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三一章 为剑谷畔 相遇阶前
    弥漫着血腥气的山谷中,点点摇曳的光芒。众人此时所能看到的,便是山坡上那道黑色的身影,她就那样出现、前行,以摧枯拉朽般的气势斩杀了裘孟堂,速度之快,手段之凌厉,令人完全反应不过来。唯有那在战斗中忽然矮了一截的尸体触目惊心,当血瀑升腾而起,那前行的身影迈过裘孟堂时,才经历一场大败几乎崩溃的山匪们根本就没有冲上来的意念,只是为着小响马的死亡所震慑,下意识的后退。

    那道身影没有停下,只是在杀了裘孟堂与他的三名手下之后,步伐稍微慢了下来,随后继续朝着前方踏出脚步。于玉麟握紧了钢枪,然而那道黑影却并非冲他而来。那人的步伐似慢实快,转眼间,已经走过数丈,然后速度变得更快起来,踏过山谷间的草地、尸首,犹如缩地成寸般的朝着远处过去。只在快到山谷边缘的时候,一名可能是受了裘孟堂恩惠的山匪持刀陡然冲上:“我为寨主报仇——”

    人影在瞬间接触,便是噗的一声,持刀迎上的山匪身体倒飞而出,举刀的双手、人头飞上夜空。那身影的速度丝毫未停,如同一只不祥的黑鸟,去往了夜色中的远方。

    直到那身影消失,山谷之中还在沉默着,随后才有人低声地说了出来。

    “血……血菩萨啊……”

    附近有山匪被吓到脱力,瘫倒在草地上。

    吕梁山中这一两年。最出位的名字便是青木寨主血菩萨,纵然与她打过照面的人不算多,但在眼下忽然出现,做出这等事情的,显然就是她了。她这样出手杀人,明显是对小响马很不满,这才出手杀人。小响马虽然死了,但山谷之中,喽啰还有数百,谁知道这样的状况下。青木寨还会不会展开大规模的报复。毕竟兵对兵、王对王,她出手杀死裘孟堂,就已经是一个明显的信号了。

    于玉麟收起了钢枪,到得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的发抖。

    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第一时间直接斩杀众人眼中最强的人。将整个山谷压得喘不过气来,之后从容离去。虽然江湖之上对于宗师级高手的定义多有随意,但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显然也就是当之无愧的武道宗师了。

    他在武人之中,也已经算是强者,而且领兵打仗,见惯杀伐,也是见识过大世面的。然而一夜之间,先是遇上覆灭梁山的心魔,而后又直面血菩萨这样的高手,一时之间,连他都觉得有些心悸和后怕起来。什么时候,吕梁山已经变成这等凶地了?

    *************

    “……她是在立威!”

    山谷间骚动了一阵,又稍稍安静了些,山匪在收敛小响马的尸首,无措而惶然。篝火前方,楼舒婉脸色冰冷,斩钉截铁地说道。

    “裘孟堂动的,本身是青木寨要护送的人,她可能就在附近,知道了这件事情,因此出手杀人!只看她出现和离开时的方向就知道,她没有动于将军,这次专为杀裘孟堂而来,实际上可能是有其它事情的。”

    站在一旁看夜景的田实听着这话,转过身来:“也可能是她不敢缠斗,山谷里这么多人,若真是打起来,就算是周侗那样的大宗师,都讨不了好去。她杀人就走,反正威慑已经够了。或许接下来,青木寨的人就要吞了小响马的山头。这次我们已经卷进来了,你凭什么认为我们还不算撕破脸?”

    “就凭根本没有必要。”楼舒婉道,“权威本身就是很脆弱的,尤其她是女人,小响马就不怎么尊重她。我先前就说了不要节外生枝,可是……呼,不论如何,小响马已经死了,她的权威就回去了,她何必远远的要跟虎王开战!我们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打架的!”

    于玉麟朝着篝火里仍进一截柴枝:“但是那心魔宁毅是打着她的名号过来的,也可能两人有私交,我们就算得罪这位血菩萨了。”

    “要说私交,那也分是那种。”楼舒婉仍旧冷着脸,“点头之交也是私交,青木寨的关系虽然不乱放,但是……以他那个什么心魔的名头,真要找个过路的关系,当然问题也不大,他们既然是绿林间顶尖的人物,往日见过面,那也没什么出奇的。可生意还是生意,她是一寨之主,打开门做生意,那就有的谈。最重要的是,我们才进山,难道出了这种事,就要回去?”

    “楼姑娘说得有理,不过,三太子这边之所以担心,也是有道理的。总是谨慎小心些,把所有可能看清楚了才好。”

    楼舒婉没有反驳:“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为立威而来,裘孟堂既然杀了,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接下来我们最该做的,就是立刻回去,接收裘孟堂的寨子。”

    她顿了顿:“裘孟堂已经死了,他人一定会乱起来,我们是打着虎王旗号过来的,要接手很容易,先把局势稳下来。手上有人了,我们就有筹码,青木寨我们照常过去。我知道你们是大英雄,拉不下脸子,跟她道歉、谈判的事情,全都由我来,就算要死,我死第一个,你们说呢?”

    楼舒婉话语干脆直接,田实道:“倒也不是这样说……”先前大家是因为要在楼舒婉面前表现踢上了铁板,要说心里很好过,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楼舒婉平素就有机智在身,此时田实与于玉麟也能看出她已经恢复了冷静,说得这些,也确实是有道理的,便不再反驳。

    “倒是那心魔宁毅,他到底是个什么底细?楼姑娘,你跟他到底有些什么过节,能不能解决。这些事情,你可以说一说吗?若是往青木寨去,说不定我们就还要跟他打交道……”

    楼舒婉脸上红了红,又白了白,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出声:“我……我不清楚他破梁山是借了什么力。我跟他认识,是在杭州,他是我一位姐妹的夫婿,是入赘的,他们夫妻到杭州游玩……我知道他是有些本领……后来遇上地震。方腊趁机取杭州。我家被留在了杭州城里,只得投靠圣公,再遇上他时,他是方腊手下抓来的囚徒。听说在逃亡的路上。他让圣公的手下吃了很大的亏……”

    女子组织着语言。语速不快,但尽量清楚地说起对宁毅的印象。这一努力对她而言也是艰难的事情。田实与于玉麟听着,火光中的脸色却是各自变幻。他们先前才吃了瘪。此时听着楼舒婉的陈述,却是颇有些将信将疑,看着女子似乎有些**的脸色,心道:心魔就是这种人?你他妈唬我吧……

    又想:人家武林大豪,可能表面上是文质彬彬的,你一个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又怎能看得出来。这心魔与朝廷有关系,想是在杭州时与圣公作对,被圣公方腊或是方七佛等人抓住了想要招降。如此想来,圣公或是方七佛在杭州时,与这心魔竟有过交手?这类宗师交手,多半惊天地泣鬼神,可惜未能有幸一见,圣公起事败北之后,竟连传都未曾传出来……

    两人如此想着,对这类武林盛事的湮灭,不甚遗憾。

    事实上,有关于心魔灭梁山的理由,江湖之上还是有着一些清晰的传闻的,至少当初宁毅自己就安排人在宣传,说理由是梁山匪众杀了自己妻子家一半的人。只是这类传闻在当时还能保持个囫囵形状,到得江湖上传啊传的多半就变了样。

    田虎一方与梁山一方往来不多,听这些江湖轶闻时,多半也就不在乎真实。类似于心魔大战梁山群豪,甚至于他以一人之力杀入梁山聚义堂,与宋江、卢俊义等人战得昏天暗地的说法也有不少。甚至于会有人出来添油加醋:“我告诉你们,宋江此人,我是认识的,他虽然义气,武艺却不是顶高。能与心魔大战的,乃是卢俊义、关胜、秦明、林冲这些高手。梁山义气,讲的是江湖道义,聚义堂里,不做围攻,但那心魔武艺也实在高强,就那样一对一的杀过一轮哪……”

    也不知他们到底有何过节,但在这件事上,对这女子,只能信个一小半……

    田实与于玉麟听着楼舒婉的说话,如此想道。

    ************

    “阿嚏,阿——嚏——”

    夜风之中,宁毅揉了揉鼻子:“啧,是被烟熏的,真不舒服……后面的跟上来了吗?”

    一路前行,祝彪点头道:“已经归队了。”

    “毕竟人生地不熟,不要再落单……再说榆木炮吧,还是觉得目前的威力,实在是不怎么大,不过,装的火药偏向于发光,在晚上的威慑力还是够用的。再加上声音,遇上马队是一定会惊,刚才我们自己的马都被吓跑了两匹,呵,也好。”宁毅低声说着,“毕竟大晚上的,这么大声音,谁受得了啊,呵呵……”

    那片山坳之中的战斗,在于玉麟等人溃败之后,并没有持续太久。宁毅等人的目的原本就不是杀人,不过杀戮停下来之后,他们还是在原地呆了好一阵子,方才启程。

    战后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治疗伤者,收敛手下人的尸体。这场大战当中,己方虽然都是高手,但仍旧有几个人战死或是失踪。虽然宁毅本身是个不择手段的资本家、吸血鬼,但对于自己人的死亡,终究还是有一定的心理障碍,打胜之后,也谈不上太过愉悦。

    当然,自去年以来,宁家受到的刺杀太多,看家护院者的伤亡,也不是第一次了。尽量安置好能找到的几具尸体的同时,他也分了一队人到周围找马。裘孟堂与于玉麟的那次冲锋中,前方的骑士足有七八十人,如今大炮一响,马全跑了。武朝产马甚少,有的也多是驽马,这一次将那些跑掉的马匹找回来大部分,以竹记不缺钱的状况,也算是赚了一大笔。

    地雷的威力有了实战的验证,榆木炮已经变得更加稳定,但即便发射不多,仍旧炸开了一架。这些事情,宁毅也让身边的人尽量记下了数据,由哪个角度打的,怎么打的,真实杀伤力有多少,到底是光和响声吓人,还是真炸死了多少人……等等等等。

    稍作休息之后,众人拔营启程,准备去往前方一个山谷之中再做歇息。赵四眼下已经知道了宁毅的厉害,甚至隐隐知道了对方“心魔”的外号——这个据说杀人如麻的名字他是听说的——便再也不敢将那“罩得住”的架势摆出来了。

    前方山谷中的地势,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天然营地。宁毅等人过去时,山腰上竟还有一间小屋,虽然破旧,但大体还算完整。

    “……这条路我们回寨子常走,前面是个打猎的屋子,有时候住猎户,我们经过时也住一住,虽然简陋,但至少能挡风遮雨,宁公子今晚可以在那里休息,总比在野地里好些。”

    “那就谢谢赵四爷了。”

    “哎,宁公子叫我赵四就行。赵四爷担不起,担不起……”

    如此的对话之中,众人走到了那小屋的前方,却见屋子里有人点起了灯光,破旧的窗户上映出了那人的剪影。

    “有人先到了啊……”

    那灯火移动片刻,在窗前的桌上放下了,祝彪、赵四等人无声靠前,护住宁毅。房间里,那人影似乎放下了斗篷上的头罩,片刻,旧木门发出吱呀的声音,在众人面前缓缓打开了。

    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她走出门来。赵四靠近了一步,然后陡然跪下了:“大、大当家的……这位……”

    他偏过头想要提醒旁人一些什么,宁毅已经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唇间轻轻发出叹息:“啊……”

    夜晚昏黄的光芒中,宁毅走到对方的身前,相隔一节阶梯,一步距离,方才停下。赵四听见他说道:“血菩萨。”语气之中,竟似有些许戏谑。

    “宁人屠。”

    令赵四不由自主跪下的女子,在夜色中的屋檐下如此回答道。由于赵四是在青木寨扩大之后才加入的,他往日里也曾见过“大当家”厮杀时的情景,发怒时的情景。也是在此时抬起头来,他才第一次看到,那武艺高到令人生畏的女子脸上,有着如此清澈的、喜悦的笑容……

    那一刻,周围温暖的光芒,都聚在对视的两人身上了。(未完待续。。)

    ps:  顺手的,求点月票^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