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七六章 一代宗师 英雄再见
    庭院之中,木叶飞响。两拨人的正面冲锋,在第一时间造成巨大的声。飞镖、矢石冲过树叶的遮蔽,哗啦作响,完颜银术可挽弓疾射,在一名绿林武者的身上带出血线,另一侧,一名手持钢鞭的武者将女真卫士撞飞在大树树干上,一鞭打碎他的额头,更多的武者往这边冲来,大树轰然作响。

    史进手持一根镔铁长棍,挥舞之中如龙蛇在走,敲碎前方武者的抵抗,头、颈、手、脚……无数骨碎的声音硬生生地挤入女真卫士的防御圈里,要直接推出一条道路来。

    左文英在屋顶上狂奔,身体低伏着洒下飞镖,而女真人的弓箭也刷刷的往上方射去,她朝着庭院之中跃下,前方长枪刺来,她身形一缩,直扑进枪林中去,双刀飞舞间,斩出道道血光。手臂、长枪往周围飞洒,细长的刀锋刷的便划过人的喉咙,在她的身体周围,鲜血随刀光飞洒旋转,刹那间竟如同血海中的漩涡。

    名叫福禄的男子手持单刀,自人群里走来。这名平日里跟在周侗身边当仆人的和善男子此时踩着似慢实快的步子一路前行,只在接敌的瞬间,身体才会陡然爆发开,他的动作简单迅速,刀光如电,进趋之间直盯要害,往往身形一晃,对方的手臂或是喉咙就已经断开。

    更多的人配合者身边的同伴,试图在第一时间就撕开人群,直取粘罕。但能庭院之中防御的七八十名女真卫士也绝非庸手,交手冲突的第一时间。大量的鲜血就开始绽放,女真的卫士倒下,绿林人中,也有人在第一时间被阻挡、被射杀的。摩延当世的一杆重枪,直接架住两名身材高大的绿林豪客的攻击,那重枪挥舞间,轰的就将一个人的脸颊打碎。

    作为宗翰麾下的第一勇士,他力大无穷,枪法简洁但凌厉。第二名绿林豪客趁着他长枪不便近战的劣势合身扑上,猛的便被他一拳扫飞。直接撞在庭院旁边的柱子上。吐着鲜血掉落在地。而在旁边,左文英杀出一条血路,陡然扑至,她的双刀如电抢攻。摩延当世手持重枪。在仓促间飞快地后退。而拔离速已经从后方冲至,短枪从摩延当世背后刷的刺来,左文英的攻势稍一迟滞。摩延当世重枪一挥,哗的一下,带着剧烈的破风之声挥斩而下。

    左文英朝着后方一滚,那重枪落地,将地面上的青石都砸得裂开,尘埃与碎石飞溅。摩延当世“啊”的一声暴喝,重枪沿着地面便铲了过来,左文英朝着后方不断飞滚,而在摩延当世身后,拔离速刷的挥出他的第二把钢枪,那钢枪掠地疾走,直朝左文英袭来。

    就在左文英跃起的瞬间,另一道身影从旁边陡然冲至,踢起飞掠而来的钢枪,正是左文英的夫君福禄。摩延当世重枪猛拔,福禄抓住飞起的钢枪,连同他手中单刀、再度扑上来的左文英的双刀,与摩延当世的重枪砰砰砰砰的发出无数碰撞,当双方身形一分,福禄一个转身借力,将那钢枪以最猛烈的势子投掷出来。

    那钢枪几乎是照着摩延当世的面门呼啸而来,令得他猛然躲开,而后直飞往正厅中的完颜宗翰。宗翰身边的完颜撒八劈飞钢枪,银术可便照着这边射来两箭,同时,七八名士兵从旁边猛扑而来。

    三十多名绿林人与七八十名女真卫士在第一时间爆发开的便是最猛烈的碰撞,但延绵的血路还是朝着正厅那头不断延伸过去的。以武朝一流高手作为前锋的冲击,在第一时间几乎不见停留。而在后方的大门处,原本反应未及的女真侍卫们正汹涌而来,扑向绿林人的后方。

    就在这第一时间展开的激烈厮杀中,完颜宗翰的喝声陡然响起来:“杀了他!拦住他!左边!”

    那是在宗翰面对着的庭院左侧,一道身影正在屋檐下无声冲来。这一边自然也有人防御,只是最厉害的交锋点还是在这庭院的中心,这道身影迅速前行,几名与他接触的女真卫士一触即倒,就在片刻前,一位名叫赤仙的女真将领挥刀斩向他,被他陡然贴近,那赤仙的身体便在不断飞退,几乎已经超过冲击的锋线。

    这近乎无声的一幕原本不该引起太多的注意,但完颜宗翰饱经战阵,出奇的便注意到了这边的异状。赤仙的飞退中,银术可刷的一箭射了过去,听到宗翰的命令,旁边五六名女真勇士也逼近过来,而在下一刻,一声暴喝响彻整个庭院,在这声响之中,赤仙几乎是被人扒着肚子撕开成两片,漫天飞洒的血肉,扑向女真勇士的眼帘。

    这些女真人也都是饱经杀场的战士,眼见血肉爆开,非但不躲,长枪、大刀反倒径直往那血肉中央杀了过去。与此同时,一杆混铜大枪从后方跃出,“叮”的颤抖声响由小陡然变大,化作如苍龙般的长吟。

    兵器飞出去,手臂被绞断,两名女真勇士的身上陡然失去了大片的血肉,一人是手臂齐肩消失,另一人半个小腹都被挖空,仿佛凶兽陡然从他们身上带走了生命,另外两人飞出去,一人被直接打在地上,颈骨尽折,高大的身影已经在血海中冲了出去,步履轰然间,直扑向道观的正厅。

    前方两名女真勇士朝着这突袭而来的身影悍然挥刀,然而他们的身体与这道身影一触即飞。银术可飞快的射箭,每一箭都像是射上了岩石,在倒飞出去。

    庭院里众人的神经在刹那间便被绷紧至极点,此时在前方大殿前还有十余名女真卫士,一齐冲上来,后方,摩延当世手提重枪,发足狂奔。那杆混铜大枪朝着前方十余名女真卫士直刺而出,随后稍稍歪了歪。猛地横挥而回,摩延当世持枪一挡,嗵的一声,他身形一滞,对方带着那杆大枪,直扑往前方的女真卫士。

    一杆大枪挥舞中,将整个刺来的枪林都打得东倒西歪,两名女真人的手臂猛的一触便被打碎。而在后方,摩延当世暴喝一声,也直扑了过来。那杆混铜长枪猛砸回来。他重枪一架。然后使劲浑身的力量朝着对方压了过去。

    距离陡然拉近,摩延当世放开重枪,直接朝着对方一拳砸了过去,这一拳打中对方的同时。他的脸上也轰的挨了一下。接着便是天旋地转。两人几乎是飞快而疯狂的出拳,两杆长枪飞舞在女真卫士群中,挨到第二拳时。摩延当世已经看清楚了眼前人的面貌,那是一张分不清年龄的脸,须发皆张,双目血红,整张脸仿佛都充斥着“愤怒”二字,无尽的愤怒与杀念,就连摩延当世看到的瞬间,都觉得有些胆寒,因为眼前的脸,就像是庙宇里降世的明王。在这惊鸿一瞥过后,对方一记猛烈的头槌,照着他的面门直接撞了上来!

    两人的飞旋交手间,地面尘埃飞溅,银术可手中的长弓已经挽到极点,陡然间,破风声呼啸而来。他猛然间撒手,长弓砰的断裂在空中,将他整个人都弹飞出去,左肩的衣衫已经被打得稀烂,血肉模糊间,伤重见骨。定睛看时,却是摩延当世的那杆重枪,此时深深地扎进大殿的墙壁里。

    作为宗翰身边第一高手的摩延当世已经被打飞出去,而那猝然袭来的索命明王手舞混铜长枪,已经与十余人杀做一团,他的长枪左挥右打,刚猛到极点的力量不时将人打飞,简直像是普通的高手在棒打一群獒犬。转眼间,这一处防御也被突破。完颜撒八大喝着:“快走!”看准时机,合身撞向大殿侧前方一个正在燃烧的铜鼎。

    轰然间,铜鼎挟着熊熊炭火倒塌下去,下一刻,又是轰的一声巨响,铜鼎被击向庭院的另外一边,漫天的火光在庭院前方飞洒而出。周侗的身影手持长枪,朝着大厅上方猛扑而入。大厅里除了四名贴身的亲卫,就只有完颜宗翰手持长刀而立。

    这正厅的旁边还有两扇门通向道观后方,然而作为金军大将,完颜宗翰一生武勇,根本未有考虑离开。

    “来呀!动手——”

    他长刀一横,一声暴喝,通往道观后方的两扇小门处,二十余名士兵蜂拥而入,周侗提枪冲来,完颜宗翰手握长刀,带着二十余人,照着这冲来的老人正面迎上。后方,银术可从地上爬起,持起长剑,与完颜撒八冲向这可怕刺客的后方。

    秋风绵柔,大量的士兵正在朝这边冲过来,庭院之中,绿林人拉起的战线还在不断地朝前方延伸,大厅里,混乱而又惊人的打斗声响成一片。没有人能够理解眼前这刺客的力量已经到了怎样的程度。

    片刻之后,轰然声响。大殿里,完颜宗翰双手握刀,身体被打飞在墙角,他的双臂颤抖,虎口剧痛,前方那身上也受了伤的老者朝着这里一枪刺来,挟着剧烈的龙吟噬向眼前,左肩重伤的银术可猛扑过来。另一名亲兵挡在了那大枪的前方,完颜宗翰看着那枪锋刺穿了他的身体,那亲兵疯狂大喝,双手握住刺穿了身体的大枪。老人的身后,有人扑上来,老人根本不予理会,推着那大枪直冲完颜宗翰,但银术可也将完颜宗翰拉向了一旁,大枪直插进墙角的砖石里。

    “走啊——”

    银术可大吼着,拉了完颜宗翰起来,两人冲向通往道观后方的小门。完颜宗翰回头看时,正看到那老人放开了长枪,几拳几脚,将殿内的士兵像猴子一样打飞的情景。

    士兵堵住了小门,完颜宗翰与银术可往道观后方冲。对于冲进大殿行刺的老人,他们眼下已经无法衡量对方的力量,那根本已经不是人了,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作为防御的必要,即便是道观的后方,也是有许多士兵的,此时正有士兵朝这里陆续奔来。而就在他们离开大殿之后,大殿之中的老人在迫开周身敌人之后,也猛地跃向了殿内的神像。一路往上飞跃。完颜宗翰与银术可才稍稍跑远,猛的回头,只听砰的一声,那道沾满鲜血的非人的身影撞破了道观屋顶的瓦片,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那身影猛地跃下,踩着附近的墙头狂奔而来。

    此时大殿前方的庭院中,更多的士兵已经冲了进来,绿林中人死伤近半,但前方的众人也已经突破原本庭院里的防御,冲进大殿之中。在疯狂的厮杀中将拔离速、完颜撒八与残存的卫士逼向道观后方。

    落在最后的行刺者们已经被士兵包围。竭力奋战,试图为前方的人争取片刻时间,前方,战线还在推进蔓延。名为周侗的老人如同杀神一般扑向完颜宗翰。拔离速、完颜撒八也在朝完颜宗翰这边冲来。试图护卫主将。史进挥舞着周侗插在大殿里的那杆长枪。与福禄、左文英以及其余几名武者撕开人群,杀出血浪,不断向前。

    战阵搏杀不同于比武。他们的身上,也都已经带了各种的伤势,而在前方,周侗身上同样也有无数的伤势,然而他挥舞各种拿到手的兵器,砸开周身的敌人,偶尔挥起长枪便直掷向完颜宗翰,士兵护着完颜宗翰在走,有的人被刺穿了,有时候也是完颜宗翰挥刀砸开长枪,或是被银术可拉得狼狈飞窜,寻找躲避的地方。然而眼前,那老人呼啸而来,某一刻,陡然拉近了距离,在道观后院与完颜宗翰隔着几个台阶时,猛地飞扑,重拳挥出。

    完颜宗翰眼见那身影飞扑放大,一匹战马陡然从旁边冲来,那一记重拳轰的打在战马身上,顷刻间,仿佛有战马形状的鲜血飞溅而出。整匹战马,连同上方的骑士,连同后方的完颜宗翰、银术可都被撞得飞滚而出,轰隆隆的去往不远处的墙角。那骑士在地上擦得半身都是灰尘血丝,手持金剑爬起来时,看看艰难起身的完颜宗翰,看看那边的血色身影,惊骇之情无以复加。却正是一路赶来的完颜希尹。

    道观后院这一侧,左文英与福禄等人奋力厮杀,然而距离周侗所在的前方依旧很远,更多的士兵已经从不同的地方冲过来,左文英大喊着:“你扔我过去!”

    福禄抓住左文英猛的一掷,然而女人身形落地时,仍旧陷入了六七人冲过来的杀局里。而史进挥开周身的一名女真战士,用力掷出手中名为“苍龙伏”的混铜长枪。

    龙吟之声划过天空,周侗冲向完颜希尹等人,在半途中接住长枪,猛然刺出,完颜希尹手中的辕王金剑带着光芒斩出,连同拔离速的钢枪、完颜撒八的大刀一齐斩向长枪。

    那带着龙吟的枪势砸得完颜希尹踉跄后退,拔离速的钢枪都已经飞了出去,虎口崩裂。而附近飞来的一根箭矢,也射入了周侗的肩膀。

    周侗只是微微一退,“啊”的一声,第二枪朝着完颜宗翰再度刺来,他的口中,眼中,都是鲜血,宗翰悍然横刀挥斩,完颜希尹也一齐跟上,完颜撒八已是空手,朝着周侗合身撞上来,只听几声巨响,宗翰手中长刀飞上天空,他的双手虎口已经完全迸裂,完颜希尹双手握剑,也被震得不由自主地后退,牙关已经咬得满是鲜血。

    宗翰不断后退,老人犹如猛虎般还在前进,直刺到尽头后猛然横扫,劈开旁边的完颜撒八,甩开扑在他身上的拔离速,长枪在他身后,消失了一瞬间,而后从另一侧跃出。

    剧烈的龙吟震响耳膜,回马枪!苍龙跃起,抬头!冲向疯狂飞退的完颜宗翰的面门,但下一刻,他的脊背已经靠上墙壁,箭矢朝这边射来,有士兵朝周侗猛扑而来,完颜希尹手握金剑试图劈下长枪。

    血光在枪尖绽放开来。

    ……

    视野远离的那一瞬间,眼前的世界,全都是血红色的。

    人世如苦海,肉身做皮筏。许多年来,老人都未曾将这具身体用到这个程度了,他心中知道,极限早已到达,或者,也早已超越过去。

    最后的那一刻,他的眼前已经看不见东西,鲜血已经遮蔽了一切。如果可能,他只是希望能将手中的长枪多刺出去一点点。

    枪锋刺进身体。

    银术可挤在宗翰的身前,看着嵌入他肩膀上的长枪,不知道那枪锋有没有刺穿过去。

    一名士兵砰的撞在老人的身上,然后摔落地面。

    龙吟蓦止……

    宗翰看着眼前的血光,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哈哈、哈哈!”完颜希尹手握长剑,剧烈的喘息,发出了他自己都不太明白意思的笑声,而后他“啊——”的发出如负伤猛兽般的吼声,手中的长剑,朝着前方手握长枪的老人,猛地斩下——

    战斗还在进行,一拨一拨的士兵正在从四面八方赶来,在这染着烽烟的、秋日的黄昏里,将反抗者们的身影淹没下去……

    天地寥廊……

    ***************

    景翰十三年秋,金国分东西两路伐武,由金国元帅完颜宗翰带领的西路军自雁门关一线南下,攻城略地,如入无人之境。八月初七,忻州城破,超过十万军民遭女真军队俘虏、屠杀。

    八月初九,陕西大侠“铁臂膀”周侗挟福禄、左文英、仇鹤年等数十武朝义士行刺女真元帅完颜宗翰,重伤女真将领十数人,力竭身殒,终年八十二岁。

    周侗等人的行刺,并未影响女真南下的步伐,不久之后,完颜宗翰率领的西路军还是挥师进发太原,而东路军已经踏过河北三镇,飞速南下。但他的死所带来的影响,在这之后,才陆续发酵、扩大,甚至在此后数年、十数年里,贯穿和改变了许多人的一生……

    这是后话。

    (第六集*胡马度阴山*完)

    (——铁马冰河入梦来!)(未完待续。。)

    ps:  待会会有个第六集小结。同时,求月票,求年度作品票,求各种支持!!!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