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四一章 如真如幻 假想之敌(下)
    转眼又是夕阳。

    青木寨后山,一处隐蔽的山坳间,宁毅带着几名随从走出来。空气中还在弥漫着干燥的、火焰的气息。

    “记下来。”方才详细查看了吕梁山高炉与工匠情况,却并没有提出意见的宁毅,此时低声开口。

    “……高炉研究的方向,不止是为了生产更好的刀剑和武器。而是进一步找到提高温度的原理和思路,进一步去掉铁里面的碳含量,产生更柔更韧的铁器。每一种特性的钢铁都有可以用得上的地方,要掌握这些特性。眼下这边主要的方向是两个:第一,更高的温度;第二,铁水导入模具的时候,追求更少的杂质、更少的气泡。标准是……至少达到榆木炮炮身一半的厚度,至少达到榆木炮两倍的火药量,发射后不炸膛……先以这个为目的,积累经验。”

    身边的随从用细炭笔将这些记在了小本子上。宁毅想了想:“晚上就把秦师傅叫过来,我要跟他谈。”

    青木寨的铁匠,眼下终究还是吕梁人,宁毅才刚刚过来,就算指手画脚,人家也听不懂。只有这次跟过来的几个匠人,由于在竹记的研发大院里做了一年多,能够跟上宁毅的思路。如此交代完毕后,一行人转出山坳,前方是稀稀疏疏的树林与土黄色的山道。吕梁山的景色,难以给人明媚之感,谈不上青山绿水,乍看之下只让人觉得贫瘠。树木聚居、石头聚居、狼聚居、动物聚居、人聚居,都是稀稀拉拉的。一道道山梁和神出鬼没的小溪在其中无声无息地蔓延。

    红提的身影,正从侧下方的山坡上来。她打扮简单,一身皂青色的上衣与长裙,只看这装扮,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女子。只是在同样的农家女子中,她的身材相对高挑,习武者的精气神也远超一般人,一看之下便会让人觉得这身影的步伐中有令人欣悦的活力,再加上左手上拿着的古剑,便是一名朴素却又令人心动的女侠了。

    夕阳是从宁毅这边照过去的。山腰上碎石与乱草间的女子停了一下。持剑的左手举起在额头上,眯着眼睛朝这边望来,似乎是露出了笑容。宁毅便也笑了笑,侧头对旁边的人道:“你们走吧。”随后朝红提那边迎了过去。

    “看完那些炉子了?”走到宁毅身前。红提问道。

    “嗯。看完了。”

    “我也不懂这些。找了些打铁的来,让他们摆弄这个。隔三差五的,我吓他们一回。做出要杀了他们的样子。现在刀枪打得挺不错了,很好用,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

    “他们基本熟悉了,剩下的,我也得慢慢摸索。”宁毅笑着,握住了红提的手,两人肩并肩的朝前方走去,“你见完人了,觉得怎么样?”

    “我照你说的,没有表态,不过他们说的都很好,梁爷爷就只让我来问问你的看法。”女子举起拿剑的手,笑着抚了抚头发。宁毅看着她素净的笑容,就也笑了起来。女子能在青木寨当这么久的寨主,也不可能全是梁秉夫的功劳,她自己其实也是有看法的,只是眼下不说而已。于是就问道:“你自己觉得呢?”

    “那个何员外我不想谈。”红提道,“他说的事情都很好,怎么利用招安诏,走哪位哪位大人的关系,事成之后,整条路线上怎么照拂,吕梁山外他们有多少多少人。咱们一年可以赚多少钱,他能给吕梁多少东西。听起来都很好,如果是以前,我是很想要的。不过我们这边没办法保证他一定会这样做。好像那个成语里说的,齐什么……他们背后就是齐家,我忽然想到的……”

    “齐大非偶。”宁毅笑道,“没错,齐家的势力,就在吕梁山南面的这一块,要说做买卖,他们的势力是最大的。不过要真跟他们合作,到头来,他给不给好处,就都得看他的心情啦。没必要谈。”

    “不过这样一来,他可能会在山外给我们下绊子,毕竟他们势力很大。”红提皱了皱眉,“还有武胜军和董庞儿这些人,按他们说的,加了军队,就有了靠山,对自己人,他们会很照顾。但如果不是自己人,他们恐怕也会使坏。另外还有一些人,态度是很好的,招安诏他们可以帮忙,要的东西也不多。还有虎王那边,那位楼姑娘,我觉得她很有见识……”

    两人一路走着,沿着蜿蜒的山道,去往前方的小树林,阳光便从树隙间剥落下来了。只有两人的地方,林子里显得安谧而温馨。宁毅一面走一面与她说着。

    “有些事情看概念,有些事情看程度。从头到尾,青木寨是打开门做生意,他们如果有兴趣,其实都是可以来的。要吃独食、要撕破脸,确实,哪一方都有这个能力,不过,这种吃独食的事,在自己家门口还好说,跟齐家做生意的势力没有八十也有一百,处处撕破脸,他们有多少脸可以撕。军队也是这样,田虎那边也是这样。当然,不排除他们恼羞成怒的可能,不过在这之前,只要能把话说清楚,随随便便就撕破脸的买卖人,还是不多的。倒是你说到田虎,她们说什么,我大概也能猜到……”

    “那位楼姑娘,立恒你认识的,对吧?”红提道。

    “杭州的时候你也知道的,她的父兄,都死在我手上。后来那样的乱局,我还以为她死在逃难的路上了。现在想想,小响马的事情应该也是因她而起。”

    “她很厉害。”红提点了点头,回忆起下午在青木寨大堂时,那女子在她面前侃侃而谈时的情景,从双方合作的时机、便利,到彼此信任的基础。还有虎王不会干涉青木寨运行的这一核心,乃至于此后生意的计划,虎王那边如今掌握的资源等等等等……当时在场的名叫于玉麟和名叫田实的两名男子都几乎被她的存在所掩盖,若是易地而处,没有宁毅在,她真会仔细地考虑对方的意见。

    当然,眼下便是另一回事了:“除了想要当面说服我,听人说起,她同时还在山下活动,串联了乱山王、栾黑骷那些人。如果事情不成。可能就要逼上山来。她一个女子,能做到这样,倒真是了不起。要不要不叫人去把她……”

    红提没有继续说下去,宁毅倒是笑起来:“像我说的。有些事情取决于概念。有些事情是取决于程度。事情若不成。找人逼着你合作,又或者像董庞儿那样,派一个高手过来挑战你。都还算是不错的思路。不过……随便她吧,想做什么,不用管她……我跟她之间,没有非杀她不可的仇怨,当年在杭州,她就替她家里管生意,有能力,但总的来说还是有些幼稚的。到如今能做到这个程度,想必这一路以来,过得也不容易。”

    宁毅叹了口气,随后回忆起过往的事,又笑道:“其实,当年她在杭州招待我和檀儿过去玩,还是很热情的。只是后来适逢战乱,她家里那些人,脑子有问题……因缘际会罢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倒也不用见一个杀一个。”

    “你杀了她父兄,如今却这样说。”红提偏头看他,“也不知她听了心情会怎样。”

    “当时我能怎样?如今她又能怎样?既然是解不开的结,就用不着多想。”

    这样说着话,宁毅笑着,朝红提那边靠了过去。林野之中没有其他人,两人的唇触在了一起,然后脸色微烫的红提也抱住了宁毅,将额头埋在他的颈项间。她是山里女子,既然已经许了宁毅,其实也没有那么扭捏。牵手、拥抱、亲吻,她懂的不多,却是发自内心里欣悦于与爱人在一块的感觉的,至于宁毅要对她做些什么,她都只是高兴和满足罢了。

    在林地里说些琐碎事情,随后又走到林地边缘,坐在一边看看下面的景象。红提在山里过惯了,找到一窝兔子——她跑到有乱石堆积的杂草里,从里面拖出一只肥大的母兔子来,身上便也沾了泥土和草茎,看起来没有了武功高手那样的形象,只是在夕阳下揪着兔子耳朵举给宁毅看的样子,令宁毅觉得格外温暖。

    乱石堆里还有几只小兔子,红提是不抓的,只是抱着那只大兔子在林地边与宁毅坐了一会儿,起身要走时,她想了想,将手中的大兔子也放掉了。

    “你不要再被抓到了。”她蹲在那儿,这样说着,笑容淡淡的。

    宁毅便在旁边看着。

    两人一块回去山寨,与梁秉夫一道吃过了晚饭。夜里宁毅是跟他们住一个院子的,他住客房,红提的住处则跟他隔了两间房子。晚上院子里亮起灯光,宁毅找人过来议事,红提与院子里住着的几位姐妹、婶婶处理着各种琐事,偶尔会在檐下走过。

    这次带来的秦姓铁匠头领离开之后,红提过来敲门,却是端了热水和脸帕来。她对外严厉,私生活上却并不贪图享受,除了必要的、帮手寨务的侍女,绝大部分生活上的事情,她都是自己动手的。有时候有空了,还会帮着院子里的女子一道择菜、下厨。这时候为宁毅端来洗脸水也是非常自然,当然,整个山寨里受过这种待遇的,除宁毅外,估计也只有梁秉夫了。

    馨黄的灯火中,两人如同普通的山中小儿女一般,坐在房间里,开心地聊了一会儿天……

    梁秉夫站在那边的屋檐下看了看,然后又进去了……

    黑暗的天幕下,那真是小小的、小小的院子……

    ***************

    “青木寨这位血菩萨看起来不想跟我们谈!”同样的夜晚,房间里,于玉麟如此说着。

    “她看起来跟谁都不想谈。”不远处的桌边,楼舒婉托着下巴,目光不知道正在望向哪里,只是表情看起来还是轻松的,话语就也显得悠闲。“不过我看得出来,我说的话,她其实是有些动心的。”

    “楼姑娘你觉得,她是想待价而沽吗?”拿起一个茶杯喝了一口,于玉麟问道。

    “有可能而已,但又不太像。”楼舒婉说道,“待价而沽是对的,但她已经把我们晾了这么久,按理说,今天愿意见我们。就该有个主意了。现在看起来,这位血菩萨其实很强势,她跟谁都不愿意合作,不愿意攀附。就想像以前一样做生意而已……表面上看不出来啊……”

    楼舒婉低喃一句。又道:“于将军、三太子。你们说,她真的是血菩萨吗。她一个这么年轻的女人,怎么创出这种局面的啊。我今天见她。觉得她真厉害,可也真想不到……”

    “就是她。”于玉麟道,“楼姑娘你是女子,又不会武艺,感觉不出来。我与三太子,与邱先生都能隐约感觉到。只是她修为太高,已近返璞归真,又或是本身已不存杀心,所以楼姑娘你才看不出来。”

    “不存杀心也能杀人?”楼舒婉好奇道。

    于玉麟想了想:“对普通人而言,也就是看淡了而已,凡事随心而作,并不矛盾迷惘,也就是这样。”

    楼舒婉垂下眼帘想了一阵,随后说道:“我比较好奇的是,那个祝彪今天为何要挑战沙万石,打败沙万石他便能挑战血菩萨了吗?另外,姓宁的那边今天到底做了些什么……”

    她心系于此,最后一段几乎是喃喃自语,于玉麟皱了皱眉,看看旁边不参与讨论而正在出神的田实,过得片刻才开口道:“不可能,那祝彪的武艺绝对挑战不了血菩萨。要说挑战……恐怕也得心魔亲自出手吧。”

    “不可能吧……”楼舒婉低声说着,终究很难接受宁毅的武艺会高到这个程度,随后道:“那不管怎么样,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于将军,我看那位血菩萨对我的提议是动心的,更多的筹码,在你和三太子这里。明日你和三太子就接着去拜会她,总之,走好关系,就算闲聊也没事,三太子,接下来就靠你了。”

    今天上山,楼舒婉摆的都是利益,至于联姻,总是要看看反应之后后续要提出来的。毕竟见面的乃是当事人,不可能当面直说“我们虎王想联姻,请你就嫁给我们三太子。”对方是女子,到时候若恼羞成怒翻脸,可就真是鸡飞蛋打了。田实自见了对方之后情绪就有些不对,此时从发呆中抬起头来。话语格外阳刚

    “没有问题,我知道怎么做。”随后又补充一句,“楼军师,你也很厉害,我现在才佩服你。”

    楼舒婉迷人地笑笑:“有必要的话,我也会去拜会她。但最主要的,我还得联络栾三狼等人,事情若不成,这块饼咱们就多叫点人来分。三太子,她终究是个女人,一个人再强,也会想要个依靠,你加把劲。”

    田实笑得露出牙齿。

    于玉麟与田实告辞时,楼舒婉起身送他们到了门口,她双手交叠在身前,笑望着两人回去自己的房间,目光才朝着远处的黑暗望过去。虽然那边已经有了动作,但她仍然猜不透宁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此后的几天,田实开始频繁地拜访血菩萨,楼舒婉则不断地会见各个山头上的人马,推动青木寨外的吕梁盗联合起来。在她的构想里,事情做到一半,便该有人插手进来了,至少宁毅那边,应该觉察到自己的动作,进行阻止,她也因此预想了种种麻烦,准备了各种对策,甚至于她想象着宁毅派人过来杀她,她是一个弱女子,这该是最简单的破局方法吧。

    以至于三天后的夜晚,她从床上惊醒过来,怔怔地靠着墙壁坐在床上,望着窗棂外照射进来的月光,失神了将近一个时辰。她隐约间有种幻觉的,宁毅派来杀她的人会从窗外进来,又或者是宁毅本人……

    然而杀她的人始终没来。

    三天之后,青木寨外的声势已经闹得越来越热闹,各种势力的触手也已经大规模地延伸过来,“乱山王”陈震海,“黑骷王”栾三狼,方义阳兄弟这些吕梁山的大豪,在楼舒婉的运作与游说下,大都感受到了紧迫与危机。这样的气氛下,如今在吕梁山的其余几支力量,也都已经被惊动,开始纷纷与这些人进行联系和交涉。

    而身在这热闹之中,楼舒婉心中的某处却变得格外寂静,她随时觉得有事情可能发生,却又隐隐觉得,对方是不是压根就没注意到她的动作……因为在所有人的应对中,只有在祝彪领头的那个院子里的人,整天练武打斗闲逛和晒太阳,压根就不见任何动作,而宁毅……仍未在她的视线中出现过……

    随着吕梁山众山头上的人开始出动,往青木寨过来。山雨欲来,她根本想不通,对方要怎样弭平这场大乱,从而在其中获取他想要得到的利益……(未完待续。。)

    ps:  吓尿了,今天码字的时候停电,重启电脑以后,小黑屋里整集的稿子都不见了,当时真是要崩溃,好在后来发现这软件每隔一个自然段就会存下临时文档。失而复得感觉真好……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