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七七章 人间事 祭魂酒(上)
    泥泞之中,黑色的、被烧成炭的房屋,一具一具的尸体。

    雨停下不久,这是被兵祸屠过之后的村庄,雨水冲散了原本的火焰与血腥,却将一切汇成更为难以形容的气味,令人闻之作呕。旁边小山坡上的林子里有三名骑士骑马站在那儿,正在往这边看。

    为首的那名骑士留着胡子,穿一身书生袍,看来颇为从容淡定。他一手拿着个本子,另一只手上拿了支细毛笔,往腰间的小墨水袋里沾一沾墨水,便在本子上对着这屠杀后的一幕做着涂鸦,画上一阵之后,还会将毛笔笔尖往舌头上舔一舔,然后吐出一口黑色的口水。

    后方两人大概是武朝的官兵,看看天色,其中一人低声道:“成大人,我们已经在此逗留很久了,再不走,说不定遇上女真斥候……”

    那姓成的大人添了几笔,然后拿着本子晃了晃,轻轻吹了吹,过得片刻,墨迹稍干了,才收起来。缓缓开口。

    “粘罕主力屠忻州,完颜娄室破代州。估计过不久,就要到太原。”他的语调不高,带着些许淡漠,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这成大人的话让两名官兵面有难色,好在对方也只是随口感叹,过得片刻,一勒缰绳:“走吧,快些回去,莫要被女真斥候撵上了。”

    三骑便绕了树林而走,飞快地离开。

    ************

    龙城太原,秦绍和站在城门外的小土坡上。看着大队大队的百姓往城内涌进去,更远处的原野上,有大片大片被收割起来的稻子,也在往城里转运。

    不久之后,有一队骑士尽量分开人群,从远处过来,风尘仆仆的。为首的穿书生袍的男子下马之后,朝秦绍和躬身行礼:“大人。”

    “舟海,怎么样了?”

    “代州城破,忻州城被屠尽。城市附近亦受波及……惨烈无比啊。”成舟海目光冷峻地看着他。然后叹了口气,转身望向后方,“若非亲见,难以想象。”

    “不难想象。太原也近了。”秦绍和回头看了看高耸的太原城墙。他是今年调任的太原知府。童贯在时。听令于童贯麾下,此时童贯已经南遁,便剩下他与掌军的王禀一起镇守此地了。

    作为秦嗣源的长子。秦绍和素来秉承君子之道,为人谦和,唯有这次童贯弃太原而走,秦绍和几乎当成与童贯翻脸吵起来。当然,此后楚国公的心意未改,南下而去,秦绍和自然也只能与王禀一同挑起担子。

    这一次女真人的南下,攻城略地速度之快,令得武朝一方的防御看起来俨如纸糊一般。秦绍和也好,成舟海也好,对于军队的作用,已经没有了估算的依据。朔州也好、忻州也好、代州也好,前一刻还说金兵进犯,下一刻似乎就已经开始屠城。太原的城防固然比那些城池坚固,但能够守住多久,谁的心中都没底。

    远处的原野上风走云飞,太原的墙头,大量的工事也在随着军民的进城而构筑起来。由西面、北面传来无数的讯息,其中也有武者行刺完颜宗翰的,虽然听说杀了一些将领,但由于完颜宗翰只是受伤,对于太原城的估计,就仍不能乐观。

    看起来,或许过得几日,所有的人就都要死了。

    望着这一片一片避祸的人群,秦绍和与成舟海等人的心中,未尝没有这样的念头闪过。但既然身处此地,也唯有拼尽全力的一搏。片刻,成舟海去往城内,召来竹记在太原城的负责人,开始做大家擅长的、煽动全城军民一齐参与守城的工作。而秦绍和在片刻的放松之后,也走上城墙,更多的指挥忙碌起来。

    不久之后,已经坐稳河东水陆转运副使位置的李频,也随着大量转运的军民物资进入城内。

    即便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心理准备,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等待在他们面前的,会是怎样一场艰难而又漫长的战斗……

    *************

    京城,潇潇雨歇。

    阴沉的天气,师师从睡梦里醒来,时间还是下午,矾楼中已经热闹起来了。

    因为北面打仗的原因,最近几天矾楼的生意变得格外好起来。来往京城的大商户,进出朝廷的官员,乡下进京的士绅名士,挥斥方遒的书生,都往这里聚集过来。

    战争的阴影笼罩下来,在北面有生意的商户要转移利益,需要进京来疏通关系;担心家中产业受损的士绅们要向熟悉的官员打听战局的变化;朝堂之上,有各种利益牵扯的官员需要私下串联;慷慨激昂的书生要来这里大论朝政,抒发胸臆。凡此种种,一片忙乱的热闹。

    也有决定投笔从戎,北上抗敌的书生,被人请来矾楼,诗酒相送,并且互相约定,不久之后,将在北地见面。

    每及于此,师师总要不由自主地想起已然北上数日的宁毅,他没有说太多的话,也没有人诗酒以贺,只是安顿好家中妻儿,便就那样走了。师师到现在也不清楚他北上的具体目的,想是大事,但他也叮嘱了家里人的南下。

    “事情可大可小,最近有可能的话,往南边走一走也好。”

    这是宁毅离开的那天下午对她说的话。当时宁毅只是将她叫到家里,交代了暂时要北上的事实,后来却还是对她说了这一句。师师是何等的七窍玲珑心,多少猜到宁毅北上,是为了预防女真南下的战事,那么这句话的深层意味,就变得可怕起来了。

    当时她神色愕然地望了宁毅半晌,然后才低声问:“有这么糟糕吗?”宁毅也只是郑重地点头:“可能性是有的,有备无患。”

    他当时正在家中指挥收拾北上的东西。神色太过淡然,话语太过镇定。师师当时心中震撼,甚至都没有叮嘱他北上小心。

    后来想及此事,认识他这么久,他对付梁山匪人,在汴京开店、做生意、收留孤儿、招募大量工人,让竹记跟人讲述那些文人卫道、武者为国的故事,为了赈灾殚精竭虑,还得罪了许多有背景的人,导致隔三差五的受到刺杀。一直以来。他都是从容以对的。但显出那天那种淡然而随意的神情,或许也说明,他又要开始认真做事了。

    这一次,是为了迎击女真人。纵然不明白他要做些什么。也能够猜到其中的凶险的。

    他离开后。师师心中耿耿于怀的。是未曾对他说过一句小心。有时候她心中也想,他让家人南下,也顺便叮嘱自己。莫非对自己的感情与对家人的无异了么?这样想的自己,又是否对宁毅动了男女之情呢?

    后来又想,对这样的人,无论是谁,她也是要说一句小心的,更何况他又是自己的儿时好友呢。如此一来,心中也就释然,不再在儿女之情上多纠结了。

    此后,矾楼里的消息,也是纷繁复杂、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她细心地听着,时而听说郭药师的投降是受了谁谁谁的迫害,时而听说完颜宗翰已兵逼太原,有时候也听人说,宗望在河北吃了个大败仗,也有说武成、武奉两军要夹击宗翰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朝堂之中,也是各种各样的消息,有人主张何谈,有人主张出击,有人主张坚守,据说,种师道大帅的西军不日便要开拨过来,也有悲观者,说金人的军队将推至汴梁城下的——这一消息来自国公爷童贯,师师注意到,倒是与宁毅的想法有些类似。而后,汴梁城附近,似乎也已经开始坚壁清野的准备,上百万甚至几百万人的迁移,被人大骂暴政……

    以师师的信息能力,往日里是可以清晰地从混乱的消息里理出线索的,这一次却不那么容易了。而在这其中,她也看不到北上的宁毅,如今到底是在做些什么事情。附近的武朝军队,似乎都在北上,预备迎击女真人。这样的情况下,宁毅为何还会觉得汴梁将有危险呢?

    这样的情绪里,至于宁毅曾说过的让她南下的建议,她反倒不愿多想了。这熟悉的城市啊,她不能如他一般的往北而行,总还是能等待结果,守在这里的。

    雨停后的水滴自檐下滴落,风从庭院里吹来,抚动她身上薄纱的衣裙,带来阵阵的寒意。楼内的喧嚣隔着墙壁,往院子里传过来,丫鬟也来了,带来了两拨人一齐求见的消息。她拉了拉衣领子,望向外面仍被乌云笼罩的阴郁的天空。

    唉,天凉好个秋啊……

    *************

    一场庞大的坚壁清野,正在北面的大地上展开。无数的消息如同雪片般的朝南方汇集,位于这片消息的中心地带,前行的马车上,宁毅正在整理着大量的消息和资料,偶尔对一些有用的东西,发出能够让竹记做反应的、偏门的意见。

    许许多多与坚壁清野进度相关又无关的信息,也在汇集,因为距离的关系,他知道的要比京城更早。

    宗翰破忻州,西路军的完颜娄室破代州,东面,完颜宗望以郭药师常胜军为前锋南下,彭祖辉率领六万大军于棣州以北迎击完颜宗望,被郭药师大破,彭祖辉携八千溃兵南逃,棣州被破后遭屠城,女真东路军往济南方向疾驰等等等等……

    女真人进军迅猛,而此时正值秋收,大范围的坚决的坚壁清野几乎不可能顺利。朝堂之中又有大量的诘问与攻讦,认为北面的坚壁清野,对阻止女真人来说毫无意义。各种问题几乎是在入手的第一时间就拔升到巅峰,宁毅手头上的时间极紧,尤其是在最初的时间里,不断地归纳讯息,发出各种简洁又明确的指令。因此当祝彪将那个信息拿进来时,他也只是简单地看了看,放下,然后又拿起看了看。刷刷刷的在上面做了些修改。

    “交给董方宪,加入宣传计划,特级,推他上神坛。”

    祝彪迟疑了一下,实际上他并不负责亲自给宁毅递消息,此时过来,大概是因为这个消息他觉得太重要,但随后还是接过来,掀开车帘出去。

    马车继续行驶,不时有人过来敲打车壁,大概半个多时辰之后,另一份东西来了,上车的人,也正是竹记中负责宣传的董方宪,将一份文稿交给宁毅,宁毅拿着看了看。

    “死的八名女真将领的背景可能还要细查,但手头可用的就是这些,之后逐渐加厚,您看这个可不可以。”

    宁毅飞快地看过去,拿着毛笔划了几点,而后飞快地说道:“除了有名字的八个人,其余的是粘罕身边的精锐要做强调。数字不能含糊,你这是说他们死伤过百没有震撼力,往上加,死伤两百六十八人吧,死一百二十七其余受伤,就这么写。”

    “若有人问我们怎么弄清楚数字的……”

    “就说粘罕军中自己统计的。”

    “是。”

    董方宪拿着文章下去了,宁毅继续处理事情,过了半个时辰,第二稿交了过来,宁毅看了看,然后不耐烦地挥挥手让人拿走。

    马车继续前行,堆积的事情也继续处理,暂告一段落的时候,车辆停下来,宁毅准备走出车去活动筋骨,起身时想起了什么,翻弄着桌上的各种消息,而后才轻声叫来一个随从,让他去取东西。

    走出马车时,远处有惨淡的夕阳,随从跑回来,将他先前让祝彪交给董方宪的纸条拿了回来,上面便是那份原始的信息了,他坐在马车的车辕边看着上面的字。

    “八月初九晚,周侗于忻州城率领绿林群雄刺杀粘罕,杀女真军中将领赤仙、术穆图、翰尔果……等八人,女真军中大将粘罕、完颜希尹、银术可、拔离速等人皆负轻重伤势……已知参与刺杀者有……周侗殁……”

    他一天之中看到诸多消息,惨败、屠杀不一而足,但或许是因为这则消息里有某个认识的名字的缘故,令他的心情低落下来了……

    祝彪也带着复杂而低落的神色,从旁边走了过来……(未完待续。。)

    ps:  求双倍月票啊!!!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