看她,欲言又止。

    若是以往,看到一个人双手被活生生砍断的情景,矾楼中的姑娘没一个能够受得了,就连昨晚,师师领着人抱了全身是血的岑寄情进来后,一掀开遮盖的衣服,看见岑寄情竟双臂齐断、满身血污,当场便有人被吓得晕了过去,李蕴都觉得有些吃不消,唯有师师还在疲倦而冷静地安排着一切,等到大夫来了,方才回去睡觉。

    天色还未大亮,但今日停了风雪,只会比往日里更加寒冷——因为师师知道,女真人的攻城,就又方便些了。从矾楼往东北面看去,一股黑色的烟柱在远处升上灰蒙蒙的天际,那是连日以来,焚烧尸体的烟尘。没有人知道今日会不会破城,但师师稍微收拾了东西,准备再去伤兵营那边,之后,贺蕾儿找了过来。

    “师师……师师姐,你在战场上……他怎么样了?”

    这位在矾楼地位不算太高的女子惦念着薛长功的事情,过来跟师师打听消息。

    “这些天他都没有来,我担心他出事,不是说……女真人晚上不攻城吗……”

    “我准备了一些他喜欢吃的糕点……也想去送给他,但是他说过不让我去……而且我怕……”

    “……师师姐,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女真人是铁了心了,一定要破城,很多人都在找出路……”

    “他被分在酸枣门,但好歹是个将军……师师姐,你……你可不可以去找找他,替我把糕点带给他……”

    贺蕾儿长得还不错。但在矾楼中混不到多高的地位,也是因为她拥有的只有长相。此时满腹心事地来找师师倾诉,絮絮叨叨的,说的也都是些胆小又自私的事情。她想要去找薛长功,又怕战场的凶险,想要讨好对方,能想到的也仅仅是送些糕点,想要薛长功安排她逃跑,纠纠结结的希望师师替她去跟薛长功说……

    她没有注意到师师正准备出去。絮絮叨叨的说的这些话,师师先是感到愤怒,后来就只是叹息了。她听着贺蕾儿说了那样一阵,敷衍几句。然后告诉她:薛长功在战斗最激烈的那一片驻守,自己虽然在附近,但双方并没有什么交集,最近更是找不到他了,你若要去送东西。只好自己拿他的令牌去,或许是能找到的。

    战火席卷而来。在这措手不及之中,有的人在第一时间失去了生命,有的人混乱,有的人消沉。也有的人在这样的战争中完成蜕变,薛长功是其中之一。

    唉,这样的男人。之前或许中意于你,待到战事打完之后,他步步高升之时,要怎样的女人不会有,你恐怕欲做妾室。亦不可得啊……

    待到将贺蕾儿打发离开,师师心中这样想着,随即,脑海里又浮现起另外一个男人的身影来。那个在开战之前便已警告他离开的男人,在许久以前似乎就看到了事态发展,一直在做着自己的事情,随后还是迎了上去的男人。如今回想起最后见面分别时的情景,都像是发生在不知多久以前的事了。

    宁毅……

    他不是在战争中蜕变的男人,到底该算是怎样的范畴呢?师师也说不清楚。

    从十二月初一,传来夏村守军迎战张令徽、刘舜仁取胜的消息之后,汴梁城里唯一能够打探到的进展,是郭药师率领怨军整支扑上去了。

    战斗激烈……

    总数三万六千人的天下强军对阵一万八千左右拼凑出来的部队,战斗激烈到底是怎样的评价,师师本身无法评判。她只能看着汴梁城墙上下死去的人,偶尔幻想一下黄河畔发生的战争。无论如何,没有战败的消息传来,或许就是好消息。

    无论战事如何惨烈,只要他能留下性命,或许……就是好消息了……

    ***************

    踏踏踏踏……

    马蹄声穿过积雪,快速奔来。

    一骑、十骑、百骑,骑兵队的身影奔驰在雪原上,随后还穿过了一片小小的林子。后方的数百骑跟着前方的数十身影,最终完成了合围。

    双方接触时,前方那骑掉转了方向,朝着追兵靠了过去。那黑色的身影一伸手,从马背上就像是跨步一般的冲出,呼的一声,与他相撞的骑兵在空中旋转着飞起来,黑色的身影落下地面,倒退而行,脚底铲起大蓬大蓬的积雪,迎面而来的两骑追兵几乎是直撞了过来,但随后,两匹疾奔中的骏马都失去了重心,一匹朝着左侧高高跃起,长嘶着轰然摔飞,另一匹朝右侧翻滚而出,黑袍人拉着马背上骑士的手朝后方挥了一下,那人飞出去,在空中划出惊人的弧线,翻出数丈之外才跌落雪中。

    “住手!都住手!是误会!是误会!”有人大喊。

    黑袍人已经在雪里停下了身形,背负双手,正是目光锐利、表情肃然的福禄,而后方数百骑中,被众人拱卫着的,便是武胜军都指挥使陈彦殊,这人年纪四十多岁,样貌端方正气,他是文官出身,此时亦是武将,正是武朝人最喜欢的儒将类型。眼见着福禄一个跨步之间摔飞三匹冲锋中的骑兵,心中便是一震,他每每惊叹于这些武林宗师的武艺高超,只可惜,眼前此人,也难以为自己所用。

    侠以武乱禁,这些凭一时血气做事的人。总是无法理解大局和自己这些维护大局者的无奈……

    “福禄前辈,罢手吧,陈某说了,您误会了我的意思……”

    “没什么误会的。”老人朗声说道,也抱了抱拳,“陈大人。您有您的想法,我有我的志向。女真人南下,我家主人已为了刺杀粘罕而死,如今汴梁战事已至于此等情况,汴梁城下您不敢去,夏村您也不愿出兵,您有理由,我都可以谅解,但老朽只余残命半条。欲为此而死,您是拦不住的。”

    “情况复杂啊!老前辈!”陈彦殊深吸了一口气,“有关汴梁之事,夏村之事,陈某早就与你详细说过!汴梁城兵凶战危,女真凶狠残暴,谁不知道。某非不愿出兵,实在是无法出兵啊!这数万人、数十万人新败。贸然再出,走不到一般。那是都要散了的啊。我武胜军留在这里,对女真人、怨军犹有一番威慑之能,只需汴梁能坚持下去,顾虑我等的存在,女真人必然要求和。至于夏村,又何尝不是……怨军乃天下雄兵。当初招安于他,朝廷以燕云六州,以及半个朝廷的力气相扶持,可谁知郭药师两面三刀,转叛女真!夏村?早几日或凭对方轻敌。取一时之利,迟早是要大败的,老前辈就非要让咱们所有家当都砸在里面吗!?”

    福禄拙于言辞,另一方面,由于周侗的教导,此时虽然分道扬镳,他也不愿在军队面前以内幕坍陈彦殊的台,只是拱了拱手:“陈大人,人各有志,我早已说了……”

    “再者!做大事者,事若不成须放手!老前辈,为使军心振奋,我陈彦殊莫非就什么事情都未做!将您的名头显于大军之中,便是希望众将士能承周师傅的遗志,能再起奋勇,戮力杀敌,只是这些事情都需时日啊,您如今一走了之,几万人的士气怎么办!?”

    眼见福禄没什么干货回答,陈彦殊一句接一句,振聋发聩、掷地有声。他话音才落,首先接茬的倒是被追的数十骑中的一人了:“你闭嘴,陈彦殊!”

    马背上,只见那汉子钢刀一拔,指了过来,片刻间,数十跟随福禄离开的绿林人士也各自拔出武器来:“巧言令色,大言不惭!你说完了吗!大军数万,军心一寸也无,这朝廷要尔等作甚!亏你还将这事当成炫耀,不要脸的说出来了!告诉你,龙茴龙将军麾下虽只有六千余人,却远比你手下四五万人有血性得多……”

    “龙茴!”陈彦殊勒了勒马头,一声冷笑,“先不说他只是一介偏将,趁着大军溃败,收拢了几千人,毫无领兵资格的事情,真要说未将之才,此人有勇无谋,他领几千人,不过送死而已!陈某追上来,便是不想前辈与尔等为蠢人陪葬——”

    “陈彦殊你……”

    “好了!”马背上那汉子还要说话,福禄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语,随后,面目冰冷地朝陈彦殊又是一拱手。

    “陈大人,您也不必再说了,今日之事,我等心意已决,便是身死于夏村,也与陈大人无关,若真给陈大人带来了麻烦,我等死了,也只得请陈大人包涵。这是人各有志,陈大人若不愿包涵,那恕我等也不能接受大人的行事作风,您今日尽管下令让麾下兄弟杀过来,我等若有侥幸逃脱的,反正也去不了夏村了,此后一生之中,只与、与大人的家人为敌。老朽虽然武艺不精,但若专为求生,今日或许还是能逃得掉的。大人,您做决定吧。”

    他这番话再无回旋余地,周围同伴挥舞刀枪:“便是这样!前辈,他们若当真杀来,您不必管我们!”

    “真要自相残杀!死在这里便了!”

    “陈彦殊,你听到了吗!我若活着!必杀你全家啊——”

    众人呼喊片刻,陈彦殊脸上的表情一阵难看过一阵,到得最后,便是令得双方都紧张而难堪的沉默。如此过了许久,陈彦殊终于深吸一口气,缓缓策马向前,身边亲卫要护过来,被他挥手制止了。只见他单骑走向福禄,随后在雪地里下来,到了老人身前,方才昂然抱拳。

    “前辈啊,你误我甚深。”他缓缓的、沉声说道,“但事已至此。争辩也是无用了。龙茴此人,大志而无能,尔等去攻郭药师,十死无生。夏村亦是同样,一时血勇,撑住几日又如何。或许此刻,那地方便已被攻破了呢……陈某追至此地,仁至义尽了,既然留不住……唉,各位啊,就保重吧……”

    他将这些话缓缓说完,方才躬身,然后面目肃然地走回马上。

    不久之后,雪地当中。两拨人终于渐渐分开,往不同的方向去了。

    ************

    雪地里,长长的士兵阵列逶迤前行。

    “昨日还是风雪,今日我等触动,天便晴了,此为吉兆,正是天助我等!诸位兄弟!都打起精神来!夏村的兄弟在怨军的猛攻下,都已支撑数日。我军猝然杀到,前后夹击。必能击溃那三姓家奴!走啊!只要胜了,军功,饷银,不在话下!你们都是这天下的英雄——”

    队伍中列的雪坡上,骑着战马的将军一面前行,一面在为队伍大声的打气。他亦有武学的功底。内力迫发,声如洪钟,再加上他身材魁梧,为人正气,一路呼喊之中。令人极受鼓舞。

    不一会儿,便有小股的军队来投,逐渐合流之后,整个队伍更显慷慨激昂。这天是十二月初八,到得下午时分,福禄等人也来了,队伍的情绪,更加热烈起来。

    夏村的战事,能够在汴梁城外引起许多人的关注,福禄在其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是他在暗中游说多方,策动了不少人,才开始有了这样的局面。而事实上,当郭药师将怨军集中到夏村这边,惨烈、却能有来有往的战事,实在是令许多人吓到了,但也令他们受到了鼓舞。

    这位为首的、名叫龙茴的将军,便是其中之一。当然,慷慨激昂之中是否有权欲的驱使,颇为难说,但在这时,这些都不重要了。

    “陈指挥明哲保身,不愿出手,我等早已料到了。这天下局势糜烂至此,我等纵然在此骂骂咧咧,也是无用,不愿来便不愿来吧。”听福禄等人说了经过,雪坡之上,龙茴只是豪迈地一笑,“只是前辈从夏村那边过来,村子里……战事如何了?”

    “今日天晴,不好躲藏,只是匆匆一看……颇为惨烈……”福禄叹了口气,“怨军,似是攻破营墙了……”

    他带来的消息令得龙茴沉默了片刻,眼下已经是夏村之战进入白热化的第六日,在先前的消息中,守军一方与怨军你来我往的交手,怨军使用了多种攻城方法,然而守军在火器的配合与辅助下,始终未被怨军真正的攻入营墙当中。想不到到得今日,那牢固的防御,终究还是破了。

    当然,木墙而已,堆得再好,在这样的厮杀当中,能够撑下去五天,也已经是极为幸运的事情,要说心理准备,倒也不是完全没有的,只是作为外围的同伴,终究不愿意看到罢了。

    夏村外围,雪地之上,郭药师骑着马,远远地望着前方那激烈的战场。红白与焦黑的三色几乎充斥了眼前的一切,此时,兵线从东南面蔓延进那片歪歪扭扭的营墙的破口里,而半山腰上,一支预备队奔袭而来,正在与冲进去的怨军士兵进行惨烈的厮杀,试图将突入营墙的锋线压出去。

    宁毅冲过鲜血染红的坡地,长刀劈出去,将一名身材高大的怨军士兵练手带人哗的劈飞出去,在他的身侧,祝彪、齐家兄弟、田东汉、陈驼子、聂山等人都以猛虎般的气势杀入敌人当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就是宁毅留在身边的亲卫团,也算是预备的干部团了。

    在之前受到的伤势基本已经痊愈,但破六道的暗伤积累,即便有红提的调理,也并非好得完全,此时全力出手,胸口便不免隐隐作痛。不远处,红提挥舞一杆大枪,领着小拨精锐,朝宁毅这边厮杀过来。她怕宁毅受伤,宁毅也怕她出事,开了一枪,朝着那边奋力地拼杀过去。鲜血不时溅在他们头上、身上,沸腾的人潮中,两个人的身影,都已杀得通红——

    “他妈的——”用力劈开一个怨军士兵的脖子,宁毅摇摇晃晃地走向红提,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呼啸一声,长枪如巨蟒般奔过宁毅身侧,刺向他的身后,红提听到了他的低声抱怨:“什么?”

    “不是说死伤一成,就要崩溃的吗,现在死多少了——”

    连日以来的鏖战,怨军与夏村守军之间的伤亡率,早已不止是区区一成了,然而到得此时,无论是交战的哪一方,都不知道还要厮杀多久,才能够看到胜利的端倪。

    但在这一刻,夏村山谷这片地方,怨军的力量,始终还是占据上风的。只是相对于宁毅的厮杀与抱怨,在怨军的军阵中,一面看着战事的发展,郭药师一面念叨的则是:“还有什么花招,使出来啊……”

    这数日以来,常胜军在占据了优势的情况下发起进攻,遇上的新奇状况,却委实不是第一次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