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五三章 执子之手 与子成说
    雨哗啦啦的下。

    青木寨外七里,霍川岭下的道路边,搭起的是一大排的、长长的棚子。由于雨下得突然,棚子搭得也不够,从木棚里的地面上蔓延出来的,是一具具简单摆放的尸身。

    这并非是青木寨人的尸首。

    霍川岭的一战,吕梁盗联军溃散的速度极快,到得后来,漫山遍野的厮杀追逃。在霍川岭一带,吕梁盗的联军留下了九百多具的尸首。而发起这次战斗的大头目中,方义阳被杀,栾三狼被俘,陈震海则狼狈逃窜,消失无踪。众人都被杀破了胆,敢回头打扫战场的,也基本没有了。

    收敛了自己人的尸身后,宁毅便建议他们将其他人的尸首也收敛一下,至少让他们不至于被狼吃掉。而后青木寨派出传讯的马队,让吕梁山的其他人速度来领会家人、亲属、或是兄弟的尸身。对于霍川岭的一战,青木寨不再追究,如果过了三日,尸首还没人来认领,青木寨就会将所有的尸身火化后一同葬于霍川岭,也让其余人们,将来有个吊唁的地方。

    大战之后表现出自己仁慈的一面,自然也是展示肌肉的一种方法,另一方面,霍川岭距离青木寨不远,宁毅也不希望满山的尸体腐烂后带来什么疫情。当然,即便青木寨表现出了善意,真正敢过来领尸体的还是不多,有过来的,也大都是一些老人、女子,他们鼓起了勇气过来。有些人以为要领走家的孩子、男人需要给钱,甚至还备了有些财物的,但青木寨的人终究没有要,他们也就哭哭啼啼地带了尸首走了。

    而对于宁毅的这份建议,青木寨上层的几个人自然能够理解,作为下层的兵丁,多少还是有些不爽的。对面死了那么多人,咱们自己也死人了,尸体放山上让狼吃掉岂不更好。不过命令下来,特别是后来透露出乃是宁毅的命令。这些士兵还是选择了执行。当然。对那些死者家属的脸色,就算不得好了,但也是因此,反倒没什么人敢到这边来闹事。

    大雨之中。偶尔还可以见到一拨一拨的人。走过霍川岭后往青木寨过去的身影。这些人或者是大战之后回来的,或者是听说了这场大战,过来投奔青木寨的。以至于几里外的青木外集。此时已经是人满为患的状态。

    土匪流氓、无赖混混,在这个年代,许多人说起来有他的无奈,但基本上来说,还是一口轻快饭。杀人时一拥而上,平日里大家憧憬着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就算做不到这么好,至少也是在跟同伴瞎开心、混日子。青木寨以往就已经有不小的规模,练兵时也准备了足够的菜饭,但许多人过来时,对于青木寨选人条件的苛刻还是表示了无法忍受:老子有一把力气,人又凶狠,敢打敢拼,是杀人不眨眼的好汉,在哪里混不到一把交椅,你居然让我每天训练?

    因为这样的原因,不少人对青木寨表示了不爽,有时候外集这边虽然打开门招人,但还是会引起一些纠纷,有人闹事之类的。这一次的霍川岭大战,其中有一部分的人就曾经试图加入青木寨,被拒绝之后未尝没有过来报复的想法。

    倒是在这次大战之后,跑过来的人多了,提意见闹脾气的,反倒是少了,有些人顶多骂上几句青木寨不识货,看见一排杀气腾腾维持秩序的青木士兵后,便转身悻悻地走掉。而愿意接受青木寨训练,体质合格手艺也过硬的人,两三天的时间,就多了一大群。

    而旁边的青木内寨,此时正溶在一片和乐融融的欢喜气氛里,大伙儿的情绪高涨,邻里之间相处和善。在议论着霍川岭一战的事迹的同时,也充满了对未来乐观的憧憬——无疑,青木寨眼下已经是吕梁山最厉害的地方了,生活在这里,未来想必是会一片大好的。

    在这样的憧憬里,只有一件事,像是卡在众人心头的一小根鱼刺。对于居民们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想起来,总又觉得有些不舒服,那就是这几日传在寨子里的,关于寨主与那位宁人屠的亲事问题。

    前来进攻青木寨的联军几日前已经被打垮,就连栾三狼这样的大豪匪,也在第二天当着所有人的面斩首示众。唯有自家寨主的这件事,青木寨的人们都觉得是自己被打了脸。那什么林教主的造谣,令得山上的两人起了矛盾,可这又怎么样呢,难道因为坏人的造谣,就亲都不成了吗!那岂不是反而让坏人得逞了么!

    因为连日以来的舆论冲刷,如今青木寨的人们对于这位外来的年轻人都颇有好感。他人有本事,性格又好,在关键时刻还插手比武救下了寨主,据说青木寨这几年的发展,也都有他在背后帮忙,可到得头来,因为坏人的谣言,他连寨主都娶不了了——听说早几天都在准备办亲事了呢。

    如此种种的流言,让人又是亲切,又是愤慨。

    雨停之后,霍川岭的尸体被一把火烧尽,然后统一埋葬了。这意味着先前的整个事态,到此时已经告一段落。

    而宁毅在陪了红提三天后,也终于开始工作了。他通过郑阿栓,召集了山寨中管理各种事物的几十人统一开会,这还是一些山寨里中下层人员第一次能见到他,据说不少人在家里就受了叮嘱,让他们见到这位宁公子后,多劝劝他,让他别受了恶人的气……

    但当然,这些人一时半会是不敢乱传这种话的。宁毅的这次开会,是给整个青木寨设定一个总纲,暂时来说,涉及的内容庞大,几乎包括了整个寨子巩固、扩大的全盘预想。当然,由于这次参与的都是一些山里的匠人、农民。宁毅不期待他们可以理解全盘,他将所有细致的任务完全划分开,而后将所有人分成小组,再一起分批次的讨论、合计。

    对青木寨山谷的大致丈量、规划预想。例如房子建在哪里,占用哪几块地方。沟渠、排污、引水应该如何搭配,在原有的体系上怎样扩大,或者是保留扩大的可能。山上或者附近可供开垦种地的地方有哪些。仓库的位置放在哪里最安全、最方便。整个青木寨在军事上的防御,外墙有没有可能选择更好的位置,外围有多少险要的地方,可以配合防御的。山上有没有可能挖地窖、打通地道。等等等等。

    一个聚居区的成立和扩大,涉及到的问题,总是多方面的。对于青木寨原本的人来说,山寨的发展。他们都是想到哪是哪。上面虽有划分区域。整个的细致规划却不多。到得最后,青木外集污水横流,内寨此时也已经显得有些拥挤。但从山腰往上,出于军事考虑和一些保密,建房的时候却又没有发展上去,此时,方方面面的,就都开始归纳了。

    匠人和这些山区里的基础管理者们虽然见识不多,但是在宁毅简单明确的引导下,该说的话还是能说出来。负责建房的匠人们提出意见,宁毅大致的划分区域,会修地下沟渠的则与之配套,尽量做出筹划,内政方面二寨主郑阿栓跟四寨主彭越都到场压阵,军事方面,韩敬也亲自到场,对于往后军事上可能需要预防的状况做了推想,然后大伙儿一齐规划外墙和整个防御体系。

    几十个人在宁毅的压阵下连续开了三天的会,然后根据青木寨眼下的情况画出了一份详细的草图。就前期的预想来说,这个规划是很具有煽动性的。一个将来可以容纳两到三万人的大寨子,各方面都规划得漂漂亮亮,想一想都让人心潮澎湃。而接下来,务实性的工作才刚刚展开:宁毅让他们所有的匠人,将手头做的工作,一步步的分解开,要用多少材料、怎么用、按什么顺序用,识字的自己写,不识字的按照记忆慢慢说,这边让人抄。

    接下来几天,对于这些以传统形式传承手艺的师傅们来说,要把技艺拆解开,就委实是一件让人抓破头皮的事。有些人会做,完全不会说,大部分匠人的手艺又不一样,对他们来说,很多步骤做熟了也可以灵活变换,但偏偏就是无法统一起来。

    宁毅并不打算将流水线的分工或者规章制度般的手艺拆分直接塞到青木寨来,他做的事情,也非常简单。这些匠人负责的是工作,山中自然也有配合管理物资的管事,宁毅将他们叫来一起商量:你们觉得,这些需要的东西哪些放前头比较好,哪些该放后头。山里的这些人以往倒也有着配合,简单的题目,总还是能够解出来。

    接下来,又是安排调集人手的几名管事,哪些事该先做,哪些事该后做,尽量不让整个体系停下,让他们跟管物资的、跟动手的匠人们再统一合计……

    所谓科学的管理方法,细分到每一个步骤,其实都不算难,然而当所有环节都运作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变成庞大的有机体系。往往你调人去做一件事,却发现这件事需要的东西还没到,中间也许就浪费半个小时,各种小的浪费加起来,明明大家一直都在工作,对效率的影响却是非常大的。以至于开始的几天里,宁毅召集一大批人,就在做这种琐碎的、而看起来又没有太大意义的事情。

    而在这期间,山里的各项工作,当然也一直在进行着。更多的山外人加入进来了,山谷里的修建、开垦等工作也一直未曾停下。宁毅则往往插手其中,提些意见。而对于他,大伙儿还是更关心寨主与他之间的感情问题,最近这段时间,一群人总围着他转,寨主反而不好靠近,会不会是两人之间在打冷战呢。至于宁毅插手的那些看似庞大,实际上细分下来却非常简单的事情,众人只觉得:可能是山外人做什么都比较喜欢讲规矩吧。

    在几位寨主的插手和支持下,大家对这些“规矩”虽然有些不适应。但一时半会并没有多少意见。这位外来的年轻大人物还是非常平易近人的,看起来对于任何事情都能不厌其烦。你不懂的,可以照做,真有疑惑的,他可以解释,而每一个解释,也都言简意赅,方向性明确。只是……石头要多少,木头要多少,先算一算。往上面提前提出来。这些事情不是很简单的吗,随便想想就知道了,我以前好像也是这样做的啊,要的时候。我就开口了啊……

    这样的气氛中。对于整个青木寨的渐渐变化。各种效率的提高,是在半个月到一个月以后,才逐渐被人认识到的。

    时间进入五月。对于宁毅以及他带来的一百多外乡人,青木寨众们也开始熟悉了。祝彪等武人与青木寨的精锐头领们进行了两次比武,彼此打得火热。这次带来的一些匠人进入工作后,也得到了非常热情的配合。

    而宁毅在初期的忙碌后,也就选择闲了下来。他对于务实性的工作并无热情,之前不厌其烦的参与和插手,也只是为了给青木寨中的这些人最初的启发,一旦掌握了基础步骤,哪怕呆板些,他也会放手不再理会,在这之后,只要保持方向性的引导,实践往往才是最好的老师。

    青木寨的大部分人,对他已经不再有敌意,韩敬等人也直接对他表示了接纳,甚至不少的事情,都已经主动的过来商议、请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林宗吾的插手,至少在他溶入青木寨这件事上,为他节省了两个月的时间。

    红提的伤情早已痊愈,在宁毅忙碌之时,她便在院子里呆着,有时候过去走一走,寨主的身份吓得上来议事的大伙儿不敢说话。实际上,她也是在附近竖着耳朵听宁毅说话呢,对于宁毅说的,她都想弄清楚其中的涵义。而往往待到夜深之时,她才会端着宵夜或是热水过来,在房间里说上几句话,或者在外面的黑暗中坐坐,她会倚在他的身边,靠在他的肩上,有时候当然也会被宁毅搂着亲昵一番。

    也渐渐听完了名为神雕侠侣的故事。

    有关两人师徒身份对婚事的影响,在宁毅承诺不大办之后,她也已经不再抗拒了。

    对于女子来说,除却青木寨的太平,身边的男子,或许是她这一生中得到的,最好的东西吧……

    有时候她在黑暗里想,哪怕她真是他的师父,她也许也会像故事里的那对师徒一样,想要嫁他吧。

    农历五月十二,距离宁毅进山后大概二十天的时间,两人小范围的发了喜帖。由于承诺了不大办,郑阿栓等几个寨主只是给全山寨的人发放了一批菜肉,只做霍川岭一战大胜之后的红利。但遍山的人私下里都知道了今夜是什么日子,喜气洋洋的气氛中,在青木寨山腰的小小院子里,他们成亲了。

    山寨中的欢乐持续了很久很久。这天夜晚,当宁毅进入新房时,外面还在传来喧嚣之声。身着大红喜裙,罩着红盖头的女子并拢双膝坐在床边,双手叠在膝上,也不知保持着这个姿势坐了多久,宁毅挑开盖头,看见盖头后的女子正在笑着,目光之中,却都是闪光的泪水。宁毅走过去,蹲在她的身前,握起了她的双手。

    “以后都是好日子。”听着外面的喧嚣,宁毅这样说道。

    女子吸了吸眼泪:“我好高兴,能嫁给你了……”

    宁毅温暖地笑了起来,名为祝福的气息笼罩在这片大山里。不久之后,幸福中又掺杂了羞涩与燥热的情绪,红提在宁毅的身前被褪去了衣物,这天晚上,即便有着武学宗师的身份,她仍旧在他的面前,被欺负和折腾了一整晚。而且有些时候,她甚至感觉,眼前的男子,不仅是将她视为妻子,还是将她当成师父的身份来欺负的,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格外羞涩,有时候甚至忍不住要哭出来了。

    但又能怎么样呢。

    她已经嫁给他了呀……(未完待续。。)

    ps:  嗯,怎么说呢,求表扬啊^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