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九五章 凝冬雪海 生死巨轮(四)
    ps:看《赘婿》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天气寒冷,风雪落下的山谷里,因为两千余人的到来,气氛变得更加热烈起来。

    由吕梁山过来的两千人被安排在山谷的一侧,这里有原本村落里的一些断瓦残垣,住的地方尚未搭起来,但山谷中原本武瑞营的成员们送来了柴禾,燃起一堆堆的篝火,开始做饭做菜,吕梁的众人便在篝火的周围扯起了帐篷。山谷之中尚有人进出,来来往往的,有些曾经去过吕梁山的竹记成员过来探望他们,说起最近已经死去的朋友,义愤填膺。

    不多时,秦绍谦等人过来看他们,周围便瞬间安静下来,大伙儿在空地上集合,秦绍谦说了些欢迎和感谢的话,之后是宁毅在众人前方站了片刻,目光扫过一遍,挥了挥手:“兵凶战危,没想过你们会过来。但谢谢你们过来。好了,去做事吧,有空我再过来找你们聊天。”

    他说话简短,众人自然也不好回答什么,只是有的人眼见宁毅身体虚弱的样子,眼中还有关切之情流露出来。

    宁毅在吕梁山威信颇高,娶红提,接手梁秉夫的班,而后将山中一切规划得井井有条。吕梁山的军队里,多是以前过过苦日子的人,半数以上见过宁毅,就算是没见过的,加入青木寨后,也听人无数次的说起过那位外来的书生,对于这样的身份。从梁秉夫到宁毅,在青木寨那一块,已经是一个传奇了。

    青木寨梁秉夫在世时,对整个寨子,仅仅是勉强维持而已,当时或许还没人觉得他有多厉害。然而在梁秉夫去世以后,山里的日子又好过了起来,他在往日里对整个山寨的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在众人的回忆中,才终于发酵成能令人哭泣落泪的东西。

    这种感动的一部分,自然也来自于宁毅的运作。梁秉夫去世之后,宁毅在对梁秉夫的追悼中,才终于说起梁秉夫与红提师父的故事,当年梁秉夫进山遇匪。被红提的师父救下来,因为一句承诺,在吕梁山呆了整个后半辈子,至死未曾婚配,膝下无儿无女。当宁毅以平淡的语气跟众人重复出那段感情以及梁秉夫临死时说的话,当时听到的半数吕梁人,都哭了出来。

    真心也好,操纵也罢。有些人会因为道德的洁癖。觉得老人临死时,可能不希望自己的**被他人知道。宁毅无从询问这些。然而在这样的述说过后,在吕梁山,从红提的师父,到梁秉夫,再到红提、宁毅,三代的首领。才真正的聚成青木寨的灵魂。而在吕梁山的其它地方,你方唱罢我登场,新寨主来了,杀了老寨主上位的比比皆是,却是没有这种能让人真正记在心里的东西的。

    此后众人回忆起梁秉夫。对于许多事情,自然也会因为感动而有夸大的地方。但不管众人塑造的梁秉夫是否那位老人真实的样子,宁毅相信,在天上的那位老人若真的有灵,也会欣慰于寨子后来的模样,当然,老人家当初守住寨子,全是因为红提的师父,如今他们在天上团聚,估计已经美满幸福,才不会管地下的人怎么看了。

    至于真实的老人,只要有红提、宁毅等人记住了,那也就行了。

    ***************

    “这次的事情,说句实在话,是有些不想让你们过来。女真人很厉害,咳……这片地方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九月二十五,二十二万人被打败,后来陆续打了三次,这个数字已经扩大到三十三万人,吕梁山拼拼凑凑,好不容易攒了点东西出来,我是不希望你们在这里被砸了的……”

    “是铜是铁,总是火里练出来的,我今日过来,看见外面的这些人,精气神好像还不错啊,不像是战败之兵。”

    “也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人心转过来,死了很多人,黑锅也给别人背了,最近凑齐这一万多人,想法转过来一点,我们说,勉强可以打一仗。但是宗望手下的几万人,那是席卷天下的强兵,最厉害的那种,就算二对一,我们也未必有胜算,实在没什么好乐观的。”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加要过来了。出发的时候我问过他们,山里的兄弟都愿意为你打这一仗,你当初就说过,我们练兵,为的是女真人。辽兵的厉害,我们见过,女真人还没见识过呢。不过,你又受伤了……”

    手指在桌上,轻轻触碰到手指。

    吱呀、吱呀,门口有进出的声音。

    手指又缩回去了。

    娟儿在整理外面的被褥,随后又跑出去。

    “走的时候,青木的战马还没这么多吧,今天过来的时候,把我也吓了一跳。武瑞营里,可用的骑兵,也不过比这稍微多点……”

    “山里还是留了几百匹的,按照立恒你先前的吩咐,我们一直在想办法买马。金人禁止战马流通,武朝买不到,但我们在两边做生意,反而有些人脉,后来联系上金人中的一条线,对方极喜武朝的字画珍玩,我们费大力气,挑了些好的过去疏通了关系。但接下来倒是有趣,这位金国大人物派来的手下偷偷与我们联络,说他家主子虽然喜欢这些东西,但不过是附庸风雅,对于物件真假,无力辨别,只需打通下面的关节,便能鱼目混珠,以次充好……其实要到处找那些上品珍玩字画,我们也不容易,便花了些钱,将关节打通,然后这些战马便源源不断地过来了。他们以为我们要造武朝的反……倒是可惜了一开始的那些真品。”

    “真品不怕,做生意要讲信誉,只要有马,他要好的东西,要多少我给他多少。现在不是爱惜古玩字画的时候。不过,这样可能会留下隐患。对方既然在金人高层有关系,他日难免遇上识货的,有这样的关系不容易,若是断了,反而有些可惜。对了,那人叫什么名字?”

    “现在查的。对方背后,似乎是一个叫摩信的高官,后方还有没有人,就难说了。那接下来咱们要不要给他们真品?就怕给过以后,好东西都拿不回来了。”

    “先看眼前吧,以后如果长期要,我再考虑想办法。现在这个情况下,字画珍玩艺术品什么都不算,汴梁一破。所有坛坛罐罐都要被打烂,我宁愿用整个汴梁城,换女真人的十万精兵。”

    “嗯。”

    “不过,平日里的训练怎么样?下马好看,战斗力呢?平时的训练呢?”

    “按照立恒你在山里说的那些,训练得不错了,尽量整齐的冲阵,马上射箭。吕梁那边地不平,阵型要连起来。比平地更难,到了这边,反而轻松多了。哦,我们还经常在这些战马旁边开炮……”

    “姑爷,喝药了。”

    “哦,好……嘶。好苦啊……”

    “嘿嘿,陆姑娘好。”

    “嗯……娟儿姑娘,你好。”

    ……

    “……啊,我讨厌喝这个药,太苦了……哦。开炮的训练也做了?”

    “应该没问题,我们这次还带来了榆木炮,中间有几门是试射过的铁炮。炉子那边出的铁有好有坏……还有那些地雷……”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的,两人在房间里聊了许久,娟儿在门口晃了几次,随后终于被宁毅笑着叫住。

    “什么事什么事啊,不要晃了,有事就说。”

    “呃……陆姑娘的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在想……什么时候,领陆姑娘过去呢……”

    娟儿端方正气地站在那儿,维持着她作为一个丫鬟的本分形象,宁毅嘴角晃了晃,又有些想笑,红提看他一眼,低头站起来。

    “刚刚到这边,我还得去看看韩敬他们扎营的情况,娟儿姑娘现在便先带我去看看房间在哪里吧。”

    “好。”娟儿点头一笑。

    给红提住的棚屋其实就在旁边不远,娟儿领着她过去,不多时便返转回来了。宁毅正在灯下看今天营地里的各项消息汇报。方才招待红提,桌上还有点零食,娟儿便悄悄的进去收拾掉了,然后又悄悄的收拾了一下床铺,方才出到外面的小隔间里静静地坐着,等宁毅的吩咐。只不过,等到宁毅在油灯下揉眼睛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小心地进去了。

    “姑爷。”

    “嗯?”

    “姑爷您生气了吧?”

    “红提的事情?我什么时候为这种事情生过你们的气。”

    “那……姑爷您跟陆姑娘……”

    “啊……你是说,有没有那种关系……”

    “呃……我说的是……那种关系……呃,就是……”娟儿斟酌半晌,有些难说。宁毅笑了起来。

    “比红颜知己什么的,更进一步的关系吧。嗯,是有的,我跟红提的关系,应该就是跟云竹姑娘的那种关系吧,去吕梁的时候有的。这件事情,我有些对不住檀儿、云竹她们。不过,事到如今,也没办法说谎。”

    娟儿的脸色变了变,站在那儿手指拧在一块儿,几乎互相绞成了青色:“我……我也不是说……那个……那个……”

    “不。”宁毅站起身来,轻轻拉了拉娟儿的手臂,让她到桌边坐下,“你坐,你不用这样。以……家人的立场,又或者是为檀儿生气,你都没什么错。不管怎么说,在这方面,我有花心的毛病,这个深究起来,不管是对你家小姐,对云竹,还是对红提,我都是有些对不住的。”

    “男人……三妻四妾,其实也……”娟儿的声音细若蚊蝇,说得有些艰难。

    “不,话不是那么说的,我以前也愿意给自己找些借口,可怜啊,放不下啊,心软啊什么的。在实际层面上,就是花心了。你家小姐在这方面对我很纵容,云竹她们也是,未尝不是一种诱因。但归根结底,是我自己做的事情。”

    “你跟小姐,跟婵儿,跟云竹姑娘,锦儿姑娘她们,与旁人是不一样的。别的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将女人做玩物……”

    “嗯,所以还是可以自己安慰一下自己了。”宁毅笑了起来,然后微微顿了顿,“无论如何,整个事情,就是这样。但是……陆姑娘今天晚上,确实还是要出去巡视扎营状况的,而且。她手下两千人要带,这里一万多人看着她,她是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跟我住在一起的,所以你给她安排房间,也是必须的。”

    他叹了口气:“无论如何,这可能是我们家里以后要面对的状况,你知道就好。我也已经尽量在收敛,不管你觉得你家姑爷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呃,就算觉得是个坏人。心里腹诽两句,或者嘴上骂两句,我也是可以忍受的。手头上还有很多事情,是要拜托你做的,你不要撂挑子不干就好。”

    宁毅是笑着说这些话的,一向安静的娟儿此时脸色也红起来:“我、我没有觉得姑爷是坏人啊。我……我只是个丫鬟,而且……姑爷是个好人。”

    “喔,好人卡……”

    “那……我听说,陆姑娘是江湖大侠,武林高手。很会疗伤什么的。那我……是不是要叫她过来。我……我先到其它地方去住吧……”娟儿眼巴巴地看着宁毅。

    宁毅皱起眉头想了片刻:“呃,我觉得……我身上的伤可能真的要她来帮忙,娟儿你……给自己收拾一个房间,也行。”

    “……嗯。”娟儿的面上露出失落的神色,点了点头,出去收拾房间,搬被褥去了……

    她走了之后,宁毅看着房门那边,叹了口气,然后撇了撇嘴:“现在知道我是个坏人了吧……”

    *****************

    青木寨的两千人夜里才到,要驻扎下来,除了帐篷问题、战马的放置问题,还有许多关于扎营后的规矩、放哨等问题要处理。红提虽然是来找宁毅,但实际上,自然不可能光谈私事,从宁毅那边离开之后,便过来查看扎营情况,又与原本山谷中的负责人协调巡逻、调配等问题。

    好在此时山谷中日常事务的负责人多是竹记中人,也有去过吕梁山的,双方协调起来,并不麻烦。红提在那边现身,巡视一番,具体的事务还是交给了韩敬。事实上红提在山寨中的形象并不亲切,若非如此,恐怕要有许多人过来询问宁毅的伤势如何。

    如此这般,到得事情大致了解完毕,返回的时候,已近深夜了。一道身影孤零零的,一面搓手一面站在她的房间门口,仔细看看,却是娟儿。

    “娟儿姑娘。”红提有些意外,“这么晚了,你在等我?”

    “陆姑娘。”娟儿对她行了个礼,“我……我过来道歉的。”

    “嗯?为什么?”

    “我……嗯,你跟姑爷之间……”

    娟儿说得有些吞吞吐吐,红提却笑了起来,过去握住她有些冰凉的手,然后去开门:“先进来再说,房间里暖和一点。”

    实际上,此时的两人,在以前是见过的,那是在杭州的事情。宁毅陷于杭州城内的时候,檀儿折返回去找他,途中便是与侠女身份的红提同行,娟儿也在,只不过那时候红提是易容状态,化装成了三十岁出头的妇人,当时双方虽有交谈,但此时红提以真实面目见她,娟儿虽然明白对方便是当初的那位侠女,心中却还是感觉陌生。

    而红提的真实性情其实颇为温和,与宁毅初见时,看似强硬,内里却多少是个村姑性格,以至于后来还会被宁毅的几个故事忽悠住。只是她当寨主这么些年,尤其在宁毅的帮忙下,青木寨上了正轨,不断扩大,她又是宗师身手,总有一份宗师的气度。此时握住娟儿的手,娟儿便觉得那手掌温暖柔软,连身体都忍不住暖和起来,心中觉得亲切。口中便开始说她觉得最重要的事情了。

    “陆姑娘,您武功高强,对姑爷的伤,你是有办法的。姑爷他受伤都一个多月了,日夜操劳,伤也好得慢。我都怕他以后会留下病根,我先前给姑爷吃药的时候,看见陆姑娘你也闻了闻味道,您是大高手,药是不是有些不对啊……”

    被红提拉着进房间,娟儿一面还在絮絮叨叨的说话。红提让她在黑暗的房间里坐下,过去挥手打开火折子,点亮房间里的油灯,又回来坐到娟儿面前,拉起娟儿的手:“立恒的伤我自然看过了,药是对症的,不过,我现在倒是担心你了,这么晚还在雪地里站这么久。你也操劳不少时间了吧,再这样下去,也会生病的。”

    “呃,我、我身体好,姑爷他们才真的累,当初他们是受了重伤的,就为了去烧掉女真人抢的粮草,而且受伤之后。还没怎么休息,姑爷在能坐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事了,那时候大家死的死伤的伤,姑爷为了救人,根本就没停过啊……”

    娟儿一面说,一面摇着头,表示自己很好。她的性子清冷,说话之时,面上本也没有太多哀戚的表情,但说到后来,还是微微红了眼圈。红提听了。也点了点头。

    “他们那样,也是没有办法,人在重伤之时,气不能断,在最难的时候一口气熬过去,人就能精进。习武也是这样,立恒乱用破六道,对身体是有害的,我警告过他许多次,但是没有办法,该用的时候,他也只能用,我也只能在事情过后,为他调理身体……这些事情,娟儿姑娘你不跟我说,我也是会尽力去做的。”

    娟儿便点头,说起自己已经从宁毅房间里搬出来,去到隔壁住的事情。红提的脸上,倒也微微红了红:“其实,你也不用搬出来啊,我夜里……不好一直在哪里的,他现在的身体,晚上有人能照看一下比较好,我晚上……为他推宫过血,要占一些时间,对他身体好,但做完以后,嗯……我便可以叫你回去了,如此虽然有些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啊。”娟儿连忙摇头道,“我可以等陆姑娘你来叫我的时候再回去的,姑爷夜里要人照顾,还是我方便些,我……我本就是苏家的丫鬟。”

    说到这里,露出可爱的笑容来,看起来清冷素净的脸上便又红了红。

    于是不久之后,红提便去到宁毅那边房间里,为他推宫过血,调理身体。见到红提过来,宁毅其实多少也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娟儿多少会阻挠这事呢。红提的推宫过血他早就领受过,在吕梁山的时候,为了让宁毅的身体好,红提也经常给他做,这类以人力推动血气循环运行的法门与按摩类似,但自然也有许多不同,真以外力干扰血气运行,对于宁毅来说,是很痛的,尤其是在有伤势的现在,血脉本就有淤积不畅的情况,红提一个一个穴位的推过去,便更加疼痛了。

    只不过两人早已是实质上的夫妻,在吕梁山的时候,什么亲密的事情也有过了,红提的手法自然便更加柔和,而宁毅自然也不会一直规规矩矩的任人摆布,期间夫妻两人做点什么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也属平常。

    于是到这天晚上,红提去敲门让娟儿回去时,脸上也还微微的有些羞红滚烫,好在已是夜晚,娟儿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回到宁毅房间外侧的小隔间里,娟儿心中也忍不住猜想,两人在房间里到底干了些什么,不禁在被褥里蜷缩着身子,翻来覆去有些难眠。

    此后数日时间,这样的情况便反复的持续着……

    青木寨的骑兵到来的这天,是这一年的十一月初八。此后竹记在继续着坚壁清野的事情,他们冒着大雪,一座一座荒山野岭的过去,力图将所有的人,挪出汴梁城郊的这一大片地方。而山谷之中训练的日常也在不断运作,青木寨的人到后,双方又有一定的比斗、交流。

    而在大雪持续的情况下,虽然武朝这边仍旧掌握了黄河渡头,但由于调粮的逐渐困难,取暖物资的需求增加,供应系统紊乱甚至瘫痪等情况,夏村这片山谷里的屯兵情况,也遭受到了不少难题的困扰。不过,寒冷的天气虽然使得日子稍显艰难,但总还是可以克服的小麻烦。

    真正大麻烦,是在牟驼岗一直准备攻城的女真人,这些北方来人的强悍,若让宁毅来一以概之,那便是:他们是在东北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不依靠暖气而活下来的人种。

    虽然此时也已经有了盘炕的技术,但在北方,那也都是大户人家能享受的事情。女真人在起事之前,生活条件原就艰难,零下二三十度的寒风里,靠着帐篷篝火等事物保暖、打猎、生存,对于现代人而言,绝对是难以忍受的事情。

    虽说南北两地有地域差异,南方的冬天湿冷,就算温度不至于那么低,也会让人觉得难过,但对于这批女真人来说,大雪天攻城,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可能。

    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明白,他们迟早会对汴梁城组织大规模的进攻,到时候,汴梁城防就要面临真正巨大的考验了。

    时间推进,宁毅等人在山谷之中练兵,女真人在牟驼岗制造甚至改良各种攻城器械,到得十一月十六这天,大雪暂时停下,皑皑的白雪早已覆盖汴梁周围的一切,女真军队的斥候在周围扫荡巡逻时,忽然截获了一条信息。

    这信息被迅速地传入牟驼岗大营之后,传往女真人的高层,随后,便被递到了东路军大元帅宗望的案前……(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ps:  这章六千五百字。

    我已经疯了,毫无疑问……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