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二四章 两年奠基 巨舰雏形
    去年的时候,在方七佛死后,陈凡曾经向宁毅开口索取榆木土炮,宁毅并未答应,倒并不是为了弄出什么技术壁垒来。而是为了应付金人南下,土炮的制作方法已经由秦嗣源转交给朝廷,一旦技术泄露,西瓜那边与朝廷开战出现了这样东西,自己便很难脱出干系。

    到得此时,许多情况在宁毅心中变得更加紧迫起来,特别是吕梁山所在的位置实在敏感,他便不得不尽可能早的将一些成果往吕梁山转移,以应付可能到来的一些麻烦。

    对这些麻烦,宁毅如今还没有特别清晰的认知。吕梁山的环境、民俗都有些特殊,与中原之地大有不同,青木寨是打算作为一个南北走私中枢而存在,主要考虑的目的--不管将来可能面对的是南面还是北面的威胁--还是一个守字。这样的考虑下,地雷、火药之类的物品,是大有用处的。

    当然,即便是石质地雷这种看来技术含量不高的东西,也存在相当之多需要克服的技术壁垒。这是后世最简单的地雷:将石头掏空,填充以烈性火药,铁屑等物,加上简单的引火装置就大功告成。而如今宁毅手头上有的只有勉强合格的烈性火药,引火装置其实还并不成熟,因为这个得涉及到火柴的出现。

    以引火的砂纸包裹火柴头,火柴一端系以细线。拉动细线,产生火星,地雷爆炸。后世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民兵们所制作的土地雷就是用这种方法。然而在眼下的武朝,如何达到这样的效果仍旧是个大问题。好在眼下这个时代粗陋的炼丹师们已经接触到硫、磷等物的化学变化,辅以火石以及对大量易燃物的研究,也已经能勉强达到引爆的效果,只是安全性不高,在安装之时,仍旧需要小心翼翼地对待。

    但无论如何,只要还有时间,在宁毅指向性的要求下,这类小物品的发展出现。终究是不难的。既然这次要过去吕梁。他便先将这些不成熟的东西运过去,至少先让吕梁的人学会掏石头再说。

    除了地雷,榆木炮的制作在宁毅这边已经到了一个相对成熟的阶段,至少在宁毅的控制之下。有少数的几个兼任炮手的工人。已经能够掌握到制作土炮的诀窍和发炮的弹道规律。在这个基础下,榆木炮的炮身,已经可以尝试与钢铁结合。而吕梁山那边研究土高炉的匠人。想必也已经掌握到一些经验了。

    有关于技术的发展,宁毅知道最稳妥的方式是依赖于基础科学的进步,但在他的手上,根本不可能有等待基础科学的时间,因此竹记麾下的研究室里,进行的只是大量基于穷举法的实验。

    首先确定各种实验方法,数据与步骤记录的方法,而后就是无数敲脑门式的材料实验,记录现象,总结规律。宁毅在这方面的手段是简单粗暴却又极有针对性的,唯一的目的在于:爆炸。

    一切以不同方法得到火焰或是爆炸的试验,只要拥有独创性,可重复性,就可以得到奖赏。而在此之后,对爆炸的材料进行逻辑上的对比,寻找差异,总结规律,只要能给出一定的、靠谱的解释,就能得到更多的奖赏。

    在这个年代,真正算是研究化学的入门者,都是类似公孙胜一般的炼丹师,而能接触到爆炸的,多是烟花爆竹的匠人。宁毅便是将这两者集合起来,制定基本规则,给出奖励档次,其余的便任由他们发挥自己的积极性。

    不过,这其中真正发挥重要作用的,也就是那些包含“对比”“穷举”在内的基本规则,一两年的时间以来,最初被招进竹记的匠人即便天资平庸,也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科学研究方法,包括对各种基本元素的存在——这在最初自然是宁毅所传授——也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套理解。

    此时武朝匠人的地位低下,负责军方设备的工部造作局虽然也有火器业务,但其中的匠人即便已是小吏,也是绝对比不上宁毅能给出的待遇的。而在金钱的奖赏之余,竹记还能利用相府的关系,将一些匠人的孩子送入私塾,这才是更加令人趋之若鹜的东西,以至于造作局火器司中如今有不少匠人甚至都在帮宁毅这边做私活。

    “……东西放好、垫好,路还长,注意别磕磕碰碰了。火药一定给我看好,一点火星都不能见,阿四,这事情你们一定要上心……”院子里雨在下,宁毅检查着要带去吕梁山的货物,叮嘱着众人,另一边,也在听妻子说起家中的情况。

    “……竹记之中办的那五子棋大赛,最近参加的还挺多的,聂掌柜他们,如今也在跟着凑热闹。快要与那些护院五日一次的比武差不多了,聂妹妹组织起这些事来,却是井井有条。”

    “她能有喜欢的事情就好。至于聂掌柜,似乎还未娶妻,是想在姑娘们面前表现一下?”

    檀儿抿嘴笑道:“是有可能哦。”

    檀儿说起的竹记最近的五子棋比赛活动,此时的竹记不断拓展,规模已经发展得相当庞大。以汴梁为中心,酒楼一共已经开了十四家——赈灾事件虽然让宁毅结下了不少仇敌,但累积的人脉对于竹记这一家商铺来说,已经非常恐怖,几乎哪个环节都不缺朋友与合作伙伴,加上宁毅的能力,计划作出,合同签好,金钱注入,接下来就会直接进入循环程序,实现软着陆。

    酒楼之外,去往四面八方的竹记大车有近三十辆,每一辆配备保镖两名,推销员一名,裁缝一名,说书人一名,有时候还会酌情增减。这之外,城外有负责各种研究的大院。目前人数大概有近三百。负责制作藕煤、煤炉、香水、香皂、蚊香、果汁等各种物品的作坊,与王家合作的印刷作坊,苏氏布行的作坊、店铺、设计人员,目前宁家大宅的居住人等等等等……累计起来,眼下在宁毅与苏檀儿这对夫妻手下吃饭的人,在眼下其实已经拓展到四千人有余了。

    一两年的时间里,拓展到这样的规模,对于这些人的生活娱乐,宁毅是从来不曾放松的,后世的企业文化。也正是由此而来。事实上。在这个没有电的年月里,普通人在娱乐方面的贫乏,是后世人难以想象的,白天还好一些。到了晚上。除了抱着女人去床上。几乎就再无事情可做。一开始手底下人数少时,宁毅就尽量要求手下人组织半月一次的文艺晚会,竹记的麾下有说书人、杂耍艺人、也能联系到擅长歌舞的风尘女子。这种事情并不难。

    当然,娱乐项目也不只是看看表演就行了,独龙岗的那些武者加入进来后,宁毅便以强健体魄为名组织比武、蹴鞠等活动,另外让手下的说书者们讲这些事情安上个好名声在内部宣传,譬如说晚照楼的某某一双铁拳无双无对,雨燕楼的某某腿功了得,曾经威震河朔云云。此时竹记还是以一栋栋酒楼为中心,议论之余,大家不免好奇谁更厉害。而每隔十天半月,便会有一次比武选拔,而后让人交流比试,成绩好的,便有奖励。

    在独龙岗出来的那批武者,一部分原是梁山上杀人无算的凶徒,改造忏悔之后,性格反倒变得慈和起来,对于奖励倒是没什么**。但是他们手下带的弟子个个年轻,对于这些事情还是有兴趣。而另一方面,比武的观看者虽然大都是竹记的员工,但这些人之中,也有女子,甚至矾楼的女子听说之后,也会找机会跑来围观。对于比试者来说,这其实倒是莫大的鼓励了。

    宁毅对比武严格要求控制在强身健体的方向上,比试点到即止,私下倒可以互相交流。由于控制得好,这些原本在独龙岗就有交情的比试者比试过后也不至于伤感情,倒是令得竹记的员工之间互相认识得更多了,其中还很是出了几个“明星”员工,他们当中有原本梁山的凶徒,也有这些人教出来的年轻弟子,如今在宣传之下,大部分竹记的人都知道某某楼的谁谁谁很能打,谁谁谁又很愿意帮助人。到得今年开春后,大部分人在京城聚集领红包时,宁毅还让祝彪与大院那边的公孙胜比试了一番,虽然这比试以表演性质居多,但两人都是高手,还是令得众人大开了眼界。

    这样的比试中,出风头的大都是竹记中聚集的武者。在此之外,五子棋的比试首先却是在檀儿的布行中兴起的,首先教布行女工们下棋的乃是娟儿与杏儿,随后苏檀儿便干脆在员工中办了五子棋比赛。这些女工大都不是太聪明的人,一般流行的围棋,她们是下不了的,五子棋却是相当简单。最近的布行便在为此进行重重比试和选拔。

    而在竹记当中,同样的比试便由酒楼的原主人云竹接手了,甚至有几个掌柜也参与其中,预备选出最厉害的几个人,之后再跟布行那边加起来办一个“总决赛”。

    这时候的儒学还没到存天理灭人欲的那一步,对女子的要求虽然也有不少,但还不至于看一眼就能叫非礼。这些比试中,有时候男子女子互相看对了眼,彼此认识、有了好感,也是正常。此时已经成了的几对佳偶,算是最让檀儿高兴的一件事。从去年以来,每一次有类似的事情,提亲、婚礼上或是檀儿或是宁毅都会亲自出现,送上彩礼或是担任主婚人。

    检查要带去吕梁的物品,述说最近的事情,交代接下来的“苏宁”运作。虽然是刚刚回到家,但能属于夫妻俩的时间并不多,东西搬完,与家中的苏文定、杏儿等人说完话后,宁毅又去看了宁曦,快两岁的小孩子喜欢磕磕绊绊的乱跑,宁毅与檀儿牵着手在走廊里跟着,算是闲下来的时间。

    “爹爹,娘亲,追~~不上我——”孩子在前方奶声奶气地说着,然后啪的摔在地上。檀儿“哎”的一下想要跑过去,被宁毅笑着拉住了:“男孩子,摔一下有什么关系。”

    果然,宁曦两只手撑在地上,然后便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了,他拍拍沾了灰尘的手,然后将两只小手伸进屋檐外的雨幕里,宁毅与檀儿终于还是笑着过去,用手绢将他的手掌擦干净了。

    过不多时,云竹也冒雨回来了。她与宁毅说了些五子棋大赛的事情。转眼间。天色夕暮,到得晚饭时,一家人坐在了一块,此时人数已经不少。檀儿、小婵、云竹、锦儿、文定、文方……锦儿已经拆掉了头上的绷带。但由于之前围着额头的缘故。此时仍旧显得单薄憔悴,额上的皮肤格外苍白一些。宁毅又叮嘱了一番离开后的事情,最主要的是属于宁家自己的私塾问题。通过相府、尧家、王家的关系请先生的事基本已经谈妥,接下来的各种俗务,变得由他们盯着了。

    此时的京城“苏宁”,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大家子了。晚膳过后,宁毅倒还找了文定等人到一边说话,让他们别欺负云竹、锦儿她们……

    ****************

    由于宁毅的回来,虽然大雨还在下,但夜色中的宅子还是显得热热闹闹的。锦儿回到房间之后,盘腿在床上,伸手托着下巴,有些新奇的感觉,但也多少有些失落。她新奇的是这是她过门后第一次与宁毅与苏檀儿、云竹姐围在一块吃饭。几个女子分享一个男人,哪怕喜欢他,这感觉真要说好,也是不可能的。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她与大妇之间曾经有过误会,如今还显得陌生吧。她因此感觉复杂,心中的失落,也大多由此而来。

    当然,这种感觉并没有让她觉得压抑,并且这也是大部分如她一般的女子的归宿了。她努力让自己觉得,自己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待会宁毅若来找她说几句话,她要表现得高高兴兴的,而后再去找云竹姐聊天……如此想着,宁毅却比她想象中来得要晚。

    时间已经不早,她想要出门找云竹姐聊天时,宁毅才从外面进来,吓了她一跳。宁毅关上门,牵着她的手到床边,让她坐下。

    “我刚从你云竹姐那边过来,锦儿,娶你过门之后,我们还没有这样好好说一次,明天我就要走了,有些事情,是要特地跟你说的。”

    搬了张椅子在窗前不远处放下,宁毅的语气严肃。

    这是要训我了——锦儿心中这样想着,却并没有不舒服的心情,其实这样的谈话是应有之义,自己作为小妾刚过门,他要离开了,肯定是要找自己叮嘱一些事的。譬如不要跟大姐吵架啊,要顾全大局啊之类之类的。因为宁毅的正式,于是她乖巧地并拢双腿坐在床边,双手按在膝盖上,等着男人来训他。

    宁毅坐在椅子上,随后觉得两人的距离远了一点,将椅子拖近了一点,他握起锦儿的双手,想了片刻,笑起来:“其实,我明天就要走了,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我知道成亲有些草率,接下来也没有多少时间陪你,但不管怎么样,锦儿,你过了门,是我的妻子之一了,所以……今晚我会留在这里陪你,好吗?”

    锦儿眨了眨眼睛,对于“妻子”的称呼有点疑惑,脸上却已经红了,脑袋有点晕乎乎的,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点了头,说了些什么,眼前的男人也说了“洞房”什么的。接下来,一切都开始变得有些晕乎乎的。

    他们是过了好一阵才到床上去的,聊了一会天,但聊的是什么,锦儿随后却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呼吸的热气,她觉得自己应该从容一点,因为该知道的她其实都知道,但心中依然紧张忐忑,男人将她抱起来了、放下去了,她也没有反抗,甚至试图帮忙,可又觉得自己的动作笨拙起来。比较清晰的感觉是身上衣物被褪去时的那一丝微凉,由于凉意来自腿上,那个时候该是贴身的长裤被褪去了,她记得自己以前听说过一些动作,虽然做出来有些不知廉耻,但对着自己的男人,显然取悦他就好了,不过那些动作有没有做出来她也忘记了,回忆起来,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只记得当身体里陌生的痛楚传来时,心倒是沉甸甸地放了下来,很踏实的感觉……

    这个夜晚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的记忆中,宁毅替她擦拭了身体,她想自己去的,但她最终沉沉地睡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她抱着他的身体,还想睡,但脑子里记得他天不亮就会离开的,所以想起身给他准备洗漱的热水。但宁毅阻止了她,不让她起来,她看着男人的样子,知道他会离开一段时间,所以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渐渐闭上了眼睛,进入梦乡。

    ****************

    雨已经停了,天没亮,宁府门口亮着大大的灯笼。车队已将启程,宁毅与檀儿、小婵、云竹等人告别,将她们没人抱了一下,亲了亲额头,对宁曦也做了同样的动作。将上车时,他回头望了那深深的府邸,望了给他送行的那些人。

    远处的小楼上,裹着被单的女子偷偷地从窗口探出头,往院子的大门外瞧过来……

    “走吧。”

    祝彪跟他打过招呼,一同上车,见了他的神情,问道:“想什么呢?”

    “觉得……有点对不住人。”

    “啊?对不住谁?”

    “你这么帅,说了你也不懂。”

    “呃……”祝彪愣了半晌,挠了挠脖子,“那我……接下来该怎么说……”

    “走吧。”宁毅笑了笑,“启程了,去吕梁。”

    “启程了——”祝彪往外面喊了一句,随后笑着,兴奋起来,“又能见到陆前辈了,这次我要跟她多讨教几招绝招,哈哈……”

    天色迷蒙中,车队动起来,逐渐远离了这处宅邸,不多时,它穿过街道,穿过城市。在初夏的雾气与晨光里,朝着与中原绝不相同的无主之地——吕梁山驶去。同一时刻,名叫楼舒婉的女子带领着田虎麾下的一支队伍离开了河北境内,折向吕梁。在这之前,他们任谁也没有想过,还会有不期而遇的一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