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〇三章 超越刀锋(一)
    凌晨时分,风雪渐渐的停了下来。

    原本的小镇废墟里,篝火正在燃烧。马的声音,人的声音,将生的气息暂时的带回这片地方。

    士兵在篝火前以铁锅、又或是洗净的头盔熬粥,也有人就着火焰烤冷硬的馒头,又或是显得奢侈的肉条,身上受了轻伤的士兵犹在火堆旁与人谈笑。营地一侧,被救下来的、衣衫褴褛的俘虏三三两两的蜷缩在一起。

    “来,毯子,拿着……”

    宁毅走在其中,与旁人一道,将不多的可以保暖的毯子递给他们。在女真营地中呆了数月的这些人,身上大多有伤,遭受过各种虐待,若论形象——比起后世诸多影视剧中最为凄惨的乞丐或许都要更凄凉,令人望之不忍。间或有几名稍显干净些的,多是女子,身上甚至还会有花花绿绿的衣服,但神情大多有些畏缩、迟钝,在女真营地里,能被稍微打扮起来的女人,会遭到怎样的对待,可想而知。

    事实上,这当中只要是女人,或许就都已经遭受过这样的对待,只不过,有的被这样对待稍久一些,也就形象凄惨,令人望之毫无**了,能被留下自生自灭的,多半还是女真人稍微懒了点,没有动手杀掉。

    当中有些人眼见宁毅递东西过来,还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他们(又或是她们)或许还记得不久前宁毅在女真营地里的行为,不顾他们的想法,驱赶着所有人进行逃离,由此导致后来大量的死亡。

    那样的混乱当中,当女真人杀来时,有些被关了许久的俘虏是要下意识跪下投降的。宁毅等人就藏身在他们之中。对那些女真人做出了攻击,而后真正遭到屠杀的,自然是这些被放出来的俘虏,相对来说,他们更像是人肉的盾牌,掩护着进入营地烧粮的一百多人进行对女真人的刺杀和攻击。以至于不少人对宁毅等人的冷血。仍然心有余悸。

    但当然,除了有数名重伤者此时仍在冰冷的天气里渐渐的死去,能够逃出来,自然还是一件好事。纵然心有余悸的,也不会在此时对宁毅做出指责,而宁毅,当然也不会辩解。

    不久之后,又有人开始送来稀粥和烤过的馒头片,由于没有足够的碗。喝粥只能用洗过的破瓦片、瓷片将就。

    能有这些东西暖暖肚子,小镇的废墟间,在篝火的映照下,也就变得更加安宁了些了。

    也有一小部分人,此时仍在镇子的边缘安排拒马,根据地形稍微构筑起防御工事——虽然刚刚取得一场胜利,大量高素质的斥候也在周边活跃,时刻监视女真人的动向。但对方奇袭而来的可能性,依旧是要提防的。

    “……那个时候啊。我从马上掉下来,真的是有点慌张了,但是那些金狗就算冲过来,我身上有盔甲啊。一扎,砰,没进……他娘的。我去杀他,他居然还敢反抗……”

    拒马后的雪地里,十数人的身影一面挖坑,一面还有说话的声音传过来。

    营地中的士兵群里,此时也大都是如此境况。谈论着战斗,声音不至于大喊出来,但此时这片营地的上上下下,都有着一股充盈饱满的自信气息在,行走其间,令人忍不住便能踏实下来。

    宁毅、红提、秦绍谦等人也在其中询问着各项事情的安排,亦有诸多琐事,是旁人要来问他们的。此时周围的天幕依旧黑暗,待到各种安置都已经七七八八,有人运了些酒过来,虽还没开始发,但闻到酒香,气氛更加热烈起来。宁毅的声音,响起在营地前方:“我有几句话说。”

    黎明前最为黑暗的天色,也是最为岑静寂寥的,风雪也已经停了,宁毅的声音响起后,数千人便迅速的安静下来,自觉看着那走上废墟中央一小队石砾的身影。

    宁毅的脸上,倒是带着笑的。

    “大家兴奋吗?我也很兴奋。出发的时候我的心里也没底,今天这一仗,到底是去送死呢,还是真能做到点什么。结果我们真的做到了,那支军队,号称满万不可敌,天下最强。他们在汴梁的几个月,打垮了我们总共三十多万人。今天!我们第一次正式出击,给他们上一课!打垮他们一万人!当着他们的面,烧了他们的粮!我们狠狠地给了他们一巴掌,这是谁也做不到的事情!”宁毅笑着抬了抬手,“我心里告诉自己,我们无敌了。”

    众人便笑了起来。

    “所以稍微安静下来以后,我也很高兴,消息已经传给村子,传给汴梁,他们肯定更高兴。会有几十万人为我们高兴。刚才有人问我要不要庆祝一下,确实,我准备了酒,而且都是好酒,够你们喝的。但是这两桶酒搬过来,不是给你们庆祝的。”

    宁毅的面容稍微严肃了起来,话语顿了顿,下方的士兵也是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眼下这些人多是从吕梁、独龙岗出来,宁毅的威信,是毋庸置疑的,当他认真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人敢轻忽或是不听。

    “我们面对的是满万不可敌的女真人,有五万人在攻汴梁,有郭药师麾下的三万多人,同样是天下强兵,正在找西军种师中算账。今天牟驼岗的一万多人,若不是他们首先要保粮草,不计后果打起来,我们是没有办法全身而退的。对比其他军队的质量,你们会觉得,这样就很厉害,很值得夸耀了,但如果只是这样,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你们够强大了吗?不够!你们的战绩够辉煌了吗?不够!这只是一场热身的小小战斗,对比你们接下来要面临的事情,它什么都不算。今天我们烧了他们的粮,打了他们的耳光,明天他们会更凶狠地反扑过来,看看你们周围的天,在那些你们看不到的地方。受伤的狼群正等着把你们扒皮拆骨!”

    宁毅摊开了双手:“你们面前的这一片,是全天下最强的人才能站上来的舞台。生死交锋!你死我活!无所不用其极!你们只要还能强大一点点,那你们就一定比不上别人,因为你们的敌人,是同样的,这片天底下最狠、最厉害的人!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要你们的命!用手,用脚,用刀枪,用他们的牙,咬死你们!”

    “什么是强大?你身受重伤的时候,只要还有一点力气,你们就要咬牙站着,继续做事。能撑过去,你们就强大一点点。在你打了胜仗的时候,你的脑子里不能有丝毫的松懈,你不给你的敌人留下任何弱点,任何时候都没有弱点,你们就强大一点点!你累的时候,身体撑住,比他们更能熬。痛的时候,牙关咬住。比他们更能忍!你把所有潜力都用出来,你才是最厉害的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你要知道,你可以做到的事情,你的敌人里。一定也有人可以做到!”

    “在以前……有人跟我做事,说我这个人不好相处,因为我对自己太严格,太苛刻,我甚至没有用要求自己的标准来要求他们。但是……什么时候这天下会由弱者来制定标准!什么时候。弱者竟敢理直气壮地埋怨强者!我可以理解所有人的缺点,贪图享乐、好逸恶劳、蝇营狗苟,太平世界上我也喜欢这样。但在眼前,我们没有这个余地,如果有人不明白,去看看我们今天救出来的人……我们的同胞。”

    “我不想揭人伤疤,但这,就是败者的未来!没有道理可说!败了,你们的父母妻儿,就要遭遇这样的事情,被人像狗一样对待,像妓女一样对待,你们的小孩子,会被人扔进火里,你们骂他们,你们哭,你们说他们不是人,没有任何作用!没有道理可讲!你们唯一可做的,就是让你自己强大一点,再强大一点!你们也别说女真人有五万十万,哪怕有一百万一千万,打败他们,是唯一的出路!否则,都是一样的下场!当你们忘了自己会有下场,看他们……”

    “而他们会说我揭人痛处,没有人性,她们在哭……”宁毅朝着那被救出来的一千多人的方向指了指,那边却是有不少人在哭泣了,“可是在这里,我不想表现自己的人性,我只要告诉你们,什么是你们面对的事情,没错!你们很多人受到了最严苛的对待!你们委屈,想哭,想要有人安慰你们!我都明明白白,但我不给你们这些东西!我告诉你们,你们被打被骂被刀砍火烧被强暴!事情不会就这样结束的,我们败了,你们会再经历一次,女真人还会变本加厉地对你们做同样的事情!哭有用吗?在我们走了以后,知不知道其他活下来的人怎么样了?术列速把其他不敢反抗的,或者跑晚了的人,全都活活烧死了!”

    “你们之中,很多人都是女人,甚至有孩子,有些人手都断了,有些人骨头被打断了,现在都还没好,你们又累又饿,连站起来走路都觉得难。你们遭遇这么多事情,有些人现在被我这样说一定觉得想死吧,死了也好。可是没有办法啊,没有道理了,如果你不死,唯一能做的事情是什么?就是拿起刀,张开嘴,用你们的刀去砍,用嘴去咬,去给我吃了那些女真人!在这里,甚至连‘我尽力了’这种话,都给我收回去,没有意义!因为未来只有两个!要么死!要么你们敌人死——”

    宁毅的声音稍稍停下来,漆黑的天色之中,回音震荡。

    “但是我告诉你们,女真人没有那么厉害。你们今天已经可以打败他们,你们做的很简单,就是每一次都把他们打败。不要跟弱者做比较,不要说尽力了,不要说有多厉害就够了,你们接下来面对的是地狱,在这里,任何软弱的想法,都不会被接受!今天有人说,我们烧了女真人的粮草,女真人攻城就会更猛烈,但难道他们更猛烈我们就不去烧了吗!?”

    “我们烧了他们的粮,他们攻城更拼命,那座城也只能守住,他们只有守住,没有道理可讲!你们面前面对的是一百道坎。一道过不去,就死!胜利就是这么苛刻的事情!但是既然我们已经有了第一场胜利,我们已经试过他们的成色,女真人,也不是什么不可战胜的怪物嘛。既然他们不是怪物,我们就可以把自己练成他们想不到的怪物!”

    “他们粮草被烧了很多。说不定现在在哭。”宁毅随手指了指,说了句俏皮话,若在平时,人们大概要笑起来,但此时,所有人都看着他,没有笑,“就算不哭,因失败而沮丧。人之常情。因胜利而庆祝,好像也是人之常情,坦白跟你们说,我有很多钱,将来有一天,你们要怎么庆祝都可以,最好的女人,最好的酒肉。什么都有,但我相信。到你们有资格享受这些东西的时候,敌人的死,才是你们得到的最好的礼物,像一句话说的,到时候,你们可以用他们的头盖骨喝酒!当然。我不会准你们这么做的,太恶心了……”

    “今天没有庆祝。”宁毅说道,“酒,每个人只许一盅,为的是让你们暖暖身子。好好休息。但你们的警惕心一刻都不许放松!等到你们醒来,你们要比现在更强大!你们只能比现在更强大!然后,让你们的敌人发抖,让他们去死。而你们活着。”

    “……我说完了。”宁毅如此说道。

    营地里肃杀而安静,有人站了起来,几乎所有士兵都站了起来,眼睛里烧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被煽动的。

    “是——”前方有吕梁山的士兵大喊了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起。下一刻,同样的声音轰然间如海潮般的响起,那声音像是在回答宁毅的训话,却更像是所有人心中憋住的一股怒潮,以这小镇为中心,刹那间震响了整片山原雪岭,那是比杀气更凝重的威压。树木之上,积雪簌簌而下,不知名的斥候在黑暗里勒住了马,在迷惑与惊悸转圈,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宁毅走出了人群,祝彪、田东汉、陈驼子等人在旁边跟着,这个夜晚,可能所有人心中都难以平静,但这种翻涌带来的,却并非躁动,而是难以言喻的强大与凝重。宁毅去到收拾好的小房间,不一会儿,红提也过来了,他拥着她,在铺在地上的毯子里沉沉睡去。

    除了负责巡逻看守的人,其他人随后也沉沉睡去了。而东方,就要亮起鱼肚白来。

    等到一觉醒来,他们将成为更强大的人。

    京城,第一轮的宣传已经在秦嗣源的授意下放出去,不少的内部人士,已然知道牟驼岗昨晚的一场战斗,有一些人还在通过自己的渠道确认消息。

    兵部大堂,又忙碌了一晚的秦嗣源这才稍稍收拾了东西,准备休息,旁边,匆匆过来与他聊了片刻的李纲也已是满脸倦容。

    “天亮之后,只会更难。”秦嗣源拱了拱手,“李相,好生休息一下吧。”

    “是,说的是,我也得……睡上一两个时辰了。该休息一会,才好与金狗过招。”

    老人说着,又笑了起来,自从得到这个消息后,他喜不自胜,步伐奔走间,都比往日里迅捷了许多。兵部后方早给他们准备了暂歇的房间,两人去到房间里,自也有仆人伺候,秦嗣源沾床就睡了,李纲点燃灯烛,推开窗户,看外面漆黑的天色,他又笑了笑,不觉间,眼泪从满是皱纹的双眼里滚落出来。

    李纲性情暴烈忠直,走到相位之上,已是多年未曾识得眼泪的滋味。他的能力如何,外界固然有多种说法,然而一份爱国的拳拳之心,炽烈无比。这几年来,他推行各种事情,每遭掣肘,朝堂混乱,兵事糜烂,他欲振作此事,却又能做到多少?这一次女真攻城,他组织的防守坚决,甚至已做好殒身于此的准备,然而女真的强大,如泰山般的压下来,他死不足惜,然而何曾看见过希望。

    只有在这一刻,他恍然间觉得,这连日以来的压力,大量的生死与鲜血中,终于能够看见一点点亮光和希望了。

    他吸了一口气,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然后赶快上床,让自己睡下。

    他得赶快休息了,若不能休息好,如何能慷慨赴死……

    女真的营地里,篝火燃烧,宗望背负双手,望着视野前方,巨大的城池。

    刘彦宗跟在后方,同样在看这座城池。

    战事发展到这样的情况下,昨夜居然被人偷袭了大营,实在是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不过,对于这些身经百战的女真大将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

    “……彦宗哪……若不能尽破此城,我等还有何脸面回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过是加深了宗望破城的决心而已。

    刘彦宗目光冷漠,他的心中,同样是这样的想法。

    在来之前,他们觉得武朝多半会有些底蕴,还算谨慎。后来大破武朝军队,觉得他们根本就是一窝兔子,毫无战力。如今,算是被兔子挠了。

    晦气……

    得更多的杀掉这些武朝人才行!彻底的……杀到他们不敢反抗!

    鸡鸣的声音已经响起来,矾楼,后方的院落温暖的房间里。

    师师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正在沉睡,被子下面,露出白皙的纤足与系有红色丝带的脚踝。

    睁开眼睛时,她感受到了房间外面,那股奇异的躁动……(未完待续。。)

    ps:  这个章节名,大概要用很多章……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