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三四章 孤寂的天堂 疯人的伊甸(下)
    ps:  个人认为,看这章的时候可以听听苏打绿的《故事》。

    房间里,红提握着福端云的手,姐妹一般低声地说着话,许多时候,都不免说起“相公”的问题。红提并不否认,顺着她的话应下去。

    过得一阵,宁毅将烤好的叫花鸡从旁边房间搬出来了,除了叫花鸡,这次来吕梁,他的包裹里还有几个水果罐头,他也都拿了出来作为晚餐。三个人——两个衣着正常,一个身上还在散发着臭气,就那样坐在桌前吃起来。

    饭桌前的话题里,宁毅发现,这位福端云的思维在某一方面还是正常的,譬如说她对于宁毅方才说的“他与红提成亲”这一认知不会忘记,但对于村庄和她自己眼下的状况,就已经不清楚了。她还能够说出村子里每家每户“昨天”发生的事情,似乎到了今天,大家就都因为一些事情出去串门了,偶尔也会说起她婆婆叫她做些什么事情……

    对于自己身体上的异状,无论是瞎了的眼睛还是没了的牙齿,又或是因为便溺在身上导致的污秽与恶臭,她都没有察觉。只有生理上的感觉骗不了人,她明显很饿,东西忍不住吃得很快,有时候差点噎到,她便尴尬地朝两人笑笑,然后对宁毅与红提说好吃。又问起这是哪里的好东西啊,宁毅与红提便说是江宁带过来的。

    一直到吃完了东西,太阳还没落山。福端云跟他们聊了一阵村子里的状况,告辞回去了,临走的时候握着红提的手,絮絮叨叨的叮嘱了她一些事,例如让新姑爷不要受了委屈,家里若有什么东西没有的,便到她家里去拿。两人目送着她走向村那头的一间房子。

    由于之前没有细看,如今才发现,整个村子里只有远处那间房间是好的,似乎这几年里还有修补过。红提领着他过去看了一眼。那房间之中东西都颇为污秽。但看起来却经过一定的整理,床铺上的破被子也叠得整齐了,大概是红提刚才过来做的,床边放了一个袋子。也是红提的干粮袋。

    “她一个人住。”红提说道。

    宁毅点了点头。握了握她的手。

    因为这件事情。红提的情绪并不高,两人走出村庄时,看见在远处的树林边、山坡下。福端云也走到了村子边缘,朝着东边的方向望过去。

    然后她坐在那里,似乎在等着什么人回来。

    “端云姐只比我大四岁。”吸了一口气,红提如此说了一句,笑了笑,但随后她也发现笑的情绪未必适合这里,“立恒你应该猜到了,她相公跟婆婆都死了。相公是先死的,那一年闹饥荒,到处抢粮,打来打去,她相公是为了保护村子死的,临死之前叫她照顾好家里的老娘,但那个时候我跟师父从外面回来,她其实就已经疯了。”

    “嗯。”宁毅低声应了一句。

    红提停顿了很久:“她疯了以后,还是很孝敬家里的婆婆,种地、做事、洗衣做饭、服侍老人,那时候她也还会打理自己,只觉得……相公是去汾阳了,就前一天出去的,有时候想想,我们觉得她这样其实也好……然后那两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村子守不下去,后来破了,大家转去青木寨,师父也死了,端云姐跟她婆婆,我也一直以为她们死在那些大乱里了,一直到几年后我回来,发现她一个人在这里住着……”

    “怎么……没把她带回寨子?”

    “带不回去。”红提并拢双腿在这边的草地上坐下来,看着那边的人影,“带回去就发作了,像是要死了一样的闹,用脑袋撞柱子,咬自己的舌头。她一直记得这里,说相公和婆婆出去了,让她在这里等他们回来,她只能住在这里。其实……端云姐以前很漂亮的,山匪过来的时候,婆婆死了,她没有死,后来那些人对她做了些什么,我也想得到,她后来变成这个样子……后来变成这个样子……”

    红提的眼睛眯了眯,目光变得凌厉起来:“她还是会做很多事情的!做家务、洗衣服、种地,其实都会,她在那边种了很小的一块地,还有收成。这种样子是她自己故意的。她把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可是下意识地记得这些,因为她这个样子,那些山匪就不会碰她……她的那块地有时候种到一半,就会被附近来的人给糟蹋了,她就种上新的,我有时候过来看,给她送点东西,若是有人把地给毁了,我就去这附近找人,有时候能找到,有时候找不到……有一次我过来得晚了些,路过这边的一拨人将她家里的一点点吃的也都抢走了,地里又没收成,端云姐已经被饿了四五天,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她还活着……”

    “……”宁毅看着远处夕阳下的那个疯女人。

    “也有好事……早几年的时候,大概三四年以前,过这边的一个瘸汉子想安顿下来,端云姐是个疯子,但他好像是……看上她了。就呆在村子里,他还是很照顾端云姐的,我偷偷看了一段时间。但端云姐认得人,平时里跟他打招呼、说话,都很好,那瘸汉子想上她的床,她就不准,每隔一段时间,那个瘸子忍不住了,就对她用强,端云姐就像死了一样……到第二天就把这事情忘了,一样打招呼。其实我觉得,有人照顾她还不错……”

    宁毅几乎不想问,但还是低声问了一句:“那个瘸子呢?”

    “他们一起过了两年。”红提平静地说道,“后来有一天我过去的时候,瘸子已经被杀了,一个……一个从辽国逃过来的家伙临时住在这里,可能已经过了好几天。那时候端云姐还没显得这么老,我看见……我看见他拽着端云姐去溪边,要把她洗干净,端云姐就一直挣扎,她把端云姐绑起来,端云姐就用脑袋往地上撞,牙早就撞掉了,眼睛也撞瞎了……其实那个瘸子对她用强的时候,她就没这样过……”

    她没有对这件事继续说下去,也没有说那个家伙的下场。只是过得片刻。才呼了一口气:“可是我只能偶尔来一次这边。送点东西……这边很乱,已经不太适合当落脚点,如果派人过来照顾端云姐,可能又会为了端云姐。死了其他人。端云姐她……应该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希望看到她死了。求个解脱呢,还是继续这样子活着。其实我们看着她,也许会觉得她很可怜。可谁知道她现在是不是比清醒时开心得多呢。不管经历再难的事情,第二天她也都忘记了……”

    “立恒……”她笑了笑,对着坐在旁边的宁毅说道,“我不想跟你说这些事,吕梁山是这样的,早就说过了,你也知道了,但这些事我不想说太多,知道太多以后,总会不开心。而且……你会……嗯……”

    她斟酌一下,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来,片刻之后才道:“其实我是在这里长大的,山里人都这样活过来的,什么事情都见惯了,没什么的……”她道,“宁立恒,我教你武功,是你的师父,这个时候你把我当成你的师父,好吧?”

    说这些话时,她的脸色也微微变得严肃起来。宁毅与她初识时,她多有这样的严肃和冰冷,然而逐渐接触之后,她就变得温暖起来了,就算板起脸,也难有几分架子,只有在此时,宁毅才重又见到了在那小院之中仿佛还有戒心的陆红提,她抱着她的剑,坐在那儿,望向远方。

    然而,她又并非真正抗拒着宁毅,在山里的许多年,人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她也真的是……什么事情都见惯了,那种见惯极扭曲,又真的极为平常,令人产生格格不入的距离感。她脸上的冰冷甚至连傲娇都不像,既非悲伤、又非坚强、不愿拒绝、却又无法亲切。只有这一刻,她是真有些像是个笨拙的山里女子了……

    ……

    “嗯。”宁毅点了点头,“你是师父。”他说着,将手伸过去了。

    ……

    “我是你师父啊……”

    红提闭上眼睛轻声说了一句,然而宁毅双手环抱住了她,让她的身体侧靠到了他的怀里。

    “嗯,你是师父。”他如此重复。

    “唉……”环抱着古剑的女师父轻轻地叹了口气,面上仍旧有着保护色的冰冷,却无从挣脱他的拥抱,就那样在草地上任由宁毅搂着,过了好一阵,静静的犹如睡去了一般。

    ……

    “回去做事吧。”过得许久,宁毅方才说道。

    “嗯?”

    “该看的也看到了,虽然……这确实不是我想看到的东西,但能看到,是好事,看到以后,就该回去做事了。”他叹了口气。

    过了一阵,宁毅与红提骑马离开时,山坡上的那道身影站起来向他们挥了手。那挥手的动作看起来竟如此平常,仿佛未曾经历过任何的厄运。

    他们牵着手,马儿缓缓的走在山坡上。

    夕阳西下了,即便是吕梁山,在这样的夕阳下,也变得温柔而壮丽了起来。

    而往前一步,便该是铁马金戈,与漫道雄关。

    这一天,是景翰十二年的夏天,四月十九。不起眼的日子里,见到了不起眼的人和事……

    **************

    早晨起来的时候,就觉得风吹着很舒服,吹风吹得有精神以后,我去挑了水,洗了衣服,村子里有些冷清,附近赶集的原因吧,好多人都出门了。我听见润兴家的狗在叫,那条疯狗,总是乱叫,早晚我要丢石头打瘸了它,不过我拿了石头在门口等了很久,又不知道狗跑到哪里去了。

    上午的时候顺义叔到门口来,跟我借家里的刨子,可能是家里在装门。我不大想跟他说话,他是个大嘴巴,四十多岁的人了整天跟村里的老娘们说些乱七八糟的浑话,我成亲那晚,他们那些闹洞房的把我臊得都哭了,不过有成说他是好人。算了,再过段时间我应该也像那些女人一样可以在外面瞎说浑话了吧。我在家里找到刨子,给了顺义叔,他就走了,这次没说什么,还好,不然不知道怎么答话。

    下午的时候,有件好事,红提回来了,她好像是跟师父学艺吧,有时候回来,这次回来,居然把相公也待会来了。她相公是江宁的,带了很多好东西,可惜大家都出去了,她要串门也走不了几家,我告诉她有成跟婆婆都去汾阳了,其他人去赶集,可能她明天再过来,就都能见到了,有成跟婆婆看到她跟她的相公,也会很高兴的。我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饿肚子的事情呢。

    吃了饭,我到村口去送他们,快到晚上的太阳也很好,今年会是个好年景。其实从小时候过来,好像就没怎么饿过肚子了,现在红提也嫁了个好夫家,吕梁山的年景,一年比一年好了吧。

    其实我到村口,也是想看看回村的人,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么晚都还没回来。走夜路的话,山里有狼啊,别落单了才好,有成跟婆婆就在外面住一晚吧。只是家里一个人,觉得有点冷清。

    有成、婆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