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六九章 天外孤鸿 刹那光火(下)
    变化悄然出现的那一刻,对面的金军本阵中,完颜宗望与他的叔叔完颜阇母正在说起郭药师,对于武朝人能够招揽下如此名将强敌,他们也是有些意外的。

    “先前因张觉之事,兵临燕京城下,听说这郭药师是主张据城而守的。”完颜阇母在战马上偏头道,“可惜后来不了了之,当时若能交手一次,这次心中也就有底了。”

    “那也没关系,叔叔,我心中所望的,是能与天下英雄交手,这次他能给我惊喜……呃……”完颜宗望正在豪迈地说着话,陡然皱起了眉头,黑暗中,他将目光望向战阵的一侧,举起马鞭,“那是什么……他们又在打什么主意?”

    完颜阇母也眯着眼睛看了一阵:“后撤?还是重组攻击?”

    “传令东北面前进诸将,放慢速度,往麻吉猛安所部马军集中,不许冒进、严防有诈!快!”

    随着宗望的下令,传令兵飞驰而下,火箭升上夜空,整个金军本阵在紧张的气氛中更为喧嚣的运作起来。

    而在另一侧,郭药师望着那侧翼的情况,陡然间下意识的策马奔出了几步,然后停下:“怎么回事!为何后退!”

    “是张帅、刘帅所部……”

    “我知道是他们,他们一直在侧面打秋风,只做小打小闹的佯攻,为何要撤!传我命令,让他们向前——”

    这忽如其来的诡异状况令得郭药师措手不及,他根本想都想不通张令徽、刘舜仁这两个结义的兄弟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战场极大。又是夜晚,等到看清楚变化的时候,东北侧翼的两支军队已经退后、撤出好大的一个低谷,金人似乎也吓了一跳,他们的队伍就在那后撤军队的前方聚集、惊疑不定地沉默着。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无数的命令与意志,冲过混乱的战场上空。

    女真人吹起了号角。

    然后,骑兵队照着后撤的军队,直冲而下!

    如同潮水般的溃败开始在战场一侧出现。郭药师麾下的骑兵从侧翼穿插而上,试图挡住女真人的攻击。然而崩溃已经形成。常胜军的本阵朝着这边疾冲而来。同时发出命令,试图令自己的队伍与张令徽、刘舜仁两支溃兵的队伍拉开距离,重新组织起严密的防守,却仍然为时已晚。溃败的军势与自己直属的部队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一片山崖的崩塌。逐渐化为半座大山的崩解。

    无数尸体顺着潮白河而下,夜空中流过火光,剩下的便是不断的整军、不断的厮杀了。对面。已经鏖战一天的金军再度恢复了怒涛一般的攻势,朝着还未崩溃的一半常胜军碾压过来,郭药师只是下意识的挽住混乱的阵势,带领着军队朝着燕京城溃败而去。时隔几年,在燕京城下遭到萧干碾压溃败的一幕,似乎重又回到眼前了,而在此时,首先出卖他的,竟是他身边的兄弟……

    深夜,无数的溃兵涌入燕京城的大门,知府蔡靖站在城门上看着这一幕,整个身体都已经冰冷起来,随着后方郭药师统领的直属军队进入城门,女真人如潮水而来,冲向这座城池。

    城门关上之后,蔡靖跑下去,在混乱的军阵里找到了郭药师,他身披大氅,手持钢刀,半身是血,目光之中布满血丝,犹如要择人而噬的猛虎。蔡靖不敢问责,口中道:“将军回来就好,将军回来就好,只要有将军在,我们便能守住燕京……”

    郭药师已经从马上下来,扭头望着他:“你不问我为何败了?”

    “不管为何败了,只要能汲取教训……”

    “我却很想知道我为何败了!”郭药师吼了一声,“你随我来!我们去问!”

    他猛地转身,领着亲随众将往内城走去,其余的兵将都已经开始自觉地到城墙上守卫,城外女真人的攻势停了下来。蔡靖跟着郭药师朝前走,心中七上八下的,不多时,到得城内一侧的校场大营,这边是张令徽等人的驻扎之地,营地中的守卫明显有些戒备,有人迎上来试图阻拦,然而郭药师根本不予理会,身边的人已经冲上去制服对方,不一会儿,队伍如潮水般的压进去。

    营地中央的那片校场上,张令徽、刘舜仁两名将领明显是在等着他的到来,两边军人对峙,郭药师径直朝着对方两人走去,张令徽才想要打招呼,郭药师已经猛地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刘舜仁随后也冲过来试图劝架,被郭药师一拳打在小腹,另一拳从后背轰的砸下,将他打趴在地上,张令徽此时被打得退后了几步,抬起头又要说话,郭药师走到他面前就是一脚,将他踢飞出去。

    周围剑拔弩张,然而在郭药师的威压之下,无人敢动手。

    “你们临阵脱逃,出卖兄弟。”郭药师走回自己人这边,从侍从腰间拔出钢刀,“我今日杀你们,你们可有话说?”

    蔡靖这才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张令徽却从地上爬起来:“我有话说。”随后指向蔡靖,“但有他在,我怎么说?”

    郭药师指着蔡靖怒吼而出:“就在他面前说!”

    张令徽咬了咬牙:“好,你是大哥,你要我说我便说。武朝人不值得!他们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我们守不住的!”

    “谁说我守不住!”郭药师吼道,“我今日便要打败完颜宗望了!”

    “大哥你只能小挫完颜宗望!他们西面还有完颜昌的大军,后方还有更多!大哥你呢?你只有常胜军!你能守得了多少?武朝人不值得信任,大哥你忘了上次在这里的大败了?你忘了张觉怎么死的了?他们只知贪权敛财。武朝没有男人啊!”

    郭药师望着他,摇了摇头:“可这次……是你们令我大败……”

    张令徽道:“可若是大哥你胜了,你若是打得太惨,你若是杀了完颜宗望呢?大哥,我们手上只有这么多人,兄弟们不愿与女真人为敌啊……”

    “是你的兄弟,还是只有你是孬种!?”郭药师挥了挥手,对着周围密密麻麻的所有士兵。

    刘舜仁从旁边过来:“大哥,这也是我的主意……”

    “那我的兄弟里便有两个孬种了。”郭药师吸了一口气,“你们急着往后撤。你们害怕没有了投降的机会。你们急着给人当奴才,你们说武朝没有男人,你们自己又怎么能算是男人,你们往日里不是这样的……我也不喜武朝。不喜张觉之事。可我岂会与你们一般……”

    郭药师的声音渐低。蔡靖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过得好半晌,他才见郭药师双肩抖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起来。抬起头时,他高大的身形像是垮了下去,目光与笑声中,都满是悲怆。

    蔡靖走过去说道:“几位将军,只要戮力同心,燕京仍然可守,只要守住了燕京,南方必有援军……”话没说完,停了下来,因为郭药师偏过头来,目光已经望定了他。

    他将蔡靖望了好一会儿,低声叹息:“蔡大人,知不知道,你们武朝人,就如同疫病一般……”这句话说完,他的身形陡然暴起,张令徽原本见他叹息,以为事有转机,靠近过来,这一下郭药师的一脚再度踢在他的心口上,将他整个人踢得倒飞而出,跪在地上滑出好远,口中哗的喷出鲜血来。

    “知不知道你们让我冤死多少兄弟——”

    郭药师的声音响彻整个营地。眼见张令徽被踢飞,刘舜仁退后两步,而郭药师只是一挥刀,从身上割下一大片衣角,扔飞在天空中。

    “我会降的,但从今往后,我们恩断义绝,不再是兄弟。”

    周围无数的士兵看着这一幕。

    蔡靖冲上来:“郭将军,你不能这样……”

    郭药师伸手抓住他的肩膀,扭头道:“如今还能怎样?蔡大人,降了吧。”

    “不对,郭将军,你曾说过,只要据城以守……”

    他话音未落,郭药师砰的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将他打飞出去,落在一众将领亲随的脚下。

    “我送了那么多钱给你,你只要会点头就行了……”

    他口中低喃而出,摸了摸嘴巴,最后看了一眼这大营中的张令徽、刘舜仁,看了看前方众多的兵将,随后转身朝外面走去。风声呜咽,夜空之下巨大的城池,武朝人已在此经营两年,付出无数银两,如今城池高耸而坚固,犹如雌伏的巨兽。城池东面,女真人开始扎营,到得明天,他们将开始制作攻城器械,做长期攻坚的心理准备。

    一个人的野望,在这样的夜里,划破长空,悄然而逝了。

    *************

    京城,相府之中混乱嘈杂,书房里,宁毅带来的所有资料,连同从户部里取来的许多文档,都在这里汇总归类了。尧祖年、纪坤、闻人不二等人,便在这里进行着各类的工作。

    “封郭药师为燕王的诏书,估计要下了……”宁毅看着手中的文档,一面喝茶,一面随意地说话。

    “圣上害怕了。”将一份卷宗放上旁边的架子,尧祖年低声地说了一句,“女真人南下的消息一来,大家都知道不妙,但此时就封王……病急乱投医啊。”

    纪坤道:“侧面来说,陛下对整个局势的状况,倒像是很清楚的。”

    “是啊,比我们更清楚的样子……”宁毅皱了皱眉。

    说话之间,秦嗣源从门外进来,他看了看宁毅桌子上堆起来的东西:“这便是立恒之前所说的那些东西?”

    宁毅看了一眼,点一点头:“嗯,户部的地形、户籍资料,连同竹记对北面的勘察,所有不利于骑兵行进的山林地形,还有周围村庄、乡野转移的初步预案……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没什么用了。”

    在女真人南侵的消息到达之初。相府之中就有过大量的预测和推演,其中的一种推演是最激进的。以女真人对辽人、辽人对武朝军队的实力对比来看,假如女真人发挥骑兵优势疯狂南进,当他突破燕京、雁门关两地,接下来不取重镇而只劫掠乡野,武朝人的军队将对于他们的前进无能为力,最终,唯一的会战、决战之地,只会是汴梁城。

    这样的推断结果,只能在内部说一下。没有人敢拿到金殿上去。因为对方才开始南下。我们这边就说:“放弃整个黄河以北吧,他们也许一点意义都没有。”这在哪里都是说不过去的,然而若真的要说,黄河以北的几十万军队能对女真人造成多大的阻拦。大家心中……似乎又一点信心都没有。

    这是超越理智和战术之上的东西了。但是在现实中。女真人对辽人的一次次胜利。似乎都是这种“不现实”的佐证。

    在“黄河以北意义不大”“金人唯一的战略目标是汴梁”的前提下,宁毅让竹记做了很多的工作,最主要的。是勘察黄河以北人群聚居区域的地形,归总所有不利于马战的场所,以适应转移民众、粮食,进行坚壁清野的需要。他甚至根据户部的许多资料做出了一个大转移,在上千里的范围内坚壁清野、扼杀敌人后勤的预案。但当然,现在这一切都没有意义,因为没人会跟他这样玩。因为没人理解将来也许会有一个“靖康之耻”。

    当然,他的预案,目前也只是一个初步构想,做的还是不够完善的。早几天大家伙儿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彼此都是聪明人,只能作为一个脑力风暴的空想提案来议论:对方的厉害在于,纯骑兵的进攻,也许都不用考虑后勤保障。而自己这边的问题在于,在一个经营了两百多年的地方进行坚壁清野,先不说可能性的问题,单造成的损失也许就比输掉这场战争还大。

    “现在或许有用了。”走进房间的秦嗣源叹了口气,将一些发来的情报递给大家看,随后所有的人都已经沉默下来,闻人不二说了一句:“圣上这下……”随后又警惕地没有说下去。宁毅看完那些东西,坐回椅子上,哪怕曾经有过心理准备,此时也免不了心中翻腾:“开什么玩笑……”

    情报大致归纳为三条:

    郭药师在抵抗完颜宗望几个时辰之后,兵败如山,而后投诚金国。武朝人花大钱赎买回来,而后以整个燕云为养分,辛辛苦苦经营了两年多的燕京城,一夕之间易主,完颜宗望南下的道路上无险可守了。这个时候,女真东路军估计已经奔往河北三镇。

    而在西路,雁门关下数万士兵被完颜宗翰、完颜希尹率领的大军冲散。他们没有在攻克关隘上花太多时间,雁门关下除了镇守此地的武胜军,还有过去两年招揽众多辽人聚集起来的义胜军。面对着曾经毁灭他们整个国家的女真人,这些义胜军并没有表现出仇恨与战斗力,他们一齐反水,开门献城,而后,雁门关到太原之间,太原往汴梁之间,几乎已是一马平川。

    雄关也好,坚城也好,犹如古代的箴言一般,到得最后,它们没有一个是从外侧被人攻破的。而为了预防女真南下,朝廷曾经做出大肆招揽辽国残部的战略,至此已接近彻底的失败了。

    而第三条,童贯离开了太原,正在回京途中,与北上授予他枢密使之职全权统御北防战事的圣旨,擦身而过。

    虽然明白这个年代的女真人就跟开了挂一样,但宁毅也未曾想过,一切竟真会如此之快,不过十天的时间,雁门关一线整个北防沦陷,女真人如同洪流一般的长驱直下了。

    “接下来,雁门关以南,毕竟是我们自己的地方,几十万军队驻守各地,哪怕他们再快,速度也不会快过之前的行军了,我们还有时间。立恒,尽量整理你手头的资料,到时候配合北面的拦截,拖慢女真人的后勤,只要圣上那边点头,北面所有户部官吏听你调配,同时也让你竹记的人加入帮忙,迁人进山,带走粮食,集中诱饵,配合附近北面军队作战。”

    宁毅目光复杂,一旁尧祖年出声道:“相爷,此时坚壁清野,风险未免太大。”众人心中,大都能理解此事,哪怕心里明白女真的厉害,哪怕第一线北防已全面沦陷,后方还有几十万大军,在开战不过十天的现在提出清空北地,让民众失去居所,大的是扛不起的政治风险。说不定真有哪些人就把女真人挡在太原一线,把他们打败了呢?几十万人,没理由断言他们的战败啊。

    “没办法了。”秦嗣源摇了摇头,“好在圣上心里……是有数的。我暂时不在朝堂上提,待会进宫,私下说给圣上听,会获准的。”

    宁毅点了点头:“迁移顺序尽量由北至南。”

    纪坤那边也道:“扩大整个事情吧。楚国公回京也许是件好事,他不愿意呆在太原,我们便为楚国公找理由。此战核心一定会落在京城,因此国公爷提前回京坐镇。现在听起来危言耸听了一点,但国公爷多半会收货。咱们推他到风口浪尖。”

    闻人不二笑了起来,另一边,宁毅收拾东西:“如果获准,我准备北上。”

    尧祖年皱了皱眉:“立恒坐镇京城不就行了吗?”

    “最快速度的情报反馈,才有最高的效率,反正接收以后我也没精力处理其他事情了,还是得到最近的地方看看才行。放心,一旦有危险,我会立刻逃跑。”

    “那我随你北上。”闻人不二笑道,“反正你会立刻逃跑。”

    秦嗣源看着众人,也笑了笑:“我准备进宫。这两天便将事情定下来。”

    老人转身离开房间,宁毅也笑了笑:“我先回去安顿一下。”与众人告辞。

    原本战事才刚刚开始,作为负责后勤的右相府,承担的还是许多琐碎而复杂的工作,但到得此时,紧迫感终于轰然压下,人也得准备动起来了。而也就在这开战的十余天里,黄河以北许多地方的居民,都开始在战争的威慑下拖家带口地离开了居住地,这还是整个大迁徙中消息比较灵通的第一拨,无数的军队,正在飞快地往锋线上、关隘上调动。

    战争是军人的事情,普通的百姓只得走开,或是在安静中默然承受。而也是在这样的氛围里,有一部分身为极为特殊的人,此时或三三两两,或孤身只影,手持或刀或枪的不同的兵器,穿着或光鲜或破旧,或骑马或乘舟或坐车,朝着预示死亡的战局第一线,逆流而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