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七一章 天南地北 此去畏途(下)
    檀儿忽如其来的一声叫喊,令得院子里的众人悉数被惊动了,云竹与锦儿从侧面的楼里跑下来,旁边的房间里,还在坐月子的小婵也随着杏儿走了出来。宁曦啪嗒啪嗒地往这边跑,在院子里摔了一跤,而后又爬起来,一脸迷惑。

    “怎么了……”云竹跑过来抱起宁曦,拍打着他身上的灰尘。

    “去战场……”

    “别添乱,回去!小婵,叫你不要下床……”

    宁毅的呼喝声中,房间里,新生下的孩子哇哇地哭了起来,而更多的骚动还在外面,苏文定等人也跑到了院门口,朝这边看来。檀儿被宁毅按在门上,只是说:“相公要北上,他要去战场。”听得云竹等人脸色上血色顿时褪去,只有锦儿迟疑着说道:“这次……能不去吗……”她终究知道自己是妾室,檀儿在的时候,却不好多说,只是直勾勾地望着宁毅。

    “我这是去办事,不是去战场……”

    宁毅的辩解声中,院门那边传来一个声音:“二姐,我也去的。我们这是为国为民,你不该阻拦姐夫。”说话的却是苏文方。他话音未落,苏檀儿猛地扭头:“你闭嘴,你家中也要有孩子了,弟妹三个月身孕!”

    苏文方抬着头:“有大家小家。男儿保家卫国,原就是本分,我随姐夫北上是好事!”他在往日里,哪敢这样跟苏檀儿说话。

    宁毅挥手喝道:“你给我闭嘴。”

    苏文方有些委屈:“姐夫……”而在他的身边,最近才诊断出有身孕的女子拉着他的衣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看看宁毅,再看看丈夫苏文方,一时间目光复杂,没有出声,待到院子里宁毅再辩解了几句,院门这边,哭声才陡然响了起来,然后也有苏文定的妻子哽咽询问的声音:“你、你也去吗?”

    “男儿保家卫国!这些事却不是你们这些女人可以说话的,给我把这哭哭啼啼的小女儿嘴脸收起来。否则看我不收拾你……”

    而后哭声犹如有感染力一般。更大范围的响了起来。

    宁毅眼角狂跳,陡然冲向那边院门处:“统统给我闭嘴!现在怎么了!只是往北走一下而已,哭什么哭!盼着你们丈夫死啊!”

    他在这个家里,有着绝对的威严。这严厉的话语一出。周围的家人都吓得收敛了一些。文定文方得意地仰头:“没错,谁说会死了,你们这些娘们……”

    “文定文方你们也给我闭嘴!”宁毅指了指他们。“让她们哭!怎么能不让人哭!替你们哭是担心你们,是心里有你!能看到这一点就给我记在心里面……什么收拾她,看你二姐不收拾你们!”

    宁毅这番不分青红皂白的训斥,绝对是前后矛盾且两面三刀的行径,只是众人又都不好说什么。他骂完一通,才吸了一口,环顾四周,语气才真的严肃下来。

    “家里人要出去做事,担心是应有之义,但是你们二姐想多了,没那么危险!往日里我几十个人不也一样干掉了梁山?我们只是在战场外围做后勤,不会真的去战场上。这是为了让你们宽心才告诉你们实情,女真人是厉害,我又不跟他们面对面,你们怕什么!”

    他说完这段,略停了停:“但不管我们是去干什么!女真人打过来了,我们都是要去迎敌的!你们的丈夫、兄弟,以前在江宁城,是一帮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公子哥!文方那家伙现在还有点娘娘腔……但他们现在是男人了!顶天立地堂堂正正!你们有孩子,以后就可以跟孩子说,他们的爹爹是什么人,经过了什么事情!你们可以负责自豪,我会负责把他们安全带回来!到时候他们随便一个分家出去,都可以当一根顶梁柱,撑起一个大家子!”

    “好了!”宁毅抬了抬手,“时间不多,这两天就得走,要在一起就好好在一起,有什么话好好说,想要哭给他们看的,也回去好好哭吧。不要在这里一堆人闹来闹去,跟以前一样的,哪有那么夸张!都回去!我这边还有自己的人要哄呢……”

    他叹了口气,回过头来,望着院子里的几个人:“好了,你们要哭给我看的话,我们自己到屋里去哭好不好?”

    锦儿擦了擦眼睛,吸了吸鼻子:“你又不会有事,我才不会哭呢。”她脸上露出笑容来,只是眼泪还在不停掉,宁毅无奈地走过去,揽住她的身子,然后将几个人全都拉回房间去……

    *************

    代县北门街道。城市中战斗喧闹的声音四面八方的传来。完颜希尹骑着战马,手臂按在剑柄上。

    刺杀忽如其来。

    陡然凝聚的杀气仿佛稀薄了天光,阻隔了声响,无声的锋芒夹着凄厉的杀意从路边一座坍塌大半的小楼里陡然射出,当众人反应过来的瞬间,已经暴射直完颜希尹的战马前方,锋芒当空斩下。

    完颜希尹的亲卫之中,已经有一人从侧后方陡然射出箭矢,另一人刷的掷出长枪,然而那一瞬间,众人的反应似乎并不能赶上刺杀到来的速度,空中那人随着锋芒的劈下,尖锐的叫喊出声:“哇呀——”凄厉而诡异的声音竟犹如夜鸦啼鸣。

    完颜希尹身上的大氅呼啸着展开在空中,下午的街道上,战马人立而起,半空中犹如爆起了一团日光。完颜希尹“哈”的一声,拔剑挥斩,辕王金剑带起金色光芒,与那凄厉丧死的气息碰撞在空中。

    来袭的那名刺客被挥斩得飞退出去,却是一名身材矮小的丑陋侏儒,手中一把兵器似刀似镰。锋锐无比。他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刚刚站起来,枪林已至。

    “啊——”

    他开口大叫,身形飞退,箭矢射穿他的肩膀,长枪跟随而来,他挥刀猛砍,只在片刻之后,便被逼入路边废墟的死角中,几柄长枪刺穿他的身体。几乎将他整个挑了起来。他握着手中的镰刀,目光望着完颜希尹,口中鲜血出来,犹在“啊——”的大叫。但随后。那诡异的叫声也消失了。

    这侏儒的身形矮小。力量也不够,然而他一直练武,将刺杀之道练到巅峰。只希望能以一击之力斩杀大将。只是一击不中,也就死了。

    完颜希尹骑在马上,望着这具尸体:“是武朝的绿林人,身手不错,破城之后,将他挂在城门上。”

    他收起手中重剑,便有卫士领命而去。

    八月初三,无论如何,在这个下午,武朝绿林人刺杀的刀锋,第一次递至金国高层将领的身前。只是这名刺杀者的身份,一时间并没有多少人知晓。

    不久之后,代县南门,也就完全被女真人攻下,满城不封刀的屠杀开始了。而在北面发生的这一切,也还只是金人南侵的,小小序曲而已。不久之后,他们便席卷而下,进逼古城忻州……

    ***************

    虽然对宁毅的北上下意识地表现出了抗拒,但真的事到临头,女人能够做的,除了哭泣与担忧,并没有更多的选择。

    而对宁毅来说,虽然也曾经有过哪怕国破家亡,只要偏安一隅就好的想法,此时却已经被推翻了,当事情真的压过来,他也没有更多的选择可以去挑。到得最后,也只能以最大的耐心安抚身边最重要的几个家人。

    无论如何,过去一年以来的轻松与太平,从檀儿哭出来的那一刻起,确确实实的被某种东西所割裂了。此时回头看,才顿时能够感受到那种轻松悠闲中伴随的珍贵与幸福。

    他甚至还没来的及给自己与小婵的孩子选好名字……

    夕阳西下,府中还没有开饭,宁毅与檀儿到附近的街上走了走。院子附近有穿过城市的小河,小河上有石桥,周围的行人不多,秋天的阳光照着叶子落在河里,看着乌篷的小船从石桥下过去,檀儿便牵着他的手。周围不远处,则多有跟随的护卫与家丁。

    “我原本……是想要更简单一点的日子的。”檀儿笑了笑,“像江宁那样就好,不用出门总是带上很多人,怕别人打过来。可以悠闲地走,悠闲地看风景,相公你还记得吧,江宁那边,家的附近也有这样的桥,有时候你回来,我会在那儿遇上你……我第一次搬进这边的时候就看到了,在心里想,太阳落山的时候我到桥这里散步,然后看到你从桥的那头走过来……”

    竹记的事情、宁毅身上的事情越背越大之后,家里人出门也得带上护卫保镖,回家则大都坐着马车,会在外面散步的机会,已经几近于无。宁毅低了低头,檀儿则摇了摇头。

    “我也知道相公你要做的事情,我什么都支持你。可只有一点,我心里不明白,天下事,是天下人做的,为何……相公你的心里就有那么多的紧迫感,就像这次,你呆在京城,明明也是可以做的,效率肯定会差,但差一点就差一点啊。在家里的时候,云竹她们的面前,我不敢这样问你,可我不明白啊……”

    宁毅握住她的手紧了紧,沉默片刻之后,叹了口气,低喃道:“我想去看看战场……”

    “嗯?”檀儿扭头望着他。

    宁毅笑着会望,目光清澈:“你知道燕京城破之前,郭药师抵挡了多久吗?”

    檀儿显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说这个。

    “他抵挡了五个时辰,与完颜宗望势均力敌地打了五个时辰,如果没有变化,没有人背后捅刀子,他甚至有可能打败完颜宗望。”宁毅说了下去,“我们在郭药师的身边安排有人,没有到可以左右他或者杀了他的程度,但可以知道整个事情的原貌。张令徽、刘舜仁在战场上抽身,想要投降,但郭药师是真的想打胜的,这一败之后,他回到燕京,如果据城以守,也是可以守上一段时间的,但他立刻就投降了,你知道这代表什么?”

    “什么?”檀儿问了一句,不过她心里可能根本不在乎。

    “从张觉死后,投降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如果没有进一步的糟心事发生,他可以打,但因为两个兄弟决定降,无法改变,他立刻就知道,打下去没有意义。从……可能是张觉死后,他心里就明明白白的,不看好武朝。”

    宁毅笑了笑:“另外,战事一开始,宫里的那位,就准备封郭药师为燕王,你能想到这又是什么意思?”

    檀儿目光疑惑,宁毅顿了顿,接着说下去:“朝堂中所有人都大概看出来了,宫里的那位……害怕了,被吓破胆了。当然他自己可能发现不了,但病急乱投医,郭药师还没打胜,就直接封燕王,他说是千金买骨,但其他人怎么办?没有这个先例,世镇西夏的西军又怎么办,跟种师道他们怎么交代。他害怕了,手上的筹码,一股脑就要放上去……而在宫里那位之后,童贯直接扔掉太原回京,他准备回来的时候,估计雁门关、燕京城都还没破呢……”

    檀儿沉默片刻:“他们……”

    “宫里的皇上、掌军队的大臣、边关第一线的将领……”宁毅笑了笑,“他们全都不相信武朝能赢。呵,至少这个时候,他们都变成最称职的预言家了。好嘛,嘴巴里可以说歌舞升平,各种混账事情,大家心里,多少还是有数的……”

    察觉到宁毅口中透露出来的意思,檀儿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宁毅握着她的手。

    “当然,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一个国家,再怎么垮,也有一段时间可以拖延,但在最小的概率里,他们确实有可能一路杀过来,打破京城,甚至几年十几年的时间,灭掉整个武朝。到时候,所有人可能都逃不过去了。”他顿了顿,“这个可能性,毕竟是有的。”

    “我在乎的只有你们,说到底,就是家里的这些人。”宁毅牵着她的手,望着她的眼睛笑了笑,“这世上的人几千万上亿,我希望他们能过好。但说句实在的,如果事情无法挽回,就算几千万人全死在我的面前,我也可以回来好好的过日子。可如果金兵真的破了汴梁,或者破了江宁,追得我们无处可逃的时候,真落到你们头上的时候,我怎么办?”

    “做不到什么事情也就罢了,但我现在是能做到的,我怎么能把你们的安危,完全寄托在这么一群不靠谱的人身上?”他将檀儿的手指一根根地弯曲起来,握起拳头,然后包裹在自己的手掌里,女子的手不大,这个时候,眼前妻子的身形,似乎也显得小小的,他笑起来,“所以我要去战场看看……”

    从头到尾,宁毅是坚信人的努力与能力的人,人有擅长之事,也有不擅长之事,但如果肯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擅长之事就能将不擅长之事容纳下去,因此他也要去到战场的第一线,去看去听去感受。只因不想将珍视之物寄托于他人之手,人总得付出自己的努力。

    女子搂住男子的身体,夕阳照射过秋叶的剪影,将两道身形融为一体。夏日的雷声已经过去了,这是初秋之中的,最后的温暖。接下来,便是冰冷的杀戮,与沸腾的血河。

    他在八月初四对家中的事物做了一整天的安排,同时已经对北面的竹记发出命令。下午,他也见了师师一面,当天的傍晚,宁毅辞别相府与家中众人,离开仍旧安详的、闪耀万家灯火的汴梁城,偕同闻人不二。启程北上……

    *************

    北面,史进等人越过忻州城,属于战争那混乱、残酷、血腥而又荒芜的景象,在他们的眼前呈现开来,而后,便是无数的、敌人的军队……(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