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八四章 泽国江山入战图(三)
    汴梁以东,杞县附近,小小的村庄里,最近变得热闹了起来。

    原本住在这附近的居民大多已经迁走,热闹的原因是因为各路勤王军队的陆续到来,以武瑞营为首,在杞县附近已经屯集了超过六万人的大军。

    即便是军队,人数过万,便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到了数万人,在统帅对治军的掌握上,便是一项很大的考验。

    如今女真大军兵临城下,战端一触即发,对于治军自然要比平日里严格许多。然而数支大军在这附近集合,武威、武胜、武瑞三支军队各属不同的军中大员,三支军队以外,武捷营的三万人自西面而来,京城附近除了几支有独立番号的禁军如捧日、天武、龙武等已经全部撤回京城,还有各地的一些小规模朝廷武装,加上从四面八方过来的各种勤王军队,都朝这边聚集过来,每日里谁听谁的命令,后勤找谁要,住哪里,都已经成了扰攘不息的事情。

    武朝的军队编制,原本就显得有些混乱,这次大军齐聚,每支军队的经略安抚使使,其实都是平级,此次聚集在一起,各军之间,无法彼此节制。作为最高长官的几个人,如童贯一系的武威营何承中、蔡京系的梁中书、右相系的武瑞营霍爵,虽然每日里在一起商议接下来该如何打,但谁也不敢轻易对女真发起进攻,几支军队接近之后,倒是彼此为了后勤。摩擦无数。

    在京城之中,这一次最有威望和能力领导此次大战的,其实是童贯——纵然在后世的评价不高,但此时的他,确实仍是武朝军事的第一长官。但女真南下,京城之中,风云变幻复杂,童贯自太原逃离,是有污点的,回到京城之后。周喆心中多少有些芥蒂。他自己也缩了。

    也是因此,当推选此次保卫战最高长官时,只有生性刚直的左相李纲站了出来。国朝晦暗,武将无能。李纲对此多有怨言。据说在朝堂之上无人敢出头。老宰相也只好出来说:“若圣上不惮以文臣掌武事,臣愿为之。”这对于童贯等人来说,算是当堂打脸。不过武朝本就以文臣掌军事。童贯低头不说话,周喆抓到壮丁,就此兴高采烈地将烫手山芋抛了出去。

    李纲接手之后,估计也是有些愤懑,为了填河,又将蔡京家的花园子都给拆掉。其实他身居左相之位虽然也有几年,但诸多事务一直受人牵扯节制,朝堂上真正最有权力的,始终是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等人。老宰相性子耿直火爆,不如右相秦嗣源那般能屈能伸,但这次满朝危亡系于一人,他发泄一番,打脸蔡京,便也没什么人敢说他。

    当然,这些事情,也是京中高层心知罢了。李纲如今虽然是最高指挥,将京城守得严密,但对于城外的几支大军,要做到如臂使指,御使自如并不容易。在这样的情况下,城外零零散散的各种勤王部队——包括之前招安的一些山贼——三百五百的聚集过来时,到底该听谁指挥,跟谁吃饭,就成了一件麻烦的事情。

    也是因此,当名叫岳飞年轻将领带着麾下的三百多士兵抵达杞县,在附近村庄的小院子里找到宁毅时,周围的局面,就是这样混乱的一种状况。

    在屯集大军的营地外,各种乱七八糟的小军营,吵吵嚷嚷的声音,偶尔爆发的摩擦,为了军资粮秣,每日里的争吵,再加上各种小型的战报、伤员汇集过来。几支整编的军队倒也不是不想多要些人,只是编制进去的各种效率太低,武朝繁冗的制度仍在,这些事情还没到可以“一切从权”的时候,于是整个场面就都变得紧张而又杂乱起来了。

    岳飞率领的这三百多人原本驻扎家乡汤阴附近,女真人一路南下,汤阴虽没被打,但黄河以北各种指挥系统也已经乱了。他得知师父的死讯,领着三百多人衔尾追来,抵达汴梁附近后,便不知道该投奔哪只部队。

    好在他虽然性格忠直,却不是无谋之人,成军之后曾暗中打听,知道自己被复起乃是秦绍谦间接发来的命令。他之前未曾见过这等朝廷大员,但抵达杞县附近后,看见了竹记的人,便一路过来寻找宁毅。

    竹记在这边聚集的人手,足有一两百人,在武瑞营附近占了个很大的院子。岳飞稍一打听,周围聚集过来的那些散兵只知道这院子里每日人来人往,热闹异常,有时候还会进出一些官员,却无人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的,有人猜他们是负责帮朝廷运输后勤粮秣,但岳飞通报进门后,便只听见有人在破口大骂。

    “……黄口小儿,不知轻重,这里是多少人生死攸关的大事,岂是尔等小人乘机搬弄权力是非之所!城皇坡死了多少人,源岗一带,又有多少人死了!本官不会让本官治下民众去送死!他们留在城中,踞城墙以守,好歹还有一条活路——”

    这骂声铿锵正气,岳飞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却听得有一道声音响起来。

    “余大人,我说过,您误会了,竹记之人只是因为熟悉周围道路,奉朝廷之名协调撤离,我的人给您协调时机和路线,做与不做,在下一介草民,岂能强逼于你……”

    “你狡辩!”那人一声喝断对方的说话,“宁立恒,你以为我不知道,我余文丰虽是县令小官,却也不是毫无背景之人,你竹记背后乃是右相府撑腰,此次在外之事,全是尔等居中协调。你竹记之人虽然放下东西就走,但我一说不答应,当日下午便来了公文,你当余某不知怎么回事!大战在即,你们在周围行此荒谬之事。亏你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不怕九泉之下的死者不放过你——”

    “来人,送余大人走,余大人,你搞错了。你不愿撤,那就不撤,小人这边还有许多事情要忙,都是压下来的公务,等此间事毕,在下自会亲自登门分说谢罪……”

    “大丈夫顶天立地。宁立恒你敢做却不敢说么。你不敢与我对质么——”

    吵吵嚷嚷中,便听得了野蛮送客的声音,有名官员被人推着出来了,此时庭院里人群来往进出。宁毅也从那边门口出来。旁边跟了几个人。岳飞正要上去,有奔马的声音在院外停下,一名身负轻功之人飞跑进来。到宁毅面前低声说了些什么。岳飞武艺高强,隐约听得是哪里有三千余人,宁毅皱了皱眉,低声道:“附近是哪支军队,散的编制,让闻人兄弟去要手令,勇哥,此事麻烦你带一带队,只要有吃的,必须走……”

    旁边被他称呼勇哥那人,乃是索魂枪的齐新勇,当初在江宁,岳飞也与其有过一面之缘,只见他拱手便离开。宁毅才终于往岳飞这边快步而来:“岳家兄弟,好久不见,你也过来了。”

    岳飞站得笔直,拱了拱手。他与宁毅之间的交情不算深,当初在江宁他曾在救苏家时出了力,后来有过两度见面聊天,宁毅将他视为“恩人”,但岳飞自小得周侗教导,当时不过为追逐匪寇,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这次登门,不愿意让人觉得他是挟恩求报。

    而且当初在江宁,两人虽然有短暂的并肩作战,岳飞后来却知道这书生心性狠辣,灭门事件后衔尾追杀至梁山,屠了梁山一半人,江湖上的评价最终也是亦正亦邪。他刚才又听了那县令的大骂,此时便下意识地与宁毅保持些距离。

    眼见岳飞此时找来,宁毅自然知道理由,不久之后便将秦绍谦寻来,给他介绍。此时岳飞名不见经传,秦绍谦却是军中大将,在寿张狙击女真军队,一只眼睛都瞎了,很有霸气和杀气。岳飞只以为宁毅刻意为他拉关系,宁毅对秦绍谦说这位小将打仗应该极有一套,秦绍谦也只以为是褒美之词。随后让人将岳飞部下三百多人编入大军,提供粮秣补给,然后将这三百多人与竹记安排在一起,暂时听宁毅指挥调配。

    岳飞当初的起用就是宁毅找他的关系,此次又是这么热心。在秦绍谦看来,要么是还江宁的人情,要么是觉得这小将真的有潜力,要结个善缘,以后收做打手——此时武人多被轻视,秦绍谦本人虽是武将,但是一个领三百厢军的小武官,在他看来,在宁毅这相府幕僚手下跑跑腿也不是什么掉份的事情。而且,虽然此时大家对宁毅所做之事的必要性都没什么把握,但京城附近上百万平民的调动,真要做起来,确实是极花人手的。

    岳飞南下,其中一个大的理由,是因为师父周侗的牺牲,谁知道眼下被安排给了一帮不知道干什么的商人当护卫,多少有点愤懑。但他从军数载,对于军中、官场一些事情也是明白的,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而且眼下这一段时间里,十多万人聚集,只是激烈的小规模摩擦,大家都在对峙,按兵不动,其中的情况,便让他这等中下层军官,颇有些迷茫。

    照例说,女真人都打到京城低下了,这里十多万军队聚集,加上城里的近十万人,谁都会想要早点将女真人赶跑才对,怎么会大家都闹哄哄地住在这里呢。

    他虽然有些看不懂宁毅,宁毅却不愿怠慢于他,其后每日里虽然忙碌,却也会过去与对方打个招呼,聊上一阵。对方询问起来,宁毅却是知道这段时间京城内外的不平静的,但想了想,却也只能说:“在忙谈判。”

    京里京外,眼下确实是在忙着谈判的事情。

    汴梁城中,经历过初期的一轮猛攻之后,女真人便派人送来了和谈条件,和谈条件有四:

    一、武人赔偿金**费,黄金五百万两,白银五千万两,牛马万匹,绸缎百万。

    二、周喆尊吴乞买为伯父。

    三、割让中山、太原、河间三地。

    四、以亲王、宰相为人质,护送女真大军北上回国。

    理论上来说,仗还没打,这四条加起来,对于一个国家,基本上其实是没什么可谈的。但至少在宁毅的情报里,此时的京城,周喆一方面以巨大的“魄力”支撑李纲严守,另一方面,大伙儿还真的就在商议求和的这件事情,据说已经派了两次人,到女真军营之中,就和谈进行磋商。

    “京城里面,听说已经吵翻天了。”夕阳西下时,宁毅看着忙忙碌碌的巨大营地,跟岳飞叹息了一声。他也没有办法说太多,京城之中,皇上将守城和主战的责任给了李纲,转眼又在议和,李纲已经在金銮殿上破口大骂了好几次,“如此亲者痛仇者快”“有如何脸面面对前方奋战之人”之类的话语也已经骂了出来,而众人只提江山社稷,对于眼下的这个禁区,大多绕过了不提。

    周喆也不提,只安抚李纲:“朕是要打的,家国如此,罪在朕躬,但宰相啊,为社稷计,将士只需考虑奋战,朕却不得不做两手打算。”

    力争不成,李纲也曾要求,让他出面与女真人进行谈判。但周喆明察秋毫,并未答应,最后让比较能屈能伸的李棁去了。

    秦嗣源在这之中,并未开口。

    秦绍和据守太原,已长达一月之久,如今两边消息切断,近况不知,虽然秦嗣源是绝不会把这种儿子在前方作战的理由拉到朝堂上来讲理的——但那便是大家都不能提的禁区了。

    毕竟后方要卖的人,此时已在前方奋战至生死未卜……

    几日后,一纸诏书,秦嗣源罢相。(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