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四七章 宗师之会 吕梁巅峰(四)
    土石飞溅、火焰倒伏,无数的松针落向地面,只在中央推出一道明显的分割痕迹。稍远一点的黑暗间,有鲜血刷的溅出,然后击于空中的一拳,轰然声响。

    林宗吾的一声暴喝间,身形如战车般的推进,朝着红提落下的方向碾了过去。

    后世的拳手们打比赛,有重量级轻量级的分别,只因人的力量跟体重实际上有着很大的关系。此时林宗吾的身躯本就庞大,潜心修炼十余年后出关,一身内力修为称得上旷古烁今,单此一项,很可能连周侗都已经无法与他比肩。也是因此,他的攻击堂堂大气,犹如红日之升,一般人的人擦着碰着恐怕都难以承受。

    早先营救方七佛时,西瓜的霸刀也是走的大开大合凶猛刚毅的路子,在他的面前,却是力量、轻功都被比过去。力量先且不说,能以内力推动如此庞大的身形,在轻功上超过西瓜,他的功力就可见一斑。天生巨力的陈凡虽未与其正面交手,但若真打起来,恐怕也是逊色于他的。

    此时这巨大的身形直接推向红提,拳脚之中,地面上的青石轰然连碎。这边的众人看不清整个打斗,只能听到那边狂暴的攻势中“啪啪”的两下交手,然后便是刷的一剑,林宗吾全力一掌下劈,地上一张青石长凳轰然短碎,气浪飞滚,无数碎石击打着不远处的院落墙壁,而林宗吾抓起半截青石就砸向身前的敌人!

    那青石、黑影都像是在半空中停了一停,红提的侧脸也在昏暗中闪了一闪。青石推回向林宗吾,而林宗吾对着那青石便是刚猛的一记大手印。

    碎石屑的飞溅,激烈而迅速的交手。原本就显得昏暗的光芒中,一身黑色衣裙的红提身形走动如幽灵,众人一时间只能看清身着宽大袍服的林宗吾打出的惊人攻势。但随着一两次呼吸的过去,视野之中,也终于能够辨认出属于红提的身影,她的身形走动,在林宗吾那纯粹的巨力之下,躲闪间竟不显得飘忽。而是极有章法的进退趋走。浮动在她身边的烟尘与她的身形相合,看起来至绵而至柔,又往往在出手间,挥起足以与林宗吾相抗衡的磅礴巨力。

    如果说林宗吾像是不断爆发。波及四周。摧毁一切的烈阳。红提在此时看起来。就像是一条至柔而又至刚的巨蟒!她的出剑并不频繁,拳脚的力量不是与林宗吾完全的硬碰,却总能将一切的攻击吞噬下去。偶尔的一剑,更像是锋利的獠牙,每一剑都毫无征兆地直刺林宗吾的必救之地。

    砰的一声,一颗石子打在远处的火盆上,将火盆打翻在墙角,光焰蔓延。两人交手的方寸之地几乎变成毁灭的涡旋,最主要还是林宗吾的力量,一拳一脚的波及甚广,被他打断的青石凳在两人之间只是眨眼的片刻就轰轰轰轰的飞舞了四五下,然后化为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片,散落在周围。其中一颗将不远处的墙壁砸出了一个大洞来。

    两人的交手力量极大,打得也是飞快。这边的大厅中,一干人等看得目瞪口呆,就连楼舒婉也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站在那儿,看着这非人般的交手。她根本想不通,那个女人怎么能挡住这种攻击的。

    而在于玉麟等习武者的眼中,这一切就显得更加惊人。超凡入圣的内力,刚猛的大手印,一记记的重拳、鞭腿,将人的身体推上旁人难以企及的巅峰,这大光明教主的身体力量、皮膜筋骨都已练得如浑然大日,普通的刀剑斩上去都难以伤到他。而那女子的武道更像是与天地相合,在那种毁灭性的攻击下,如巨蟒、如深渊般的吞下所有攻击,竟还能还以颜色。若在中原之地,这一战后,血菩萨的名气就要与大光明教主并列,直逼周侗。

    密集的交手还不算久,轰隆隆的巨响之中,方才被石块砸出一个大洞的院墙在两人的腾挪间挨了林宗吾两拳一脚,半堵墙壁都在崩塌。巨大的烟尘中,交手还噼噼啪啪的打得激烈,林宗吾的脚步在地上推、踩、蹬,轰轰轰轰的连续推出五步,原本在后退的剑光也刷的刺出惊人的涟漪,又是一点血光,只听林宗吾“啊哈——”猛然间出力。

    这一击没有打出爆响声,声音就像是被湮灭了一般,然而在下一刻,红提的身影被打得飞退而出,她的步伐向后,脚步连点,烟尘中,林宗吾那胖大的身影轰然冲出!

    红提掉头便跑,然而林宗吾中了一剑才取得的优势哪里会这样放弃,他此时冲势已成,几步之间,距离迅速地拉近,巨大的力量从后方碾压而来。红提足尖一点,猛地跃起,林宗吾的重拳朝着她的身体几乎是拦腰打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砰的一下,红提的身体结结实实的被打飞出去!同时绽放的,还有林宗吾身上惊人的鲜血!

    武者比斗,最忌离地,然而就在先前那一瞬间,红提的身形在奔跑中跃起,足尖在后,身体在前,是一式“嫦娥奔月”的姿势,而就在林宗吾拦腰打来的瞬间,她也猛地回过了头,挥手之中,长剑如鞭,直挥向林宗吾那因出拳侧身而暴露出来的后背。

    嫦娥奔月,是要回头的。

    冷澈的杀意便如排山倒海般的斩来!

    红提古剑脱手,刷的直接劈开林宗吾的后背,而她的身体同样被打飞在空中,翻滚了好几下,砰的落地,将地面上的青石都踩得松动。而后站起来,抹去嘴角的鲜血。

    林宗吾站在前方三丈远的地方,往后方看了看,白森森的牙齿露出来,双眼已经变得通红。而后双手扩展了几下,背后的鲜血竟就那样止住。整个人已经由怒目金刚变得如凶兽般狰狞。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明白,眼前的女子,确实是被他激怒了,也是因此,此刻已然打成不死不休的局面。

    方才那一下,他背后中了重重的一剑,对方身上挨了一拳,内伤对外伤,谁的比较重。还真的很难说。

    重出江湖之后。他已经经历了数次大战,然而没有一次,有人将他逼到了这种地步,或许在他曾经的想象中。对上周侗时。自己有可能变得如此狼狈。然而在周侗之外的其它宗师。即便是师姐司空南,又或者是曾经预想过的,身体完好的方七佛。他都不认为自己会陷入这等窘境。

    最重要的,其实还不是会输……

    而夜风拂过,火在响,前方的女宗师已经失去武器,然而目光却如同已经死去的深潭般冰冷,带着足以与林恶禅眼中杀意相抗衡的漠然。她擦去嘴边的血,就那样朝他走了过来。

    林宗吾呼的吸入空气,然后,轰然冲出——

    以他的力量,他知道自己会赢!

    两人之间不知道已经交手了多少招,然而论起打斗的时间,还不算很长,也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夜空中响了起来。

    “够了。”

    两人的招式,冲撞在一起!

    ****************

    对于林宗吾与陆红提的交手,在辛铁城等人来说,有着微微的叹息,但同时,其实也有着稍稍松了一口气的情绪在。

    一方面,吕梁山能够有这样的大宗师,殊为不易,感觉上就要被外来的高手打死,又或是落败,他的心头有些惋惜。但另一方面的,才是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因子:从上山开始,辛铁城就感觉到,这次事情的发展,恐怕不妙。理论上来说武胜军、董庞儿、齐家、晋王这些势力齐聚一堂,没有人敢真的发飙动手,生意做不成是一回事,打脸又是另一回事。这场晚宴一旦出现什么大的问题,青木寨绝对扛不起,他们想来不会疯到这个程度。

    然而另一方面,作为吕梁山的这些代表,又是真正的小虾米,如同他之前所想,这些人任何一个真的发起飙来,他们被扯进风暴里,恐怕都难得幸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血菩萨跟大光明教主打一架,以胜败决定青木寨的未来,算是对大家都最和平的解决方法。

    但是随后的发展,那位血手人屠的存在与随后爆出的那些事情,都让辛铁城隐约觉得,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简单。也是因此,当血菩萨与林宗吾决战开始,辛铁城与众人观看的中间,他一直都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背后大厅里的那一位,一直没有说话。

    他偷偷往回看的时候,那年轻的书生不同于其他人,他只是对外面看了几眼,竟然就在座位上坐了下来,双手交叉在桌面上,目光冷然地沉默着。

    只有他旁边的那名护卫,似乎偶尔在跟他说话。

    而在外面,血菩萨表现出来的武艺令辛铁城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但他仍旧觉得有些脊背发凉。而也就在战斗持续了不久以后,他心中的那个感觉,终于落下。

    “够了。”

    他回过头,看见那年轻的书生落下了酒杯,像是叹息般的说了这句话。然而没有人理会他。

    院落间,几近非人的力量碰撞在一起。而也就在下一刻,辛铁城看见,名叫宁毅的男子一掌落在了桌子上。

    “我说……够了——”

    巨大的声音,惊人的内力,轰然如虎吼!由于这大厅是一面开口的结构,这一瞬间,整个厅堂都在震颤,辛铁城心头的预感落下,而与此呼应的,是在大厅之外,冲天而起的躁动与杀意!

    鸿门之宴,愤怒终于摆脱了理智的缰绳!大厅里,习武者们在刹那间警觉过来,辛铁城按住何重,仓皇地拉开与其他武者的距离。墙外有人在动,楼上传来奔跑之声!夜晚的恶意开始咆哮。宁毅的声音震耳欲聋:“是个平局!给我住手!”

    然而院子里没有人住手,罡风轰的打倒了一座小亭子。人在慌张、人在奔走,何树元试图走过来:“宁先生,你岂能如此干涉比试……”

    光影在大厅里动摇,辛铁城看见走向外面的宁毅又在转身,下一刻,宁毅身边的护卫与何树元身边的护卫交上了手,年轻的书生高高的抡起一把凳子。

    砰的一下,凳子在何树元的身上碎得四分五裂。接着,又是辛铁城完全不明所以的一声炸响,何树元的那名护卫倒飞了出去,血肉飞溅在光暗交替的大厅里。宁毅将一只铁铜状的东西抵在地上的何树元的脑门上,何树元痛得大叫,更多的人在喊,有人在冲进来,难以形容的混乱,终于在这个夜里,被点燃了……(未完待续。。)

    ps:  至少最近这段时间,没有预告的话,基本上还是会更的……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