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二九章 英雄好汉 祸水红颜(下)
    入夜了,延绵的吕梁山中,有狼的动静。

    越过树林与山岭、黑暗间蜿蜒的溪流,一处山林间,由人造成的不祥的骚动正在发生,一簇簇的火把或聚集或分散,疯狂地向着前方蔓延。

    喊杀声撕裂夜空。

    “杀——啊——”

    挥舞着手中呼啸的火把,一群狂热的山匪嘶吼着从前方的山腰冲了下去,越过前方那颗突兀的大石时,一名山匪冲得太快来不及躲闪,被同伴挤得砰的撞了上去,然而周围的十多名同伴没有人理会他,头破血流中,其中一名同伴踩过了他的后背,朝着前方敌人杀了过去。火光呼啸中,地上的那名山匪看见有同伴的人头和手臂飞了回来。

    惨叫、呐喊,兵刃相交的罡风,在前方数十人的混战中激烈得像是煮沸了的浓粥,此时这山腰的上方、下方,还有一拨拨举着火把奔突的人群。有追杀了一路的山匪,也有那杀得有条不紊的小团体,如同一道不断变幻着后退的曲线。眼前的这堆人中,他们看见那武艺最强的敌人乃是使两把泼风快刀的瘦子,硬生生地挡住了小响马寨中的三寨主。相对于裘孟堂双刀的凶戾与诡谲,眼前这人的快刀却偏正,明明挥得很快,却偏偏有一股从容不迫的气氛在内。扑上去的人却往往在反应过来之前,就被斩得四分五裂。

    在这山腰稍上方一点,身材魁梧高大的疤脸汉子一面如散步似的后退。一面挥舞手中钢刀,与身边的同伴配合着,让冲上的山匪化为尸体永远地留在地下。名叫聂山的汉子一手五虎断门刀并不精妙,却是凭着蛮力与冷静,一刀一刀地将敌人杀得胆寒。

    更多的敌人从这边冲上来时,足有十六七人的队列自他后方呼啸冲来,铁枪阵一刺、一收,便将前方**名山匪的身体洞穿,随后第二轮的齐刺,山匪们扑了上来。其中一名山匪抱着滕盾。狠狠地跃起撞在枪阵上,聂山与枪阵将那滕盾的来势一推,后方便是一声吐息的暴喝,一道身影撞了出来。猛烈的贴山靠!

    混乱的战阵当中。没有多少人会跑去欣赏招式的华丽。只有四分五裂的滕盾飞舞而出。后方的山匪可能也是个悍勇的小头目,同样口吐鲜血飞起在空中。同时被撞翻的还有好些山匪,他们倒地的同时。嗜血的枪阵已经疯狂地刺了过来。

    使出那记贴山靠的田东汉望了一眼聂山,胸口剧烈的起伏,犹如风箱一般,他平息着身体内翻涌的气血,同时也将目光望向周围,扫视着其它需要帮忙的地方。高手比武,讲究的是力不可出尽,这类大规模厮杀却不一样,一招使出,直接豁到底,一旦奏效,剩下的便交给身边的兄弟。

    视野的那头,举着火把的山匪或三三五五,或十几二十的还在往这边冲杀过来,整个山岭,都已经化作修罗场了,一拨拨的人厮杀在山间、草丛里、溪水中。再远一点,那外号小响马的双刀客也在试图游走冲阵,而在这边,除了田东汉领着十几个高手查漏补缺,挥舞铁枪的祝彪也在游走厮杀,死死的盯住裘孟堂。不时举着那染满鲜血的铁枪哈哈笑着,跟对方挑衅一番。

    裘孟堂偶尔便与祝彪厮杀一阵,随后便拉开距离。他的双刀在吕梁已经有赫赫声名,但真论起武功来,比此时的祝彪甚至还要稍逊一筹,毕竟祝彪的老师乃是栾廷玉这种可以与周侗比肩的高手,裘孟堂却并非科班出身,只能以狠辣和诡诈弥补。而且眼下也不是高手单挑,双方背后随时都有几个十几个的帮手,祝彪虽然中二,但他的游走范围,是绝对不会离开己方战线太远的。

    裘孟堂也绝不敢直接杀进竹记的阵列里。他此时已经看出来,对方虽然只有一百多人,但其中的大多都是好手,江湖上的一流高手都有好几个。祝彪若是陷入他的包围,或许对着一帮乌合之众还有可能负伤杀出,裘孟堂若是敢杀进去,对方只要十几个人围上来,他哪怕带了几十个手下,恐怕也得把命留下。

    这一天的厮杀在入夜时分其实有所减弱,但随着天色完全陷入黑暗,小响马寨子里的人陆续赶来,激烈程度便不断地上升。竹记这边虽然都是高手,对上四百多人毫无压力,然而陆陆续续增加到上千人后,仅仅百余人的力量终究还是阻挡得不容易的。

    “怎么样?伤没事吧?”看着聂山身上已然有了几道刀伤,调息过来的田东汉问了一句。聂山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注意着周围的厮杀,随后朝着前方指了指:“那边才是麻烦。”

    火光延烧中,这片杀阵的那头,有数百人的军阵仍在一路沉默。田东汉笑了笑:“早就注意到了,大概三百多人,跟一路了,可能是他们的杀手锏。老板也早就注意到了。”

    “那就行。”知道宁毅心中有数,聂山便不再多话,抬眼看了看最近的敌人还在十几丈外,他钢刀挥了挥,带着身边的几个兄弟继续后退。田东汉一挥手,带着人朝下方的溪流边扫了过去!

    田东汉、聂山、宁毅等人都注意到了后方那三百多人的军阵,而在那边,于玉麟、田实等人也在盯着战场上的状况。这一路过来,小响马的寨子已经留下了五六百条人命,然而对方不过百人的阵型仍旧保持着韧性,不断后退。惊叹之余,于玉麟与田实也在议论着整个战局的状况。

    “……若是一般的走镖,或是护送什么大人物,会有一个两个撑得起大梁的人。敌人杀过来了,他带着身边的人抱团,只要不死。就能让别人有一根主心骨。所以一般劫道,主要就是杀镖头,杀了镖头,其余人心就散了。”于玉麟指着战场讲解,实际上,倒像是在说给楼舒婉听,“但这帮人确实厉害,高手太多了,能顶的起大局的……看,那边那个使双刀的。那个使枪的。那边那个,也是上过战场下来的,根本不是一般的高手……五六个人就有一个,难怪他们敢走这条路……”

    上千人厮杀的战场。已经相当混乱。但只要看得久了。有些东西就会变得清晰。山腰上的双刀,战场上游走的钢枪,纵横来去的枪阵。疤面巨汉的大刀,临近山顶那边,一个年轻小伙子身法灵动,身上兵器已经换了好几件,冲上去的山匪遇上他就倒下,杀得令人心寒,距离众人最近的溪流边,一部分的厮杀已经蔓延到水里,染红了溪流,竹记那边的人正将一名同伴从水里拉出来,在他们之中,使铁棒的中年头陀手中棒影呼啸,将冲来的山匪打得东倒西歪,也不知砸开了多少的脑袋。

    血腥气弥漫,一路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呻吟惨叫的伤者。楼舒婉看着这战局,拳头在衣服下攥得紧紧的:“是不是……他们真的太厉害……”

    楼舒婉心中已经开始承认宁毅的厉害,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出奇,然而于玉麟只是淡然地笑了笑。

    “真正的武林高手,在树林之中,可以以一当百,逐个逐个的将敌人全部杀掉。若是在开阔的地方,以一敌五十,都不可能。若是这些人还有大量的训练,或是精锐亲兵、江湖高手,面对合围能以一敌十恐怕就已经很了不起。战场这东西,跟个人勇武又不同,有些时候,打破了胆,两万人可以打八十万,但更多的时候,数字就是数字。他们再厉害,只有一百多人。”

    于玉麟顿了顿:“小响马裘孟堂是个草包,当然,也是他猜错了对手,太过轻敌。一千多人,一拨拨的来,结果全都交代了都有可能。但无论如何,一千多人就是一千多人,哪怕是上百高手,真杀到这个时候,手也该软了。楼姑娘不用担心,这仗,终究也只能有一个结果。”

    田实看着那边,皱了皱眉:“不过,他们虽然一直在撤,但始终没把距离完全拉开,似乎有些问题。”

    “前面一拨人还是将距离拉开了的,因为他们进山的时候,带了货。”于玉麟道,“这批高手在后面挡住,货和没有武艺的先往前走,拉开距离之后,这些高手脚程快,可以追上去,这样一来,裘孟堂恐怕也已经没有锐气继续追下去,倒也是很简单的想法。”

    田实笑了起来:“于将军的想法是……”

    “咱们可以去跟裘寨主打个招呼了。”于玉麟笑道,“很多时候,假败变真败,假逃变真逃,也都是很简单的。”

    几人如此说着,随后也去跟裘孟堂打了个招呼。战场之上血腥弥漫,裘孟堂杀红了眼,也知道这次自己是栽得大了,他开始放松攻势,聚拢人手。过得不久,竹记的众人阵线一收,开始飞快地后退,裘孟堂领着数百人,没命地追杀上去!也在此时,后方陡然传来一阵怒吼,震颤了夜空。

    “虎。”

    “虎——”

    随着三百多人的声音一同发出,恍然间地面都开始颤抖起来。这是田虎麾下精锐冲锋时出现的威势,五十多人的前锋马队迅速赶上裘孟堂的锋线,后方的士兵紧跟而来。裘孟堂的人手虽然已经折损半数,但仍旧有六七百人之数,这片刻间,锐气已失的他们仍旧被于玉麟手下的三百多人裹挟起来,掀起了惊人的士气,近千人潮水般的疯狂前冲。

    即便是落在后方的祝彪等人,看着汹涌而来的火光锋线,都隐隐有些胆寒,然后,他们退入后方的山坳……

    那一处的地方,说是山坳,其实也是不对的,口子有点大,两边坡度又不算陡,设伏的条件,其实并不完善。裘孟堂本是地头蛇,又哪里会被这样的一个口子所迷惑,上千人咆哮着,汹涌而来,于玉麟一看这地势,也根本不放在眼里。这样的气势推过去,对方又在后撤之中,仗已然打完。

    多年的经验,高超的眼力,一旦做出决定,就不会迷惑或是动摇,而事实上,于玉麟的判断,基本也是准确的。裘孟堂策马冲入山道之中,挥舞双刀,前方视野上的人群扩大,祝彪跨步拦路,悍然挥枪。

    兵锋相接!

    “要你命——”

    山道那边,赵四手持钢枪,看着旁边那个神经病的书生还在摇头晃脑地哼着无聊的调子。

    “日出嵩山坳噢噢……林中尽飞鸟噢噢……”

    轰轰轰轰轰——

    巨大的响声,震动了地面。

    山坳的口子那里,千人冲阵约五分之一的锋线上,光芒开始升起来,有人倒飞了出去,石头爆开在空中,碎片乱飞,战马昂的一声扬起了蹄子。静谧的夜晚,这比冬天爆竹响了十数倍的轰鸣令得所有人都为之惊愕起来,一大群的人就在冲锋中被挤倒在地上,后方的人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停下脚步,随后被撞得东倒西歪。

    在山道口草草买下的地雷并不算多,但是以拉线的方式同时触发,在这样的夜里,委实爆发了无比的观赏性。乱象在一瞬间爆发开来,有些人还弄不清发生了什么,有些人仍旧朝着前方冲过去,随后,便又是一声响。

    轰——

    火球从前方飞来,呼啸着划出光柱,爆炸开来!

    被胯下战马甩下的裘孟堂一阵快刀,从地上翻滚起来,手中兀自挥刀,须发皆乱:怎么了!怎么了!

    他在心中想着,口中喊出来的是:“什么妖法——”

    轰的又是一声,这次火光是从侧面的山坡上发出来,在巨响之中炸向了人群,爆炸之后,点点火光,炸弹中的铁屑在空中拉出凄厉的血线。大概一次呼吸之后,又是火光亮起,这次在另一边的山腰上,交叉而来。

    竹记的众人握紧兵器,朝着前方推过来。

    光柱一两次呼吸便是一道,带着巨大的响声,有节奏感一般的交叉射出,到得第五响、第六响的时候,整个局面就已经彻底乱了,远远望去,那山道之中交错亮起的光芒与爆炸,犹如天罚一般,令人生畏……(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