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四八章 喜乐悲欢 孰能尽算(上)
    骚动的响声之中,火光惶然杂乱。随着宁毅的那声暴喝出口,大厅之中的人,各自都有着自己的反应。

    似何重、辛铁城等人忙着自保,武胜军的萧成等人,也有着类似的反应。何树元试图迎上来,而林宗吾带来的几名大光明教护法本是高手,却并非王难陀那样的超一流,他们坐在下席的圆桌边,转眼间也被宁毅带进来的田东汉等人缠住。

    宁毅手中的凳子猛的一下将何树元打翻在地。这边,董庞儿的使者,以及陈家渠的陈就等人也还在喊:“宁人屠,不要冲动——”转念又意识到,对方的外号既然是血手人屠,这时候发飙,又哪里是一般人挡得住的。

    而只有楼舒婉的那边,女子看着这忽如其来的混乱,眼中颜色在翻滚,身体微微颤抖着,对于玉麟等人低声道:“去拦住他去拦住他……”她针对的自然是宁毅,然而于玉麟已经感受到了整个大厅内外的骚乱,急促地摇头:“你别冲动。”他在虎王麾下也是很有地位的,在这等大乱的时候开了口,另外一边的田实、邱古言也就没有动作。

    人影晃动间,何树元的惨叫声中,楼舒婉一咬牙,猛地冲上去,从衣袖中拔出匕首,便要朝宁毅背后刺下!然而她也实在太没有经验,刺下之时,口中还大喊着:“呀——”然后宁毅猛地回过头来,凶戾的眼神与她对望了一瞬。

    “啪”的一下,宁毅单手一挥。一个耳光甩在楼舒婉的脸上,将楼舒婉打在了地上,匕首也已经飞了出去。邱古言才要冲上来,被陈凡挡在了宁毅的身前,他也横跨一步,挡在了楼舒婉的前方。

    楼舒婉瘫坐在地上,用左手手臂遮住被打的右边脸颊,目光望着一侧的地面,眼睛通红通红的,却没有立刻爬起来。周围无数的混乱。

    大厅那边。作为主人的梁秉夫老人拄着拐杖,紧抿双唇望着这一切,在他的身边,郑阿栓已经在大喊着:“来人!”大厅两侧的小门已经有人冲了进来。大厅上方。有人影举着火把奔跑上去。当先那人扛着一门榆木炮,正是竹记队伍里的小将宇文飞渡,他的口中大喊着:“死胖子。给我停手!”大厅下方的一名大光明教高手跃上去试图阻拦他,随后与一名竹记的高手战在一起。

    庭院之中罡风呼啸,两名宗师决战正酣,哪肯停手,旁边一座石制小亭被林宗吾的拳劲波及,正在倒下。而失去了手中兵器的红提与林宗吾空手抢攻,竟丝毫不显弱势,她的身形依旧如灵蛇巨蟒,步伐、掌间仿佛拨动了天地间的一汪深潭,劲走成圆,一轮抢攻,在林宗吾的手臂上、肩膀上连拍了两掌,发出的是皮鼓一般的沉闷轰响。

    落在一众高手眼中,那是大手印里最为狠毒的翻天印,打的是渗透劲,触物即崩。她单纯的外力比不过林宗吾,然而出力的手法已经妙到毫巅,每一掌打出,既重且沉,一掌下去就是一手血,林宗吾连中两下,中掌的地方,宽大的袍子就如蝴蝶般化为碎屑飞舞。他轰的一下将红提撞向那老旧的亭子,亭子的青石柱倒下,亭上的石盖跌落,无数的烟尘中,红提与他连对四掌,身形飞舞如巨蛇,抽身往倒塌的石亭的另一侧。

    林宗吾的步伐如同醉酒,直冲进石亭里,单拳砸开了正掉落的八角青石盖,双手抓起那亭子的一根青石柱,轰啪一下的横挥而过。

    小小的石亭粗糙,柱子也有四根,两米长的青石柱,重愈数百斤,被他抡得像是风车。另几根石柱被轰的挥中,一根爆开短碎,一根飞舞向丈余开外,红提也只能惶然后退。第二次横挥又呼啸而来,她一个铁板桥躲过去,然后猛然冲向林宗吾近身,第三下挥过来,被她猛然间抱住。

    这一瞬间,她的身影在走,林宗吾庞大的身躯也被拉动,两人看似在抢夺那根石柱,又像是拉住了一根长绳,身形化圆飞奔,足下脚步踢、扫、横、踏,在那石亭的残骸间卷动无数灰尘,里面小小的石桌石凳都在飞舞滚动向不同的地方,浮尘漫扬,看起来简直是龙卷风的前兆陡然降临。

    这样巨大的破坏也仅只持续了片刻,石柱从红提身上飞了起来,从她头顶上呼啸扫了过去,也不知是被她故意抛飞出去的,还是被林宗吾的巨力占了上风,两人的身影在灰尘中砰的撞在一起,红提的身影被踉跄撞飞,而这边,林宗吾的步伐依旧乱得如同醉酒,连同翻飞的石柱冲向另一侧,但他退后的距离并不远,猛地定下身形,他抓起那根石柱,陡然前冲。

    厅堂里,持着刀枪、弩弓的青木寨兵众、竹记成员已经围了过来,宁毅拿出身上的第二把火铳,狂吼中开了一枪。火光在空气中震出波纹。视野那边,红提在飞退中定下了身形,穿黑色长裙的女子的身影,双手张开,如同拨弄着巨大的涡旋。

    屋顶上,火星在榆木炮的尾端烧,宇文飞渡拿着一根长枪,撑着榆木炮转变方向:“住手啊——”

    林宗吾挥舞着巨大的石柱,犹如洪荒巨兽,碾向陆红提,两人的距离迅速拉近,石柱横挥。

    陆红提看着那身影过来,没有退后,面对着挥舞出千钧巨力的石柱,她收起右掌,左掌按了出去。单手……接下石柱。

    ……石柱与手掌相触。

    轰——砰——的巨大响声,那石柱结结实实地打中了红提,女子在那横挥的巨力下踩出漫天飞溅的土石,而后整个身体都飞了出去,与之对应的,是石柱的轰然断碎,与林宗吾山一般的身形朝后方飞出。

    轰的一声巨响。在同一时刻响起在屋顶上,然后火柱射向侧面的院墙,漫天的光焰随着碎石飞舞。红提的身体飞出两丈远,在地上落了一下,还在飞滚出去。而另一边,是更加令人难以想象的情景,没有人能够理解林宗吾遭到了怎样巨大的一击,他庞大的身躯飞了出去,犹如滚落山巅的巨石,撞碎了聚义大厅院落的外墙。再撞碎了旁边一座房子的墙壁。整个身体沉入黑暗之中。

    要将林宗吾这样子打飞,就连另一个林宗吾出现,几乎都不可能做到……

    在地上砰砰砰的滚了几下之后,红提的身影像是顺势抬了一下。坐在了远处滚在那儿的圆形石凳上。她的身体弓了起来。像是捂着肚子,折叠起身体的虾米,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侧脸,有几根随着风儿漾起,如同夜里的蜉蝣。

    宁毅远远地朝那边看着,沉默的红提坐在那儿没有任何动作,但半个身体上都已经是血迹了。方才接下林宗吾那一击的左臂,也像是没有了丝毫力气一般的垂下。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片刻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大厅里,就在方才那一刻开始,神奇般的失去了所有的声音。如果林宗吾死了,而陆红提又是这种状态,没有人能够想到,他们面对着这位外号血手人屠的男人,会是什么下场,而所有人,也是被林宗吾飞出的一幕,给完全震慑住了。

    好在片刻之后,那边房间的大洞里有了动静。一个庞大的身影从那边起来,昏暗中显出了些微的轮廓,宽大的袍服被打烂了一些,隐隐约约的鲜血。这位大光明教主的声音,一字一顿的传了过来。

    “宁立恒!你敢插手我的比试!”

    田东汉等人与手持弩弓的几名竹记高手,已经跨过院子,在走向陆红提。

    宁毅望着红提那边,再度吸了一口气:“我说,是个平局!谁同意!谁反对!”

    空气中难以言喻的窒息,片刻,察觉到田东汉等人的靠近,红提偏了偏头,微微抬起了右手。祝彪靠近宁毅,低声道:“陆前辈她……只是在疗伤……”

    然而宁毅望着那边,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有巨大破洞的房间里,林宗吾终于笑了起来:“哈哈,好!既然宁人屠如此坚决,本座今日就给你个面子!陆姑娘,你今日使出的那套功法,阴阳相生,刚柔并济,玄妙之极!今日本座也有领悟,此后若能在武道之上更进一步,多赖陆姑娘的指教,谢过了!”

    红提抬了抬头:“那是立恒教我的,叫太极拳。”

    林宗吾又笑了起来:“太极拳,好名字。只是姑娘宗师身份,何其尊贵,为了维护情郎,也不必将此等神功套在他头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江湖再见,本座告辞了!”

    他这话说完,轰然间从房屋的另一边大门冲出,掠向半山腰上住了诸多教众的院落,几名大光明教的高手也连忙拱手告辞。宁毅道:“快去安抚你们的手下吧!”经过方才的一番骚动,那边院落里田虎的人、武胜军的人、董庞儿的人也都已经蠢蠢欲动,与早先安排下的数百青木寨众几乎发生冲突,此时萧成等人连忙告辞冲下去,安抚局面。宁毅正要朝红提那边走过去,侧面,名叫成就的男子开口说起话来。

    “今日……今日还有我吕梁山的事情,岂能到此就算,宁人屠,山下还有五千多人……”

    宁毅的身影定了定,片刻之后,他朝着前方走出去,声音响起来。

    “吕梁山?这才几年,你们就忘了辽人打草谷的时候把你们打成什么样子了!武朝数百万军队,只因勾心斗角,战阵之上畏辽人如虎豹,二十万人打不过人家一万人,而女真,两万人可败八十万辽军!如今朝廷设招安诏,专为防女真人南下,一旦情况如此,吕梁山首当其冲。而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想往青木寨掺沙子!玩争权夺利!?感受一下吧!外面!现在已经打起来了!”

    他站在了红提的身侧。

    “要加入青木寨,合作?可以,你们把话带出去。一切都按照青木寨的规矩来。肯出力肯拼命有手艺的,保你们有饭吃,你们出力多,自然有位子,有荣华富贵也有这一方平安。就凭着你们,要来争权夺利的……我踩死你们。”

    空气里,有硝烟的味道。陈就等人已经慌张起来。就在方才,宇文飞渡发射了榆木炮之后,一朵烟花已经从青木后山,升上夜空,这一刻,距离青木寨数里之外的山间,已经是战场了。

    院子里散落着火焰与战斗后的余迹,风抚动了衣袂与女子的头发,宁毅看着头发上的斑斑血迹,有些想要伸手,又缩了一缩。女子坐在那儿,抬头看他了,她笑了笑,随即那笑容消逝了一点,生涩的、不像情侣的感觉。

    “你昨天说的,不是这样的。”

    红提拉了拉他的手,站了起来。

    “我没事。”她又说道,“我、我受伤了……我要上药……”

    “我帮你。”

    宁毅搀着她,如此自然地说着。红提看起来,有些想拒绝……

    山间的慌乱还未停歇,青木寨外数里,战火已经开始延绵。只有在这骚乱扩散原点处的院落里,有些气氛,安静下来了……

    夜,还远远未完……(未完待续。。)

    ps:  为这么好的一章,求月票^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