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五五章 天地如炉 万物为铜
    夜晚,大雨从窗外降下,冲散了烦人的暑热。房间里亮着温暖的灯光,红提拿着针线,正在缝着一件衣服。衣服本该是书生袍的,不过由于宁毅的坚持,最后变成了宁毅自己设计的“帅气的侠士服”,理由是红提是女侠,嫁了人也该缝侠士服比较好。

    就红提本人来说,倒是不觉得女侠跟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在她的眼里,或许宁毅也更像是个书生而不像是什么血手人屠吧。两人正值新婚期间,搬出去住了另外的几间房子——这是梁秉夫老人坚持的,成亲之后,该有些相处的空间,住在院子里有些人毕竟太碍眼了。老人说的碍眼甚至也包括了他本人,甚至有些时候他们去陪着老人吃晚饭,老人都会让他们回去吃。而且梁秉夫认为她作为寨主,也该是有这个特权的。

    因为这样的原因,两人搬到了山腰小平台边相对安静的几间老房子这,外面可以俯瞰整个青木寨,却没有多少人能窥见他们的生活。一旦到了傍晚过后,这里也就成为两人的小小天地了。

    半数的日子他们陪着梁秉夫吃完晚饭后回来,半数的日子就在这里生火煮饭。宁毅是食不厌精的性格,红提吃得则颇为粗糙,也是因此,晚饭时分宁毅常常下厨,亲自炒两个小菜,红提则负责煮饭、生火、洗碗等事情。虽然包揽下了大部分的家务,但红提仍旧会觉得让宁毅下厨是自己的不称职,只不过在山中过了这么些年。就算想去学,她也成不了大厨子了。

    说相敬如宾或许是不恰当的,因为宁毅的行为常常会有些放肆、出格,但生活之中,举案齐眉、形影相随。新婚的夫妻俩在这样的生活中,也确实觉得满足和幸福,相对于布艺世家的苏家,红提的针线手艺也算不得太好的,不过为自己的男人纳一双鞋底,做一件衣服。也是山里女人满足和幸福的来源。

    晚饭后两人在附近散一散步。又或是下去寨子里,与认识的人打打招呼。晚上的灯烛亮起来时,红提在灯下做着针线,偶尔看看在旁边看书或者写字的男人。有时候聊天。凑在一块儿说过去有过的愿望与关于未来的呓语。有些时候。也会做些出格的、只属于夫妻间的事情。

    宁毅本质上属于性格极为肆意、狂放的男子,虽然掩于温和淡然的表象下——那也只是因为再经历一次,许多事情看得淡了——但对于身边人。却不用这样子面对,有时候会有些出格的、甚至于略微变态的想法提出来,红提的性情温和,终不免在沉默和逆来顺受中,受了他的欺负。

    其实在内心之中,她也谈不上排斥宁毅对她的过分要求,只是心中觉得害羞、害羞、特别羞涩而已,宁毅告诉她“别人都是这样子的”,她也只得当成城市里的大户人家,都是这样子的,而后觉得脸红罢了。但横竖周围无人,在自己男人面前脸红,或许该也是妻子的天经地义会经历的事情吧。

    灯光温暖,私语窃窃的夜间,有时候连暑热也会褪去,这样的事情每隔一两天,在她为宁毅推宫过穴做按摩时,往往会发生。此时两人已经是夫妻,为了缓解破六道对身体损伤所做的按摩,往往也就不是那么单纯的按摩了,有时候按到宁毅有了某些反应,起了某些**,她也只能脸上滚烫地承受被欺负的“苦果”。

    又或是到得夜深时,红提在浴桶里盛满水,让宁毅洗澡时,宁毅常常倒也不肯让她走,她也只得在房间里宽衣解带。宁毅为她解去肚兜的系绳,她会将衣物与肚兜与亵裤在旁边叠放好,然后在宁毅的注视下走过来,进到水里。

    相处得久了以后,由于宁毅常将她视为女侠,她偶尔也会低声说一句:“你就会欺负侠女……”而后微微红了脸颊。不过这样的脸红也只是在宁毅注视着她的时候,待到两人身形贴在一起,肌肤相亲时,她也就不再觉得羞涩,而只感到是夫妻的本分了。

    时雨时晴的炎夏,在山寨中生活的、生息的人们,悄然变化着形状的寨子,逐渐清晰的山路……对于两人来说,其实也早有一个认知是放在了心里的:宁毅迟早将回去汴梁,而红提仍旧得守着她的寨子,两人之间的未来,恐怕仍将聚少离多。也是因此,红提无比珍惜地替他做起衣服,纳好鞋底,做出鞋子。而红提能够带着羞涩,却并不抗拒地接受宁毅的种种要求,接受那些想来过分的、令人羞恼的相处,也该有其中的一部分原因。

    有些时候午夜梦回,宁毅想及这些,会觉得他是对不住红提的。如果可能,他有时候甚至想要永久的留在这里,留在这个饱经战乱的山寨,陪着这个经历了无数苦难却仍旧坚强温顺的女子。而回首过往,对于身边的每一个人,他也有着如此的想象,若是没有妻子苏檀儿,他可能会陪着云竹闲居他地,若是只有苏檀儿,他可能会安心地陪着她打理家庭,若是早早地遇上刘西瓜,他可能陪着她打理霸刀营,又或是浪迹天涯,快意恩仇。而若是红提一早将他掳回青木寨,他如今也可能在这里扎下根来了。而在这其中,还有婵儿、锦儿……等等等等。

    当然,立于这样的预想中,他也可能遇上其他的让他动心的女子。男人总是显得花心,如果身处未来,他得做出取舍,接着感受取舍之后的遗憾与幸福,当然,也可能在金钱与权力的膨胀下,只享受肉欲的满足而不再留恋于感情。而身处这样的时代,他固然能够名正言顺地与她们相处,却也只能感受这每一份亏欠之后的负疚心情了。

    只要是在世上。终究不会拥有所谓绝对的完美。在这样的状况下,贪心也好花心也罢,眼下这也是他唯一能走的方向。而在这期间,武朝的事情、金国的事情、乃至于远在蒙古的那位成吉思汗的事情、小小吕梁山的事情、相府的事情与这半壁乾坤的事情,都已经混杂在一起,未来会怎样,却是连他自己都有些看不清楚了。

    六月底过去,七月初,意识到青木寨战力的辽国残部首领名叫马俊的,派出了使者过来向青木寨俯首归顺。接下来便是在宁毅操控下的谈判。而“殴打大公鸡”的准备,还在随着榆木炮、地雷之类物品的增加,一天一天变得更加充分。虽然将要花去一段时间,但未来的结果只会愈发清晰。

    七月初大雨降下的这个夜晚。被宁毅拥在怀里、身上只穿着一件肚兜的红提从睡梦中睁开眼睛。听到了远处院子传来的喧闹。两人穿起衣服。飞掠而出,来到梁秉夫的院子时,老人已经陷入假死之中。他似乎在睡梦中想要起身喝水,却被一口痰卡在了喉咙里,咳了两下之后,惊动了在外面守着的小黑。

    红提在老人的胸口上按摩了一下,而后拍了两张,昏迷的老人才将痰从喉间吐出来。连日以来,这已经不是老人第一次表现得如此虚弱,有时候咽下粥饭,他也会被稀粥给噎住。这次之后,老人的身体一天里往往只能活动两个时辰,有的时候他还能柱着拐杖走一走,有时候在椅子上躺着,便昏昏沉沉地睡去了。醒来之时,或许已是第二日的黄昏。

    对于红提要过来就近照顾他的想法,梁秉夫还是严词拒绝。意识清醒的时候,他对什么事情都表现得乐呵呵的,看着寨子的发展,看着孩子们的奔跑,有时候还给追打的孩子出些顽皮的小主意。在他的身上,已经没有当初苦苦支撑的威严与架子,也没有肩负责任的巨大重量了。

    他又提了一次要去老村子看看的愿望。

    由于红提的述说,宁毅其实知道,梁秉夫在老村子呆的时间,其实并不久。有一天他们在屋檐下乘凉,宁毅趁机问道:“老爷子跟端云姐很熟吗?”

    老人听后想了一阵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摇头笑道:“不太熟。”

    又过了几天,在红提的同意下,他们终于还是驾起了最好的马车,一路往老村子的那边过去。早晨起来,老人显得很精神,穿上了崭新的、整齐的书生袍,不过他也只能精神一阵子,在马车上与宁毅聊了片刻,也就沉沉睡去了。红提守在旁边,为老人调整着气血的运行。老人偶尔睡去,偶尔还是会因颠簸醒来,到了这天下午,他们才回到那作为青木寨原身的老旧村庄。

    这里的一片建筑都开始翻新了,有些房屋已经建好,住进来了人,也建起了行的藩篱与防御设置。福端云还住在这里,虽然偶尔能跟一些人打招呼,但她还没有好,身上脏脏的、房子里臭臭的,与人交谈时的语气,却让人无比辛酸。

    马车过去时,他们看到福端云正在跟以前的邻居打招呼,说着看似正常的话。老人已经醒过来了,平淡地看着这一切,然后让马车开了过去。这个时候,宁毅知道他真是跟福端云不熟的。

    “我在吕梁山这么多年啦,什么事情没见过,端云确实是可怜了,不过……大家谁都过得不好啊……”

    在吕梁山里的这么多年,令得宁毅动容的,如福端云一般的人生或是悲剧,老人却早已见过许许多多,难再动心了……

    他只在曾经住过的房子边下了车,房子已经坍圮,还未开始新建,看起来即便是完好的曾经,也只是简简单单的两间土房。他柱着拐杖走进去,挥开了红提的搀扶,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然后颤巍巍地走到一截培土旁,双手握着拐杖坐下了。

    “立恒,红提,你们出去走走吧。老头子要在这里坐坐。”老人挥了挥手,目光望向一旁,“红提,带立恒逛逛你的家……”

    红提与宁毅还是出去了,留下小黑在旁边守着,两人却也没有走得太远。他们在不远处老人看不到的地方坐下来。才一坐下,红提便双手抓住了宁毅的衣服,将脑袋靠在他的胸口前,无声地哭了起来。宁毅抚着她的头发。

    “我若是不来……他或许撑得还久些……”

    作为武道的大宗师,红提也好、林恶禅也好、周侗也好,这些人对人的身体都已了若指掌。老人在这十余年里殚精竭虑,他并非聪慧之人,却以自己的生命扛着责任一路走来,这些年来,红提能够顾着他的健康。却无法估计一个人在生命燃烧殆尽后的油尽灯枯。

    他并非受困于身体上的意外。只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而已。

    当然,一如宁毅所说,假如他此时未到,凭着一口气撑过来的梁秉夫或许还能撑上几个月。甚至半年甚或是一年。但宁毅到这里之后。老人心中的事情。终于也就放下了。他已经过完了最为平静也最为充实的一段日子,也将走完他充实的一辈子。

    夕阳渐渐的开始泛出火烧般的颜色,小黑那边并没有传来示警的声音。宁毅与红提回去时,老人躺在椅子上,在废墟之中,像是睡去了一般,又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然而听到脚步声,他又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他冲着两人笑了笑,躺在那儿,握住了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

    他回忆起过往的日子,说了一些关于过往的话。

    “……其实,我跟你的师父,也算不得熟……我只是个外来的书生,你师父她……对我很尊重,但我们俩,是算不上很熟的,现在想起来,除了公事,私人上的话,却没说很多……”

    “……但我觉得她很信任我,我觉得我的这个感觉该是没错的吧……她有时候过来关心一下我的生活,红提,你知道吗,虽然寨子里的人饿肚子,可在你师父在的时候,我是没饿过肚子的……”

    “……她来的次数也算不上多,私事、公事……我住在房间里,门在那边……她从门口的那边过来,有时候会坐坐,喝一口水,有时候很着急的又走了。我啊……我想跟她多说几句话的……”

    “……我的天资很差啊……读书、考秀才、想当官……什么事情都没有干成。红提,你师父……你师父交那么重的担子给我,她……她会不会是信错人了啊,她……她就那么糊涂地死了……”

    “……啊……你们两个要好好的、你们要好好的……好好的活啊,看到你们能在一起,我……我真高兴啊……”

    老人的说话断断续续的,有时候闭着眼睛,像是要陷入沉睡,然后又睁开眼睛。他一开始看着那晚霞,但渐渐的,眼睛的目光,也已经茫然了,不知道在看着那里。叮嘱完两人好好的过活,老人在迷离中安静了许久,忽然挣扎了一下,似乎想要坐起来,然后又躺下去。

    “啊,你看到吗……”他低声说道,目光望向远方,就那样望着,像是要追溯往记忆与时光的尽头,“那样的天……我们、我们遇上了马匪,我要死了……不过,她就那样出来了,她拿着剑,啊、啊……她……好美啊……我……我……一直……”

    老人的声音,在这里停顿了,晚霞犹如天上的潮汐。生命在这一刻,从他的身上永久地离去了。

    红提的哭声传了出来。

    在我们的人生里,有时候会遇上一个人,她如同闪电般出现,就那样的,改变了我们的一辈子。

    与这个日子相隔不远,同样是七月里的一天,北方,燃烧着灯烛的大殿里,另一位老人,也正在对床边的一批一批的人说话。

    从两个月前自马上摔下来开始,这位老人的身体,也已经走向了尽头。

    在金朝之前的女真族,不过是东北苦寒之地积弱而松散的一个个部落,他们在白山黑水间艰难生存,在辽人的压迫中,过着如奴隶一般的生活。辽国天庆二年,天祚帝召集女真酋长来朝,席间命令各酋长跳舞取乐,唯有名为完颜阿骨打的女真酋长拒绝。又两年,完颜阿骨打以两千五百女真士兵起事,经过宁江州一战,扩大到三千七百人,而后在出河店,应战十万辽兵取胜,而后,开始了女真满万不可敌的真正神话,也奏响了灭亡辽国的序曲。

    纵横捭阖,戎马一生,在一个民族积弱为奴之时,以巨大的意志与力量撑起整个民族的兴盛,托起兴旺之脊。对于女真这个民族而言,他是当之无愧的大英雄,对于整个时代而言,他也是最为亮眼的一颗星辰,一代天骄!

    他的道路,在这里走到了尽头,而在他身边的,是令他自豪的儿子与族人,完颜宗干、完颜宗望、完颜宗弼、完颜宗尧、完颜宗峻……完颤阇母、完颜娄室、完颜希尹、完颜斡鲁、银术可、辞不失、拔离速……他们存在于这位英雄的身边,接受考验,继承火种,是组成这个时代完颜家族的最为璀璨的将星与辅佐者。

    在冰天雪地里带着他们杀出来,纵横天下的狼王将要睡下了,然而只要有这些人在的地方,仍旧是冲天的狼烟精气,真正的气吞万里如虎!

    整个大殿的肃穆气氛中,床榻上的老人朝床边的人说了很多,即便在这样的时刻,他的思绪仍旧清晰,只是偶尔也会陷入沉默与短暂的沉睡,夜黑到极限了,人们能听到殿外火焰的呼啸声。某一刻,老人又睁开了眼睛,望着上方,静静地想着什么,可怕的沉默里,床榻附近的儿子和大臣们靠近前去,听到了低沉、带着虚弱却又简单的声音。

    “……伐辽已毕,可取武朝了……”

    夜色中,这是他交代的诸多事情中简单的一条,床边的人点了点头,接着听他说其它的东西。

    这天凌晨时分,完颜阿骨打去世了,随后继位的,是阿骨打的四弟完颜吴乞买,成为金国的第二任皇帝,君临天下。

    长风吹过一万里。

    得知完颜阿骨打终于死去的消息,武朝朝廷上下,都在私下里弹冠相庆,一个被他们认为最可怕的对手,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此后又两月,深秋的吕梁舞起了金黄的叶子。清晨,那个曾经老旧的村庄里,福端云从睡梦里醒来,看过了自己所在的房子。

    她走出房门,如同往日一般的,在新建起的村庄里走来走去,有人如往日一般的跟她打招呼,她有些惶然地笑着,点头相应。

    她收拾了房间,洗了衣服,也给自己洗了澡。好些年来,除了经历的最为悲惨的记忆里,她又一次变得干干净净的了。下午时候,见到她的样子,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的村人终于还是决定骑马去青木寨报知红提。那天傍晚,红提还没到,村人看见她抱着双膝,如往日一般的,坐在村口的突破上,睁大眼睛,看黄叶落下,看远山的归人,脸上偶尔也有笑容。

    某一刻,她像是看见了什么,脸上露出难以形容的笑容,站了起来,朝前方走了两步,她向着黄叶飘落的方向,伸出了手。

    她倒在了土坡上,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

    有成、婆婆……我回来了……

    ……

    天风卷动春日的韶光,卷动夏日的雷雨,卷动秋日的黄叶,卷动冬天的冰雪,滚滚而来,滚滚而逝。

    一个旧的时代就要过去了,而在新时代到来之前,人们还要经历无数的战乱与冲突,无数的悲恸与苍凉。

    只因天地如炉。

    而万物为铜。(未完待续。。)

    ps:  又是将近六千字这章,求月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