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五四章 款款宁夏 脉脉浮云
    六月,令人烦闷的炎夏降临了汴梁城,走过矾楼的院子时,李师师听到了那边檐下传来的笑声。

    “……最近竹记里说的那个武打的故事,可真是好听呢……”

    “……有书稿了吗有书稿了吗,快取来我看……”

    “新出的可还没有,我昨晚自己去竹记里听的……”

    “这故事可真长,日日等也忒难等了些……”

    “竹记出去的车队倒是说的短故事,可长些的好听啊……”

    “因为竹记讲的这些故事,最近京里来的莽汉子也忒多了些……”

    “人家是来参加武状元比试的,听说在八月……”

    “……架不住人家身体好啊……”

    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中夹杂了些低声的笑语,楼中的姑娘们彼此打趣。因为听到有竹记,师师停下来听了一会儿,随后抿了抿嘴,往前方院落中走去。

    开春过后的几个月以来,关于竹记的事情,纷纷扰扰的,未曾从她的视线中离开过。

    去年南北两面的赈灾一直延续到今年,此时秋收未至,许多地方仍有饥荒,但由于大雪封路的困境已除,中央对各地的掌控也有加强,此时虽还有许多地方饿着肚子,却不至于出现大范围饿死人的情况下。

    只是京城附近游荡的乞丐,变得比往年都多。

    竹记从去年到今年都参与其中,出了大力。但也因此与南北的各种商户都建立起了关系。这层庞大的关系网给竹记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助力,不光是一家家的分店如春笋般的往周围拓展市场,当师师从赈灾的情绪里脱出来,开始以风月场上得来的讯息观察它时,会发现这竹记涉猎的事物,已经开始疯狂拓展向其他的许多方向。这一发展极为迅速,却又朦朦胧胧的让人难以说出具体细则,也只有师师这种消息灵通之辈,才能在其中感受到那似乎有意识延伸的触手与千丝万缕的影响力。只是眼下,还未形诸明面。

    与宁毅接触至今。师师也已经能够意识到。这位童年老友到底有着怎样的能力。有时候她也忍不住想,是否则主持赈灾之前,他就曾经预想到竹记会获得如此之大的发展助益——当然,这说起来。也无可厚非了。但在这其中。也总有些事情。是她想也想不通的。

    就能力上来说,她并不懂得经商,但是周旋于达官贵人之中。见惯了许多事情的师师,也能够明白其中的一些隐性规则。通常来说,钱财是不重要的,有了万贯家财,即便富可敌国,也抵不住杀头县令的三尺钢刀,绝大部分的富商,会在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修桥铺路,搏个善名,然后试图提高家族的地位,往权势方向发展。

    这世道之上,无论是任何人,权势才会是最终的目的,钱财固然对此有所助益,但到了一定程度也就够了,再发展过去,只会引起旁人的仇视,徒受其害。

    然而宁毅从一开始便有相府的背景,赈灾事件中,虽然与绝大部分屯粮的大户为敌,但也同样积累了足够的朋友。有了这样的朋友,他若要权要势,要脱了什么赘婿或者相府笔贴式之类的身份,都是不麻烦的。可在眼前,他还是反其道而行了。

    利用本身的影响,折现大量的金钱,以令人惊讶的速度膨胀着竹记,虽然看起来速度惊人,他也确实掌控住了这膨胀的每一步,然而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如同一个迅速膨胀的泡泡,不知道什么时候,它终究还是要破掉的啊。

    当然,她能够想到的事情,她相信宁毅也能够明白。只是在明白的情况下仍旧有条不紊地操作着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深意,她却是想不通了。有时候也想亲口去问问他,不过,在背后操盘的那个人,自四月起,就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那一场令人心情振奋,却又无比无力的赈灾,而后竹记的发展,也伴随了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一些绿林豪匪将宁毅视为眼中钉,甚至跑到京城来想要杀他。而后他的反扑也是无比凌厉,竟丝毫不给这些匪人留情面。桃亭的事件不光惊动了绿林,也惊动了许多官场人物。

    一百多的绿林人当场被杀,而后被抓的一百多人,有一半以上被判刑斩首。往日里人们瞧不起这些如混子一般的绿林客,但基本上还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然而竹记通过相府的反扑实在太狠。一些来矾楼的官员都说这样会很麻烦,人家本来就是亡命徒云云,预言相府算是惹上了大麻烦。

    往后的日子扰扰攘攘,有时候会传出竹记在某地与一些亡命徒发生了冲突,师师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预言实现了。但竹记反正是在膨胀着它的影响力,在这膨胀的同时,竹记麾下的说书者们竟又开始说关于绿林武者们的故事,竟还引起了轰动,一时间令得汴梁附近,尚武风气颇有回升。

    此时武朝市面上的小说故事里,有说仙狐野怪的,也有说才子佳人的,说英雄草莽的也不是没有。但基本上,小说故事多由落魄才子写就,草莽并非主流,就算有,基本上也是本着一腔积郁,写些以武乱禁的小格局本子。

    但竹记的故事都显得大气,故事有虚有实,大多讲的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一个仿着武朝背景,被称为宋朝的《天龙八部》,更是令得汴梁一时纸贵,每日夜里竹记说书人说完一段,立刻便有人抄写出来,竞相传阅。而受此影响,最近一段时间来矾楼的武林豪客也明显多起来,甚至几个出格点的书生公子,也曾练过些防身武艺的。便仿唐时豪侠配了宝剑,招摇来去,而后开始与武人结交。这些人家中多有背景,据说令得负责治安的开封府那边一时头痛不已。

    当然,一个风气即便受部分人推崇,也还只是这个时代的“非主流”。竹记的做法在此时也招来了一些非议,写草莽英雄的小说影响力不大,人们也懒得去理,然而侠以武乱禁,这些血气充足又不得发泄的莽汉子本就是治安隐患。岂能宣传呢?

    例如这次回京述职的周邦彦。对于竹记的这种引导,也是颇为不满。但好在讲述草莽故事的同时,竹记中说讲的其它一些故事,引起了文人们的推崇。尤其是被困杭州之时。发生的关于钱希文老人的那一段事迹。令得京城的士子们都大为肃穆崇敬。

    即使在汴梁。直接或间接与杭州钱家有关系的人也有不少,在以往钱老的死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个概念而已,故事说出来之后。这些人以各自的形式缅怀或是吊唁,也有大量的文人士子,来竹记中听这么一个故事,而后热血沸腾,而后泪满衣襟。

    这些人是否在听了故事之后就有了与钱老一样的殉道勇气固然两说,但由于宁毅是最后与钱老交谈之人,竹记因此获得了一些宽容和照顾,宣扬草莽英雄的事情,也就没有一面倒的被抨击,而是或谩骂或讨论的分成了两派,也成为最近一段时间,汴梁士子们的中心讨论话题。

    而在这一切繁复推进的同时,背后的那个男人,却仍旧是未曾在人前出现过……

    心中想到这些时,师师走进了自己的院落,庭院里的大榕树在微微的风里投下了浓浓的树荫,蝉鸣阵阵中,空气仍旧显得有些闷热。周邦彦坐在茶几前的木地板上等着她,这位在武朝文坛享有盛名的男子也已经年近四十,他长得固然不是奶油小生的帅气类型,但那一丝不苟的衣冠,微微显出白色的鬓角与这些年来身上的风尘,以及为官的经历,仍旧将他塑造成了颇有魅力的男子,眼见师师过来,周邦彦抬了抬手,请她落座。

    两人相识数年,若要说相知的心情,在这个对爱情并不严格的年月里,恐怕也是有过的。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男人,也该是最接近过李师师心的男人之一,也算是相处融洽了。落座之后,品茶、几句闲聊,周邦彦道:“我前次所说之事,师师可有答复了?”

    前一次来到矾楼之时,周邦彦曾经提起要为她赎身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人此时谈起这件事,是合时宜的。师师的年纪,已经过了花魁的黄金时期了,虽然如今还有许多人捧场,但接下来,毫无疑问的将走向下坡路,嫁人,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以身份论,周邦彦的官位虽然不高,但他本就有足够的才名,往日里跟李师师走得也近,由他纳她为妾,也算得上是很好的归宿了。

    师师捧着茶杯,张了张嘴,但最终没有说话。院落里蝉在响,周邦彦等了一会儿,为两人添了茶水:“其实你我也知道,在你身边诸人当中,我理解你。往日里你爱游历四方,从名家学艺,在一起之后,怕也只有我能支持你。因此,你我在一起,该是最好的了……你终是要嫁人的。”

    师师沉默了片刻,再端起茶杯时,望向外面的院子,语声不高:“美成兄,其实我最近在想,也许也不见得……非得嫁人了……”

    “……五台山的时候,空度禅师就曾说过你有佛性……那好像也不是第一个说你有佛性的了。”周邦彦愣了愣,又笑了笑,“只是在当时你说,有些时候你看得透,却也无所谓,人总是要和别人一样,才更幸福些……怎么了?终有看不透的事了?还是说看透了,过不去了?”

    “啊……”师师叹了口气,随后又道,“啊……”只是听起来也像是“唉”的叹息。

    “我听说了你去赈灾之事,也听说了……你最近常去城外施舍那些乞丐……李妈妈跟我说了很多……”周邦彦顿了顿,“其实,你身边的那些朋友中,你与于和中、陈思丰这些人,虽然来往亲切。却没什么可能,倒是那宁立恒,是个很厉害的人。”

    师师没有说话,对于宁毅之事,想必也是李蕴与周邦彦说的,略略沉默了一会儿,周邦彦道:“只是……此人似乎热衷商事,早些年我以为他是淡泊名利的君子,但后来所见,此人行事有正有邪。并不合君子之道。至少他让竹记宣扬草莽任侠之事。我是极不赞同的……”

    周邦彦才名甚高,为人行得比较正,说话其实也是直来直往的,此时望着师师一阵子:“我知道你去赈灾之事。也是由他主持。你喜欢他吗?”

    师师的目光原本望向一旁。此时才仿佛惊醒一般。然后笑着摇了摇头:“不是的,我也有很久未见他了。”

    “他并非良配。”周邦彦喝了一口茶,“……朝廷的旨意已经下来。我在京里只会呆五天了。”

    “嗯。”师师点了点头,举起茶杯微笑,“接下来去哪里?”

    满院的蝉鸣声中,两人继续说着家常般的话语,微风摩挲着木叶,在话语中掺入了单调的沙沙声。夏日的午后,空气反倒在这样的空气里显得静谧起来……

    往北,上千里外,吕梁山。

    马队的吆喝与铃铛的声响打破了夏日的沉闷,下午,又是一支商队进入了青木寨的外集。这支商队不小,近两百人的阵容,运了几十车的货物,是青木寨中难得看到的大单,也是因此,寨子里也派出了不少人护送,此时平安抵达,顿时整个外集都热闹起来。

    由青木寨外集延绵往内部的寨子,随处可见搭起的架子、建设的痕迹,有些地方挖开了才刚刚填上,新土壤的痕迹也带着与往日不同的气息。由于经过了统一的规划,配合老寨子建起的新建筑群显得整齐而有秩序,虽然还不多,但至少比起两个月钱青木寨的拥挤和忙乱来说,一切都变得焕然一新了。

    有时候,秩序的本身能够给人以明显的、积极的观感,当看着寨子如同蚂蚁衔泥搬的扩大、翻新,寨子中的人们,大都也会感到愉悦。尤其是在感受了对比以后,人们大都会想起,这一切,到底是谁带过来的。

    在经历了两个月时间的改变之后,青木寨的管理者们,大都也感受到了许多细部改善后,带来的效率提升。当然,绝对的机械化的追求效率,有时候会让人感到个体存在的缺失,但眼下的青木寨还不会接触到这样的情绪,例如这样的夏季里,接近中午的时候,大家便并不需要工作,许多的事情,都是压在早上和傍晚去做——虽然对于这些山里的穷人来说,只要有点好处,就算逼着他们在大日头下工作,他们也未必吃不了这个苦,但目前来说,宁毅还不打算追求效率到这个程度。

    宁毅已经不怎么插手效率这一块了,倒是关于青木寨此时的居民管理,他还是会插手期间。

    两个月的时间,青木寨的居民由六千人已经发展到接近八千。这其中有五六百是最近加入进来的壮丁,听话的、受训的、或是有才能的。其余的则是他们带来的家属。

    由于宁毅的插手,人口的膨胀和安置是在有条不紊的情况下进行的,但忽然间加入这么些新人进来,当然也会有问题。与红提过着正常夫妻生活的宁毅每隔三天左右会跟几个寨主和负责这方面事情的头目碰头开一个会,他基本不负责具体事务,而只是定下方针,做一做思想工作。

    新人溶入青木寨,未来还会有更多的新人,如何不让山里的老人过分严重地欺负新人,是一个问题,但也不必追求纯粹的公平。宁毅让郑阿栓的女儿牵头组织了一个小小的执法队,对于新老人之间的分歧进行记录和插手,让老人受到一定的优待,但是也不让新加入寨子的受到太多的白眼。

    每三天的这种碰头,主体还是相当于思想工作,要长期的发展不要只顾眼前,要群体的强大,不要只看个人的一时利益。其实在青木寨这种小组织发展的初期,几个寨主对下面的掌控还是很强的,只要取得他们的认同,一切就变得很简单,宁毅也是为了寨子以后的发展打下基础而已,当然。在一小部分人眼里,这位外来的姑爷,就显得有些唠叨,每几天就确认一次,总是车轱辘话来回说……

    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疑问,但是在宁毅的简单管理下,青木寨的现状,已经比吕梁山外的许多地方都好得多了。不管在任何地方,原住民总是排外的,哪怕有了纠纷。县令的处理。往往也算不得聪明,吕梁山中就更是如此,许多的寨子往往接纳人容易,真到了其中。往往还是要站队伍。跟山头。彼此之间的口角争斗频繁,有时候还会发生寨子里的老人打死新人,或是头目仗着权势玩弄新加入者妻女的问题。哪里会像青木寨一样,居然还会有人调节,有人处理。

    新老人之间发生矛盾,哪怕是新人被打了,会将老人训一顿的地方,哪里又会有。尽管不算是绝对的公平,但是哪怕是相对的关心,也已经弥足珍贵。虽然仍有不少小摩擦,但大的问题——例如仗势欺人淫人妻女的状况——青木寨上层还是严令禁止的,而往往在小问题出现之后,执法队出现、介入、调解,被欺负了的人,甚至还会让一些人觉得内心充满温暖。

    毕竟这就是世道,能好一点点,就好很多了。

    有时候看着寨子里的这一切,只是两个月的改变,名叫梁秉夫的老人也会问自己,有些事情,自己也曾经想过,为什么却做不到,而在宁毅那边,就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些事而已。当然,有时候会有答案,有时候没有。

    此时的他正坐在小广场上的树荫下乘凉,红提的相公在旁边拿着木板写写画画,红提则坐在后方拿着扇子给老人扇风,偶尔也会给她的相公扇一扇。小广场的人不多,有几个孩子在玩抛石子,不远处,名叫宇文飞渡的少年人正在跟另一个黑黑瘦瘦的少年比划他的武艺。

    “看这招!我从旁边转过来,打你的膝盖,横扫!横扫!嘿,你绝对躲不过去……”

    “还有这招,打中你胸口!再打你肚子……”

    “还有我的冲天炮锤,打你一百下,哇啦哇啦哇啦哇啦——”

    宇文飞渡本就是少年人,他天资聪颖,为人也外向,在独龙岗营地里认了不少师父,学得一身好武艺,此时在那平时照料梁秉夫的少年面前比划着,跳来跳去,出手如风——这是因为红提说起名叫小黑的少年也练过武功,而且很有天分,他就想找对方比划一下,可惜小黑比较沉默没劲,不愿意搭理他。

    此时宇文飞渡在小黑面前打得眼花缭乱,拳风呼啸着贴近小黑的面孔乱窜,旁边就有几个小孩子捧着下巴在看,有人惊叹:“哇,宇文哥哥好厉害……”

    “小黑哥哥不会武功的啊,飞渡哥哥别欺负他……”

    宁毅拿着木板写写画画,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低头笑着评价:“嘿嘿,好贱。”

    然后陡然听得小黑“啊”的叫起来,一把抱住了宇文飞渡的腰,直接朝前方冲去,宇文飞渡拼命想要拿稳下盘,然而两人已经跑出广场,只听轰的一声,在小广场便的柴垛里摔成一堆。当然,宇文飞渡是摔得狼狈多了。

    “偷袭——啊啊啊,吃我的黑虎掏心——”从柴垛里爬出来的宇文飞渡一脸狼狈,朝着小黑冲过去,小黑掉头便跑,小广场上热闹起来,宁毅、红提、梁秉夫等人都抬着头,看着两名少年从这头打到那头,再从那头追回这头,脖子也跟着转。

    “你们觉得谁会打赢?”

    “差不多吧。”握着拐杖的老人眯着眼睛,也看得有趣,参与其中。

    小媳妇红提则笑着并不开口,一副纳了一半的鞋底搁在她的腿上——老人出来之前,她就在做这种事。

    不一会儿,有一道身影从远处过来,是青木寨的五寨主韩敬,他看着两名少年的乱打,绕了过来,向梁秉夫请安后,在旁边坐下,跟宁毅说道:“追上了。”

    “怎么样了?”

    “马俊的那帮人也提前追上了他们。说会给我们一个交代。”

    “你们觉得呢?”

    “等他给交代,要么交人,要么交人头。否则连着他们两千人一锅烩了算了。”

    “喔,也好……”

    韩敬口中说的,乃是吕梁北面那两千辽军的问题。如今辽国已亡,这些原本的辽兵也已是无家之人。其首领在来到这边后,改名马俊,暂时聚啸于吕梁山的北面。霍川岭一战之后,青木寨就在为此备战,但吕梁毕竟很大,如果对方存心要跑,想要进行歼灭战的难度不小。

    而这帮辽人在霍川岭一战的战果传出后,也表现得相当识时务,并不愿意与青木寨起摩擦,甚至一度想与青木寨结盟。宁毅自然拒绝掉了,而这一次,乃是对方的寨子里似乎分裂出了几十人,差点劫了青木寨罩着的一帮商队,马俊那边便派出人来道歉,并且表示会给青木寨一个交代。

    实际上,这边倒是不在乎什么交代,对这帮辽人的方针早已定下,要么臣服青木寨,成为青木寨的外围,而宁毅等人早准备好了将其敲骨吸髓,汲取其中精锐为自己所用,其余的拉去挖煤。要么是打过之后再将其做成青木寨的外围寨子,顺便敲骨吸髓,剩下的打发去挖煤……

    当然,由于一直还没有打歼灭战的可能,因此事情还是一直压着。不过宁毅是不会太过过问这些细节了,什么时候打、怎么大,那都是韩敬他们的事,他需要做的,只是给这场战斗定下一个名为“殴打大公鸡”的恶劣作战名而已。

    也是因此,点头之后,他也就将话题转回来:“……你觉得谁会赢?”

    韩敬看了看:“宇文吧,他功夫很扎实。”

    “也难说,我觉得小黑挺有灵性的……”

    众人便坐着看打架。

    过得一阵,梁秉夫作正了身子,说道:“立恒哪,老村子那边,你们已经有人去了?”

    宁毅看了他一眼:“嗯,人已经过去一些了。”

    “福端云一直在那边住啊……”梁秉夫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我也想回去看看了。”

    宁毅便皱起了眉头来:“舟车劳顿……”青木寨距离老村子,终究还有二十多里的路,这年头哪怕最好的马车,也会产生巨大的颠簸。而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梁秉夫虽然不再为村子费神费力,看起来还年轻了些许,但他的身体,毕竟已经每况愈下。

    红提是大宗师,对这些事情,最为清楚,随后便也过来劝他……(未完待续。。)

    ps:  今天到了鲁院,往后大概要在这里生活学习两个月了。

    在火车站的时候,看到很多的老兵退伍,带着大红花坐车回家,忽然想起在哪里看到有个家伙说,新兵入伍的时候看的这本书,到退伍了还没完,就想,这些人里可能也有看我书的吧。

    无论如何,这章七千字,求月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