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一四章 谶语如迷 雪落无声(下)
    往日里赈灾,若是受灾范围不大,而上方又有比较坚决的赈灾官员,那么官府便可以动用一些比较激烈的手段和措施。一般来说,直接去大户家中劝说威逼,有谁不听的,杀上一批,粮价多少会得以遏制。而有这样手段和决定,不怕事后报复的官员,便往往被人视作酷吏、好官。

    这一次赈灾发动之初,秦嗣源也曾做过这样的决定,想要更多的救下一些人。但在当时他也明白,这次粮价上涨的规模,靠着这种手段,其实是杯水车薪,做不到太多事情。而若是手段用过了,更是可能在赈灾未曾完成之前,自己这个宰相都被清算掉。因为这样的考虑,权衡许久之后,他才决定用宁毅的看法。

    但这并不代表右相府的力量一个人都动不了。

    这次参与屯粮的大户,如齐家、左家、蔡家这些,基本都是能在台面上与秦嗣源打打擂台的。在台面上,秦嗣源是不可能跟这些人直接撕破脸的,因为同时得罪这么多方,谁也不敢。但赈灾、赚钱这些事情,就属于台面下的操作,哪怕动不了这些豪绅大户,总有一些小户,相府有资格切一切。

    而在下雪之前,宁毅等人一直在克制着动用这股力量,除了一些当时就要煽动民乱,或者对官员直接动手的,其余的人,只是奔走游说,让他们安安静静地观望此事。暗地里则打一打伏笔:“我们这次很坚决,你看看就知道了。”

    待到下雪的那一刻。一切就都动了起来,官员们已经搜集了一部分屯粮的中小地主的信息。命令一下,立刻破门,审判入罪,对于其中情节严重的一部分,相府已经取得皇帝的首肯,可不待秋后,直接判斩立决。这头,是杀给其它屯粮小户看的。

    京城之中,秦嗣源的这些手段。取得了周喆的谅解。随着抓人、下狱、杀头。原本便在等待的一批粮食冲进了市场,赈灾的施粥,也在下雪的这一刻到达了最慷慨的程度。而大户的反击,也就此展开。

    有野心的大户迅速吃入投进市场的粮食。有关系的。通过官场或是各种渠道截停了投入的米粮。对于官府的施粥。他们开始试图制造混乱,有几处甚至粮仓都被暗中放火。屯粮大户与外来商人的冲突日渐激烈。灾区的治安,一时之间迅速下降。

    由于大雪的降临与治安的变差。外地来的商贩们一部分选择了离开。一部分原本已经被煽动得热血的人,在意识到冰冷的现实之后,不再在这边逗留。只有少部分年轻人留了下来,而且还变得更加团结。粮道的通行变得艰难,意味着接下来,在灾区的粮食总量,基本上就只有这么多了。不过第一回的激烈措施导致了一些小户的心理崩溃,他们开始卖出粮食,并且这样的趋势还在不断加大。

    这一些还都是在灾区发生的常规手段交锋。而真正凶险与决定大局的,其实反倒是在朝堂之上。

    对于两位宰相一系的言辞攻讦,此时已经变得愈发激烈。几乎每一日,都有许多参奏的折子上去,他们不是针对李纲与秦嗣源,而是针对两人麾下办事的官员,尤其是如今负责赈灾的几路官员,受到的责难最多。皇帝周喆不胜其烦,但基本上他还是支持宰相这一系赈灾的,作为皇帝,他大抵也能看清楚眼下的一些局势,只有一些参奏证据确凿的,会被他下令严查、罢免。

    李纲、秦嗣源这边,也在同样还以颜色的参奏一些下方官员,阻碍赈灾的一些小官被参得最多,几乎每日都有人落马,算是还以颜色。皇帝这边在保持着倾向性的配合之余,也跟李纲他们发牢骚:“你们不要闹得太狠了,免得有一天惹火烧身,朕最近被各方面烦的都快受不了,不光是在朝堂之上。”

    然而在十二月里,相府一系迎来的最大损失还是荆湖南路的都转运使林趋庭,此人乃是秦嗣源麾下的一员干将。他管理荆湖南路,对商道的维持,赈灾的投入,原本是最有力的,而唯一的问题在于,荆湖南路最大的世家姓韩,这里是……皇太后的娘家。

    在管理荆湖南路时,林趋庭已经尽量避免与韩家发生正面冲突,然而种种摩擦仍旧是不可避免。十一月里,已经有韩家人进京找太后告御状,他们罗织林趋庭在荆湖南路了各种专横跋扈、贪墨渎职的罪名,准备了证人、证据,不断奔走。部分官员的参奏日趋激烈,最终太后那边也被说动,觉得自己家人在那边,受到了极大的欺负。而周喆那边也开始审视这些东西,最后勃然大怒,准备要办了林趋庭。

    朝堂之上做了这样的决定之后,吏部侍郎,与林趋庭关系颇好的林中泰泣血哭陈,让周喆收回成命。最后竟说道:“若林趋庭此时去职,荆湖南路无数受灾百姓将再无生路啊……”

    他却是李纲、秦嗣源一系的官员,此时却也是昏了头了。这话令得周喆大怒,拍着桌子骂:“混账,你当这天下除了林趋庭就没有好官了!你当只有你们是清官,除了你们,朕的手下就没有要救民于水火的好人!?朕就要罢了林趋庭!你!你也给朕回家思过——”

    手下大员一下子折损两人,秦嗣源也是无力回天。此时虽然下着大雪,但要说完全的封山封路,毕竟不至于那么夸张,朝堂的旨意迅速发到荆南。林趋庭被去职要求入京待查,他也是心急火燎,破口大骂,上京途中便感染恶疾,最后传过来的便只有噩耗。

    林趋庭这年不过四十九岁,身为一方大员,精神正盛。年富力强。虽然说此时去职给了他巨大的打击,又是这样的寒冬,但要说他真的一病至死,却又有许多疑点。只是此事究竟属实,还是荆南韩家暗中只手遮天的作为,此后却再也难以查出了。

    此时的赈灾当中,一些小的组成出现问题,相府这边拼拼凑凑,还能再组织起备用人员,类似林趋庭这样的大员折损。便会直接导致一路的事倍功半。而类似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着。

    一头白发的秦嗣源以强大的精神力应对着各种事态,时常也会与宁毅等人商量,做出决策。宁毅于商场、人心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于此时武朝官场运作。却并没有非常熟悉。提出的计策,往往倒是被秦嗣源说是过分厉害了。在这犬牙交错的交锋中,粮价终于还是坚定地往下降。却没有人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想要救下的人会死去多少。因为在此时的灾区,每天每天的,都已经出现大量的死亡,或是饿死,或是冻死。由官府、大户赈灾的地方还好些,却总有些人,住在偏远的山区,吃完了粮价以后,或是孤零零的、或是举家死在了偏远的山村之中,无声无息。

    远在河东路,师师已经在这边呆了一个月。最初的一段时间,她四处奔走,参与赈灾、施粥、放粮、卖粮,也曾感受到心中的那份热血慷慨。但到得如今,巨大的疲倦与心理重压已经降临下来,一些时候她仍旧穿着披风、裹着头巾出城施粥,但更多的时候,她会远远地看着那些灾民,悄悄地哭出来。

    眼泪在最初的时间里曾经有过,不久之后便停止了,到得这些日子,又开始出来。最初的几日里,她是为了这些灾民而哭泣,最近这段时间,她的哭泣,有一部分却是即为他人又为自己了。

    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有见识过惨剧,也不是没有见识过死亡。然而,当她真正投入进来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身边又有许多人同样热血地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最终迎来的挫败感,却是无比强烈的。宁毅在京城时与她说的那些话,到得这里以后,才逐渐地化为了实感。

    “我们不是要大户亏钱。”

    “我们只是让他们少赚一点。”

    “他们少一点贪婪,就会有很多人可以活下来……”

    可是……每一天的,都有很多人死了啊……

    粮价确实是开始跌了。有时候她很想立刻回到京城去找到宁毅,问一问:“我们成功了吗?死的人有多少?少于五万吗?”可是她知道,无论是否如此,她的心中,都很难平静,官府的存粮不断的在变少,施粥也开始越来越稀。有些地方恐怕会比她们这里更加的麻烦。

    她有时候想起,死了这么多人,就只是让那些大户家里少赚一点。死了这么多人,他们的每一家,却还都在赚钱。这么多人,这么用心的做事,打败了谁呢……

    京城之中,对于能不能达到预期目标,宁毅也是不知道的。事实上,大雪开始降下之后,各地传来情报的效率,也已经开始凝滞了。一切都寄托于原本定好的计划,各地本就安排好的官员,至于京里,则只能尽力的维持好整个大局。

    而随着林趋庭的死,这个大局,也维持得并不完美。

    时间,即将进入十二月的下旬,除夕还有十天就要到了。京城里各家各户张灯结彩,宁家、相府这些地方也不例外,纵然各家的男人都在努力维持着赈灾的大事,各家各户之中,年还是要过的。纪坤此时已经回到了相府,尧祖年回去了自己家中,觉明和尚还在四处奔走。宁毅每天来到相府之中,与众人合计数字,处理其它许许多多需要处理的事情。这天夜晚吃过晚饭,众人没有回家,还在讨论一些与赈灾有关的事情,关于淮南还有一批粮食可以挪用出去的事,与一干幕僚商量流程上的正当性。

    夜还未深,书房里点着灯烛,秦嗣源背负双手与宁毅、纪坤、闻人不二等人说着政坛上的典故,可以拿来用的名义。他已经须发皆白,但目光清晰,精神好,说话之中还颇为风趣幽默。这期间,秦老夫人进来看了他一回,还给众人送来一套茶点。她出去之后,秦嗣源继续说那故事,一名属下小跑进来,拿着一份情报:“大人。”

    秦嗣源接过来看了。

    那情报不过半张纸大小,秦嗣源看了一遍,皱着眉头又看了一遍。他站在那里,将目光望向书房的一侧,眨了眨眼睛,眼神之中,却是有些迷惘。片刻,他将纸条伸了出来,纪坤等人正要伸手去接,秦嗣源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势,坐倒在后方的椅子上,一只手抓住椅背,青筋暴起。他张着嘴,想要说点什么,最后只说了两个字:“张觉……”

    闻人不二冲出房门:“来人!叫徐大夫!快!”

    纪坤冲过去,一只手捏住秦嗣源的脉搏,一只手试图掐秦嗣源的人中。宁毅过去道:“放松、放松,秦相,放松,一切有我们……放松,不管什么事情,一定能办成的,深呼吸、来,跟着我,呼……吸……”

    一面说,他一面接过了秦嗣源手中的那张纸,看了一遍,纸张拿在手中,却陡然捏紧了,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什么来,只咬牙道:“呼……吸……”

    相府中的徐大夫几乎是飞奔而来,看了秦嗣源一眼,道:“你们出去。”取出银针便扎。纪坤退后两步,宁毅拉着他退出房门,将纸条交给他,纪坤看了看,闻人不二也已经凑了过来。

    没有人说话,因为那样会打扰到房间里面的人。

    十月到十一月里,雁门关外,张觉与完颜阇母打了三仗,前两仗败了,第三仗却是反败为胜,击退完颜阇母的大军。此后金人换上阿骨打的第二子完颜宗望领军,在南京城外大败张觉。完颜宗望此时是金军中的最强将领之一,张觉自知不敌,率军南撤入燕京。此时镇守燕京的乃是常胜军的郭药师与宣抚王安中。完颜宗望领军南下,冬天攻城不易,郭药师力主守城而战,却不知王安中此时已经接到了京城的密令。

    王安中将张觉藏起来,在完颜宗望索要时,只说没有这个人。完颜宗望索要更急,表示若武朝不将张觉交出,便要与武朝开战,王安中这才找出一个相貌类似张觉的替身杀了,送出首级。然而金人中有认识张觉的人,看出来并非张觉头颅。一再施压之下,王安中终于将张觉带出来,数落张觉的罪状,指责他轻启武朝与金人的边衅,张觉大骂武朝不能容人,王安中随后杀了张觉,将人头送给完颜宗望。

    金人,终于退兵而去了。

    迎接年关的灯火高高的挂着,汴梁城中依旧繁华,唯有冬天的夜风呜咽渐冷,院落里的人走到一边,沉默着没有说话。不久之后,宁毅去到院外,冲着一颗大树挥出了一拳,砰的一下,树身摇晃,树皮绽裂开来。

    武朝景翰十一年的这个冬天,有许许多多的人努力着,想要做成某些事情,也终于,有许许多多的人努力着,给这个国家完成了一次完美的背刺……(未完待续。。)

    ps:  很难形容我在写这一章时的感觉……

    无论如何,章节写完了,我就不想压在手上,很想给大家看到,于是两章就连续更了吧。

    嗯,月末一星期,请大家投票支持。求月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