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七三章 洪流(下)
    八月初四的这天夜里,史进等人一路折回忻州,穿山过岭。凌晨时分,山野间擦身而过的女真斥候逐渐多起来,意味着他们越过了女真数万军队暂时驻扎的山岭,那是由代县往忻州官道附近的一处山口,越过遮蔽视野的山岭,都能够隐约看见升上天空的篝火光芒,俯身于地面,能够感觉到数万人马在夜里仍能带来的嗡嗡响动。

    空气之中,甚至隐约有哭声。

    初五凌晨,他们便已赶到忻州,此时忻州城北门已闭,南门开着,进入士兵并且放走平民。女真军队往南面而来的消息此时也已经传至忻州,史进他们几乎是贴着闭城的最后一刻进入忻州的,这时城内已经混乱成一团了。

    金**队的猝然南下,在整个武朝的范围里,已经掀起巨大的波澜,但对于普通的民众而言,所能得到的信息,又往往是各种各样,五花八门。即便女真人已经破了雁门关一路南下,大部分人仍然无法准确理解其中的涵义,有愿意走的,更多的则是在短时间内无法做出举家逃离决定的人,心中惴惴地等待着事态的发展,而由于大量难民、数万军队的涌入,以及一部分原居民离开引起的恐慌,城市里的大量生态,都在迅速往无序的方向倾斜。

    难民涌入城中开始向官府要吃的,一部分人眼见城中居民的逃离,便开始占据空出来的房屋,恐慌之中的摩擦导致了大量的打架斗殴。城内的几个帮派暗地里的矛盾开始激化。军队只在乎城内不至于大乱,却不会理会细节上的事情,他们征用了城北的大量房屋,开始拆毁城墙附近的房屋制作滚木礌石,也有不少热血的民众参与其中,在城墙上囤积起守城的物资。

    钱飞在附近地方还是有些关系的,他迅速找到了官府中的熟人,将史进、陈秀青安排进守城的民夫队伍里——至于“河北双英”两人,由于陈戏的右手已断,无法进行快速的行动。唐祖汉必须照顾同伴。两人便与史进等人脱队了。江湖聚散如浮萍,此去之后,大家应该都很难再见。

    来不及做太多的事情,史进等人在民夫队伍里帮忙拆房。巩固防御。而在初六这天。第一批的女真军队,抵达忻州西北面的山坡,此后。马队、步兵队、一批一批压着平民俘虏的义胜军队伍,从北面的各个方向,往忻州城这里聚集过来。

    从忻州城墙上望过去,对面的原野、山坡上,一批批聚集而来的身影逐渐汇成数万人的规模,漫山遍野的延绵开去。在女真人军阵的侧前方,大量的武朝平民被聚集起来,不时有负责看守的马队穿行而过,朝人群里挥起鞭子,甚至挥去钢刀,在人群里的男男女女身上带起血肉来。哭泣之中,那黑压压的一片,犹如巨大的牛羊群。

    步伐踉跄的老者、面无人色的孩子、抱着襁褓的妇人、浑身是血的青壮甚至是已经死去的人的尸体,大多都被绳子一片一片的牵着。富商、官员、士兵、平民,在那黑压压的队伍里,一个一个衣衫褴褛的发出低泣的声音——由于女真人的喝骂与打杀,敢大声哭泣的人反而不多,偶尔有一两个,便被附近的女真射手一箭射死了——饶是如此,大片大片的哭泣还是汇成了凄惨无比的声浪,传到忻州城墙上来。

    城墙上的守军只能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而在这天下午,外城的这一片也有过片刻的骚乱,是一名年轻的将领想要领兵出击,被守城的主将给骂了回去。史进在城墙一角准备滚木,也在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女真的军队,原本组成义胜军的辽人,都还在不断地聚集,附近被抓捕、驱赶过来的平民也愈发的增多。这天夜里,城外的女真军队甚至没有大规模的扎帐篷,他们在军阵后方的山野间准备攻城的云梯,也等待后续军队运来的器械,而大量的女真人就那样睡在原野、山坡上,枕戈待旦。

    火光延绵,这天晚上女真军队一批批的聚集从头到尾都没有停过,骑兵斥候们举着火把绕城而走,简单的预防武朝军队的出击。第二天清晨,空气中还漾着薄雾的时候,完颜宗翰在山坡上看着周围的状况,然后挥了挥手。

    “进攻。”他说。

    女真人吹响了号角。

    **************

    剧烈的痛疼到得现在,似乎已经渐渐的麻木,寒意降临到身上,仿佛也已经没有感觉了,喧闹的声音响起来时,他被拖得站了起来,挤着往前走。空气里漾着薄雾,远远的,是忻州的城墙,女真人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他叫武成,是代县附近的农户,三十五岁,不久之前,他有一个妻子,有一个即将成年嫁人的女儿,现在已经没有了。

    他……一直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也许到了什么时候,就可以醒过来……

    两天前,一直义胜军的队伍冲进了他的村庄,他们被抓出来,他看见一群人凌辱了他的妻子与女儿,而后杀死了她们,并且打断了他的一只手,又用一块石头打在了他的头上。

    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绑着牵在队伍里了,断掉的右手一被拉扯便是难言的剧痛,他踉踉跄跄的往前走,浑身颤抖中,眼前闪过的只是妻子与女儿死去的情景,他不断地回想那一刻,后悔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找个锄头或者耙子,或者……当时在他不远的地方就有菜刀,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去拿。

    在他的前方,是一个衣服被扯得稀稀拉拉,衣不蔽体的胖女人,大概四五十岁了。一直在哭。他的断手被拉着,疼痛导致他不停的倒下,身上的衣裤由于本就不太好,裤腰带断了,裤子掉下去时也将他绊倒在地,女真人过来将他打了一顿,前后行走的队伍将他拖在泥水里,从那之后,他下身连裤子也没有了,就那样被拉在队伍里走。

    一个中年的男人。就那样没有裤子被拉得一路走。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也已经难以想得清楚。一路前行,没有停留,人群中许多人的屎尿都拉在裤子里。一边走一边升起臭气。没有吃的。只有在经过溪流的时候,他们被允许喝水。前行两天之后,他们被聚集在忻州城下。然后过去这个夜晚。武成被拉得走起来。

    为什么不拼命呢……他在心里想,然而前后左右,都是哭泣的、不得已往前走的人,后方似乎有人被杀了,女真人的声音愈发凶戾。浑浑噩噩的视界里,武成知道女真人是在将他们往忻州城的方向赶。城墙上有武朝的旗帜,有密密麻麻的官兵,武成想,他们也许会下来救人。但心中的某种明悟和恐惧也越来越深,出奇的,他心中知道,就要打仗了。

    拉扯的力量使他踉跄的前行几步,女真人的声音越来越近,然后有人从他身边过去,挥刀砍断了绳索,却也是那些身着怪异的女真士兵,他们混在人群里,往城墙那边举起了弓箭。

    嘈杂的声音中,有人在后方大喊:“走!跑!不走就死!”间或也响起惨叫的声音,捆住武成手臂的绳子还在,但它已经不再连这前方与后方的人了,但武成仍旧被推着、挤着往前走,在他前方的,就是已经矮着身子搭着弓箭往前走的女真人,武成想要上去咬他一口,然而仿佛是某种斥力阻止着他这样做,妻子与女儿被侮辱的画面又在眼前晃了,女儿被撕掉了衣服,在人群里尖叫……

    刷的一下,前方的女真士兵松开了弓弦,前后左右,箭矢飞向忻州的城墙,侧面不远处,有长长的梯子在走。

    前行的阵势陡然泛起更大的混乱,无数的声音嘈杂了武成的耳朵,他被推得翻滚在地,有人从他身上踩了过去,待到目光再度恢复时,在不远处嚎叫的是曾经走在他前面的那个胖女人,她正在地上爬,半身鲜血,疯狂地哭叫,她的一只小腿被人踩断了,扭曲得厉害,血流如注中露出白森森的断骨来,一个女真人往这边冲来时,她拼了命的用双手撑在地上,试图爬往旁边避开对方。

    怎么不拼命呢……武成的脑海里又响起这个念头,然而他浑身剧痛,手已经断了,但他想,他还可以用身子去撞死一个人,咬死他,这样想着,他艰难地想要站起来,陡然一下,更大的推力将他推倒在地,城墙上飞来的一根箭矢,射入他的颈项之中。

    武成被钉倒在地上,永远地死去了。

    在这尸体周围,无数的人正在惨叫、奔跑、呐喊,女真人驱赶着平民的俘虏,射着弓箭,扛着云梯,往忻州城高达三丈的城墙冲过去了……

    **************

    史进倒下一锅滚油,站在那儿,看着疯狂冲来的女真人。

    他师从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后来加入梁山,也与官兵对过阵,见过一些世面,也大概明白攻城守城,该是一副什么样子。此时虽然不清楚武朝在忻州准备了多少官兵,但以他大概的目测来说,防御的准备,应该说是相当充分的。

    而女真人在攻城器械上,几乎未有多的准备,他们聚集在忻州城下,不过花了一天的时间,能够从雁门关、代县这些地方运来的,或是就地取材制成的,也不过是云梯这样简单的物件。像投石器之类的大型器械,他们一件都没有。但他们依然就这样发起了进攻。

    箭矢覆盖了城墙上方,武朝的守军随即还以颜色,下方汹涌的人潮中,其实大半都是原本属于武朝的平民。然而在这一刻,没有人拥有选择的权力。当女真人驱赶着他们过来,他们的命运,几乎就已经被决定了。

    而后,云梯架了上来,接着便是飞舞的勾索。

    女真人架着云梯,拉着绳索。便悍勇而疯狂地往上攀爬。上方的守军放下滚木礌石,放下带着倒钩铁刺的狼牙拍与夜叉擂进行防御,而看在史进的眼里,女真人在那飞快的攀爬当中,甚至还有着明显的躲避动作。

    “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快下去!”

    眼见史进站了那一刻,旁边的武朝军官陡然冲来,拉了史进一下,那是一个年轻的小官,史进连忙躲避到后方,被他叫着下去搬石头。而后那小官从怀中还拿出了一只小铁锅般的护心镜。扔给史进。

    对方缩在女墙后方连比划带喊:“戴在头上!戴在头上!”许是将史进当成傻愣愣的大个子了。

    史进冲下城墙,第二次上来时,看见那小军官脑袋上插了一根箭,倒在血泊里已经不动了。他解下小军官背着的弓箭。刷刷刷的往城墙下射了几箭。一根箭矢也擦着他的脸颊射过去。汹涌的人群中,一名女真射手看见了他,史进也还了一箭。这一箭没有射中对方,射杀了稍前方的一名平民,对方又射来一箭,史进躲过去,再冲着下方全力拉弓时,那把小弓砰的断了。

    延绵开去的整面城墙上,女真人正在疯狂地往上爬,他们躲避过狼牙拍、夜叉擂等物的横扫,甚至斩断这些防御器械的绳索。更远的地方,女真人的马队正在往两个方向飞快地展开,这些马队上的骑士大都带着弓箭、勾索,要对忻州其它方向的城墙造成威胁。

    往日里史进曾经听说过金人的攻城,在最为厉害的消息里,完颜阿骨打率大军攻克辽国上京,只用了三个时辰的时间,这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在目睹这些女真人攻势的一刻,他忽然明白了,这说法或许并不奇怪。

    箭矢覆盖城墙的时候,武朝的守军们几乎头都不太敢抬,然而在城墙下方,那些身材高大、凶悍的女真人就直接沿着梯子和绳索飞快地上来了,一些人的绳索被砍断,掉在护城河里,然而护城河早已被武朝平民的鲜血和尸体充斥,这些人若是未死,冲出来便展开了第二轮的攀爬。以城墙为界,巨大的冲突与混乱当中,第一名的女真士兵在开战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冲上了墙头,被武朝士兵斩杀后,忻州的城墙,便屡屡被女真人踏足而上了。

    史进一咬牙,奔下城墙,冲向附近一个被拆掉的铁匠铺,铁匠已经被军队叫去打造兵器,但这边也有军队里不要的,那是被掩在废墟中的一根铁棍,史进将它拔出来,便再度往城头冲上去。巨大的混乱正在城墙另一侧响起,而在史进这边,一名女真人攀爬上墙,被史进一棍抡在头顶上,整颗人头像西瓜一般的爆开了,掉落下去。

    周围,是飞舞的箭矢与无数汹涌厮杀的叫喊声,史进躲在女墙边,另一名女真士兵冲上来时,他冲过去便将对方打死了,而在不远处的另一侧,厮杀声响起来,一名高大的女真汉子冲上来,挥舞钢刀斩瓜切菜般的杀了两名武朝士兵,史进冲过去,铁棒一递,打碎了那人的膝盖,那女真汉子倒在地上,钢刀横挥,又斩断了一名士兵的小腿,而后才被人刺死在地上。

    更多的女真人,朝着城墙上冲过来了……

    **************

    先是一个两个三个,而后五六七**……杀到第五个人的时候,“铁钩子”陈秀青也冲了上来,朝着史进示意一下,而杀到第七个人时,史进将铁棒换成了长枪。

    他身上的气血滚滚而行,手心已经变得滚烫。在这样的战场上,人的精气神都已经凝聚到巅峰,飞舞的流矢每一刻都有可能取走他的生命,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需要无误地杀死敌人,每一击里蕴含的力量都已经到达极限,而且以往的许多战斗经验,在这里都不适用。

    绿林间的比武出招,是有虚实之分的,之所以有虚实,是因为你向对方出一招,对方眼见厉害,会进行躲避。往日功夫里许多的招式,还要预先计算对方的躲避,你出个虚招,假装攻他要害,他躲了,你更厉害的招式再招呼过去,但这里不再有虚实之分。每一招使出,必然全力以赴。对方几乎不会在乎你的虚招,他一刀扑过来,你不能致人死地,你就死了。

    而往日里史进面对的敌人,无论是官兵还是山匪,他一根铁棒挥舞奔走,打得人断手断脚,对方倒在地下哀嚎,便失去了战斗力,更多的人甚至会被他的悍勇吓跑。而这一刻。打断对方的膝盖。对方都有可能向你砍出更要命的一刀。类似于你一刀扎进别人的肚子,没有使劲绞一下弄碎他的肠子,他都可能一刀砍在你的脑袋上。这样你死我活的情景,每一刻。都在城墙上发生……

    战斗进行一个时辰以后。城墙上的战线就如同剧烈波动的水线。女真人的攻势简单而直接,强烈的战斗意志与个人战斗技巧化为实体,直接硬生生地推上城墙。史进从未见过如此扎实的战斗,哪怕是梁山全盛时期,也不可能这样打仗。

    他只能以长枪或是钢刀每一击都直取对方的要害,杀到大概十余人的时候,陈秀青被女真士兵杀死在了血泊中。而史进的肩膀上中了一箭,身上挨了两刀,好在他武艺高强,这些也是轻伤,然而剧烈而疯狂的战斗带来的压力直接反应在了城墙上每一个人的身上,史进每杀死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心力的剧烈消耗。女真人的攻势几乎无穷无尽,不断地拍进在这片礁石上,城墙不时被人冲上来,甚至于冲破阻碍,而后武朝守将又调集士兵硬生生的将他们压下城去。但整个局面,还是在以几乎肉眼能见的速度在倾颓着。

    对于武朝的将领来说,雁门关也好、朔州也好、代县也好、忻州也好,每一批的守将在之前或许都曾经听过有关女真人的传闻,但每一个人大都也是第一次正面与金人交锋。据城而守的战斗中,在一开始他们或多或少也都存了理智和自信,然而或许每一次,他们的自信都是这样在女真人的疯狂中迅速崩碎的。

    忻州之战,武朝聚集守军四万八千人,对阵完颜宗翰指挥三万二的女真步骑以及一万多的义胜军,女真人在清晨开始驱赶平民展开战斗,午时前后,首先被破的地方,却是忻州的南门。

    这一战中,真正受到女真人疯狂攻击的,乃是忻州西北面的城墙,一万多的女真士兵、以及原本身为辽人的义胜军,驱赶着同样数目的平民对这里进行了几乎连绵不断的攻击,同时,两队女真骑兵环绕城池而走。

    女真的骑兵速度极高,城墙上的守军却未必能这么快,临近中午,他们对东面城墙做出佯攻架势。而后迅速集中于南门附近,以弓箭、勾索进行了无比猛烈的攻击,整个破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冲进城的女真人打开城门,忻州南面陷入巷战,同时,断绝了武朝守军和居民逃跑的可能。

    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北门被强攻而破,忻州防御被硬生生的打垮,疯狂而惨烈的城中巷战开始了……

    *************

    夕阳在天空中散开,烟柱随着火焰升起来,无数的嘶喊声、惨叫声响在耳朵里,战马冲过来的时候,男子将长枪一端抵在地面上,沉下脚步。

    轰然间,哗啦啦的声响,战马的尸体推着他,连带着女真的骑手摔向巷道的尾端,而后撞垮了一个木架子。灰尘之中,女真的骑手踉踉跄跄地站起来,他辨认着灰尘中的事物,然后一截枪尖砰的刺穿他的脖子。他倒下之后,另一个晃晃悠悠的身影才扶着墙壁,从灰尘里出来。

    他也已经半身是血了,褴褛的衣衫里露出带了擦伤的胸膛与脊背,那身影之上,龙的纹身清晰的显露出来。

    完了……已经完了……

    望着这座在毁灭中显得躁动的城市,史进的心中闪过来这个念头,在这一天里,他参与了战斗的整个过程,也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压倒性的强大。在金兵面前,就算据城以守,都只能打到这个程度,那就更别提在野外作战,会是怎样的情景了。

    结果……倒是忘了自己上来要干嘛了……

    他当时在县城里看着逃难的众人,原本也是想跑的,但听到钱飞他们的商量,就也想上来看看。结果到得此时,几个人死的死散的散,眼下自己可能也已经要死了吧……

    他掏出身上的一块干粮,只吃了一小口,尽量均匀地呼吸,恢复体力。又一队士兵的脚步传来时,他翻墙而过,随后选了一个方向奔跑过去。

    出城的几个关键地方,据说都已经被女真人掌握,此时几万的军队与同样数万的平民都被分割在这座城市里,抵抗与厮杀仍旧猛烈,但大部分的抵抗与厮杀都是在崩溃状态下发生的,迟早都将被湮灭,忻州是真的完了,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可能活下来。如此冲到一个院落时,翻墙过去便是一地的血腥,他与五名刚刚杀完了人的女真士兵陡然打了个照面。

    双方一愣,对面便举刀杀来,史进转身就跑,穿堂过室,冲到前方时,与另一名女真士兵撞上,对方一刀斩来,被史进一记贴山靠砰的撞在墙上,史进反手拔刀挥斩,划开那人的喉咙,血线飞出,其余几人已经围了上来。

    挥舞的刀光中,史进砍碎一个人的喉咙,他的手臂上也中了一刀,也在此时,破风声呼啸而来,也有人冲进房间,一把大刀挥舞,斩向剩余的四名女真士兵。史进趁机斩杀一人,那大刀杀了一人,其余两名女真士兵却是后头中了飞镖直接倒下。

    挥舞大刀的乃是一名身材魁梧的高壮大汉,在外面扔来飞镖的却是一名中年女子,两人同样经历过激烈的厮杀,身上颇多血迹。三人对望片刻,那大汉道:“是道上的兄弟?身手不错,要与我们一道来吗?”

    史进只是看着他们,那女子抬了抬头:“你武艺不错,要来便跟上。”转身就走。高壮大汉扬了扬手:“走,大伙儿一道,比你一个人好。”

    史进点了点头,狐疑地跟上去,前方那女子身形极快,大汉也迅速往前跟去,史进足下发力,速度却也不比两人低。前方那女子功夫明显很高,与史进想比恐怕也不落下风,而且气脉悠长,犹有余力,她每每前行一段,察觉到前方有女真士兵,便迅速改道。后方持刀大汉见史进武艺果然高强,拱手低声道:“在下双连山彭大虎,兄弟是什么路数?”

    “山野人,史进。”到得此时,他也已经没必要隐瞒身份,一面奔跑,一面拱手回礼,“你们这是要去哪?”

    “去见周宗师。”彭大虎说道。(未完待续。。)

    ps:  这章七千字。

    另外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双倍月票从9号开始,手头还有月票的,请帮忙留一下,到时候投啊^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