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四六章 宗师之会 吕梁巅峰(三)
    看见士兵从山道间蜿蜒而下时,辛铁城便知道今天的事情麻烦了。

    青木寨周围,诸方吕梁盗汇集,大大小小的、有一定实力的散户们也闻风聚集了过来。具体发生的事情,对于这些人来说还不太清楚,但既然聚集起如此大的规模,就一定会发生些什么事情,类似的例子之前不是没有过。一旦吕梁山中,某一个匪寨开始坐大,引起了所有人的警惕,往往也就难有好的下场,人们聚集起来撕碎这个寨子,散户们也如同鬣狗般的蜂拥而上,无论如何,总能捞到一点好处。

    青木寨的繁荣,早已让周围的吕梁人有些眼红了,这一次集结过来,大伙儿也多有着同样的期待。到后来,几支最大的匪帮各自派出了使者,又在汇集的散户之中,挑选了几位比较有名气的跟随过去,要去跟青木寨的血菩萨谈判,辛铁城是其中之一。

    作为吕梁山还算有些名气的豪侠,辛铁城对青木寨,还是有些好感的。他的武艺在吕梁只算中上,只是认识的朋友不少,青木寨发展起来之后,他偶尔去卖些东西,也能贴补生活,这一次心中期待着青木寨能够过关,最好是自己也能安全过关。然而傍晚时分,他在青木寨山腰上看着士兵疾冲而下的阵势时,就知道事情要糟了。

    随后传来的,还有令他心惊肉跳的哈哈大笑,笑声之中沛然的功力,将他所认识的吕梁高手悉数地抛开了一大截。

    那是传闻中隐然可与天下第一人周侗比肩的大光明教主。林宗吾……

    作为闻风而来的侠客,对于青木寨事态的来龙去脉,辛铁城之前了解得并不清晰。由乱山王、黑骷王这些人给出的说法是青木寨要独占朝廷的好处,而在上山之后,队伍中另一位认识的刀客何重才跟他大概说清楚了这里的情况。

    朝廷的招安诏、大量聚集的山外客,一个比一个更有来头,便是看准了这里的利益,要来合作。而乱山王等人也是察觉了这些,聚集人手过来逼宫,到头来。稍稍发展的青木寨在这夹缝间被里里外外的要挟住了。这样的阵容。根本就不是一个青木寨、一个血菩萨可以撑得住的。

    若是青木寨识时务,或许就被瓜分得慢点,若是不识时务,或许眼下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不过。这些大的利益。其实有乱山王等人派出的使者去操心——又或者连他们都没有操心的资格——真正关系到这个使者队伍切身利益的。反倒不是能获得多少东西,而是今晚这场,他们这些人能不能挺过去。如果有这么多大人物所在的场面真的发起飙来。他们这些人,都会像是卷进风暴一般的被碾碎。

    那位名叫何重的朋友的担心其来有自。上山之后,辛铁城便感受到了这种压力,待到傍晚时分,看见那些士兵从山上轰然而下,他的心中便是一沉。聚集在青木寨前方广场上的士兵大概一千二百多人,然而那队列迅速而整齐,马队、士兵,多着藤甲,有着锋利的刀枪,士气昂然,与普通的吕梁盗比起来截然不同。辛铁城没想到青木寨已经有了这种实力,但此时拉出来,代表的信号也就格外清晰:这场宴会,不会好吃了。

    一千二百多人结为方阵,几声饱含杀气的呼喝后,由马队领头,迅速地出了寨门。而后辛铁城也就看到了一些大人物的过来,包括那大光明教主,此人身形高大,形如弥勒,和气的笑容中,步伐却是沉稳如山,身上气势与周围浑然一体。辛铁城心中估测,以他方才表现出来的内力修为,自己冲上去,对方只要一拳,自己就得倒下,再也爬不起来,以这种身形爆发出来的巨力,自己使尽浑身所学,恐怕都是挡不住的。

    至于血菩萨——他曾经是见过一次的——哪怕在吕梁山杀出赫赫凶名来,又怎能与这种天下数一数二的宗师为敌?

    心中这样想着,随着众人进去那聚义大厅,前方先是一片宽敞的院子,而后有走廊、厅堂,高高的檐牙,四周火光通明。而就在跨入大厅的一瞬间,辛铁城感到四周的火光都摇了一摇,林宗吾原本还显得和气的身形此时陡然像是膨胀开来,火光照在他身上,扑向四周的黑影都浓烈了几分,魔神一般的背影……这一印象在转眼间消散。辛铁城看了一眼旁边的何重,却隐然明白,这是宗师级的大高手在以气势夺人心魄。

    而后,他们听见厅堂那头的血菩萨说道:“贵客远来,陆某怠慢了,请各位入席。”话语虽然简简单单,却隐约地冲淡了林宗吾方才引起的压迫感。

    随即林宗吾也笑道:“吕梁血菩萨,久仰了,还有……宁人屠,好久不见啊。”

    简单的笑声之中,是属于那些厉害人物的互相招呼。何重与辛铁城被安排在下方的圆桌边,大厅上方,则是许多单人的桌椅席位,入席的过程里,何重也一个个地指点着,给他介绍了这次来的人。例如在河东、河北两路都有着诸多产业的员外,例如东边镇守雁门关的军中副将,例如大帅董庞儿派出来的使者……而最为厉害的两人,无疑是林教主,以及与他对面而坐的年轻人。

    虽然年纪看起来仅是二十出头,然而直接坐在林宗吾的对面,这书生模样的男子却有着完全不落下风的气势。在何重的介绍中,这男子乃是朝廷密侦司中最重要的头目之一,顶头上司便是当朝宰相,吕梁山外的武林中,无数绿林人对其闻风色变,有人称他心魔,也有着更为凶残的外号,叫做血手人屠。也据传在去年的南面饥荒中,他以一人之力与半个武朝的无数商家对局。何员外这种家当的,还只能算是其中之一,到最后,仍被他打得灰头土脸。

    有这些背景的人在座,像是乱山王派出来的使者陈就,黑骷王派出来的使者栾苦儿等人,在吕梁或许还有些名望,在眼下,就真是毫不起眼的小虾米了。

    而在大厅最那头的,是以女子之身打下偌大局面的血菩萨。还有青木寨的两名头领。与那位柱着拐杖的老人。相对来说,他们自然也是比不得这些人的,然而能以吕梁人的身份,此时与他们如三足鼎立一般的坐在这儿。辛铁城的心中。一时间竟有些自豪的感觉。只可惜。今日谈不拢,一切也就完了。

    之后宴会开始,众人一番寒暄。间中谈些正事,辛铁城大都听不太懂,不过心中觉得是在说很厉害的事情。

    “……想不到林教主与宁人屠,往日里居然有旧?”

    “……早些时候有过一次交手,大水冲了龙王庙,林教主不会还记得吧……”

    “事情只是小事,但宁人屠的风采,本座一见难忘啊。”

    “我也是。”

    “若非齐公相说,早想上京拜会一下宁人屠了……”

    “不会是找我比武吧……不是我说你,林教主,你这逢人就比武的习惯,真是要不得……”

    “武者之间,见猎心喜,搭一搭手,不伤和气的……”

    “听说你在找周侗,前不久我见过他,看看周前辈,虽然是老人家了,为了赈灾、救人四处奔走,没有比武的习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该为天下苍生计……”

    “哦,在那里?”

    “桃亭。”

    “桃亭……宁人屠在那里不分青红皂白地杀了一百多人,抓了一百多人,其中还有好些绿林有名的侠客,这也是为天下苍生?”

    “侠以武乱禁,他们仗着有武功,到处打打杀杀,才是真的不分青红皂白……都跑到京城作乱了,我处理掉他们,当然是为苍生计……”

    “本座此次,也是为苍生计……想在吕梁,设几处庙宇,赠医施药而已。”

    “欢迎!”

    “不过,看此时的吕梁局势,也有人托本座带几句话,帮忙游说一下……”

    “看起来,林教主也变成生意人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利益能安,心也能安,若心不能安,就难免生灵涂炭。本座之来,只为传我大光明教义,教人向善去恶,但过来之后,也有些想法,愿与血菩萨说说……”

    “林教主但说无妨。”

    大厅中的说话嗡嗡嗡的,有时尖锐、有时和气,然而却无人提起先前下山的那一千多士兵,他们出山,必然是与乱山王等人对峙了,此时也不知道状况如何。辛铁城与何重低声道:“你说,若血菩萨陆姑娘与这林教主真的打起来,胜算如何?”

    何重便也摇了摇头,辛铁城道:“为何不是那宁人屠与林宗吾打?”

    何重道:“宁人屠的武艺怕是不高。另外,这其中还有很多原因……”

    “他武艺不高,却能令人如此忌惮……”

    辛铁城如此说着,心情复杂,此时宴会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陡然听得那边林宗吾说道:“……当然,其它的事情,暂时也可按下不表,本座毕竟是个闲人,此来只为传教。而另一方面,则是听闻吕梁血菩萨武艺高深,虽是女子,却巾帼不让须眉,实为一代宗师,本座毕生爱武成痴,想请陆姑娘不吝赐教一二,武道切磋,点到为止,不知陆姑娘意下如何。”

    辛铁城心中一惊,知道正戏来了,陆红提那边笑着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却听宁毅道:“方才才说到林教主四处找人切磋,这个习惯不好。这时候……我看就没这个必要了吧。”

    林宗吾哈哈笑着:“爱武之人,彼此切磋,此为对技艺的爱惜与考校。宁人屠志不在此,林某方才才未曾一驳。眼下之邀,恕林某之言,只是本座与陆姑娘之间的私事,与宁人屠无关吧。”

    陆红提道:“宁人屠所言,也可当做我的意思。”

    宁毅笑道:“其实林教主说的也有些道理,那既然是宗师之战。百年难遇。林教主,在下提议,放到半月以后决战,如何?”

    大厅之中灯火摇曳,将众人脸上的表情照得忽明忽暗,虽然看起来是一开始就有的心理准备和彼此默契,在那边压阵的男子始终还是不愿意让这场决斗开始。这边,林宗吾举着酒杯,在微笑之中轻轻放下,笑容已经变了摸样。

    “半个月后。宁人屠。你在戏耍林某么!?”随着这声低喝,周围的火把都呼的摇了一下。

    宁毅在对面看着他,过得片刻,才缓缓说道:“林教主……何出此言?”

    “恕林某直言。”林宗吾缓缓开口。“此时山下的局势。山上的局势。大家心里都清楚。林某不才,只是想有个契机,让大家能够敞开来说话……半月以后!陆姑娘在不在还两说呢。到时候林某找不到对手,这遗珠之憾,宁人屠你来补啊!”

    “也好。”宁毅笑着,靠在椅背上,“我来补。”

    “你补不起的。”

    两人针锋相对的话语中,坐在前方的红提皱了皱眉,随后又笑起来。这边何树元站起来笑道:“哎呀哎呀,大家能聚在一起,就是缘分嘛,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林教主、宁先生,不要动怒,不要动怒……”

    “也好,那我们也敞开来说话。”宁毅的目光望向红提,他对于红提坚持的要跟林恶禅决斗,始终还是有些不想接受的,但片刻之后,叹了口气,便也跟着笑起来,“林教主说,比武切磋,只为技艺,但以此时青木寨的局势,陆姑娘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此时提比武,不是趁人之危么?”

    “绝对不是。”林宗吾的回答斩钉截铁,“本座说过,此来专为传我大光明教义,也与众位结个善缘。只要陆姑娘愿与本座一战,是胜是负,本座都将陆姑娘当做是朋友,退出此事,又或是为青木寨奔走游说,不在话下。这样说,宁人屠可满意了?”

    “这样说,就是要将青木寨的上下安危,系于一女子之身了,这样好吗?”

    宁毅说着这话,那边青木寨的四寨主彭越站了起来:“宁先生说的对,不妨由在下来接林教主几招,如何?”

    林宗吾这边,立刻便有人站起来:“你算什么东西,能跟林教主过招!”

    何树元起来道:“哎哎哎,别伤了和气,别伤了和气呀……”

    说话之中,靠大厅外侧的圆桌边,也有人试探着站了起来:“其实……在下觉得,今日商议的,好像是我吕梁山务,要凭一场打斗来决定,也确实有些不妥……”正是对血菩萨颇有好感的辛铁城。

    众人的吵嚷之中,坐在那儿的林宗吾陡然又笑了出来,声如洪钟:“其实……本座一直有一事不明!”

    他开了口,众人便停了下来,宁毅等人都在看着他,却没有人问是什么事。只见林宗吾手指点着桌面,站了起来。

    “青木寨的事!吕梁山的事!乃至于我与陆姑娘作为武人之间的事!今日为何总是宁人屠你在说话,青木寨的各位,都哑了不成?”

    他这问题问出来,红提身边,梁秉夫敲了敲拐杖,语声苍老地开了口:“宁先生既是青木寨的贵客,又是合作之人,他手下的人为我青木寨管账,整理收支,因此,此时代我青木寨开口,并无不妥。”

    老人开了口,没人敢忽视,那边,林宗吾又笑起来:“哦?我看不止吧。”他望了望周围,“我是听人说,宁人屠与陆姑娘实际上是一对情侣,就要成亲了,这才是他说话的原因吧?”

    这话一出,周围顿时窃窃私语起来,辛铁城等人看看宁毅、看看陆红提,恍然明白了宁毅为何在这时强势相助青木寨的原因,只是知道青木寨原来是由外人插手掌控后,他们的心情又复杂起来。宁毅也站了起来:“林教主哪里听来的,消息好灵通啊。”

    “此事若是真的,林某首先倒是要恭喜两位,喜结连理,白头偕老了。”林宗吾笑得和善。

    宁毅则只是看着他,也在笑:“那么林教主想说的,难道是。接下来要由我代血菩萨一战了?”

    “男儿代心爱女子出战,自是常理,不过本座绝无此意,只是有一件事情,让本座颇为在意。”

    “哦?愿闻其详。”

    “前年夏末,宁人屠在梁山大败宋江等人,将梁山匪众杀尽一半,追得其余人四散逃窜,七月初,有一女子出现。在期间连杀数名江湖一流高手。本座仔细查问过,那段时日,光是葬于她手下的高手便有‘混世魔王’樊瑞、‘八臂哪吒’项充、‘金眼彪’施恩、‘快剑’林奇、‘花和尚’鲁智深……”

    林宗吾的微笑细数当中,宁毅的心稍稍的往下沉了沉。忽然间已经察觉到一些东西。而其余人。只在林宗吾的列举中感到了惊奇。

    “……能够在短短几日之内,一路连杀如此多的人,此女子身手之高强。令人敬畏,只是当时女子留下的名号并非血菩萨,而是河山铁剑……”林宗吾一字一顿,望向红提,“陆!红!提!”

    “而且……她当时留下的讯息是,她,是血手人屠宁立恒……你的师父。你竟然要娶你的师父吗?”

    寒气与阴影从大厅里涌了上来……

    下一刻,一片哗然声响起,宁毅笑道:“哪有此事!”

    “天地人伦!”林宗吾指向宁毅,声如洪钟,“你竟要与你师父,做出苟且之事!?”

    楼舒婉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站起来:“她真是你师父?”

    “岂有这等事情……”

    “天理不容……”

    “你们含血喷人……”

    “人伦五常,你是学儒的,若是让京城那位相爷知道,你做出此等事情,你觉得他会如何看你!”

    “林宗吾,说假话也不怕折寿!”

    “你们存心捣乱来了!来人哪!”

    “闭嘴——”

    “不要动怒、不要动怒,大家摊开来谈嘛……”

    无数的声音霎时间响在了一起,宁毅表情从容,但话语已经掩不住骚动,青木寨四寨主彭越本是看来冷静之人,然而方才他表现得冲动了一次,此时又已经跳起来,直接要叫人进来硬干,郑阿栓阻止了这事,但整个大厅的范围内都已经骚动起来。林宗吾的一字一顿之中,以楼舒婉为首的人等嗡嗡嗡的开始说话,更多的人私下里议论起来,辛铁城与何重看着这一切,一方面惊愕讶异,另一方面,提防着马上就要抽刀干起来的可能。大厅最里侧,梁秉夫皱着眉头,低声向红提问了一些什么。

    “够了!”

    如同一颗露珠滴入水面,然后,便是嗡——的声音,在不断的升高,众人朝着大厅那边看去,一声黑色衣裙的陆红提单手放在桌子上,旁边的古朴宝剑像是活了一般的在颤动。众人几乎都停止了说话。

    “没有的事,不要乱说。不过林教主说得也对,打上一场可以解决的问题,何苦多绕圈子呢,毕竟有的时候,公理不在人心,是非皆在于实力。”最后这句话,其实是宁毅告诉她的,只是眼下说起来,格外显得冰冷,没人说话,她笑起来,“林教主,你的挑战,我接了。”

    “哈哈哈哈,这样多好,不过,没有的事,到底是指你们没有成亲的打算,还是你并非她的师父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宗吾的笑声震彻整片夜空,他背负双手,转身走向大厅外的院子,那步伐看似缓慢,却在举步间就走过了辛铁城等人的身边。

    “人生如苦海,肉身做皮筏,武学之道,如在黑夜中远行之漫漫长路,林某已许久未见同行之人。能在今夜与血菩萨这等高手一战,共证武学至高,真是快哉、快哉啊——”

    红提已执剑而起,她没有说话,只是在经过宁毅身边时,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甜美的笑容。那宽敞的院子中央,林宗吾站在一株与他等高的松树旁,背负双手,仰望夜空,众人只听到一声低叹:“好漂亮的星星啊……”

    辛铁城等人看着红提走过来,走过了他们的身边,心中一声低叹。而女子的身形,也在陡然间,开始加速了!

    由于之前的气氛与扰攘,此时的这场决斗,已经点起了火气,彼此之间,其实也没什么客套的余地。灯火摇曳之中,她跨过大厅,跨过门槛,身形在踏踏踏之中,只是几步之间便化为了一道黑色的残影,视野的那一头,林宗吾身上的宽大袍服在陡然间鼓舞起来,他反手一下,拔起了身边的松树,整个人就像是在陡然间膨胀了起来,踏踏两步,朝着陆红提迎了上来。

    “喝啊——”

    庞大的身形挥舞起那根苍松,转眼间,犹如佛家的金刚、明王现愤怒相!两人的身影陡然冲撞在一起!

    光芒明灭,威压与气劲如潮汐般的冲向大厅,剑光冲天飞舞,光芒陡然转暗的瞬间里,苍松飞上天空,泥土四溅,两人的身影都停在了冲撞的点上,林宗吾陡然挥拳!

    没有人料到,两名宗师的甫一开战,阵势会如此激烈。似辛铁城等人,还根本看不清发生的事情,古剑在割裂空气,林宗吾挥拳的声音犹如大海在咆哮,空气中便是砰砰轰轰的几下,如果按照一般的理解,这是在短距离内高速交手,硬桥硬马格挡的声势。

    古剑也随着交手的拳风,朝后方射向聚义大厅的房梁,似乎是被砸飞了。在场只有一部分人能够看清楚这一幕,但随后的一下,他们所有人都看清楚了。

    那是“轰”的一声巨响。

    空气中,林宗吾庞大的身形顿了一下,巨大的波纹随着他的袍服、身体、空中飞舞的针叶扩散开去,那比林宗吾矮了一个头,身形小了不止一倍的黑色身影,一脚踢在了林宗吾的身上。

    没几个人能够理解这一脚的力量,震动空气的巨大响声之后,林宗吾山一般的身形踏踏踏的往后方猛退,他似乎也被这一下给吓到了。而黑暗里的这边,红提已经籍着这一脚的反作用力,消失在原处。下一刻,她飞在天空中,整个身体都投向林宗吾所在的方向!

    整个情形,距离开战,仅仅是一次呼吸的时间。所有人都已瞪大眼睛,呀呲欲裂,没有人想到,会出现眼前这样的一幕。

    双方冲过去,林宗吾挥树猛砸,然后竟然是暴雨般的挥拳交手,松树飞舞,古剑飞舞,罡风呼啸铺开的瞬间,没有丝毫后退的女子一脚踢在了林宗吾的身上,而后她飞回房梁,拔剑、猛蹬,整个房梁都在动,而响在众人耳中的,只是疯狂交手的轰鸣。

    绿林之中的比武,力从地起,为求应变,高手出招通常都不会让自己身在半空中。但也有一部分极端的武学,会选择极端的打法。此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江湖上非常大路却又无比行险的一招,鹰蛇生死搏!

    然而先前的一击,渗透力大得惊人,甚至空气中都打出了波纹。林宗吾后退之中,几乎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红提借力上梁,而后再拔剑飞跃,昏暗之中,剑光划开无数的针叶,在黑夜中割出一道波纹来!

    无论林宗吾觉得激怒红提是好事还是坏事,也无论这交手之中是她存心的蓄谋还是随机的应变。在这短短的片刻,众人已经能够明白女子被称为“血菩萨”的理由,而林宗吾,也将面临女子真正忿怒后那针砭肌肤、仿佛要斩尽一切的滔天杀意了——

    黑色衣裙的女子刷的投向敌人。

    开战仅仅一息。

    翔空、裂帛。

    见血!

    “吼……啊——”

    犹如暴虎冯河,林恶禅的拳劲,也排山倒海般的回击过来……(未完待续。。)

    ps:  我!要!求!月!票!啊啊啊啊啊啊——

    嗯,有月票的快投给我,投给我……

    另外照例宣传一下新浪微博,微博名是“愤怒的香蕉-起点”中间是个减号,有兴趣的加一加就是了^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