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八三章 泽国江山入战图(二)
    首先是空气轻微的颤动。

    矮树林边的原野上衰草低伏,土的颗粒在草里微微的颤动,而后那声音逐渐变大了,轻微的马蹄渐渐变成迅疾的轰鸣,陡然间,战马从矮林旁疾冲而出!

    一骑、十骑、百骑……奔驰的马队犹如冲突的洪流奔向那片原野,马背上的骑士身材高大粗犷,穿着北面宽大的袍子,戴着狐尾帽,正是由北面而来的金国骑兵。飞快的奔驰之中,马上的骑士也在娴熟地挽弓、搭箭。

    视野沿着大地掠向前方,五百多名武朝士兵已经摆出了紧密的阵型,一根根的长枪如林般的刺出在阵型前方。部将唐炜光望着那飞驰而来的女真精骑,手中握起拳头,高高的举起,口中大声说道:“不要慌!阵型不乱!贴紧了!弓箭准备好——”

    “——放!”

    一箭之地。

    箭雨飞上天空,在空中交错而过,落往不同的方向。

    数百人的马队在奔驰中转弯,在轰鸣中划出一条巨大的弧线,箭矢噼噼啪啪的落下,有些射在盾牌上,有些扎进泥土里,也有一小部分见了鲜血。

    唐炜光推开身边持盾的护卫,睁大眼睛看着那女真的骑兵队,轰鸣的洪流在前方划出一道圆弧,抄向侧翼。

    “弓箭准备!传我号令!阵型转向西面——不要乱!只要不乱,他们就拿我们没辙——”

    前方长枪与刀盾兵的阵型转过一个方向,再度面对了女真的骑兵。

    “推——”

    枪林徐徐前进。在那前方,女真骑兵的洪流再次冲来,在视野的前方,化为圆弧。

    几乎在女真骑兵射出箭矢的同一时刻,唐炜光猛地挥手。

    “放——”

    箭雨再度交错,稀稀拉拉的落下,女真人那边,亦有骑兵落马。

    “没什么好怕的,给我看准他们,推!”

    步兵阵列挟着枪林徐徐而前。弓箭手再度挽弓。女真骑兵拉开了距离,而后又回旋袭来,发动第三次射击,这一次对射后。女真骑兵从中间分开。化为两股。交叉奔驰了片刻,从不同的方向包抄过来。而步兵的阵型也再度开始变化,展开的同时往中间收紧。两边又是一轮齐射。四百多女真骑兵汇合之后。小小的转了一圈,终于不甘的去往视野的远方。

    而在前方,几具女真士兵的尸体,受伤的战马,他们已经来不及收敛了。

    唐炜光握紧拳手,望着那头,手心微微的出汗、颤抖,他还在确认女真人是否真的离开。方才的几轮交锋,彼此的损失并不重,应对和变阵看来也简简单单,但是他心中知道,只要稍有差别,自己这五百多人就会瞬间崩溃,在原野上被女真人如同羊群般的收割。

    “大人,我们胜了。”有人在旁边欣喜地说道,“金狗被我们打跑了!”

    “呃……”唐炜光愣了愣,原本想要下意识的做出反驳,但随后他还是点了点头:“找人收拾战利品,替伤员包扎。”

    他走向前方的士兵:“看见没有,金狗被我们打跑了!他们没什么可怕的,只要照操典行事,这些金狗不敢与我们硬碰!我们平日里训练如此之多,有什么好怕的——”

    随即便有人大声道:“大人,我们没有怕!”

    “没错,不过就是些未开化的女真蛮人,来一个,咱们砍他一双——”

    有人哈哈大笑起来,唐炜光也笑起来:“好!就是要这样,回去之后,我给你们请功!”

    军阵之中欢呼四起。

    随后斥候去探查那队女真骑兵的去向,一众士兵将原野上落下的女真人、马的尸体拖走了。

    汴梁城外方圆上百里的范围内,大规模的军队已经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核心区域的屯兵高达十七万之众,主要聚集在兰考、杞县一带,与金兵展开对峙,而此时汴梁城内的总兵力,则在七万到九万之间。另一方面,还有数万的士兵分散在开封府的周边,他们负责的是守御地方,撤离人群,给女真人的掠粮队施加压力,挤压女真人的生存空间。

    五百人队、千人队、两千人队,分散在这片区域的各个地方,每一天,冲突都在各处爆发,女真人的掠粮队伍与他们相遇、展开战斗。一份一份的战报,都在显示着大战之前摩擦的激烈……

    ****************

    “……平均每一天,两百人以上的冲突至少在二十起以上,我们这边百分之八十都是捷报,我觉得女真人都快投降了。”

    黄叶飘落下来,小小的车队在树林的道路间驶向前方,宁毅骑在马上,正皱着眉头低声说话,在他旁边的,是苏家的苏文定,当初青涩的年轻人,此时的脸上也有了一股沉稳在了。

    “眼看大战在即,我想,军中也想要振奋一下士气吧。”

    “问题在于,这些东西其实意义不大。”宁毅道,“而且你太天真了,大战在即……可很多人其实没有底气,军方上层,童贯、高俅这些人都没有这个底气,李相也没有……当然,也许不能说李相没有,但这次他的压力太大了,京城有八万多的部队,但他们一个兵都不会派出来,而外面现在这将近二十万的大军如果跟完颜宗望开战,没人有信心能赢。大家真正等的是谈判。”

    “当然这些东西我们也没法操太多心。”宁毅没有继续谈论大局,叹了口气,“我最近在头疼骑兵的应对方法,金人的拐子马,除了有另一支骑兵对着干,实在是很难有办法。”

    苏文定想了想:“军中不是都说,步兵阵列保持得好的话。也不是打不过。”

    “那是说着好听的。”宁毅摇了摇头,“女真人在这边的人数毕竟少于我们,而且大战未开始,他们不想硬碰,都是以圆阵试探,你应付得过来,他就走人,你应付不来,他就趁虚而入,可你要追他。是无论如何追不上的。所以现在的捷报都是假的。没有意义。”

    “女真人怕硬碰,有没有办法逼他们硬碰……”苏文定道。

    “先不说怎么逼,就算真的硬碰,也是找死。真以骑兵冲阵的话。前列是有些死伤。但是步兵阵被冲开以后,阵型自然就乱了。以现在的武朝军队战力,接下来就是收割。到时候,真正的战报多半是惨败,眼下只是因为女真人连这点损失都不想付出而已。”

    说话之间,陡然有人从前方骑马疾行而来,那是竹记招揽的一名高手,此时作为探子在前方探路的,他低声说了几句话,令得宁毅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

    树林外是一片平滑的山坡,山坡下,一场惨烈的追逃与杀戮接近了尾声,逃散的士兵被后方飞奔而来的骑兵追上,以长刀砍下了人头,大量惨烈的伤亡在道路的前前后后蔓延开去。

    这是一支被冲散了的武朝军队,有些溃兵被追赶着跑进前方一个小村庄里,不过小村庄的人基本都已经撤离了,一些骑兵冲进去,过不多久,在村子里放了一把火。

    一些骑兵在外面的道路上搜刮着尸体上的油水,但动作很快,军队带着的少许难吃的干粮也是很快便被他们扔了。看起来这些骑兵还有事,聚集起来之后,往回头的方向奔去,下午的阳光里,一名女真骑兵欢呼着将人头扔上了天空。

    骑队远去了,过得一阵,宁毅与齐新翰等几名护卫的身影才在林子的边缘出现,他能够知道,自己是遇上了捷报之外的百分之二十了。

    几人从草坡上下来,查看着是否还有幸存者,当终于在路边的草丛里发现一名濒死的伤员,听到他说出的话后,宁毅微微愣了愣,将目光望向女真骑兵远去的方向。

    但这时候,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女真的骑兵奔回数里之外,一支上千人的百姓迁移队伍,被他们的一部分人围在这里,此时,女真人逼着他们交出身上的包袱、财物、米粮等东西,已经接近了尾声。众人交出的东西在阵列前方堆成了一座小山……

    *******************

    田阿山觉得自己手脚冰凉,全身都在发抖,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

    妻子在旁边抱着他的手,一直在低声哭泣,她哭泣又不敢发出声音来惊动女真人,所以也一直在抖啊抖。

    当女真人驱赶着他们交出财物米粮时,他们过去将包袱和身上的金银都扔在了那座小山上,然后听见旁边的女真人说了一些什么,他愣了愣,然后对方重复了一遍,他挺清楚对方在用汉话说:“你们脱衣服!”

    “什、什么……”

    “脱了衣服,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藏了东西在身上,还有你们,所有人,把衣服脱了!”

    有女真人恍然交道:“没错!没错!”

    然后是哄然的大笑声。

    田阿山愣在了那里,只是下意识的摇头,下一刻,那女真人不耐烦地过来,将他的妻子拉向一边,哗啦一声撕开了她的衣服:“脱衣服!”

    “啊——”的一声,女子疯狂的尖叫起来,田阿山下意识的挥手过去:“你们干什么,你们不要……”不远处一名女真将领阴沉着脸已经走了过来,刷的便是一刀,然后一脚重重地将田阿山踢飞。

    田阿山看见自己的双手飞了出去,鲜血喷涌,那名女真将领的刀从妻子的背后刺穿出来。

    “你们干什么!不要拖延。”那将领用女真话喊道,“杀——”

    “是!”

    四百多名女真骑士同时抽刀,往人群中砍杀进去。

    ……

    激烈而沸腾的时间只持续了片刻,声音便渐渐的没有了。女真人各自收拾起战利品,看看下午的日头,往牟驼岗的方向回去。不久之后,他们在回程途中遇上一直武朝的千人队,双方对峙片刻,女真人扔下一些重的物件以及几辆大车,只带着贵重易携的财物与米粮,往侧面跑掉了。

    不久之后,宁毅在诸多情报当中,看到了这一份捷报。说的是女真人残忍屠杀一支上千人的平民队伍。劫掠财物后与武捷营一支侧翼部队相遇。双方鏖战之后,女真人落荒而逃,这支部队夺回大量财物的事情。

    这样的胜败,每一天都在激烈的上演。

    ********************

    太原。秋风瑟瑟而来。

    秦绍和从城楼中走出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咳了几声。裹紧了衣服。

    城墙上全是站岗的士兵,里里外外的,是无数战斗后的痕迹。残留的血迹,火焰烧过的痕迹,被石弹砸过的痕迹。城外,女真人的营帐延绵开去,隔着厚实的木墙,可以看到士兵在其中走动的身影。一个多月的攻防已经结束好几天了,看起来女真人已经打算做长期的困守,不再强攻。此时走在城墙上,士兵之间,秦绍和便忽然有种天地都安静下来的感觉。

    一个多月来的反复攻防,难以想象那是何等巨大的压力,城墙数度被突破,又数度被强夺回来,好几次秦绍和都以为太原将要沦陷。在城外的完颜宗翰早已做出了太原破城后要杀得全城鸡犬不留的威胁,但最终,这座城墙仍旧被牢牢地守在了这里。

    虽然在第一次的身先士卒后,秦绍和便未曾真正操刀厮杀,但在城墙上,他依然受了几次伤,此时身体瘦下去很多,身上散发着药味,有一种风吹就倒的错觉。但唯有眼神已经变得比往日更加安静和坚定,那是在身边倒下许多人后,因“死亡”而积累起来的东西。

    他远远的,安静地看着女真大帐所在的方向,而这一刻,他其实也明白那种天地都安静的感觉到底因何而来。

    太原已成孤城了。

    攻城战的后半个月,女真一方,指挥战争的并非宗翰,而是其麾下大将银术可,宗翰则带着另外一些部队,在半个月的时间内,荡平太原附近的所有城市,将如今的太原变成了孤城一座。

    但它也像钉子一样,将女真人的西路军钉在了这里,使其根本不能安心南下。

    旁边有人过来,是同样身上带着药味,身形消瘦的李频。不久前秦绍和曾经嘲笑过他,说文人就是孱弱,李频是被累得病倒了,不过即便生着病,他还是在准确地对他的工作负责,而同样身体不太好的,还有负责煽动了许多人上城墙的成舟海。

    “秦大人,粮食已经集中点完。”李频道,“库房里基本上还有可供城里人吃三个月的粮食,若从现在便开始节省,咱们半年也拖得下去。”

    “足够了。”秦绍和笑起来,“外面消息断绝时,我知道几十万人都在往汴梁聚集,只要能解汴梁之围,太原之围自然就解了。女真进军迅速,攻势如此之强,便得速胜,照我看啊,他们拖不过这个冬天的。咳咳……你我啊,便只好在这太原,跟粘罕他们耗一耗了。”

    “卑职有幸。”李频拱手笑了笑。

    “不打不知道啊。”秦绍和背负双手,望着天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若非此次守城,秦某也不知道,某竟然如此能打仗,竟然……能守住这座城……”

    他的声音变得轻了一些,说到后来,想起的却是他看着死在这城墙上的许多人了,这些人中有官兵有平民,一个月来的战斗太过激烈,他的身上也时常染血,时常在奔行间跨过一具具的尸体,甚至摔倒在血泊中,在当时,他来不及看这些死者,现在反而想起来了。

    这座城,终究是他们守住的……

    秋风凛冽的袭来,冬天就要到了,等到大雪封山,即便是冰天雪地里走出来的女真人,也很难在这样的天气下展开攻城战,到时候,太原城的情况,或许又能缓解许多,秦绍和心中稍稍的放松下来,他知道,只要自己钉住了女真人的西路军,就足以大大的缓解京城的战局。这一切,城内无论是秦绍和、李频、成舟海,还是众多的将领,官员,心中都能够明白。

    他们将做到了不得的大事了。

    而由于消息的封闭,秦绍和并不知道,此时在折可求与刘光世的带领下,作为武朝最强的西军一部,已经在天门关与完颜宗翰展开了厮杀。他也并不知道,与此同时,京城外围的对峙当中,朝廷内部,正在商议完颜宗望提出的割让太原等地以和谈的条件。

    他也不会知道,这短暂的平静与轻松,就要成为漫长的地狱的开始了……(未完待续。。)

    ps:  本来还以为零点前可以更新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