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九七章 凝冬雪海 生死巨轮(六)
    雪好不容易停下来,夏村山谷中的气氛,也变热闹了起来。

    军队即便在大雪天也没有完全停止训练,体质好些的在雪地里摸爬滚打,稍微差些的练习冲锋,山谷之中人本就多,轮流铲雪不停,以劳动代替训练,也未有停过。只有一部分身体真不行的,被撤下去休息。

    这年月里,军队毕竟还有体质问题存在,大伙儿平日里便不宽裕,一个月吃不到几块肉的军汉,身体也单薄。但另一方面,苦日子里熬出来的人,往往也更经得起磨练,因此想象中会耐不住严寒的军人,反倒不算多。

    为了维持这一万多人的生计,宁毅动用了大量的关系——不止是右相府的后勤体系,还有在赈灾之中与各地地主富绅们建立的良好信誉往来。前一次是为了救人,也给了大家赚钱的机会,这一次则是为了打仗,宁毅以官府的信誉打了白条,先透支这些富绅囤积的食物,填补军粮供应上的空缺,待到战争结束,再有国家补上。

    为了避免夏村山谷猝然受到女真人的袭击,又要崩溃转移,这些粮食,暂时囤积于黄河北岸,隔几日运输一次。更多的粮食则在后期陆续转运而来,虽然麻烦,并且由于黄河北岸也因为坚壁清野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费尽力气之后,军粮问题,还是能够保证。宁毅有原本的竹记做后台,偶尔也会有些腌制的、易保存的菜肉加入其中,暂时还显得不错的伙食,是在舆论宣传外,支持山谷良性运作的关键因素。

    平日里雪都在一片一片的扫,大雪停下之后,山谷之中。很快便将所有的积雪都清理干净了。大量的积雪被堆在山谷的外围,小山一般,若女真骑兵过来,多少是个阻拦。

    积雪堆、连续五层的拒马,在拒马之间一道道的壕沟,是夏村山谷最外围的防御体系。沿山而上。瞭望台、木制城墙等物,还在被一道道的建起来,吕梁山带过来的榆木炮已经被一门门的放在关键位置上了,多达八十门的榆木炮与数门铁炮被严格挑选了位置,力图在这山谷前方形成交叉的火力网。

    榆木炮的威力,比之后世铁炮自然算不得大,大的战场上,又或是汴梁城头那种开阔的地方,发挥不了多大的效果。然而在山谷的前方和周围这一段地方,相对狭窄的地形与八十多个火力点,足以给宁毅一些踏实的感觉了。当然,对于其他人来说,还不清楚榆木炮效果的情况下,这踏实感,便要减半。

    “如果有一两万人冲过来,漫山遍野都会是人啊……”

    与秦绍谦走在这防御工事边。如此说着话,心里的踏实。便又没有方才那般足了。

    山谷的谷口虽然狭窄,但两侧的山势,其实算不上陡峭,若是真被大军冲过来,并非是一面遇敌,更可能是三面。

    八十多门炮。阻得了一时,但是挡不到天荒地老。尤其此时的榆木炮还存在质量问题,虽然吕梁山带来的这批都是经过改良、加固的好东西,但平均下来,每门炮发射十发炮弹。可能就是寿命极限了,而且中间要有不短的间隔。铁炮自然好些,但此时的铁炮,跟榆木炮一样,仍旧是有相当大的炸膛的危险。

    这样……简直是在打塔防游戏啊。

    站在那木制的防御工事上,宁毅在心中想着。在他的身边,秦绍谦、红提、韩敬等人都在,山谷内外皆是忙碌景象。防御的墙外,大量树木已经被砍光,留出了有一棵棵短木桩的空地,一些人正在这里练习弓箭,宇文飞渡也在不远处的队列的——朝更远处的树木射箭。

    一名搬东西的少年做完了事情,从旁边走过。这少年皮肤有些黑,是吕梁山名叫小黑的少年人,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红提的半个弟子,两人在吕梁山,也曾有过一段友谊。

    宇文飞渡的箭矢准确地飞往远处的树木,然后回头:“怎样?”

    “……瘸子。”

    小黑拖着脚往前走。

    宇文飞渡仰天吸了一口气:“你让我怎么忍你。接暗器!”

    他操起一颗石头往小黑那边砸过去,被小黑啪的伸手抓住,不过宇文飞渡已经冲了过来,他的一只脚确实已经有些不方便,对下盘功夫有些损伤,然而腿跛了并非腿断了,有些不方便,但许多功夫还是在的,两人便迅速地打在了一起,拳法相交,格外刚猛。

    宁毅与红提等人看着都笑了笑,而后,秦绍谦却肃容起来,指了指侧面的一个方向。山谷那头,一支马队过来了,上方数人,皆是白色的贴身服装,若非骑马,在漫天的大雪里,远远的几乎看不出来。

    那马队进了山谷,领头的便朝这边过来了。而后在这片木制的城防上,向宁毅等人低声地报告了事态发展,宁毅等人的面色,也都严肃了起来。待到那领头的离开,宁毅双手撑在城墙边缘,往外面看了好一会儿,才回头与秦绍谦等人继续聊起来。

    声音倒都不太高。

    “……饵已经放出去,吃不吃倒很难说……”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春汛开始后决堤,接下来,无论如何女真人都要玩真的了……希望汴梁守得住吧……”

    “那不是我们要想的事情,破釜沉舟,哀兵必胜。汴梁是皇城,守不住,国破家亡,相爷他们在城里是知道这一点的,我们也只能信他们能守住了……”

    “计划做得再好,真想到要打过来,我们这里也难呐,扛不扛得住,是个大问题……”

    “一个多月的费心费力,要练出什么百战精兵来,是痴人说梦。能在我们选好的地方,做好准备打一仗,是我们这些跳梁小丑能争取到的最大优势了,扛不住,也只有死,没什么好说的……”

    “太原被围了这么久,虽然没有消息传出来,但不也在扛吗……”

    “我们已经很占便宜了……难不过太原……”

    自宗翰南下,开始攻城,太原死死的钉在了女真西路军前行的道路上,其中的主官,是秦绍谦的兄长秦绍和。最初还有些消息传来,自西军救援失败后,宗翰的部队已经彻底扫荡封锁了那一片区域。与宗望打着同样的主意,宗翰亦想以坚城为目标,训练女真人的攻城战法。太原成为信息盲区之后,只能从只鳞片爪的流出消息里推测到,太原城的攻防战,进行得极其惨烈。

    女真的西路军并没有在城外等待太久,他们不像东路军,没有汴梁这么多的勤王军需要应付,宗翰也着急南面的战事,他们对于太原城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然而太原城的抵抗之坚决,也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

    这仅仅是被推测出来的信息而已,武瑞营惨败之后重整,需要做的事情太多,汴梁城外的事态太过危急,大伙儿都没有余暇将目光放到北面去。而在九月二十五的那次对皇帝近乎逼宫的胁迫之后,周喆几乎是以沉默消极的态度将汴梁城防完全交给了李纲、种师道与秦嗣源等人。

    这种沉默是危险的,并不代表他对于这些人的信任,皇帝在对所有人发脾气。并且,作为能接触高层信息的人员,宁毅、秦绍谦等人都能察觉到,对于右相府在那一夜里扮演的角色,皇帝并非毫无洞察,就算不能确定,也一定存有猜忌怨怼之心。这一情况的直接后果是,太原城,在短期内,几乎不可能得到任何救援了。

    没有人知道,在那一片孤立的地域里,太原城能够守住多久。但有一点可以相信,如果太原能够坚持这么久,汴梁城就也会有这样的机会,宁毅等人的一切赌博,都是建立在这个前提上的。

    汴梁城破,万事皆休。而汴梁即便守住,宁毅、红提、秦绍谦这边,也需要付出百分之一千的努力,到最后,看有没有可能抓住那百分之一的希望。

    但毫无疑问,很多人会死。

    武朝战力虽弱,军资还是发达的,宁毅所在的这个位置,已经连续调来了大量的弓箭、火药、各式军械,然而目前山谷里的一万多人,与女真人做对比的话,战斗力到底是在怎样的一个层级上呢?即便加上防御,能不能一换一,都是让众人心中存疑的事情。宁毅也毫无乐观情绪。

    无论如何,自己这边是杂牌军、整合不到两个月的溃兵,而面对的敌手,是此刻天下最强的军队。

    雪停之后的天空有着罕见的清澄,天空晴朗空旷,空气冰冷怡人。宁毅望向汴梁城所在的方向,深吸了一口气,无论宗望会不会如他们预期般完全的吃掉诱饵,宁毅知道,送过去的信,会成为真正点燃导火索的火种。

    所以他能够知道,导火索已经在燃了,是他们亲手点燃的。但烧尽的那一刻何时到来,还是未知之数。

    汴梁,雪停之后,家家户户都在街头铲雪,连日以来,城防未有松懈。但纵然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没有人能够知道,最残酷的考验,即将在数日之后到来。

    在这之前,几个小小的、简单的插曲,正在这片天空下发生……(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