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百章 悲凄杀戮 漫长血河 一
    上一章:第五九九章 凝冬雪海 生死巨轮 八

    大雪之中,马车驶过喧闹的街头。(hu. 棉花糖

    奔跑声、呼喊声、哭泣声都在传来。这条街道通往北面的城墙,又一队志愿守城的居民在小拨军队的带领下往那边去了,雪里的街道边,有女人孩子正在哭,是家里人早两天便死在了城墙上的,这类人现在还并不多,混在喧闹的声响里,引人恻隐,但除了安慰,终究无法说些什么。

    因为更多的居民正被发动起来,往城墙那边去,偌大的汴梁城,便都被这样的氛围笼罩了。

    早些天李纲、秦嗣源等人发动民众帮忙守城时,有此意愿者甚众,然而当这样大规模的运作起来时,自然就要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消失的、称病的、不愿意去的,每每令负责者歇斯底里,狂躁不堪。事情真逼到眼前时,各家各户的妻儿,也未必真愿意家中的男人往城墙那边去了,由此爆发的种种情况,不胜枚举。

    但好在此次面临的,真是汴梁居民的切身利益,就算有部分人员不能帮忙,真被发动起来的居民,数目也是够多的。

    此次女真大举攻城,兵力共计五万余,而城内负责守城的兵将,则在八万左右。发动起来,已到城墙下帮忙,又或是在各处待命的民众,整个数目已达十万之众,还有数万甚至十数万处于随时可以动◆,..员起来的状态。

    这样的庞大的组织力,令得举城上下都处于狂热与沸腾当中,无形中,其实也激发了众人守城的热血。至少在眼下的短短数日里,汴梁城中掀起的爱国情绪,已是空前绝后的。如果但从政绩来说,任何组织起这种情况的官员。都值得一辈子夸耀了。

    那无名的马车穿过还在飘雪的城市,进入童贯王府的后门。在这边,早有一些马车、官员在院子里等待了。马车上的年轻武将下来,走进内院,童贯正在待客,年轻武将通报一声。随后过去报告城头的情况,实际上新的战况也大同小异,战事激烈,城头危急:“……女真人两度登上城头,又被打退,但乙六段城头有大的破损,恐将成为女真人的全力突破口……”

    此时房间里的五六人,都称得上是朝廷大员,或为武将。或是掌军权的官,童贯看着城墙的图纸推演一番,眉头紧蹙,又问及城内的状况。其中一名官员询问:“……天下精通兵事者,无过于王爷,王爷认为,这战事如何。汴梁城,咱们还守得住么?”

    另一人道:“女真人这次。看来是铁了心,非要将城池攻破不可啦。”

    “既然发兵攻城。又有哪一次是不想破城的!”童贯看着城墙图纸,皱了皱眉,他身材魁梧,自有不怒而威的气势,“而城池攻守,瞬息万变。女真人铁了心,我等难道不是铁了心要将城守住么!当此危局,只能戮力同心,再不要有愚蠢念头,汝等回去。速速将家将派出,勿要再有拖延!”

    女真人开始动真格,为了守城,短短几日内,李纲连守御皇城的兵力都进行了几番调动,下方发动居民帮忙,但在其中自然也有差别。普通民众只能帮忙搬砖烧水、递送物资,一些镖局武师,大户人家的护卫,又或是舞刀弄枪的任侠之辈,组织起来却可以真的上城头拼杀。城内的众多官员自然也被动员起来,要求他们将家中亲卫、护院派上城头。对这类事情,有人欣然答应,有人则找到自己的背景靠山,寻求他们的意见。

    不过,至少在这个时候,城中的大员无论是先前与左右二相和睦的还是不和的,都不敢在这件事上随便反对了。童贯、蔡京、高俅等人甚至是首先将家将亲卫们派出的虽然只是派出一部分,但无论如何,代表着他们也希望城墙能守住。

    当然,除了派出家将帮忙守城之外,还有许多事情,为预防着城墙真的被破,是他们在私底下悄悄运作的。

    待到这批官员暂时被打发后,童贯皱着眉头,再去看那图纸,手中点了几点,问旁边那家将亲信:“守城战况,你觉得如何?”

    那亲信沉默片刻,望着童贯:“女真战意坚决,城池……随时可能被破。但诚如王爷所说,两位相爷亦同样坚决,所以……”

    “城池攻守,若论细部,很多时候无定论可言,考的交战双方犯错和补上错误的速度。”童贯摸着地图,一字一句地说着,“眼前一战,自三日前,便一直处于危局。女真是要在强攻中找我方错处,他们每次登城,皆是找到了错处,二十二那日下午,最为危急,然则李纲、种师道都极为坚决,在女真将错误扩大前,以人命填回去了。此后数次登城,皆是如此,若非我方战意坚决,不论哪一次,都可能城破人亡,女真人当初半日陷上京,便是因为一个这样的错,往往只是几十人登上城头,守方意志弱了点,补得慢了点,那就是举城俱亡。”

    童贯眼下是武朝军方地位最高之人,在许多人眼中,也是最会打仗之人。他的教导在外界不知道多少钱都要不来,那亲信认真地听着。

    童贯顿了顿:“只是,能被频频逼出这样的错误,也说明我方守城状况,已经踩在了随时可破的线上。李、种二人可以补上一百次,只需一次动作慢了,汴梁便再无幸理。这样的状况,细部上已无从推测,因此,方才他们问城池是否能守住,我也答不出来。”

    他说到这里,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半晌:“右相厉害啊……秦嗣源此人,若非黑水之盟,压了他数年,如今我朝战事,恐怕不至于如此窘迫了。这三日时间,他源源不断地调动人上城,令城池北段,随时随地都有充足的物资,才是这些错处能及时补上的真正原因,若非有他在背后掌舵。这些人就算发动起来了,也不知该去哪里,人死了、重伤了,也不能及时撤回,反而在城头上占了位置,如此。怕是城池早破了。李纲、种师道就算要动起来,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右相……”那亲信道,“他在民间,声望却并无李相、种帅等人隆重……”

    “他是务实之人,有才名,却难有清名。”童贯看了他一眼,“何况黑水之盟后,他空置数年,背负骂名。复起之后。又遇上北伐种种事情,他为此所累,欲做实事,有时候不得不剑走偏锋,官员视其为酷吏,民众皆是愚昧乡愿之辈,又懂些什么。唉,早数年间。他若专心经营官身,不去碰黑水之盟的烂摊子。如今朝堂上,能与蔡太师分庭抗礼的,便是他了。”

    他的手在图纸上挥了挥,有些感叹:“若真是如此,我挥师北伐,要顺利得多。也不至如今这般窘迫……”

    这样的感慨自然有马后炮的嫌疑,也不是那亲信可以插嘴的范畴。过得片刻,童贯吩咐一番,又将其派去城头,随时盯着战况了。

    城墙上的战事会怎样。如童贯所说,在细部上无从判断,但从大局上来说,女真人的战绩名满天下,守得了一时,未必守得住一世。这是城中绝大部分知内情的官员都有的认知,而在皇城之中,略有些后知后觉的周喆,此时也已经动起来了。

    他的后知后觉,并非是因为迟钝,纯粹是给李纲、秦嗣源、唐恪甚至还加上童贯、蔡京等人给气的。先前皇后提前跑出宫,他在背后追过去,结果遭到满朝武逼宫留下,回来之后,便赌气不再管事了:眼前的烂摊子,你们要就拿去,我倒看你们能怎样!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龟缩在宫里自暴自弃,每天至少翻两个妃子的牌子,做完以后又将她们骂走,待到女真强势攻来,他心中甚至还有想法:“看你们挡得住!”

    当然,这只是赌气,他是成年人了,心中还是希望打败女真人的,只不过带着这样的想法,他便可以不理会那些俗人的烦心事而已,然而当战事进行了两三天,他也忍不住开始关注一下,而后就终于知道了状况。

    周喆并非武将,对于战事一知半解,他无法像童贯一样,凭着城墙上传来的消息,就知道战事已经踩在了绷紧的钢丝绳上。<strong>小说/</strong>但无论如何,以周喆的聪慧,身边还有些智囊的情况下,三天之后,他也就清楚了,那三个老东西已经倾尽全力,而城一破,他就真得考虑南巡了。

    于是他手头上也就动作起来:城墙他反正不管了,就算想管,这个时候他也没辙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在悄然间伸出触手,将重心放在了出城的道路上,最终小规模的点兵遣将,将从皇城到南面城门的道路上全都安排上可如臂使指的将领,这期间,京城中的好些力量都知情知趣,做了帮忙。例如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高俅……等等等等,而李纲、秦嗣源,再包括秦桧、唐恪、耿南仲等各种能插上手的官员,也都尽力开绿灯,做好了这几条后路周喆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想到自己作为皇帝,竟然弄到如此境地,身边的各种奸佞横行,令自己这皇帝当得束手束脚。如今憋屈地将权力扔出去这么多,又憋屈地考虑后路,这些人看似乖巧,实际上心中怕是在嘲笑自己这个皇帝吧。每每思及此处,他的心中就愈发的气闷,如此这般,又顺手砸掉了几样价值连城的珍玩。

    离开皇宫的范围,漫天风雪里,要推动十余万人的运作,负责组织的右相府及下属几部,工作量惊人的庞大。从秦嗣源,到下属的户部、工部、刑部、兵部,互相之间的协调、运作、串联,自一品的高官到最低层的里正、衙役,一层一层的命令下达,安排调配。每时每刻,成百上千的官员在城市里来往奔走,基层的官员将人员调配起来,中层官员负责筛选,工部、户部,准备大量后勤物资,兵部反馈每一条有关于城墙上战事的消息,幕僚团还要针对这些信息作出推算,此后将一拨拨的人调到合适的地方。等待运用。

    真正的战事,是从这样成千上万琐碎事情的运作里支撑起来的。当那城墙上惨烈的战斗里出现缺口,李纲、种师道等人带着人命迅速填上去的时候,真正决定大局的,除了城中的战意,还包括了他们的手边。有没有足够的适合拿上去填的人命。

    从良莠不齐的群众里筛选出可以作战的人来,筛选出可以作为匠人、运输者的人来,将他们迅速安排在出现空缺的地方。当城头的每一拨部队出现大量战损的时候,敏锐地做出反应,投入可用的生力军。再回头在城里进行大量的宣传,给所有人打气,保证所有人的吃喝,等等等等,都是后勤中枢的难题。

    坐镇兵部中枢的秦嗣源已经两日两夜没有合眼了。

    整个大堂之中包括大堂外的院子。都已经被棚子遮了起来,成为一体无数的声音都在响,官员、斥候奔走进出,有些事情下方的官员便能当场作出判断,有许多事情则迅速地传到秦嗣源这边,而后,高层幕僚通过巨大的沙盘推演,还原不远处战场上的情况。接着再作出调配的决断。

    秦嗣源麾下,所有组织运作的能力。都已经发挥到极致,这其中也有宁毅的作用在相府中枢里呆了这么些年,他的那种极重效率的处理事情的方法和理解,也被相府幕僚中的其他人学到不少,都是这个时代最为出色的人,潜移默化的。便能在不少事情上运用起来,在许多的行事细节上,相府的运作,都有着宁毅的现代化优化。

    原本这样出色的能力都是为北伐准备,却想不到最紧急的时候。是为了守住京城。在针对一条条消息做出应对的忙碌里,偶尔尧祖年等人也会过来劝他稍作休息,但他皆是挥手拒绝了,犹如烧生命一般,老人此时,并不觉得累。

    这倒也并非是什么不祥的征兆,虽然长期以来处理着大量事情,但秦嗣源在养生、修心等方面,也有着极高的造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学问、精神上的强大,促进了身体的圆融。这几年来,对他冲击最大的一次,恐怕是张觉被杀的那次反转,但在眼下,有了心理准备之后,这样的透支他还可以熬得住。

    并且,每一个命令,都表现得极其清醒。

    眼下的状况,攻守的双方都像是在透支自己的每一份力量,透支彼此的生命,只是女真人犹如一个潜力无限的年轻人,武朝一方,却已经垂垂老矣。纵然秦嗣源在竭尽自己的全力处理每一件事情,他所感受到的,也是几乎无穷无尽的压力。走错一步都要反劫不复的情况下,唯一的选择,却只能是走下去,而且,还看不到太多的希望。

    在那不断传来的各种消息中,终于有一项,是性质不太一样,像是打气一般,不需要他去操心的。那消息的机密程度极高,是由尧祖年拿过来的,通篇由密写就的信函。

    这篇密的译解方法和资格,只有秦嗣源本人拥有,但消息的来源尧祖年倒是知道,是由城外宁毅等人传进来的。

    秦嗣源迅速完成了解读,他在沉默片刻后,将消息告知了尧祖年。

    “……四千多人……主动出击?”尧祖年以眼神询问,旁边已经有好几份要紧的信息传上来。

    “封了吧。”秦嗣源点了点那封密信,然后开始看其他的消息。

    尧祖年收起那封信,片刻后,低声道:“就算兵凶战危,这也形同送死,是否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调集其余军队,再图出击。”

    城外两个多月以来的战斗中,女真人到底有多强大,已经表露无遗,此时他们强攻汴梁,确实已经很危急,但是四千多人此时出手,不管怎样,都像是破釜沉舟的无奈之举。而其中加上秦绍谦,就更像是舍身取义,以死殉国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城外有三十多万人先后被打散,四处逃遁,但如果能够全部收拢起来,进攻宗望的攻城军队,汴梁之围还是可解的。只不过,说起来简单,却实在做不到了而已。

    新的信息停留在秦嗣源的手上,老人紧抿着双唇。随后摇了摇头:“破釜沉舟,哀兵必胜……若然不胜,这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和天意如此了……我等如今,只能拼死守住汴梁,不必去想其它的事情。”

    他的目光决然。随后将心思放在了城内的事情上。从目光之中,难以知道老人此时的想法,但想来可知,此时此刻,他的大儿子被困于太原孤城,生死未知,而他的二儿子,也在城外不知道什么地方,冒着这漫天风雪。踏上送死的道路了……

    离开这兵部大堂,白色的城池间,传讯、报讯的骑士一直延绵向北面的那堵巨墙,无数的人群、士兵,都在朝着那堵城墙奔行而去,而在城墙上方,持续的战斗厮杀,几乎已经令鲜血染红了城墙的每一处。

    在饱受战火的新酸枣门附近城墙的西面。被标记为乙六段的那处城头,一段女墙已经被飞来的巨石砸得坍圮。女真的将士正在往这片缺口上冲,下方的雪原上,女真骑兵的奔射箭矢覆盖了缺口两端,城墙两侧,大量的武朝士兵手持刀盾、长矛冒着箭雨的威胁往破口处冲锋推进,最前方的士兵推着一辆刀车。歇斯底里的呐喊前行,箭雨偶尔将人射翻在地,后方的人群便跟上来。在那头,女真人已经组成枪林,最前方的战士推着两面大铁盾往这边冲来。

    更远一点的城墙后方。神弓营的士兵正在奋力往下方的女真骑兵射箭,试图压制住女真人的奔射。然而即使不时有战士从马上掉落,女真的骑队仍旧不离开那片地方,仍旧对墙头保持高强度的箭矢覆盖。

    城墙后方,唐耀已经朝城墙下射了许久,骑队里被他确定射中的女真人已有三人,他是神弓营中最出色的射手之一,然而当他大喝着对准城下再射出一箭之后,一根箭矢刷的插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咬着牙关,蹲回城墙后方,满头都是因为虚弱和疼痛而来的大汗,他的手在没命的发抖,这一切几乎都不是因为此时插在他肩上的那根箭矢他的手上,尤其是五根手指之上,已经皮开肉绽,全都是鲜血了,其中四根包裹了布片,仍然被鲜血浸出来,未包裹的中指血流如注,几可见骨。

    “啊……”他叫了一声,然后又“啊”的大吼一声,牙关还是忍不住打战,手指颤抖不停。

    对于射手来说,弓弦是伤手指的,纵然有着许多种防护方法,然而当他经历过在城头上奔走数日,不断射箭的战斗后,他的每一根手指上,就都已经是触目惊心的伤口,然而他不能戴上厚厚的手套,因为那样一来,他就感受不到弓弦。

    作为神弓营的士兵,在这种极限距离上的对射,他不止是将箭矢射出去就行了,如果是那样,他与普通士兵的价值,又有什么两样。

    旁边,更多的士兵正从内侧的楼梯冲上来支援,其中一个显然是组织起来的普通民兵,那是个胖子,拿着杆长枪不知道为什么混进了这个队伍,此时躬着身子,手持枪杆满头大汗,以几乎要哭的神情看着他看着他肩膀上的那根箭矢。

    两人就这样对望了一眼,唐耀身上极其狼狈,不光手上是血,肩上是血,身上也斑斑点点都是血迹,头发披散,嘴巴张开时牙关之中都是通红的血浆,而在周围的城墙边,更为触目惊心的应该是一具具还未有收敛的尸体,那胖子看了之后,面上哭丧的神色更甚了。唐耀吸了两口气,陡然又是“啊”的一声喊,他反手一下,用力拔出了肩膀上的箭矢,站起来、转身,“哗”的拉开了长弓,箭矢嗖的射了出去。

    他瞪着眼睛站在那里,待到确认箭矢射中了人,才又回身蹲下,看着那胖子,露出一个恐怖狰狞的笑容,晃了晃血肉模糊的手指:“一个。”他沙哑地说道。

    那胖子脸上仍旧是哭丧的神情,但随后,握着那枪,“啊”的一声吼着,往众人奔行支援的城墙缺口处冲过去了。

    “哈哈……”

    箭矢是带着倒钩的,他的那一下用力拔出来,令得肩膀上血管断裂,血流如注,唐耀捂了捂肩膀,看着胖子冲过去的身影。口中笑了起来。他随后瘫坐在女墙边,看着那胖子愈冲愈远,笑得诡异异常,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当那胖子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前方的人群里,他的眼泪都在笑声中流出来了。

    风雪呼啸,城墙内侧。无数的身影都如蚂蚁般的往城墙上汹涌而去……

    墙外,女真大营,对于完颜宗望来说,在如此惨烈的攻城景状下,懦弱的武朝人竟然还能守得住,颇为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已经发过好几次脾气了,此时他站在营地内的高台上,远远地望着城墙上那一小段的豁口,看着那激烈的战斗。不断地下达命令,随后,不断不断地下达更多的命令……

    翻山越岭。骑兵与步兵,都一道在雪地里走,风雪维持着它的强度,不小,也一直不算很烈,要打仗还是没问题。

    这支四千人出头的部队。目标颇为明确,甚至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朝着牟驼岗的方向,迅速逼近,不过选择的方向上,再进行延长,便是汴梁城。

    “哪里的部队?”牟驼岗大营之中,眼下负责驻守的。乃是负责后勤的完颜阇母和将领术列速,听说此时竟有军队出现,主动来袭,颇为意外。

    “不清楚,与先前的那些武朝军队。似有些不同,看起来……有些散,但来势不慢。”

    “四千人,步骑各半?”

    “是。”

    “看来是哪里大户凑出来的义军……异想天开……”

    在汴梁城外的这几个月里,过来与女真人作战的,除了武朝正规军,义军也是有几支的,通常来说,规模较小,但多是满怀热血的愣头青彼此在女真人打过来的此时,武朝各地义军纷起,都说与女真人不共戴天,若论数量,六七十万人都有,若在后世,说不定要给人满朝忠烈的错觉,但实际上,真正敢不怕死打过来的,毕竟不多。

    而且,如果是武朝正规军,两千骑兵,要么不配步兵,要配至少得配两万人才对,此时杀过来的四千人,不伦不类,只能说是这些愣头青的一部分了。

    对于术列速来说,从牟驼岗到汴梁城这条后勤线,是必须保持完整的,他不是自大鲁莽之人,但对于眼前这四千多人,也不至于看得太重。

    “命呼宗秀率两千骑兵出击,仆鲁,领两千步兵,随后接应。斥候扩大搜索,若确定只有四千人,并无后援,便给我尽全力打散他们,马抢回来。另外,加强营地防御,周围巡视的,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莫被武朝人钻了空子!”术列速吩咐一番,随后又道,“另外,打散他们以后,不留活口,把他们的头,插在木头上!”

    此时牟驼岗营地里一共还有一万二千人,其中两千五百骑兵,步兵则有六千余人,其余的都是负责后勤的匠人。当然,还有数千人,是被俘虏的汉人,都是被关起来取乐的,有女子,也有作为奴隶的男人。

    对方四千人前来,自己这方出同样的四千人,已经算是狮子搏兔的姿态,一方面,他要将这些人全力打散在这,狠狠震慑有其它想法的武朝军队,另一方面,宗望大军尽出,留给自己的除了两千多骑兵算是精锐,其余的战力要差很多,如果能抢来两千匹马,自己这边,就又要厉害很多了。

    骑兵挟风雪而出,不久之后,他们看到了前方的敌人。女真将领呼宗秀是一名猛将,率领身后的弟兄,便朝着前方同样的骑兵阵猛扑而下。

    铁蹄如雷,风雪卷起!女真人的冲锋,在眼下的时代里,是连群山都要避让的。呼宗秀没有使用拐子马骑射战术的原因,是因为怕对方被射崩溃了逃走,那样一来,对方步兵固然能全歼,雪地上骑兵相追的话,自己恐怕就没办法俘获对方的战马了。

    他希望对方是愣头青,不要被自己这边的冲锋给吓到。

    对方果然没被吓到,竟同样杀过来了。

    这又让冲锋中的呼宗秀很不爽。

    他娘的,竟然敢反抗!

    “诸位,不用想跑,不用想打不过会怎样,若眼前的女真人都打不过,此后任何事情。皆成泡影。所以这一次,要么胜,要么我等都死在这!”

    麾下的骑兵以秦绍谦领头,步兵的将领则是宁毅力排众议,交给了小将岳飞,出击的宣言也没有多少慷慨激昂。风雪之中一次简单的射击后,就这样冲出去了。

    大雪里,射击准头不高,进入一箭之地的距离,冲锋转瞬即至。

    轰隆隆的巨响,冲锋的骑兵犹如海浪般的拍在了一起,打头的,不过百余骑,带着的却是最为巨大的冲力。长兵器交击在一起,风雪之中,都扬起火花来。

    “哇啊”呼宗秀一马当先,手中长刀斩向前方这些大都穿着破布斗篷、跑得也不是顶快的骑士。

    凶戾的刀光带着“霹哗”的巨大声响,反震的力量袭来,那骑士虽有阻挡,却也被他一刀劈中,斗篷张开了。铁制头盔后的眼睛盯着他,沉重的关刀扬起在风雪中。“啊”的劈了出去

    战场上的第一轮交锋中,凶戾的劈砍声疯狂地响了起来,战马倒下、人影倒下,在巨大的冲力下,也有披着铁甲的战马踉跄倒地,无数粘稠的、温热的血浆。在雪地上奔涌肆流。

    更多的人、马,在风雪中冲撞上来了……

    ***************

    汴梁,伤兵营里。

    师师的头有些晕。

    触目惊心的伤员正一拨拨的被送进来,尸体则被拉出去因为躺的地方已经没有了。

    她在惊人的血腥气里已经熬了很久,伤兵营距离城墙不远。她偶尔也能看到城墙上那惨烈的景状,对于她来说,那是难以形容的场景。她觉得自己多少已经有些适应这血腥了,甚至适应了那些断掉手脚的伤口,但仍旧有些想吐吐不出来而已。

    她已经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没有时间停下来,即便停下来,她其实也吃不下去,有一个时间,那个名叫侯敬的小将官跑过来他的一只耳朵被劈掉了,李师师不知道那有多痛,但对方来找她包扎,脸上还带着笑,似乎兴奋得不得了:终于受伤了。

    但师师知道,对方也是强颜欢笑。

    他的姐夫也就是贺蕾儿的那位相好薛长功已经升官了,他也随着升了官,倒是不错的事情。不过,在包扎了不久之后,侯敬就又上去城墙了。在这期间,苏家的苏方来找到过她一次,苏方如今在城内为相府到处奔走,主要是找竹记以往相熟的那些大户人家,央求他们派出家丁帮忙守城,到了矾楼的时候,李妈妈拖他来找找自己。

    师师问起了宁毅。

    她之前无数次的猜测宁毅到底怎么样了,这次苏方倒是给她带来一个好消息,宁毅没事,但对于宁毅眼下在干什么,苏方却不肯说,只是在最后给她透露了些许事情。

    “姐夫在城外杀敌,前段时间受了重伤,此时已痊愈了,你不必担心他……姐夫在城外战场上做的事情,不会比你我小。”

    “我就知道的……”

    当时师师如此说了一句,然而当看到城墙上下的惨烈景象后,她又很难想象了:他在城外,加入的这样惨烈的大战吗?

    城墙内外,那几乎可以撕裂人心的鏖战声,这几天里一直在持续,伤兵营里也一直听得到。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声音竟像是变小了一些,但她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因为伤兵营里,被抬进来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了。她正在熬制伤药,端着一碗汤药给人送过去时,有人在喊她:“李姑娘、李姑娘。”她抬头一看,却是侯敬,他跑过来:“女真人暂时退下去了,女真人被打退了。”

    师师还在往前走,此时听听周围人说的,似乎都是这个内容,她正想笑,脚下一软,陡然摔倒了,药碗被打碎,烫人的汤药倒在她的手上,也渐到旁边一名伤者,对方避了避:“小心些啊!”

    “对不起,对不起……”师师连声说着,侯敬已经跑了过去:“李姑娘你……”他想要扶,但有些不敢动手,师师挣扎片刻才爬起来,口中还在道歉。侯敬有些焦急地说:“李姑娘,你多久没睡了,你没吃过东西吧?我、我这里有馒头。只是冷了,你歇一歇,我给你去拿热的……”

    “我不累,我不累。”师师摇着头,“你刚刚说,女真人退了?真的吗?我还要做事……”

    “女真人退了。真的,暂时退了,你该休息一下了。”侯敬眼看着师师转身要走,陡然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袖,然后回头大声地说道:“诸位!诸位!这位照顾你们的,是矾楼的师师姑娘!李师师李姑娘,她这几日都在伤兵营帮忙,眼下已经一两日未有休息了,连东西都没吃!诸位。你们说!是不是该让她休息一下啊!”

    他声音颇大,说得众人都愣了愣,随后才有人道:“李、李师师李姑娘?是矾楼的师师姑娘?”

    “是啊,就是啊。”侯敬道。旁边的师师却有些慌张起来。

    “我……我说有些眼熟呢。”

    “对、对啊,我见过的,好像就是……师师姑娘……”

    “师师姑娘竟也来照顾我了?”

    “我看到的,她在这里,已经一整天未曾休息了。她是师师姑娘?”

    周围的各种议论声瞬间沸腾起来。这年月里,能够见到李师师的人毕竟不多。但大多数人还是知道她名字的,尽管这几日她一直操劳,身上带着血,头发也有些乱,但若仔细看过去,那一脸漂亮清秀的样貌。还是令人神往。甚至一些断了手脚的士兵,此时都下意识的对着这边在看,在问。

    过得片刻,便有人喊起来:“师师姑娘,你该去休息啊。”

    “师师姑娘你怎能来这种地方……”

    “快去休息。您来这种地方看我们,我们便高兴了,不用做这些事情的。你看,女真人都被打退了,我觉得我还能再杀几个啊”

    众人情绪热烈起来,有些人却是是在开玩笑,有些人觉得感动,师师对着这些人,或是残肢断体,或是流血虚弱到几乎快要死去的军人,眼泪已经流出来了,止都止不住,她伸手擦着眼泪,呜呜地哭了片刻,方才点了点头:“我、我先去吃些东西,谢谢大家了,真正辛苦的是大家,我、我不会拿刀,也上不了战场……”

    “拿刀是我们的事!”

    “……师师姑娘你看着吧,等老子能起来了,立刻上去,给你杀几个金狗回来。”

    “……就算在师师姑娘头上!”

    侯敬拼命点头,护着师师离开,他说道:“我去帮你拿热馒头,眼下肯定有了。”

    师师摇头:“冷的也可以,你给我。”

    于是侯敬从怀里拿出一颗绢布包裹的馒头来。这馒头做得就粗糙,此时毕竟冷了,看起来石头也似,侯敬有些不好意思,师师倒是拿过去,小口小口地啃起来。他们走出伤兵营,漫天的风雪未停,巍峨的城墙依旧高耸,喊杀声却已然停下来了。周围的空地上,一拨一拨的,成百上千、甚至可能有成千上万的人都在休息,周围摆着各种物资,人们的身上带着伤势,带着鲜血,尸体正被抬下来,运出去,那些抬尸体的人一排一排的。

    在这之前,师师从未觉得周围如此安宁,也从未觉得过,这片安宁是如此的可贵。

    ****************

    血线朝着前方蔓延,随着傍晚的将至,天光开始变得黯淡了,战斗的惨烈痕迹,一直往牟驼岗延伸,推进过去。

    在牟驼岗的后方,隔着冰封的湖泊,一只百余人的队伍穿过山岭,在树林与湖泊的边缘停下来,隐匿身形。

    远远的,海东青飞翔在风雪中的天空上。

    这一百多人,浑身上下皆是白衣,贴身的白衣看起来还有些像是渔人的水靠,尽量密封,一则保暖,二则起防水之效。

    领头的女子,便是吕梁山的“血菩萨”,陆红提。

    此时此刻,一百多人还只是在树林边,静静地等待着。

    风雪之中,傍晚将至了,稀薄的天光,正要开始黯淡下去……

    ……

    汴梁。

    在伤兵营附近的小房子里,师师沉沉地睡着了。

    她是可怖的喧闹声惊醒的。

    推开门出去,最后的天光正在风雪中收敛,城内已经起了篝火,前方,无数奔走的身影。

    她还有些迷糊,这样的奔走,她在之前也见过,然而,直到那厮杀的身影蔓延而来,她有些僵直的情绪里,才能隐约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拨人就在她前方不远的地方拼杀在一起,一名手持双刀、高大粗犷的异族人疯狂大吼,领着几名同伴与冲过来的士兵杀在一起。

    血光飞溅。

    武朝的几名士兵被斩杀在地,火光明灭中,对方看到了这边有人,往这边过来了……

    远处的城墙之上,厮杀声沸腾一片,就像是整个城池都在翻滚。

    女真人……破城了……

    师师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这个念头,闪了过去……(未完待续……)

    ps:先前老是熬夜,所以想调一下更新时间,也调一下作息,结果这章码完,超过了一万字,时间也到现在了,我脑子还在像煮开了一样的转,至少两个小时睡不着,现在怎么办……

    我好久没拉票了,虽然无聊,拉个月票吧,虽然已经错过月初的双倍,拉了可能也没什么意义,但我就希望犒劳一下现在的这个状态。嗯,求票!求安慰!我的作息已经玩完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