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〇六章 超越刀锋 四
    夏村。[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草莓小说网,.]

    风雪小一些时,山谷中的人们收到了前方的传讯,而后是风雪里延绵而来的身影。

    岳飞麾下的步兵带着从牟驼岗营地中救出来的千余人,相继进入山谷之中,由于提前已有报讯,山谷中早已起篝火,煮好了热粥,亦给那些跋涉而来的人们准备好了毛毯与住处。由于山谷其实算不得大,穿过拒马与战壕形成的屏障后,出现在这些饱经欺凌的人眼前的,便是谷地上方一圈一圈、一排一排的士兵身影,知道他们回来时,所有人都出来了,风雪之中,万余身影就在他们眼前延展开去……

    随后,这些身影也举起手中的刀枪,发出了欢呼和怒吼的声音,震动天云。

    有些被救之人当场就流出含泪,哭了出来。

    在九月二十五凌晨那天的溃败之后,宁毅收拢这些溃兵,为了振奋士气,绞尽了脑汁。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最初那批跟在身边的人,起到了极好的表率作用,此后大量的宣传被做了起来,在营地中形成了相对狂热的、一致的气氛,也进行了大量的训练,但即便如此,冰冻三日又岂是一日之寒,纵然经历了一定的思想工作,宁毅也是根本不敢将这一万多人拉出去打硬仗的。

    不过,之前在山谷中的宣传内容,原本说的就是国破家亡后这些人家人的苦难,说的是汴梁的惨剧,说的是五胡乱华、两脚羊的历史。真听进去以后,悲凄和绝望的心思是有的,要就此激发出慷慨和悲壮来,终究不过是纸上谈兵的空话,然而当宁毅等人率军直捣牟驼岗。烧毁粮草甚至救出了一千多人的消息传来,众人的心神,才真真正正的得到了振奋。

    如果说先前所有的说法都只是预热和铺垫。只有当这个消息到来,所有的努力才真正的扣成了一个圈。这两日来。留守的闻人不二不遗余力地宣传着这些事:女真人并非不可战胜,我们甚至救出了自己的同胞,那些人受尽苦难折磨……等等等等。待到这些人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一切的宣传,都落到实处了。

    山谷之中此时响起的吼声,才真正算是所有人真心诚意发出的欢呼和怒吼。不过,随后他们也发现了,骑兵并没有跟来。

    闻人不二向岳飞等人询问了原因。山谷之中。欢迎这些可怜人的热烈气氛还在持续当中,关于骑兵未曾跟上的理由,随即也传开了。

    返回夏村的路程上,由于步兵和这些被救下来的人前行速度不快,骑兵一直在旁戍卫。而由于张令徽、刘舜仁的万余人可能迎头截住他们的去路,就在距离夏村不远的路途上,秦绍谦、宁毅等人率领骑兵,去堵住张、刘两部的路了。

    此时风雪延绵,透过夏村的山头,见不到战争的端倪。然而以两千骑阻止上万大军。或许有可能退却,但打起来,损失依旧是不小的。得知这个消息后。随即便有人过来请缨,这些人中包括原本武朝军中将领刘辉祖、裘巨,亦有后来宁毅、秦绍谦整合后提拔起来的新人,几名将领明显是被众人推选出来的,声望甚高,随着他们过来,其余兵将也纷纷的朝前方涌过来了,血气上涌、刀光猎猎。

    “我们在后方躲着,不该让这些兄弟在前方流血——”

    “万余人就敢叫阵。我们杀出去,生吞了他们——”

    “兄弟们。憋了这么久,练了这么久。该是让这条命豁出去的时候了!看看谁还当孬种——”

    “豁出这条命去,有进无退!”

    此时这山谷之中犹如炸开了锅一般,众人呼应间,战意凛然,闻人不二心系前方战况,也颇想派人接应,但随即还是压下了众人的情绪。

    “大战当前,军令如山,岂同儿戏!秦将军既然派人回来,着我等不许轻举妄动,便是已有定计,尔等打起精神便是,怨军就在外头了,害怕没有仗打么!临敌之时最忌焦躁!怨军虽不如女真主力,却也是天下强兵——全都给我磨利刀锋,安静等着——”

    山谷之中经过两个月时间的整合,负责中枢的除了秦绍谦,便是宁毅麾下的竹记、相府体系,闻人不二命令一下,众将虽有不甘,但也都不敢违逆,只得将情绪压下去,命麾下将士做好战斗准备,安静以待。

    风雪漫漫,众人接了命令,沸腾的热血却并非一时可以压下,负责内围的士兵安顿好了接回来的俘虏,外围的士兵早已磨刀霍霍,随时等待常胜军的到来。整个山谷之中气氛肃杀,那些被接入后方的俘虏们才刚刚被安顿下来,便见周围士兵操刀着甲,犹如一道道水脉般的往前方涌去,他们知道大战在即,然而在这片地上,成千上万的人,都已经做好准备了。

    这样的队伍,能打败那常胜军了吧……不少人心中,都是这样想着。

    过得不久,山麓一侧,便见骑影冲开风雪,沿着白色的山道席卷而来,一匹、两匹,渐至百匹千匹,正是由秦绍谦、宁毅等人带领的精骑队伍,聚成洪流,奔驰而回……

    ****************

    福禄的身影在山间奔行,犹如一道溶入了风雪的电光,他是远远的跟随在那队骑兵后侧的,随行的两名军官纵然也有些武艺,却早已被他抛在后头了。

    方才在那雪岭之间,两千骑兵与上万大军的对峙,气氛肃杀,一触即发。但最后并未去往对决的方向。

    两千余人以掩护后方步兵为目的,堵截常胜军,他们选择在雪岭上现身,片刻间,便对万余常胜军产生了巨大的威压。当那刀鞘与鞍鞯的拍打一次次的传来,每一次,都像是在积蓄着冲锋的力量,位于下方的大军旌旗猎猎。却不敢妄动,他们的位置本就在最适合骑兵冲阵的角度上,一旦两千多人放马冲来。后果不堪设想。

    常胜军中诸将,实力以郭药师为最强。但张令徽、刘舜仁所部,亦有四千的骑兵。只是作为轻骑,绕行包抄已失去先机,逆着雪坡冲上,自然也不太可能。对方是以一鼓作气、二而衰、三而竭的方法在消耗着常胜军的士气,许多时候,引而不发比占据了优势的冲锋,更令人难受。福禄便伏于雪地间。看着这双方的对峙,风雪与肃杀将天地间都压得昏暗。

    这是真正属于强军的对峙,马队的每一下拍打,都整齐得像是一个人,却由于集中了两千余人的力量,拍打沉重得像是敲在每一个人的心跳上,没下拍打传来,对方也都像是要呼喊着冲杀过来,消耗着对手的心力,但最终。他们仍旧在那风雪间列队。福禄随着周侗在江湖上奔走,知道许多山贼马匪,在包围猎物时也会以拍打的方式逼被围者投降。但绝不可能做到如此的整齐划一。

    待到常胜军这边有些按捺不住的时候,雪岭上的骑兵几乎同时勒马转身,以整齐的步调消失在了山下大军的视野中。

    这短短一段时间的对峙令得福禄身边的两名将领看得口干舌燥,浑身滚烫,还未反应过来,福禄已经朝马队消失的方向疾行追去了。

    穿过前方的山岭,不多时,福禄看到了雪岭间的那片山谷,先前的骑兵正自侧面绕行进去。在视野两侧。高达丈余的木墙沿着山麓延绵开去,虽然这样的城防高度比之许多小城小镇都有不足。然而看山谷中火光延绵,刀枪如林的样子。很显然,他们引常胜军过来,是要死守于此了。

    兵败之后,夏村一地,打的是右相次子秦绍谦的名头,收拢的不过是万余人,在这之前,与周围的几支势力多少有过联系,彼此有个概念,却从未过来探看过。但此时一看,这边所表露出来的气势,与武胜军营地中的样子,几乎已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在这之前,福禄并非是不清楚武朝军队的样子,恰恰相反,周侗毕生都想要领军作战为国效力,对于武朝军队如何,他们是清楚得不得了的。也是因此,陈彦殊笼络他帮忙振奋士气,他能起到的作用虽然不大,陈彦殊一直畏缩,驻地中三万大军都不可战,他也全都可以理解,纵然想要责难,也无从说起,相反,若军队不是这样,那才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然而眼前的这支军队,从先前的对峙到此时的状况,表露出来的战意、杀气,都在颠覆这一切想法。

    在武胜军中一个多月,他也已经隐约知道,那位宁毅宁立恒,便是随着秦绍谦寄身夏村这边。只是京城危亡、国难当头,关于周侗的事情,他还来不及过来托付。到得此时,他才忍不住想起先前与这位“心魔”所打的交道。想要将周侗的消息托付给他,是因为宁毅对那些绿林人士的心狠手辣,但在此时,灭梁山数万人、赈灾与天下豪绅交锋的事情才真正显现在他心里。这位看来只是绿林魔头、豪绅大商的男人,不知与那位秦将军在这里做了些什么事情,才将整处营地,变成眼前这副样子了。

    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福禄朝着远处望去,风雪的尽头,是黄河的堤岸。与此时所有盘踞汴梁附近的溃兵势力都不同,只有这一处营地,他们仿佛是在等待着常胜军、女真人的到来,甚至都没有准备好足够的退路。一万多人,一旦营地被破,他们连溃败所能选择的方向,都没有。

    破釜沉舟、哀兵必胜……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时,那边山谷中,杀声如雷吼般的响起来了……

    *****************

    看着风雪的方向,宁毅、秦绍谦等人骑马奔上原本搭好的一处高台。

    此时,两千骑兵仅以气势就迫得万余常胜军不敢上前的事情,也已经在营地里传开。无论战力再强,防守始终比进攻占便宜,山谷之外,只要能不打,宁毅等人是绝不会鲁莽开战的。

    “诸位兄弟!我们回来了!”说话的声音顺着风雪传开。在那高台上的,正是这片营地中最为坚忍凶狠,也最善隐忍谋算的年轻人。所有人都知道,没有他。大家绝不会取得眼前这样的战果,因此随着声音响起,便有人挥手呐喊呼应,但随即,谷内安静下来,名叫宁毅的书生的话语,也正显得沉静,甚至于冷漠:“我们带回了你们的亲人。也带回了你们的敌人。接下来,没有任何修整的机会了。”

    “山外,一万一千怨军正在赶过来,我不想评价他们有多厉害,我只要告诉你们,他们会越来越多。郭药师麾下尚有两万五千人,牟驼岗有一万人,汴梁城外有五万七千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来攻打我们这里,胜利的机会有一个。撑住……”他说道,“撑住。”

    “撑过这个冬天,春天来的时候。胜利会来。你们不用想退路,不用想失败后的样子,两个月前,你们在这里遭到了屈辱的失败,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了。这个冬天,你们脚下的每一寸地方,都会被血染红,要么是你们的。要么敌人的、怨军的、女真人的。我不用告诉你们有多艰难,因为这就是世界上你能想到的最艰难的事情。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当这里血流成河的时候。我跟你们在一起;这里所有的将军……和乱七八糟的将军,跟你们在一起;你们的兄弟,跟你们在一起;汴梁的一百万人跟你们在一起;这个天下的命数,跟你们在一起。败则玉石俱焚,胜,你们就做到了世界上最难的事情。”

    他说到乱七八糟的将军时,手朝着旁边那些中层将领挥了挥,无人发笑。

    “所以,包括胜利,包括所有乱七八糟的事情,是我们来想的事。你们很幸运,接下来只有一件事情是你们要想的了,那就是,接下来,从外面来的,不管有多少人,张令徽、刘舜仁、郭药师、完颜宗望、怨军、女真人,不管是一千人、一万人,哪怕是十万人,你们把他们统统埋在这里,用你们的手、脚、兵器、牙齿,直到这里再也埋不下人,直到你走在血里,骨头和内脏一直淹到你的脚脖子——”

    那木台之上,宁毅已经变得高亢的声音顺着风雪卷出去,在这一瞬间,他顿了一顿,然后,安静而简单地完成说话。

    他说:“杀。”

    周围沉默了一下,然后附近的人说出来:“杀!”

    后方众人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来了:“杀——”

    又是片刻沉默,近两万人的声音,犹如雷吼:“杀————————————”卷动整片天云,大地都在震颤。

    黄河的冰面下,有着汹涌的暗流。不久之后,山谷外出现了常胜军大队的身影。

    ***************

    张令徽与刘舜仁在雪坡上看着这片营地的状况。

    营地正面,确实有一段开阔的道路,但是到了前方,一堆堆的积雪、拒马、壕沟组成了一片难以发起冲锋的地带,这片地带一直延伸到营地内部。

    然而营墙并不高,仓促之中能够筑起丈余的防线拱卫一切已是不易,纵然有些地方削了木刺、扎了枪林,能够起到的阻挡作用,恐怕仍不如一座小城的城墙。

    “他们为何选择此地驻防?”

    “……因后方是黄河?”

    刘舜仁不久之后,便想到了这件事。

    宗望前去攻打汴梁之时,交给怨军的任务,便是找出欲决黄河的那股势力,郭药师选择了西军,是因为打败西军功劳最大。然而此事武朝军队各种坚壁清野,汴梁附近不少城池都被放弃,军队溃败之后,任选一处坚城驻防都可以,眼前这支军队却选择了这样一个没有后路的山谷。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了。

    先前女真人对于汴梁周围的情报或有收集,然而一段时间以后,确定武朝军队被打散后军心崩得更加厉害,大家对于他们,也就不再太过上心。此时上心起来,才发现,眼前这一处地方,果然很符合决黄河的描述。

    另一方面,当初在潮白河畔,郭药师本欲与宗望大军一决高下。张令徽、刘舜仁的背叛,使得他不得不投降宗望,此时就算已经认命。要说与这两个兄弟毫无嫌隙,也是绝不可能。在女真人手下做事。彼此都有提防的情况下,若能够为宗望去除这个心头之患,必是大功一件了。

    “然而,此地据说驻有近两万军队,方才所见,战力不俗,我等兵力不过万余人,他们若拼死抵抗。怕是要伤元气……”商议之后,张令徽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方才阻住他们去路的两千骑兵,气势惊人,尤其是众人一齐拍打的那种协调性,绝非普通军队可以做到。要知道战阵之上,血气上涌,就算一般的军队经过训练,战时也难免有人因为心潮澎湃,拿不住跟旁边同伴的节奏,张令徽等人在战场上拼杀半辈子。方才固然心惊,却也在等着对方的气势稍乱,这边便会发起进攻。

    然而直到最后。对方也没有露出破绽,当时张令徽等人已经忍不住要采取行动,对方忽然退走,这一下交锋,就等于是对方胜了。接下来这半天,手下部队要跟人交手恐怕都会留有心理阴影,也是因此,他们才没有衔尾急追,而是不紧不慢地将部队随后开来。

    若对方部队全都有这样的素质。正面开战都能吃光自己,何况他们还占了防守地利。

    “不过……武朝军队之前是大败溃散。若当初就有此等战力,绝不至于败成这样。若是你我。此后就算手头有了精兵,欲偷袭牟驼岗,兵力不足的状况下,岂敢留力?”刘舜仁分析一番,“因此我断定,这山谷之中,善战之兵不过四千余,剩下皆是溃兵组成,恐怕他们是连拉出去都不敢的。否则又岂会以四千对一万,行险一击?”

    女真军队此时乃天下第一的强军,以一万多人守在牟驼岗,再厉害、再自大的人,只要手上还有余力,恐怕也不至于用四千人去偷袭。这样的推算中,山谷之中的军队组成,也就呼之欲出了。

    以一万六千弱兵混四千精兵,固然有可能被四千精兵带起来,但若是其他人实在太弱,这两万人与单纯四千人到底谁强谁弱,还真是很难说。张令徽、刘舜仁都是明白武朝状况的人,这天夜里,大军扎营,心头计算着胜负的可能,到得第二天凌晨,军队朝着夏村山谷,发起了进攻。

    风雪还在下,夜空之中,仍是一片黑色,等待了一晚上的夏村守军已经发现了怨军的异动,人们的口中哈着白汽,有人以积雪擦脸,呲起白森森的牙齿,士兵挽弓、搭起盾牌,有人活动着手臂,在黑暗中发出“啊”的短促的叫喊。

    时隔两个月,战争的你死我活,再度如潮水般扑上来。

    没有后退的可能了……

    宁毅走在人群里:“传令做好开炮准备。”

    “不可。”秦绍谦、岳飞等人都在瞬间提出了反驳,秦绍谦看看旁边的小将,目光之中有些赞许,岳飞拱了拱手,退到后面去。

    “为何?”

    “先见血。”秦绍谦说道,“两边都见血。”

    ……唯有见血,才能瞬间明白战争的残酷。

    宁毅点了点头,他对于战争,终究还是不够了解的。

    第一轮弓箭在黑暗中升起,穿过两边的天空,而又落下去,有的落在了地上,有的打在了盾牌上……有人倒下。

    昏暗中,血腥气弥漫开来了,宁毅回头看去,整个山谷中火光寥寥,所有的人都像是凝成了一体,在这样的昏暗里,惨叫的声音变得格外突兀渗人,负责救治的人冲过去,将他们拖下来。宁毅听见有人喊:“没事!没事!别动我!我只是腿上一点伤,还能杀人!”

    营墙外的雪原上,脚步声沙沙的,正在变得激烈,即便不去高处看,宁毅都能知道,举着盾牌的怨军士兵冲过来了,呼喊之声先是远远传来,逐渐的,犹如猛扑过来的海潮,汇成剧烈的呼啸!

    两轮弓箭之后,呼啸声扑上营墙。仅高丈余的木制营墙在这种亡命的战场上实际上起不到大的阻挡作用。就在这短兵相接的一瞬间,墙内的呐喊声陡然响起:“杀啊——”撕裂了夜色,!巨大的岩石撞上了海潮!梯子架上营墙,勾索飞上来,这些雁门关外的北地士兵顶着盾牌,呐喊、汹涌扑来,营墙之中,这些天里经过大量单调训练的士兵以同样凶悍的姿态出枪、出刀、上下对射,转眼间,在接触的锋线上,血浪轰然绽开了……

    景翰十三年冬,十二月初一,凌晨,摇摇欲坠的汴梁城上,新一天的战事还未开始,距离这边近三十里的夏村山谷,另一场决定性的战事,以张令徽、刘舜仁的进攻为导火索,已经悄然展开。此时还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处战场的重要性,众多的目光盯着激烈而险象环生的汴梁城防,即便偶尔将目光投过来,也只认为夏村这处地方,终于引起了怨军的注意,展开了报复性的攻击。

    对于这里的奋战、英勇和愚蠢,落在众人的眼里,嗤笑者有之、惋惜者有之、敬重者有之。无论抱有怎样的心情,在汴梁附近的其余队伍,难以再在这样的状况下为京城解围,却已是不争的事实。对于夏村能否在这场战斗力起到太大的作用,至少在一开始时,没有人抱这样的期待。尤其是当郭药师朝这边投来目光,将怨军全部三万六千余人投入到这处战场后,对于这边的战事,众人就只是寄望于他们能够撑上多少天才会溃败投降了。

    无论如何,十二月的第一天,京城兵部之中,秦嗣源收到了夏村传来的最后讯息:我部已如预定,进入奋战,自此时起,京城、夏村,皆为一体,生则同生,死则同死,望京城诸公珍重,此战过后,再图相见。

    这讯息既简单,又奇怪,它像是宁毅的口吻,又像是秦绍谦的说话,像是下属发给上司,同僚发给同事,又像是在外的儿子发给他这个父亲。秦嗣源是走出兵部大堂的时候收到它的,他看完这信息,将它放进衣袖里,在屋檐下停了停。随从看见老人拄着拐杖站在那儿,他的前方是混乱的大街,士兵、奔马的来去将一切都搅得泥泞,漫天风雪。老人就面对着这一切,手背上因为用力,有鼓起的青筋,双唇紧抿,目光坚定、威严,其中夹杂的,还有些许的凶戾。

    这些天来,他的神情,大多数时候都是如此的,他就像是在跟一切的困难作战,与女真人、与天地,与他的身体,没有人能在这样的目光中打倒他。

    而似乎,在打倒他之前,也没有人能打倒这座城池。

    女真人的攻城仍在继续。

    在这之后,有许许多多的人,难言再见……(未完待续)

    ps:七千字,大章节。I1071

    </br>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