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六三章 苍雷(一)
    雪融冰消,二月冰凉的河水逐渐汇成滔滔大江,鱼跃出水面,鸟儿飞过了天空。姹紫嫣红、莺啼柳绿的春季过去之后,时间进入时而狂暴时而沉闷的夏季。偶尔是暴雨降临的地面,雨水拍打蕉叶,在往年肆虐的地方泛滥成灾,偶尔是充满生机的清晨,是燥热的午后,是令人难觅清凉的夜间,扇子拍动蚊帐,蚊香漾起薄莎般的细烟。

    景翰,十三年,夏。

    风雪吹袭而来的时候,已不再冷了,她站在那儿,想看清风雪那头的父亲与母亲,想要看清风雪里的姐姐与弟弟,她朝着那边走,人影的轮廓便渐渐清晰起来。

    夜到最深沉的时候,有些东西也像是要从心中最深的地方翻涌出来,她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情绪,睁开眼睛时,蚊帐正被午夜怡人的凉风吹得微微摆动,毯子被她踢开了,男人并不在身边。

    元锦儿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皎洁的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床上的她只穿着一只粉红色的肚兜,露出光洁的背与手臂,修长的双腿与纤足上像是罩了一层晶莹的月光,象牙一般的微微发亮,右腿的脚踝上戴着一圈红色的细绳。

    情绪还在梦里打转,因此虽然睁开了眼睛,她还是侧躺在那儿没有动,只是过得片刻,手指轻轻地抓住了旁边的毯子,想起昨天晚上与他的相处。想起那些没羞没躁的事情与她依恋的痴缠,无论当时如何。一切沉淀下来,都只让她感到温暖。

    她已经有家了。

    因此,即便再度见到那许久未见的风雪,也不会再觉得寒冷,反而想要看看他们的样子。

    毕竟风雪里的女孩儿,也已经长大了吧。

    她从床上起来,穿上了绸裤、衣裳,然后再下床穿起绣鞋,走出门外。院子里的躺椅上,宁毅正坐在那儿。想着些什么事情。她看了一会儿,方才走过去。月光下,穿着单薄绸缎衣裤的女子犹如轻盈的仙子一般,走到近处时。握住了男子的手。坐到躺椅的一边。看他的脸。

    “抱歉,刚才有消息过来,我没吵醒你。”

    男子是在闭目想事情。睁开眼睛对他笑了笑。锦儿摇了摇头,心中想起的却是几年前刚刚知道宁毅这个名字时的事情。转眼间四五年过去了,想一想,她从被卖掉到在青楼中生活是四五年,成为花魁四五年,此后又是四五年,到得如今,已是景翰十三年了呢。如此想着,过得一阵,便也脱了绣鞋,爬上躺椅去,与他卧在了一块儿。椅子虽然宽敞,容纳两个人毕竟还是有点窄的,宁毅搂着她,让她趴在自己的胸口上,身体贴在一块。

    “出什么事了吗?”锦儿轻声问了一句。

    “没什么。”宁毅摇了摇头,声音也轻,“北面的一份情报过来了而已,从去年完颜阿骨打死开始,因为招安诏的影响,北面的治安好了很多。”

    宁毅的话语,像是在跟锦儿说,实际上却未必如此,仅仅是在脑中整理线索罢了。夜晚有怡人的凉风吹来。

    “其实倒也不是坏事,治安好起来以后,大量商贩都往那边过去了,如今汴梁以北的繁华程度比之前提高了至少三成。半年的时间,大家都说谭枢密的招安诏是万家生佛……嗯,北面有一部分,毕竟也有我们竹记的影子。”

    “立恒还在担心打仗的事情吗?”锦儿道。

    “有点吧。”宁毅笑了笑,他左手搂着锦儿,右手却是伸在她的衣裳里,感受着女子肌肤的细腻与胸部的柔软。不过,对于成为夫妻这么久的两人来说,这种程度上身体的亲昵,就跟小猫儿交颈摩擦的程度一样,并非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我不懂这些,但总觉得,打仗是很远的事情。如今天下承平,世道这么好,总觉得……怎么会打仗呢。不过,相公还是知道会打仗了,对吧?”

    锦儿的低语当中,宁毅笑着摇了摇头:“倒也不是,有时候我也觉得,可能打仗是很远的事情,是不是我想错了,特别是琐碎事情多的时候,就更加这样想了。”

    “如果不打仗,立恒会带我们去南边吧?”

    “嗯,回江宁,或者找个小地方,一块活到老。”

    “如果我老了,相公会不会不要我了?”

    “啊?”

    “因为我就只有现在长得好看一点,再过些年,人老珠黄了,立恒不会把我赶到黑屋子里去吗?”

    “……”

    轻声的话语在夜里细碎地响着。过了一阵,男人从躺椅上起来,抱着妻子回去卧室,就在跨入门槛的一瞬间,夜的宁静被剧烈的响声打破了。

    “谁——”

    “夜袭!”

    “哪路朋友……”

    “荆南七杀枪与……绿林朋友……诛杀心魔……”

    “你们活腻了——”

    “放火……”

    厮杀声从外间延绵而来,宁毅站在那儿听了这些话,怀中的锦儿揪住了他的衣服。待到他进入房里,掀开蚊帐将她放到床上,锦儿仍旧抓着他的衣服不肯放。

    “一帮小角色,掀不起风浪的,这里很安全。我去看看,你先睡,等我回来。”

    “你也说是小角色,那就别去了……”

    锦儿躺在那儿望着他,眼神像是受伤的婴儿。

    “抓住他们以后,总得考虑怎么处理他们的事情,这些家伙没完没了,不能让他们好过。”

    宁毅俯下身去,抱住了床上的锦儿,锦儿也用双手死死地环住他的颈项,搂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放开他。

    “你注意安全,早点回来……你每次去。我都担心的……一家人都担心的……”

    “我知道……”宁毅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起身吸了一口气。锦儿看着男人嘟囔着“弄死他们”的话语,一路出去了,她也就笑了笑。

    宁毅离开之后,厮杀与打斗的混乱声音还在传过来,然后有人放火,有人救火。锦儿在床上躺了一会,无法入睡,坐起身来想要下床,才发现鞋子被留在了庭院里。她赤足踩上地面。走到门口。看着外面的混乱,听着传来的声音,然后在门槛边坐了下来。

    过得一阵,女子抱着双手。蜷曲着双腿。在门边的地上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凌晨天光最暗的时候。外面恢复了安静,宁毅才从外边回来,抱起了睡在门边的女子。两人回到床上,相拥着继续睡了一阵。

    ***********

    上午时分,锦儿从院子里出来,到了临街的酒楼上让人准备早餐。这是汴梁南面一个镇子上的竹记分店,虽然昨晚的骚乱动静不小,甚至引起了小小的火灾,但到了这个时候,街道上还是行人来去,显得颇为热闹了。

    不少客商、文人在竹记的酒楼中落脚,吃些被称为京城特产的特殊小吃。锦儿与随行的护卫在酒楼里侧有屏风遮住的桌前坐下后,发现有人在外面偷偷地往这边打量了几眼。

    由于要的不是包厢,锦儿的样貌、身材都极为出众,有时候会被人打量几眼,并不出奇。她此时已是妇人打扮,身边又跟着随从和护卫,敢上前乱来的人基本是没有的。不过这一次锦儿往外面瞧了一眼,倒也是愣了愣。

    视野那头的一桌,坐的应该是昨晚也在竹记落脚的一些外地人,几名男子带着他们的妻妾、家人,看起来家中也应该是颇为殷实的,其中一个妇人的样貌,却令得锦儿的眼皮不禁的跳了跳。

    就是那名衣着还算光鲜的妇人,偶尔回头,透过屏风边的空隙,朝锦儿这边望过来。锦儿看了一眼,张了张嘴,便将目光镇定地转回来,她双手压在并拢的膝盖上,过得片刻,又瞟过去一眼。

    在那妇人的身边,是一名同样衣着光鲜,但已经上了年纪的乡下员外——从衣着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正与几名同伴高谈阔论,锦儿便也看了几眼,试图将那身影与记忆中的某个形象合起来。

    那老员外与年轻妇人大概也是丈夫与小妾的关系,察觉到身边女人的不对时,便也朝这边望来了几眼。锦儿不愿与他对望,双手捏在一起静静地坐着,目光不往那边去。那老员外往这边瞧了几眼后,似乎还伸长了脖子想看得更清楚些,屏风的空隙间,名叫齐新勇的男子皱着眉头往外看了看,看到那铁塔般的汉子,老员外连忙回了头,顺便拍了拍身旁的小妾,让她别在往那边看了,免得闹出什么事情来。

    不多时,早点上齐,外面那一桌已经结账离开。宁毅从下面上来,见到宁毅的身影,锦儿双手握拳,激动得不得了:“相公、相公,我好厉害,我好厉害,我就快要有神通了!”

    “呃?怎么回事?”宁毅笑着愣了愣,“桌上的这些东西是你变出来的?”

    “不是啊不是啊。”锦儿压低声音,一脸兴奋,“相公我有没有跟你说,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我姐姐了。”

    “呃……好像没有说过。”

    “我就是梦到我姐姐了,爹、娘、还有弟弟、还有姐姐,然后,刚刚下去的那一桌人,你有没有注意?”锦儿牵着宁毅的手跑出去,从二楼平台上往下面看了看,然而已经见不到那群人了,她又拉着宁毅回到屏风这边,从窗户探头朝外面的街上看,这才从人群里看到了那几道身影,跟随他们的,还有几辆大车。

    锦儿躲在宁毅身后,鬼祟而又开心地往下面指:“你看你看,那个穿绿色碎花裙子的,好像就是我姐姐,还有那个员外,胖胖的那个,就是她相公,是我姐夫啊……我很久没见到了,但应该就是他们。”

    人群中那妇人也还在往楼上看,锦儿抱着宁毅的手便躲了躲。宁毅看了几眼:“你确定那个不是你爹?”

    “不是啊不是啊,就是姐夫。”锦儿抱紧宁毅的手臂。躲在他的身侧笑得开心,也令得宁毅的手臂紧紧地压在她的胸口上,然后又发现了什么,“还有好友,你看,车子后面那个看起来瘦瘦的痨病鬼,是姐夫的儿子啊,果然是他们,相公我跟你说过的吧,我那次回家。就是那个老头子用色眯眯的眼睛看我。然后这个痨病鬼也用色眯眯的眼睛看我……”

    虽然说起的像是不好的回忆,但锦儿的情绪明显很开朗,宁毅撇了撇嘴:“你看到了你姐姐,你姐姐好像也看到你了。要不要下去认她。打个招呼?至于什么姐夫跟他儿子。要不要我吓一吓他们?”

    “不要了。”锦儿笑着探头,又缩回来,“姐姐有些认不出我。我也有些认不出她啦,真跑下去认了,该说些什么呢?我以前想起姐姐他们,心里觉得很失望,现在心里不失望了,可能还有些想她,但是……也没必要非得见面说现在好不好。”

    宁毅看着窗外,摸了摸她的头。

    “不过,相公,我真厉害对不对,昨晚梦到,今天就看见她了。还有啊,那次我去的时候,姐姐一直跟我说的就是在这个姐夫身边怎么怎么争宠,怎么怎么过得不好,又被人欺负,今天看看,财主老爷出来这种的远门也还带着她。我姐姐她……应该过得也不错了吧,我这样想想,心里其实还有点开心的……嘿,奇怪的缘分……”

    她像小猫一样开心地蹭着宁毅。

    不多时,姐姐姐夫一家人去往前方,消失在人潮之中了。

    世界很大,而生活很小。琐琐碎碎的别离,也有琐琐碎碎的相遇,琐琐碎碎的缘分……诸多琐琐碎碎的事情里,有时候连宁毅也会疑惑,或许战争真的是发生在天外很远很远的事情。此时已是景翰十三年的农历六月了,汴梁城以北,竹记的触手眼神得很远。位于太原西面的一座镇子上,随着日头的西斜,大树在街道上洒落林荫,人群聚集在这里,兴致高昂地听着随竹记大车过来的说书人讲武侠故事。说书的摊子一侧,一辆大车边也摆开了货摊,提供各种廉价的小吃,或者实用的生活物品出售,一时间,令得小镇这一侧热闹非常。

    一群看起来颇有江湖气的人在街道边冷眼看着这一切。

    竹记的名气已经在这附近打出来,每一次的说书,以及穿插其中的杂耍、魔术表演,分量都很足,令得小镇的热闹一直到夜深才会结束,这一天也是如此。当太阳降下,月亮升起来,快上中天时,竹记的众人才准备收摊,凑过来的镇民们也终于散去,回家休息。

    街道上的人终于散得差不多的时候,道旁守了一晚上的几名绿林人终于过来了,为首的是一名背着长长齐眉棍的身材高大的男子,他身形矫健,样貌俊逸,目光之中也有着经历风尘的沧桑与沉稳,看来颇有杀气。

    “说个事情。”男子走过来,皱着眉头开了口,“今天就算了,从今往后,这里,你们竹记的人不许来,否则我会打死你们。”

    他语气寻常得像是在说一件极小的事,收拾东西的竹记众人停了停,互相对望几眼。不远处一名负责安全的竹记护卫也已经走了过来,他望着这名男子,眼神也是颇为复杂。

    “史头领,好久不见了。”竹记护卫拱了拱手,“您说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你认识我。”姓史的男子望定了他,手臂只是一动,转眼间,背后的齐眉棍已经出现在手上,这个动作导致空气中陡然便是一声呼啸,杀气弥漫。出于某种原因,他对于自己身份的暴露,显然很忌讳。

    “九纹龙史进,史头领。”那护卫拱了拱手,“在下也曾是梁山人,自然认识史头领的。”

    因为这句话,气氛在一瞬间掉落至冰寒,史进的头偏了偏,嘴角勾勒出了一个可怖的弧线。

    “吃里扒外的东西!”

    没有多少人看见那一瞬间的交手,然而乍然的吼声过后,还在朝前方拱手走着的竹记护卫便已血洒长空,朝着后方飞出,棒影的威压犹如呼啸的阵风,刮过整个场地,然后轰的柱在了地下,夏夜的火光中,浮尘散开,地面上出现裂纹。

    时隔两年多,火光之中的那张脸上,迸发出了巨大的愤怒,朝着竹记的众人,逼过来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