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〇九章 豪情热血 恐怖冰凉(上)
    十月下旬的汴梁城,天气生冷生冷的,城市空气中弥漫的气息,热闹中已经多了一份紧张。这紧张大部分来自于天气,虽说汴梁城的冬天相对于其他的小地方并不难熬,但大部分人家在冬日里依旧懒得出门,此时已经是囤积过冬物资的时节了。

    类似于矾楼、小烛坊之类的烟花行业依旧盛行,冬日下雪,顶多是出门少些,汴梁有名的青楼之中,依旧会每日里烧起旺旺的炭火,让人在大冷天里倍感宾至如归。一到下雪,有些有钱的恩客甚至会住在青楼中不再出去,如此一直到来年开春,身上的银子,自然也是流水般的花出去。

    李师师正在趁着下雪前的日子交朋访友,对于这位不少人眼中的京城第一花魁来说,冬日里她会降低与客人见面相处的时间,若是愿见的,往往也是些熟悉了的朋友。

    一来冬天温暖的房子里,气氛会变得太过暧昧,有些人把持不住,真想要做点什么,说点什么,她虽然有应对的办法,但应付起来也比平日麻烦,因此就算与人见面,往往也会是一群人一起。二来她的性子慵懒,到了冬天便不想出门,有时候连床都懒得下。冬天,若是没什么推不掉的权贵聚会,还是多休息一下的好。

    最近一段时间,真正困扰她的是有人会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她盛龄将过。对于一个青楼花魁来说,真正的花样年华是在十六到二十岁之间。过去之后,在一些人眼中,难免变成妇人。她此时的年纪已经二十一了,从成为花魁一路走来,及至眼下到达巅峰,一直都是平平稳稳,虽然其中也有经历许多事情,但接下来,巅峰将过。

    虽然对于许多已经认识她的人来说,她的魅力。依旧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提高。只要见过她的。难免被她所吸引,但一旦到二十一、二十二岁,她这个年龄吸引新的客人大把大把扔钱的可能性就会不断降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得考虑退出和嫁人的事情了。

    对她而言。这是个很难做的决定。但不能不去想。当然,愿意娶她的人很多,她可以选择到不少大户人家里当一名侍妾。或是大官员、文坛巨子之类的也可以。京城第一花魁,要嫁出去,也不是所有人都拿捏得住,背景绝不能低。若是于和中、陈思丰之类的好友,假设她喜欢,愿意嫁,也是嫁不过去的,那根本就是害了他们。

    背景不够的人,得到她这样的女人也守不住,此后往往命途坎坷,她也得跟着受罪。当然,除了嫁那些地位极高的大户,她也可以选择当某个人的正妻,愿意这样做的人中,地位不错的也有,但肯定是得一声不响地嫁出京城,远至某地了。

    最近这段时间,她在有可能嫁的人当中暗暗地筛选了好几遍,地位高的、性格好的、聊得来的、长得不错的……等等等等,最后还是没能拿定主意。

    几年以来,她仗着花魁的身份得到矾楼不少优待,每年大概都有一两个月,她可以自由地去游览其它地方,走访各种名家——李妈妈也明白,这样能将她培养得独一无二——她因此看到过许多事情,有了见识以后,心中隐约觉得还可以做不少的事情,就如同童舒儿的事情,在她与其她一些女子、书生的奔走下,最后那个吏部官员被判有罪,去了官职,流三千里,令人拍手称快,但此事过后,也就无聊起来了。

    最近这段时间,京城里流行的话题是北面张觉与完颜阇母的大战。这是武朝与金人第一次的交手,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但是大战之后消息传过来,张觉投靠武朝之后的第一战已经败了,但他只是小败,战败之后,双方还在对峙,接下来还有第二战——这些事情,师师最近听得,也没什么兴致了。

    一两年以后,这不再是她的世界了,她将嫁给某个人,过着简单却悠闲的生活,不用洒扫织布,也不用洗手作羹汤,只需要对相公嘘寒问暖,以及在适当的时候取悦于他,抓住他的心也就够了。如此过得几年,生下那人的孩子,待到多年以后人老珠黄,就指着孩子过日子了。

    有时候如此想想,也不由得落寞地笑笑,悲从中来,甚至生出她以往少有的情绪来:若她不是青楼女子,不是这个叫李师师的花魁,该有多好啊……

    矾楼除了接待经历的达官贵人以外,更多的客人,还是外地过来的大商豪绅。对于这些在外地有钱有地位的人来说,到了京城,见见这京城第一楼的风貌,花大钱见见花魁,是回去以后最好的谈资。师师对于京里知根知底的达官贵人多有挑选,对于外地来的客人,除了一些文名远播的才子外,则通常以钱来衡量对方的价值,反正往往也是一次性消费,也就是价高者见。

    这天参加完一个诗会回到矾楼,李妈妈说有一个南方来的孙家公子,可以见见。据说对方家中乃是荆湖南路一带的豪族,年轻多金又谈吐不凡,到了这边一出手便是白银五百两,指明要见她。反正是赚钱,师师笑笑,也就去了。

    随后所见,对方果然如李蕴说的那样,谈吐不凡,显然是大家族中受过良好教育的公子,年纪二十六七岁,样貌也可以。师师弹唱两曲,间中聊了一会儿,宾主的感觉都不错时,对方随意地问起了竹记的事情。

    “听说京城竹记,乃是大才子宁立恒所开,师师姑娘又跟他是熟识,每栋楼开张,师师都会过去表演。”那孙公子吃了小半块点心,随意笑道,“在下素来仰慕才子,不知那宁公子。是何等样人,竟能有如此手段,不光诗词好,还能将生意做得那般红火。”

    “倒也……不是很熟……”师师回答一句,眉头却是微不可察的皱了皱。她最近并不想谈起宁毅的事情,这段时间以来,京城里客商来往,她也知道了南北缺粮的事情,竹记正在运作此事,想要大赚一笔的事情她也清楚。这样的认知让她并不想再跟对方来往。宁毅曾说过找她有事。后来又是两次来到矾楼见她,但师师都假托有事,让丫鬟回绝了,而这段时间竹记忙着买卖粮食赚昧心钱。原计划新开的几栋分店也暂时搁置。她也因此不用履行过去表演的诺言。

    “哦?不是很熟……但一般的来往总是有的。依师师姑娘的眼力,这人到底是才子,还是商人呢?”

    对方乃是极聪明的人。说话用词,清晰准确。师师无意间扫过对方眼神,却是心中一动,这孙公子说话看来随意,但眼神深处却极为清澈,先前他是轻车熟路地在享受与花魁来往的休闲时光,这一下却不太像了。随即又想起早两天见过的一个来自淮南的外地豪族,对方也问起了竹记与宁毅,当时她随意应对了一番,现在想来,连续两拨人有针对性地问起他,情况就有些不一样了。

    这两拨人在当地都是豪族,但彼此相隔上千里,要说他们是专程进京找宁毅,实在不太可能……心中怀着疑惑,她小心应对着对方的询问,探索着这位孙公子的意图。果然,不久之后,这位孙公子问过了宁毅的性格,便问他的家人、人缘、甚至于住处,做出了想要登门拜访的意思。

    这天的发现让她心中觉得颇为古怪。她知道宁毅做生意厉害,也知道他靠了右相府之后,做起生意来也可以狐假虎威,但是相隔千里的两个大家族专程派人来京里找他合作吗?似乎又不太可能。当天晚上她跟李妈妈问起这两家的背景,果然,两边都是有官场关系的,不会这样特意的来靠着右相府,至于这些地方的受灾状况……

    “……不知道啊,师师你也知道,最近所有做生意的都是奔着灾情去的,京里说得火热着呢。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前段时间朝堂上吵来吵去,罢了不少官,就是为了赈灾的事情,最近北边打仗,听说圣上心情不好,事情也稍微缓了一下。女儿,你问这事干嘛?”

    “没什么,随便问问……”

    如此到得第二天,她去参加一个诗会时,见到了左厚文与他的堂侄左继兰,也见到了河东还算比较有名的才子王致桢。对于左厚文,师师知道他为左家管着京城这一大圈的商事,本身才名也是有的,在左家仅次于那位大儒左端佑,因为这样的关系,双方以前也见过不少次,只是不熟。师师暗地里听说过他的传闻,据说他比较喜欢那种性格强悍独立的女子,家中纳的两个小妾据说都是家道中落,本身支撑着家业,随后被他娶了的。据说他还暗中胁迫过几个性情坚贞的人妇,但这事情传得并不广,可见对方也并不是毫无收敛之人。

    诗会快结束时,左厚文与左继兰、王致桢来见她。左继兰三十来岁,一看就是那种性情骄傲但能力也不错的天之骄子,对于她,只是简单的上下打量,做出不怎么在意的表情,但师师能够看出他眼底的情绪——是那种想要占了她清白而又自认有能力的人的心思——互相说了几句话之后,左厚文竟然也问起了竹记、宁毅的事情。

    “听说李姑娘认识这位宁公子,想必是很熟了。”

    “呃……倒是不熟,只是生意上的往来……”

    “呵呵,不熟也没关系,我这侄子想要见他一见,有些事情商谈。有个中人,面比较好见,而且我这侄子性情有些烈,李姑娘跟在旁边,说不定他会收敛一些。”左厚文笑笑,“这样吧,明天……不,再过两日,继兰去矾楼找李姑娘,然后你们二人同去寻那宁公子,如何?”

    左厚文虽然不是官身,但官场的影响力承自左端佑,可以说就是左端佑在京城的代言人,发惯了号令的。最后虽然加了句如何,但师师此时也只能点头应下。这一下。天南地北光是想要从她这里入手寻宁毅的,已经是三家了,而且看起来并非善意。

    宁毅就算再厉害,竹记就算发展再快,什么时候又到了能得罪这种豪族的位置上了?还是一下得罪三家?不过,找自己的就有三家,其余的恐怕就更多了……

    她一时间想不明白这些。又过了一日,这天晚上,矾楼之中一如往常的热闹,喧嚣之中。有两拨肯花钱的人进了李妈妈的法眼。过来询问师师的意思。这两拨人中,一拨也是外地的公子哥,只有一个,另一拨则是请了京城大户过来。应该是谈生意的。师师不想与人独处。选了后者。选定之后不久。矾楼之中,便有人吵了起来,师师过去时隐约听到那边的吵闹。

    “……你们这帮心黑透了的渣滓。死了下十八层地狱……”

    “嘿,你们不是,二十五两跟三十两差多少……钱赚够了来矾楼找头牌了吧,还敢说自己心善……”

    “比你们好,我们这次……”

    “找打是吧!”

    “谁敢,打不死你……”

    “有种你过去……”

    吵闹声断断续续的听了几句,不久之后矾楼的人出来调解,也就将骚乱平息下来。随后,师师去到暖阁的宴席中作陪,才发现方才吵架一边的嗓音,出自其中请客的那方。

    这请客的乃是一拨外地商贩,为首的四十多岁,但看来是跑遍四方的汉子,姓于,跟随着他的是几名二十多岁的家中子侄。由于可能来自于乡下地方,话语之中相对粗俗些,那些年轻的公子则有些腼腆,有些故作不在意的在自己面前表现。被请的那方师师倒是认识,这位姓魏,乃是京中的一位粮商,平日里风评较好,据说很疼爱家中妻妾,于矾楼来得却不多。

    双方在酒桌上并没有谈生意的事情,能到这里来,双方看来是已经有了意向了。师师尽量地活络着气氛,待到就过三巡,那魏老板笑着,拍拍于姓汉子的手:“好了,我知道了,这事就这样。于员外你的诚意,我明白了,眼下我得先回去,家中还有事。你们……在这里多坐坐,想必花了不少钱。师师,你安排好他们,不是我说,到你这里来一趟,花钱可太多了……”

    师师带着些许委屈地笑着:“魏先生哪里的话,楼中规矩如此,师师也没办法,师师只尽力伺候好各位罢了……”

    那魏老板挥挥手:“好好,我走了、我走了……”

    他既然要走,那位于员外便也要送他,两人谈妥了事情,心情都不错,相携出去了,剩下师师与其余几位于姓公子在。丫鬟们继续添酒上菜,师师也就笑着陪他们说话,询问起他们家里的状况,弹唱几曲之后,却也随口问到了他们做的生意,这才知道他们是准备跟魏老板买粮往灾区卖的,随后却也有一位年轻公子开口:“听说师师姑娘跟竹记的宁老板很熟的,是吧?”

    “倒不是很熟,有生意上的来往。”这几天师师听这句话听烦了,随口应答。不过,这位公子倒跟其他人不同,师师说不熟,对方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隐约间听到其中两人交头接耳说着,似乎是因为她与宁毅很熟,对方才选在矾楼、又花了大钱宴请那魏老板的。

    几个年轻公子想要在师师面前表现,因此席间话语不断,过得片刻,又听他们说起这次北上是要“做善事”,师师旁敲侧击问一问,那人道旁人买粮三十两一石,他们是要卖二十五两的。师师笑着点头,心中对这几人却是顿生厌恶,你过去施粮放粮,那叫行善积德,平日二两多一石的粮拖过去十倍卖,这行的什么善积的什么德。

    那年轻人说完以后,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开口补充几句,想要更正。师师拨弄着琴弦,微笑着符合几句。几位年轻人便互相之间说了起来,过了一阵,有一个言辞比较清晰的年轻人说出来的话,才让她指下的琴弦微微一颤。

    “……这次的事情,师师姑娘也知道的嘛,毕竟便是竹记在后头安排的嘛,这次赈灾,要是没有他们的人。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北面那些人,真是苦啊……”

    旁边一人道:“也不算竹记,竹记背后不就是当朝右相嘛,最上面都是右相安排的。若非有右相,我们进得去河东?”

    说起这个,先前的年轻人顿时激动起来:“怎进不去,要是早知道那么多饥民,我死了也要将粮运进去!他们有种打死我好了啊!#¥%&*(开始骂人)”

    师师皱了皱眉:“北方现在……怎么样了?”

    “河东路?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两边都在使力呢。咱们运粮过去。这贼……贼天气又降了这么多,本来粮价下来一点点,然后又涨上去了。那些狗大户,不许我们压粮价。四处找茬。上次我三哥就是被他们打了。好在竹记那边也有准备。那位姚掌柜叫了大夫,然后又叫了官府,把他们人给抓了。哼。这次咱们北上,三哥伤还没好,又吵着要去呢。”

    一个年轻人脸色通红地站了起来:“那位姚掌柜说得对,这就是打仗!”

    旁人附和:“怕他们是孬种啊!这次咱们人还少吗!他们的地头?惹急了我我弄死他们!”

    师师却是疑惑起来。他们说的是什么?她以往知道,这些年轻人是最容易被某些事情影响的,暴躁冲动也是常有。但眼下看起来却又不同,汴梁城中,有一批学子,以陈东为首的,常常忧国忧民,慷慨激昂,他们连蔡太师、高太尉这些人都敢骂。此时看来,这些读书不多的年轻人,情绪竟像是有些陈东他们的气息。

    他们卖个粮,怎么能卖成这样的?看起来简直是被什么人煽动了一样。

    她试探着问道:“几位公子,也去施了粥饭?”

    “自然去了,每日都去!”几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着,随后有人道,“但是竹记的宁东家说得对,终究不可能全都熬成粥吧,唯有把价格压下去,其他人才有一条活路。师师姑娘,你认识那位宁东家,你说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师师看着他们,随后轻声道:“对那……把价格压下去,其他人才有活路的道理,我却始终不太明白。”

    其中一个想要表现的于姓公子大声道:“嗨,这有什么难明白的,我这么笨,都明白了。师师姑娘你想啊,那里的粮价要是三十两一石,卖粮多有钱啊,这么赚的生意,那些狗大户、狗官还不得拼了命啊。朝廷上两位相爷就算豁出命去,也挡不住这么多人的贪心。可要是粮价下去了,赚的不多了,再加上官府有些清官,才能让那些大户少插手。宁东家说过的,要是粮价继续涨,官府的赈灾粮,能发到百姓手里的十不存九,要是被打下来了,也许就能保下一半或者更多,到时候咱们再去多施粥,就有很多人能活下来了!所以啊,这次我们赚到了钱,又回来运第二批的米粮上去,咱们还买了冬衣……哼,这次过后,咱们还得上去第三次,于家是男人的,都要去!”

    这人滔滔不绝,旁边一人说道:“就怕下雪以后,路难行了。”

    “别说下雪封路,哪怕冻死,我都要把粮拖过去,我就不信,弄不过那些良心被狗吃了的畜生——”

    师师的脑袋里嗡嗡的,她是聪明人,有些事别人一点,她也就知道了。随后,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中,她也逐渐的、一丝一毫地拼凑起来一个已经在她身边发生了近三个月的、巨大“战场”的轮廓,而这个轮廓的点点滴滴,她原本是感受到了的,只是那时并未在意。随后,在心的底层,恐惧感涌上来,她明白过来,那个几乎已经被她放在了“绝交”定位上的商人,曾经的朋友,在这三个月内,触动了多大的一块利益,得罪了多少的人……

    她终于明白,那些豪族入京,是要干什么了……(未完待续。。)

    ps:  呃,这章六千字,又是通宵,想一想,求个票吧。嗯,求月票啊求月票,求月票啊求月票,求月票啊求月票zzz……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