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二六章 绵延山路 浴血菩提
    雨水哗啦啦的,打落屋檐,雨中的长街上,对着马队拱手的,是一位披着蓑衣的中年男子。

    “……兄弟姓赵,赵四,承蒙道上诸位给面儿,送兄弟一个匪号,罩得住。吕梁这一带但凡有事情,找我赵四,一般都能说上句话。几位既然是走大当家的路子过来,接下来的事便包在赵某的身上了。敢问众位兄弟,怎么称呼啊?”

    “罩得住,这个名字不简单哪。”马背上的书生拱了拱手,“在下宁毅,江湖人送匪号血手人屠,旁边这位乃是焚城枪祝彪,以及在下的一众兄弟,见过赵公了。”

    那年轻书生的声音慢条斯理,说得却也是一板一眼,充满了古古怪怪的江湖气息。旁边一匹马上名叫祝彪的小年轻打过招呼之后低下头,眼中发亮:“焚城枪……好外号啊。”那“罩得住”拱手道:“久仰。”

    他往日在吕梁走动,倒是没听过“赵公”这种文绉绉的称呼。打量过两人,心中道:“像是几个雏儿……”

    吕梁山一带势力生态复杂,青木寨虽然打开门做生意,如今也已经有了一定规模,但要走吕梁这一条走私道路,仍旧很不简单。一般人没有关系,找不到人牵线搭桥,基本上也是难以得其门而入。这位赵四便是青木寨在外面的引路人之一,他看来三四十岁的年纪,背后背一把略有锈迹的大刀,目光闪烁之中。也有几分精明的神色,属于那种武艺或许不是很高,但在道上比较吃得开的人,这或许也是青木寨选择他的原因。

    宁毅等人过来这边,在附近已经将所有的大车留下,改成马队驮着货物进山。他们使用的是红提曾经留下的联络方式与切口。虽然属于大当家的关系,但也没什么出奇的,很难说是什么地方找过来的关系。

    那赵四一路上打量商队,不久之后心中便有计较,眼前这帮人显然是来自南面某些有背景的大家族。只看领头的几个都还年轻。就知道该是大家族里出来历练的接班人。商队该是第一次走这边,但看后方队伍中的汉子一个个身板、武艺都不弱,走起路来的精气神或许与当兵的也有些关系,至少在吕梁山以南。该算得上是半尾强龙了。

    只不过。这类强龙。一旦过了山,往往也就算不得什么了。南来北往的做生意,尤其是出吕梁的。要的不是锐气,而是在任何环境里都能找出办法来的随机应变。否则一旦过山,鱼龙混杂的情况下,真的是龙也得盘着,虎也得趴着,一两百人的队伍,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怕的就是年轻人领队、刚强易折。

    赵四心中如此想着,但作为领路人,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到位的。青木寨虽是从吕梁山中发展出来,对外看来仍旧是匪寨,但内部已经极讲规矩赏罚。在赵四等人眼中,这是大当家“血菩萨”往南面军队里学来的规矩,却不知道给他们定下这些规矩的,就是后方马车里的年轻人。

    双方汇合之后,雨中又行得半日,才算真正进入吕梁山的范围。这一片的地方山势延绵、道路崎岖、人居渐少,与南面已经是不一样的两个地方了。

    位于边境之上,吕梁山不仅长年处于战乱当中,另一个问题还是贫瘠。纵横的黄土坡,稀疏的植被,种在这里的作物,收成通常都不好,后世相对适合在此种植的土豆此时尚未传入中国,水并不很缺,但若遇上大雨,便容易转成洪涝。

    居住在这类地方的人们,要么走了,要么死了,留下的与其说是故土难离,不如说是压根就没有迁徙的想法。两百年前这边还算相对太平,此后战乱与打草谷一年一年的将这里梳过一遍,有些人死了,有些人躲进山中,寻找新的地方生存。粮食的总数本就不多,又被抢走一部分,剩下来的,便只能同类相食。

    饥荒年间,山野之中,吃人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武朝逐渐发展起来之后,吕梁以外,粮食算是够的,虽然很难说直接帮助到了吕梁山什么事,但这几十年来,饿到吃人地步的饥荒倒是不多,但饿死人,却仍旧是常态。总量有限的情况下,要养活一部分人,另一部分便一定会被饿死。这是最残酷的生存法则,无关人的慈悲好恶。

    人若是到了快被饿死的状态,什么事情都是会做的。这一片地方便如同养蛊之地,久而久之的,大多的秩序被打破了,道义变得若有似无,道德也没什么人去讲,唯有生存本身变得清晰。在这种环境下生存起来的人们,有极其残忍的,也有极其单纯的,又或是两者皆有……并不是没有人想要建立秩序,但作此努力者,通常都失败了,以鲜血与死亡做结。

    偶尔他们会与外界发生一些冲突,也偶尔,外界军队觉得有利可图的情况下会进来,想办法杀上一批人,然后交给国家作为剿匪成果。这样的事情,除了被杀者本身,基本上也无人理会。

    这样的情况下想要生存,人与山中的狼群,其实也相差不大。

    “……这个山里,不管哪里都不太平。外人基本上进不来。”雨已经停了,沿着山道前行的过程里,赵四指着周围介绍,“这里往西,以前有个马贼叫张大肚,风光过一段时间,大概……两年吧,然后就死了,被寨里的二当家杀的,尸体在山上挂了几个月,二当家接位不到半年,寨子也没了,现在几拨人打来打去,都是不要命的。有一帮猎户在那边扎了个营,嚣张得很,谁的面子都不给,所以我们现在得绕道。”

    “……要说能算得上号的,东北边一点。比较有名的是小响马裘孟堂,听说跟虎王有些关系,如今手下人不少,很有点声势。过去以后,有陈家渠的‘乱山王’陈震海,骷髅寨的‘黑骷王’栾三狼。过了咱青木寨,大概就要数方家的方义阳几兄弟……另外,北边最近还来了一帮辽人,听说是辽国亡了以后的溃兵,足有两千多号人。跟咱们青木。起过几次冲突了……”

    赵四是地头蛇,对于吕梁山中的大势力如数家珍。有时候山道边出现一拨人马,他便会过去交涉,打了一阵子切口之后。对方也就无声放行。事实上在这样的山中。麻烦的倒不是大势力。而是一些完全不讲规矩的小拨响马。势力一大,往往便有规矩可讲,只有那些吃完上顿不管下顿。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恶狼非常让人伤脑筋。青木寨即便跟他们讲定了规矩,说不定过了几天,这帮人就已经横死山头,换上了另一拨人。因此,为了维持一条七歪八拐的进山道路,青木寨也费了极大的力气。

    不少时候,宁毅等人都能看到这条山道附近插着的木桩,有的木桩上犹有尸体、骷髅头在。历历白骨、腐蚀插在高高的黄土上,这是最为野蛮的警示线,但尸体已经不多,可见最近杀人渐少,更多的只是不知立了多久的空柱子。

    “刚才那拨人,领头的叫做黄猿,是拨恶狼,但也得给咱们面子……这些地方,都是当初大当家带着咱们打过一遍的,当时一排都是人头,血从上面流下来,整个土坡都红了。”打发过一拨拦路者之后,赵四回来,挥手介绍着周围,目光打量着宁毅等人,脸上颇有自得之色,“如今要进山,宁公子这样有自己队伍的,自然是赵某一个人带,若是一些散户,便让他们等一批人一起进,咱们还是得派几十个人跟着的,现在都这样,当初这条路就更乱了……”

    赵四口中说的,是青木寨刚刚做这些事情时的状况。吕梁山虽然乱,但从这里走私过关的情况,一向是有的,要么是真正艺高人胆大的几路走黑镖的镖师,要么是一些投机取巧行险一搏的商人,吕梁虽乱,毕竟地广人稀,一旦过去了,也就能赚上一大笔。青木寨等人刚刚接洽这些商户时很不容易,纵然是本地人,过去一趟也得厮杀好几次。

    到得后来这生意开始做大,青木寨能提供收入和饭食,也迅速膨胀起来,为了维持一条相对稳定的道路,红提等人几乎跑遍各个山头。谈条件,打招呼,交手、杀人,或是小拨小拨的杀,或是大拨大拨的火拼,到头来,整条路上插了多少木棍,基本就有多少的人头。

    这期间,自然也有想要分一杯羹的,但事实上,只有青木寨真正将关系打通了整条路,一般人想要带队通过,往往就成了守在路边的“狼群”口中的食物。也有天不怕地不怕的,跑去把路堵住,或是毁了,想要勒索青木寨——这自然极其愚蠢,不久之后便被人带队杀上门来。

    “……便是这样,一遍一遍的扫,到了现在,提起咱们青木寨大当家‘血菩萨’的名号,谁敢不退避三舍!”马队前行,赵四一边说一边看着宁毅,他本想用这些残酷的事情吓吓这公子哥,说了半天,倒是觉得有些无趣起来。

    宁毅对这些事情听得津津有味,红提往日里见他,是不会提起这些事的,什么杀得血流成河啊,各种火拼啊。对于“血菩萨”这个渐渐在吕梁变得吓人的匪号,自然也没有提过。血菩萨……得杀人杀到什么程度才会有这样的外号啊……相对于“河山铁剑”这种好外号,“血菩萨”什么的,摆明是个龙套名嘛,见面了非得嘲笑她不可。

    “也是因为这样,去年到今年这时候,寨子里的人都还没饿过肚子。因为咱们青木寨的分润,附近山头也好过不少。”赵四毕竟还算是淳朴的山里人,此时看看宁毅,“宁公子从南面来的,没看见过饿死人的事情吧?”

    “去年南面也闹饥荒啊。”宁毅笑了笑,“这样说起来,最近道上传的,你们那位女当家要招亲的事……”

    赵四的目光冷了下来:“宁公子对此莫非也有兴趣?”

    “确实是想见识一下。”

    他说的是想见识,而不是想参加。赵四的眉眼才稍稍舒展开:“哼,那不过是道上谣言,不知道是谁在暗地里乱传,弄得最近一帮人都在往寨子里赶。大当家武艺高绝,一剑在手,百人都难近身,岂是那些庸人可以比的!比武招亲,一群不知死的东西……”

    他絮絮叨叨的:“从当年到现在,大当家一人一剑纵横数百里吕梁,多少好汉狠手都要闻风色变。前年的吕裳。狠人中的狠人。武艺高强,杀起人来六亲不认,跑到咱们青木寨捣乱,还不是被寨主追了一天一夜然后杀了。去年冬天。纵横吕梁西脉、最有势力的老狼主见咱们青木寨势大了。设计要伏杀大当家。山里一路追杀,大当家一人一剑,一支火把。还遇上了冬天里最要命的恶狼群,硬是被大当家杀出了一条血路,七天之后,老狼主还以为大当家死了,结果被大当家当着所有人的面砍了脑袋。还有更远的时候,汾阳那边有一支马匪……”

    见宁毅对这类事情听得有兴趣,赵四说起“大当家”的这些事,也是颇为自得。只是絮叨一阵之后,才察觉到身旁这年轻公子眼底的神情似乎有些变化,只见他仍旧笑着,柔声地问了一句:“到了这个时候,还要你们寨主在外面跑吗?你们呢?”

    “寨主身边,自然是有人的。”赵四挥了挥手,“不过吕梁山太乱,有人讲规矩,有人不讲,这些事情,很难跟你说清楚的……而且,我们寨主的武艺有多高,告诉你,我赵四只在寨主手下学过三式杀招,出来做事以后,才有罩得住这个名字,这些很难跟你们说,要是来个不开眼的,你就知道了……”

    被指责只让寨主出去做事,明显让赵四觉得有些不自在,补充了不少话。宁毅笑了笑不再追问。再行得一阵,前方又是一道山坳,山坳中一队人马远远地朝这边望过来。赵四做个手势,随后一夹马腹,继续去做交涉的事情了。

    此时已是下午,又行得一阵,众人才在附近一处山间扎营。这山丘倒不显得贫瘠,远远近近的有怪石矮树、并不茂密的灌木草丛,一条小溪自山间蜿蜒而过。夕阳西下,众人选的也是视野开阔处,远远的可以看见一处村落的残垣,现在显然是无人居住了。宁毅站在山麓上,看着太阳落下去的方向。

    祝彪扛着枪从不远处走过来:“刚才与那罩得住过了几招,这边的武艺与南方不同,都是生死搏杀中练出来的,重的是气势。一般的高手若是扛不住那股拼命的狠劲,两刀就会被杀,但若是扛住了,事情就难说。”

    宁毅却也笑了笑:“这边练刀不为比武,你若是扛住了,他们自然转头就跑,然后无所不用其极的报复回来。”

    祝彪的武学造诣要比宁毅高得多,对这些自然明白。事实上,虽然口中说的是那赵四的气势,但以赵四这些人的修为来说,有没有气势,在真正的过招中,对祝彪而言是没有任何差别的,这主要也是因为差距太大。他嘿嘿一笑,道:“宁大哥,在想陆前辈的事情吧?”

    “当初考虑吕梁山的时候,打的是走私的主意。”宁毅背负双手,皱了皱眉,“打开门来做生意,看的就是利益。但是以利益为核心,很难培养出足够的忠诚心。怕就怕几个老大为了利益结合在一起,平时发展很好,真到要出手的时候,大家就都畏首畏尾。”

    他顿了顿:“所以当初就提醒她,掌握在手里的武装核心是最重要的,能打的人要用最严格的纪律控制好,而在培养凝聚力的时候,她的个人武功和魅力要用起来,一个武学宗师只要稍微会一点管理,被人背叛的可能就会小得多。但现在看来……她这个人魅力,是不是培养得有点过了。”

    宁毅说话之中,语气颇为复杂。刚进山时听到各种事情固然是觉得有趣,陆红提的血菩萨外号也只当成笑料。至于杀来杀去之类的事情,宁毅固然向往平和一点的生活,但对于世上的黑暗面,是了解至深的。只是那赵四口中沾沾自喜的吹擂听得久了。才会真正从中析出复杂的心绪来。

    “……什么吕裳,什么老狼主。那个罩得住的话当然有折扣的,但肯定不至于太假。什么一人一剑一火把,冰天雪地里面对一群狼,后面还有人追杀,祝兄弟,你怎么想?”他想起那女人冰天雪地里面对狼群的景状,一时间竟觉得颇有美感,但随后,又不免叹一口气。

    祝彪耸了耸肩:“嗯。我觉得吧……狼也通人性的。如果只是一两只狼,我说不定也能吓跑他们。陆前辈那么厉害,一般的狼,估计根本不敢咬她。”

    “可那是冰天雪地。饿了一个冬天的狼群了……”宁毅挥了挥手。“她武功本来就高。说个人魅力,每年作作秀就行了。其余的……高压政策、神秘主义什么不好用,还喜欢亲力亲为。让她养一群人就是要替她做事的,难道养着好看的么。这次过去,得好好看看她山寨的样子才行……”

    祝彪在宁毅手下做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宁毅也教了他不少的东西,此时撇嘴笑笑,却知道自己没必要说些什么。也在此时,他陡然间察觉到什么,目光朝着不远处望去,那边稀疏的杨树林间,哗的有鸟儿飞出,然后便是砰的一声响,声音不大,响过一声,随即便归于安静。

    犹如陡然拂过山麓的一阵风,远远近近开始扎营的百多人中,有半数的都在这一瞬间被惊动,朝那边望了过去。

    那几乎是令人窒息的安静。营地之中,赵四飞奔而出,跃上一颗大石,解下钢刀,另一只手向后方一挥:“别慌!”当然,其实根本没人慌。

    呼、吸,杨树林间,又有人影陡然一闪,交错之中,发出“啊”的短促惨叫声,紧接着,树上出现人影,兵器交击之声。这边只听见简单的声音。

    “谁!”

    “出来——”

    “呀啊——”

    “大家当心,点子扎——”

    这些声音有的喊出来了,有的戛然而止。杨树林中染上了血迹,一颗人头滚过众人的视野,然后又有一具胸口被劈开的尸体被扔了出来。显然,就在方才,这片小树林中,两小拨人无声地相遇,随后展开了短促却致命的厮杀。

    赵四还想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回头看看。夕阳之中,后方众人一片一片地散开在这山岭间,有人持刀、有人持枪、有人持弩,无声地摆开了阵列,几乎没有人说话,杀气肃然。有几个人还在疑惑地向大石头上的他打量。有个之前与他有过交谈的、躲在石头后面的年轻人偏了偏头,无声地向他表示:你还不下来,站在那上面干嘛。

    更远处的地方,领队的两个年轻人也已经稍稍转换了位置,沉默而安静地打量着下方的一切,目光之中,几乎没有太过意外的神色。事实上,以宁毅的性格,吕梁山这么乱的地方,他怎么也不可能只将安全寄望于青木寨的一个带路者,忽然出些意外,有人脑抽,看起来或许麻烦,但还不至于令他大惊小怪。

    再回头,杨树林边,随着那具尸体被扔出,一道身影缓缓退出林子。那是一名身材高大的汉子,赵四今天就曾在马队中见过他。这人面有刀疤,身材魁梧,步伐稳健,身手看来就相当了得,再加上神情沉默而严肃,即便在吕梁山,恐怕也是旁人不敢乱惹的硬点子。在宁毅的队伍中,他是担任一个小队队长职责的。此时这汉子手中钢刀染血,朝着上方打了几个手势,便走到一处乱石后方,掩住了身形,随后,林中相继有数人撤出,是他手下负责警戒的小队成员。

    “有三到四百人,自东南来……”祝彪解读着对方传来的讯息,跟宁毅说了一下,宁毅点头:“接应聂山他们上来。”

    他口中的聂山,便是下方那汉子的名字了。这聂山原本乃是梁山之中的小头目,生性凶残,杀人颇多,后来在独龙岗的营地之中,武艺上受过陆红提的指点——主要是挨了打,忏悔之后,武艺便有精进。其实大部分的技艺,武艺也好艺术也罢,到达瓶颈之后能推动突破的往往是哲学领悟,也就是心性上的淬炼。独龙岗中的那些忏悔固然有其扭曲的一面,但也带来了某种极端的狂信因素。这样的人加上后来专以小队为团队的训练,在树林之中放哨式的小范围搏杀,他们几乎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对方偷偷进入树林的前哨精锐几乎甫一接触,便被杀光了。

    山岭间的运动安静而有序,有人警戒,有人收拾东西,聂山等人也已经自下方过来。远远的,第一批人出现在视野中时,赵四便看见这边有两人挽弓搭箭,刷刷刷的连续射翻了几道人影,对方连忙退下,但随后又变得越来越多,自东南围绕过来。

    “赵四爷。”宁毅靠近了过来,“这个时候能有三四百人过来的,你觉得是什么人?”

    “他娘的。”赵四磨了磨牙,“这里还是小响马的地盘,方才过那山坳时还跟他们的人打过招呼。他裘孟堂不要命了,对咱们动手,怎么想的,他娘!”

    口中说着这话,赵四朝周围看了一眼,眼见着这一百多人聚集、移动,每一个人身上的精气神竟丝毫不见紊乱,也终于确认了这帮人来头委实不简单。一咬牙,往人影出现那边冲了出去。

    “裘孟堂!裘寨主!”他冲着那边人影一声大喝,“我乃青木赵四,今日带众兄弟过关,乃是大当家的意思!买路钱你们已经收了,这是干什么!你们吃错药了!敢与我青木寨毁约——”

    他一个山寨中的小弟便敢跟对方叫板,这边是青木寨血淋出来的威势。暖黄的夕阳当中,那边一个声音发出来,正是纵横吕梁的小响马。

    “赵四。你带的那批人,我今日要留下,此后的事,我小响马自会亲向血菩萨分说。”那语调听来有些懒散,然而由内力推动,也是因为这边气氛肃杀安静,一时间竟响彻整个山岭,卷起冷澈的余音,“话只一遍,你,可以走。”

    山岭上,宁毅皱了皱眉:“总是遇上事,真是莫名其妙……”(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