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五一章 作战名:殴打小朋友
    硝烟熏散林鸟,马蹄惊走夜狐,四月底的明澈星光下,吕梁山、青木寨附近十里的山头上,一片杂乱与狼藉的情景。

    起伏的低岭间,尸首顺着视野朝前方蔓延,草地之上,偶尔能见燃烧的火光,哔哔啵啵的,照亮附近的尸体。血腥气引来了山里的狼,在黑暗的轮廓里大口大口地啃噬着一些什么,有时候,会看见摇摇晃晃的身影从尸首堆,或是草丛里爬出来,夜空中偶尔还能听见呻吟。

    青木寨所在的方向,以及与青木寨相对的方向上,山林间偶尔还会传来一阵不知名的骚动之声,唯有夜色下的这一片战场,像是被人暂时性的遗忘了一般。先前出现的那一场大战,犹如夜空下突兀出现的幻觉,幻觉消散之后,留下了幻觉的尸首……

    其实……那倒也并不是多么大的一场战争……

    *************

    对于青木寨外会发生的这场战斗,参与的各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当然,在吕梁盗联合的一方,他们准备的是大量的人数,而在青木寨,整个准备则更为长久、完善,但当然,在人数上,肯定是比不了的。

    从宁毅向红提给出建议,到青木寨发展、膨胀起来,精锐化的练兵,向来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寨务。寨子的膨胀和发展有个过程,能用的士兵也是逐渐增加,当然。训练度也好、士气也好、战斗力也好,乃至于能够动用配给的物资,不可能面面俱到。整个青木寨由于是在吕梁山这样极端的地方生存,真动员起来,八成的人口都可以拿刀,但长期接受训练的,有两千多人,这两千多人里,金字塔上方的一千二百士兵,被动员起来。参与了这天晚上对外的作战。

    而剩下的上千士兵。因为要防守寨内,同时预防大光明教、武胜军军人、田虎麾下精锐这些人的发飙,是没有可能动的。因此,以一千二百多人面对吕梁盗联合起来的接近六千人的阵容。理论上来说。是有些冒险的。开战之前,对于战果,谁也不能说有太大的把握。但当然。在青木寨气氛紧张的几天里,红提与曹千勇、韩敬等人还是对这些士兵进行了大量的动员。

    这类思想工作,自青木寨发展以来,其实一直就没有停过。宁毅交给红提的练兵方法上,有针对后世练兵的一些照抄,也有对如今兵书的部分归纳。事实上,古代的大部分书籍,讲求的是言简意赅,这其中,原因有很多方面,例如竹简这种文字载体的笨重、例如各种思想未经充分融合前的简陋、例如文字发展初期所承载的“仪式感”、“崇高感”要求它们倾向于简洁、甚至倾向于不明觉厉。

    就例如《道德经》的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若简化为现代的思想,它说的是天地万物都可以视为普通的元素,这些元素在固定的规则下运行,从不以意志、好恶而有所偏离,因此我们认识事物、认识世界、认识社会时,要认清楚这些规律……从这一句话,推演而来,包含的是一个庞大的哲学体系。老子在写这句话的时候,不仅包括了最浅层的认知,也包含了其中最深层次的推演,因此他著书立说,不能只将浅层次的写出来,深层次的推演才是他所重视的。

    与这些典籍类似,古人著兵书,如《孙子兵法》,每一段也都有一个体系在,它就像是一个大纲,根据它去推演,才有可能在所有情况下都用得上。但当然,作为一个现代人,经受过无数思想融合后,宁毅还是可以尽量简化出其中作为方向性的一部分来,到最后,他给红提的建议,主要在三个方面:纪律、后背以及主观能动性。

    至于如何调兵、如何保障后勤、要不要跟士兵同吃同住这些细节,他就扔几本兵书让红提带回去给山里人自己揣摩了。

    几条不能动的、铁一般的纪律,保证手下人能够令行禁止。在各种训练里,信任自己后背有人保护,可以增加团体感,也让人更加相信彼此,相信在战场上同伴的携手。至于主观能动,当然就是士气,也是类似洗脑的思想工作。这三点相辅相成,其实与后世管理公司,也有类似的地方在。

    也是因此,青木寨发展以来,这三点做得还不错,思想工作通过几个方向而来:忆苦思甜;告诉他们要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让他们自己去看周围的寨子,有哪一个是像青木寨的;让他们多讨论,青木寨万一被攻破,大家如何转移。

    ——最后的一条,几乎是每个月都要在士兵中做一次讨论的。而后引起连锁反应:它会让大部分人去想象青木寨被打破之后的遭遇,再之后,他们会愤慨,谁他妈要来打我们,也会有人提出,我们现在训练得这么好,什么人有能力来打我们。

    接着上面就会抛出人选来:辽人、金人,他们都有可能打过来,当然此时辽人已经被打光,但金人更厉害,想象一下以前打草谷的样子,他们肯定是会打来的,到时候我们怎么办,所以必须去想。

    在这个阶段,有一部分人难免会消沉,然后上面的人就会告诉他们,让他们想想,他们就算逃去吕梁山的其它寨子,避不避得了这种结果。而后结论是可以很容易得出来的:只有青木寨是最好的。接下来就会给所有人一个信号,青木寨这么好的生活,这么厉害的训练,将来是以对付金人为目的的——那才是对手!

    思想工作到这一步以后,大家会开始说起金人——也就是女真人满万不可敌的发家史。这些讯息都是由宁毅整理提供的,也颇为具有煽动性。然后大家就会发现,女真人曾经的处境,跟吕梁山其实类似,他们也曾经过得很苦、也是饱受欺凌、他们同样具有狠劲、他们活不下去、而且敢拼命。而在他们统一之后,拥有一个雄主,能够有纪律、听命令之后,女真满万不可敌的神话就开始。

    ——人们会发现,我们不就是女真人的雏形吗。

    这一系列的思想整顿,经历了大量的尝试。而在这期间,专门化的练兵、足够填饱肚子的食物以及经过苦练后、在这样一个集体中。大家对自己“变强”的认知是很明显的:我们现在。就是很牛逼了!

    与此同时,青木寨一直在膨胀发展,虽然也时常跟外界摩擦、杀人,但真正大规模的出动。却一次都没有。血菩萨的与人为善。让很多人都有些饥渴难耐的感觉:吕梁山的这些人跟其它地方的新兵不同。他们以前就都是见过血的,为了一口饭吃,杀几个人。很正常的事。粮食的缺乏与青木寨的强硬让他们学会了纪律,学会纪律,觉得自己更加强大以后,却没法出动了,就像明珠投暗、锦衣夜行,看着吕梁山其它的山头各种蹦跶,实在不爽。

    而这一次,女真人没来,其它山头的人,就真的蹦跶过来了。

    由于要出动的人不多,出动的前几天,曹千勇、韩敬等人一直在做动员:“想想你们的目的!想想你们比山外的那些家伙多受了多少的训练!看看你们周围,你们很强!在山外,他们不过是一群只凭血勇,连阵势都没有的乌合之众!你让他们见血,他们掉头就会跑!现在,他们居然也敢逼到我们青木寨来了,简直岂有此理!你们已经等了一年了,现在,该让整个吕梁山开开眼了——”

    这些动员过后,山中的士兵非常热烈,在大队、小队上,一个两个激动得要死:“老大你说杀谁吧……”

    “老大,我知道该杀谁,那帮人里我认识很多……他娘的一帮没卵蛋的也敢来凑热闹……”

    “终于可以出去干一场了,好爽啊……”

    这样的气氛里,红提不得不传话给曹千勇、韩敬,让他们下命令,着底下人尽量冷静,不可鲁莽不可自大,紧记以往的训练,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而这条命令,自然是宁毅对红提间接的劝说。

    作为第一战,他心中没底,但谨慎是没错的。而就算下面人跟打了鸡血一样,曹千勇、韩敬这些寨子中的头领,心中也有着足够的警惕。这天夜里,当聚义大厅燃起篝火,他们拉着一千二百多人出去,也非常严肃地讨论了作战的方略:先打哪一部分人,对哪一只队伍该擒贼先擒王,如何彼此穿插、呼应、配合。如此仔细地筹划过后,他们与从后山上下来的、护送榆木炮的两百人汇合,最终的阵容,是一千四百对六千。

    距离青木寨七里,名叫霍川岭的山岭间,满是篝火与军阵,“黑骷王”栾三狼居中,由“乱山王”陈震海率领的陈家渠的队伍居左前,方义阳兄弟的队伍在山岭高处,稍微右后方一点,但阵型中马队数他们最多。这中间,还有大量的吕梁散户,以及被安排在栾三狼侧面的,原本属于小响马的六百多人。

    漫山遍野的火光,面对着一千四百多人拉开的方块阵,双方就那样默默地对峙。虽然栾三狼等人也派了使者过来跟曹千勇、韩敬聊天,但彼此都还在等着青木寨上的决定,按捺住情绪。

    而相对于青木寨一千四百人稍显安静的阵容,霍川岭上的六千联军,就显得情绪格外高涨,许多散户燃起篝火,烤肉、唱歌、喝酒、擦拭钢刀,以睥睨的目光望着下方的青木寨众。栾三狼等人偶尔也过去与其中一部分人同乐,只要能搞定青木寨,这场聚会就是他们增加自己影响力的最佳时机。这其中,有人大声说话往这边挑衅,甚至还有几拨人因为彼此口角而打了起来,在岭上引起了小小的骚乱。

    曹千勇、韩敬等人看得面色肃穆,被一些人挑衅得也颇有些恼怒。

    直到青木寨上烟花升起,随后又是一朵烟花从数里之外接力而来。山岭上的人就算不懂这个,也能猜到是青木寨发的讯号,他们在满山聚啸间拔刀整队,火把如汪洋般的躁动、汇聚。而在这头,韩敬阴沉着脸,往身边的人低声开口:“这是第一战……”他手上拿出一张纸来,看了一眼,对于纸上原本并未宣扬的东西,他一直觉得有些乱来和羞耻的感觉,但此时。却很自然地说出来了。

    “作战名:殴打小朋友。开始。”

    这动员命令肯定不是红提写的……他心里想。而在旁边。曹千勇策马扬刀,虎吼出声。

    “青木儿郎都有!随我……踩死他们——”

    下一刻,岭上传来栾三狼等人的吼声:“冲!吃了他们——”

    大抵在震动,人影汹涌而来。青木寨的阵容里。前排的人只发了一阵箭矢。后方的同伴已经高声喊叫着疯狂奔出,有弓箭的人们随后背好弓箭,拔刀跟上。

    看起来是同样的士气。兵锋相接,所有的人影,都溶在了一起,简直让人分不清阵营的疯狂厮杀起来……

    曹千勇与韩敬等人在战阵中努力辨认着自己这边的人,试图看清楚战局的优劣。过得不久——以宁毅的计时来说大概是五分钟左右——有光芒在战阵的侧面开始射出、爆炸,那是因宁毅而来的秘密武器。而再过了两个这么久以后,一切的发展,就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了……

    “整肃阵型!整肃阵型!跑到山上去的是谁的队伍——不要冒进,给我过去叫住他们,不要冒进!别中了圈套!右边的是谁!他们那群人为什么冲进林子里去了——我操!给我回来——”

    “第三大队的!第三大队,齐千军!他们为什么还在往前突!你娘……你们搞什么……什么?之前让他们配合第五队?跑过岭的那帮人就是第五大队的?郑石头这帮人,出了事他们要负全责!以为他爹是二寨主就能乱来了!我要跟他爹告这个状,我要跟他爹告这个状啊,叫他们不许冒进——你干嘛拿个头过来给我,谁的——”

    “方方方方方方方方——”

    “方你娘啊——”

    “方义阳的……”

    “嘎……”

    巨大的战场上,待到看清楚场面,曹千勇、韩敬等人忽然发现自己的指挥权如同山崩一般轰然而逝,急得直跳脚、眼睛都红了。然而若是对整个情况做一次复盘,整个场面委实诡异得让人说不出话来。

    原本看起来就是充满热血的彼此冲锋,两边的士气都高得不得了——当然,由于直观看起来,自己这边人数不多,青木寨的众人心中还是紧张的,也是因此,战斗一开始,他们卯足了劲往前面杀过去。青木寨眼下的军制很简单——因为宁毅在书里只是“打个比方”,写得简单,因此按部就班的青木寨基本是五人为小组、十人为小队、三十人为中队、一百人为大队的幼稚编法——由于周围都是人,作为每个大队的队长也看不清状况到底怎样了,反正按照预定的计划,死命往前杀就行了。

    等到他们稍微反应过来,他们发现,自己这边的人,像是切豆腐一样的往吕梁盗联军的山岭上切了进去……

    特别是在大炮发射之后,瑰丽的光影效果下,原本在联军中央的,属于曾经小响马手下的六百人,陡然哗变,很多人大叫着“妖术又来了……”掉头就跑。而对于青木寨里的人来说,很多人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尤其是追在这几百人后的一只大队,大叫着“停下来给我去死”,跑得最快,结果杀的人却不多。他们打得士气高涨,而后有一队救场英雄从天而降,试图拦住他们,等到看清楚时,一名骑马大汉已经吼着:“谁敢与我方义阳一战!”迎面冲来。

    双方的冲势就像是海浪拍上礁石,方义阳策马横刀,而这支队伍前方最厉害的几名青木寨成员也根本没法多想,直冲上去,同时递了招式,那配合的招式乃是红提平素教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方义阳打飞一个人后,就被斩得掉下马来了,当他后方的下属冲过来,方义阳本人已经被汹涌的人潮淹没了过去,而后就被踩死了。

    对于栾三狼等人来说,眼前的一幕,也绝对是最为诡异的一次经历,他的一些核心手下还是坚强的。但联军的冲锋就像是一次潮水,将他们冲上岸后,水边迅速地退去,等到反应过来,青木寨的三个百人队已经开始围着他们在啃,陈震海的人马掉头飞窜。远处韩敬在黑暗中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栾三狼根本就不明白他还在骂什么,这到底谁他娘的赢了啊,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整个战场的情况,就在这样的沸腾与诡异间,无比华丽地失去了控制……(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