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四九章 喜乐悲欢 孰能尽算(下)
    外面寨子里的声音偶尔传来,将房间里衬得安静,宁毅让红提半躺在床上,用被褥给她垫高了身子,然后拿了药箱进来。

    常年打打杀杀,青木寨的伤药是很不错的,也有可以给红提上药的丫鬟,但宁毅只是让她们在外面等着。眼见宁毅过来,倚在床上的红提目光复杂地望着他,说了一句:“立恒……”

    她还想说话,宁毅摆了摆手,将药箱放下,执起红提的右手,替她拿脉。

    “不用担心。”他说道,“经常打打杀杀,还老有人找上门来,我也受过伤的,后来自己也学了一下,药还是会上的……嗯,内伤你也有了……”

    “叫她们给我上药吧,你……”

    “我怎么样?”宁毅看着她,“你不是真被那个胖子说的话吓到了吧。师徒……我承认这个说法还挺刺激的,我很喜欢。”

    “立恒……”

    “但是你跟他拼命,我很生气……昨天你说只要你想拖,他无论如何打不败你,你会伺机取胜,我才答应你跟他打的。现在跟说的不一样,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外面有人敲门,宁毅过去,端了热水进来,拧了毛巾,给她擦拭额上的、手上的血渍,随后用剪刀剪开了红提的左手衣袖。其实红提的身上看来还有伤,宁毅下剪刀的架势看来简直要将她的衣服全都剪开一般,红提本想避一避。但随后还是低了低头,有些认命的模样。目光复杂地低声说话。好在宁毅只剪到她的肩膀,没有继续。纵然如此,也足够让人害羞。

    “这种比武,哪里说得那么准。那位林教主受伤比我重得多,他只是死撑而已。立恒你不插手,我便杀了他了。我没有输……也没有食言。”

    “杀了他你也废了。”宁毅用棉布粘了这次带上来的酒精,给她的左臂消毒,言语之中,并没有多少意外。林宗吾最为凶狠的那一下。红提以左臂单手相接。手臂骨骼已然有损伤,但总的来说,竟没有骨折之类的大伤势出现,就足见红提保命功夫的强横。

    答应下红提接战林宗吾。原因在于红提曾经说过。以她的功夫。若要自保,与林宗吾三天三夜都能打得出来。然而林宗吾抛出两人是师徒的说法,终究惹怒了红提。一开战便是最为凌厉的狠手杀招,两人的修为终究相差不多,她要杀对方,自己又岂能不受伤。

    当时的大厅之中,祝彪是隐约能够接触到这个层次的人,眼见着红提的武艺如此高强,甚至占了上风,心中便是惊讶与钦佩狂涌。但随即他也能看出来,这位“陆前辈”已经动了杀心,以至于短短片刻时间,两人屡次见血、硬碰。这也是宁毅心中愤怒,出来干涉的原因,若在需要的时候,他也做好了与林宗吾硬碰的准备,然而红提要以命换命,却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纵然比斗当时宁毅看不出来,然而当他扶起红提的瞬间,许多事情也就能够看得明白。这场比斗中,两次互拼的杀招,林宗吾都是吃了大亏的。第一次红提那嫦娥奔月的回头一剑,她本就在顺着拳劲的方向跑,林宗吾的一拳虽然打在她身上,实际已经卸去大部分的力量,而林宗吾背后被劈的那一剑却是直冲而来,他要止住伤口不流血,后来都需要费极大的力量。

    而在最后的那一下横扫中,红提的左臂单掌接石柱,右手一掌拍在了林宗吾的胸口上,用的已经是最为高深的太极转劲功夫,林宗吾等若是同时受了红提的全力一掌与自己的大半力量,红提的身体虽被打飞,他自己也被一掌打飞好几丈,撞到两堵墙,内伤严重到何等程度,恐怕也只有他自己能够清楚。

    相对而言,林宗吾内功深厚到极点,肉身防御力、生命力都强大到惊人。然而红提则是在战场上杀戮之人,最为清楚的却是生死关头的保命技巧,不是不受伤,而是如何以最轻的伤势换取最大的战果,每及伤害到来,她的防御、卸力必然都是最为巧妙的。

    然而宗师之战,若真要致人死地,林宗吾这种高手的濒死爆发,红提也一定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到得后来宁毅说出平手之约,林宗吾身处客地,不得不强自硬撑。实际上林宗吾胸怀广大理想,还想要挑战周侗,又岂肯在这里把命赔上,即便最理想战果,他杀了红提,自己恐怕也会被红提废了,而到了那种伤势,宁毅发起疯来,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可能或者走下青木寨。他岂肯看到这种结局,最后籍着宁毅的插手借坡下驴,好在宁毅眼见红提受伤,也不在乎这些了。

    “我现在去杀他,有没有可能?”宁毅轻声问道。

    红提摇了摇头:“他伤得还不够重,我去还是有可能的,人多了,他还是会跑掉……除非是到了陈凡、茜茜那样级别的高手围杀,眼下还有些可能……其实我也可以去杀了他的。”

    “但你还是得受重伤。”

    “多少得冒点险……”

    房间之中,宁毅摇了摇头,给红提上药、额头上也缠起绷带,时间静静的流淌过去,包扎之中,宁毅抓住红提肋下的衣服,顺手撕开了一点。红提抿了抿嘴,她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却没有反抗,感觉上在这房间里,她这个师父也就随便宁毅的摆布了。宁毅手上的动作停了停,这时候其实已经能看见里面肚兜的系带与身侧的肌肤,肌肤上点点血痕,也有擦伤,但他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我叫她们来给你包扎。”

    他说完这句,站起身来。身体定了定,随后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东西,没事的,我都会安排好。什么师徒的说法,一点关系都不会有,我还喜欢这个呢,你知不知道……等你好些了,我会跟你谈,一切照旧。”

    红提抬头看他:“好的……”

    话没说完,宁毅俯身下来。就像是阴影降在她的身上。夺取了她的双唇。舌头伸进来,唇间有血腥的气息,红提的身体僵硬一下,随后还是闭上眼睛。任由他这样做了。

    宁毅走出房间。让守在旁边一个房间里的丫鬟进去。他随后穿过了这处院落。从外面道路边朝下望,宾客院子里的骚动已经完全止住了。走到不远处的另一个小院间,他找到了正与其他一些人商量事情的祝彪:“怎么样。林教主怎么做的?什么反应?”

    “他还留在下面,没有走,现在应该是在疗伤。”

    “你们觉得,杀他的可能性有几成?”

    “谈不上几成,可能性不高,我们的阵法可以跟他打,但是留不住他。”

    “派马队衔尾追杀呢。”

    “到了外面,他比马队更快,而且吕梁这里,很容易躲起来。”

    “……加上红提,让红提负责拦他呢?”

    “若是加上陆前辈,最理想的状态当然可以围杀他,但是在他这种级数,一方面被围、一方面又被陆前辈阻拦的可能性不大。我们一出动,他立刻就会有察觉,到头来,恐怕还是要陆前辈全力出手。我知道宁大哥你不想让陆前辈受伤。”祝彪说道,“而且就像我们之前推算的一样,就算杀了林宗吾,司空南才是最麻烦的,京城的力量,可以预防林宗吾的刺杀,但若来的是司空南,她来去无踪,我们难免出纰漏。”

    对于宁毅来说,虽然偶尔也打打嘴炮吓人,私底下的做事,却远比说话重要。早在这之前,对大光明教的袭杀计划已经做了很大的一堆,而其中的大部分,还是着眼于防止宗师级高手鱼死网破进京行刺的。而在当下,眼见林宗吾受伤,宁毅立刻就已经让祝彪计划将他赶尽杀绝的可能性,不过武艺高到这个程度,枪炮暂时没有什么威力,单纯用人堆,变数终究还是太大。

    先不说成功率,杀了林宗吾以后,与齐家的撕破脸、与秦嗣源的不好交代也还在其次。一个武艺恐怕还不如林宗吾的司空南,一旦跑到京城做报复性的刺杀,那才是最为麻烦的事态。对林宗吾,宁毅还有数十上百人围杀他的计划和打算在,就算在刚才,林宗吾若打出火气来不肯退,他也可以立刻召唤手下与其硬碰。却只有司空南,行事老辣,来去无踪,最为棘手不过。

    “……还是要先杀司空南,再杀林宗吾。”宁毅点了点头。

    “毕竟之前就是这么推算的……”祝彪叹了口气,“虽然这次机会真的不错。”

    “那就先搁置把。趁着这次在吕梁,多跟红提计划一下,要怎么样……才有可能围杀林宗吾这种级别的高手。当初在独龙岗,没有推算到这个程度,觉得是屠龙之术,可惜了,今后还是要补上来。”确定事不可为,便无需多想,“战场那边怎么样了?”

    祝彪笑起来:“才刚刚开打不久,我们也是不清楚的。”

    “尽量再派点人去,照看一下。”

    他将事情零零碎碎地交代完,回到聚义大厅附近的院子,眼见着红提的房间里,房门竟然是打开的,红提已经不见了,而丫鬟正在收拾东西。他心中一惊,还以为红提跑去杀林宗吾了,询问一句,才知道女子稍作包扎,出去找梁秉夫谈事情。

    宁毅此时身负破六道的内力,听力也是不俗,静下心来,也就听到了不远处房间里传来两人的对话声,他朝着那边走过去,听得梁秉夫在问:“……我知道你心里担心些什么……你在外面的时候,真的亲口说过,立恒是你的弟子?”

    红提沉默了片刻,低声道:“……我说过的……梁爷爷,这事情,真的很麻烦,对吧?”

    “唉,天地君亲师,人伦五常,这些东西,别说外面,就算咱们山里,也是讲究的,你亲口说了,你说麻烦不麻烦……”梁秉夫顿了顿,“事情若是传开,你们要成亲,恐怕便名不正言不顺了……”

    “我怕他在南面行事……会受影响……”

    “唉,这个……”

    梁秉夫似乎想要安慰她一下,但终究说不出话来。其实红提的武艺高出宁毅一大截,宁毅能够听到房间里的言语,红提也肯定知道他已经来了,口中的几句担忧,与其是在跟梁秉夫陈述,不如说是间接向宁毅说清楚利害。

    她的性子看起来柔和,发展到这一步,纵然私下里宁毅要解她衣服,她也已由他施为,宁毅要阻止她的打斗,她也并不介意,但事情关系到宁毅的声誉、名誉,她却始终有着自己的主见,并不因为宁毅的几句安慰,就当做无事发生。

    在房间里与梁秉夫私下说话,是要让宁毅听见,也能了解她此后的做法。但宁毅抿了抿嘴,根本没有继续听下去,他直接走向那房间,在门上敲了敲:“我进来了。”

    房间里,红提回头:“别……”

    宁毅已经径直推门进去。红提的头上、手上都是绷带,在桌子边站起身来,宁毅便狠狠瞪了她一眼。(未完待续。。)

    ps:  今天下午要出门,这章码出来了,先发吧。

    谁说一炮打飞了林恶禅的,不认真。准头那么差的大炮,就算能打爆宗师,宇文飞渡敢朝着几乎贴在一起的两个人打过去吗……

    继续宣传新浪微博“愤怒的香蕉-起点”,顺便求月票^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