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五〇七章 好人恶报 针尖麦芒
    十月中旬,汴梁城。

    瑟瑟的北风已经吹起来,温度的骤降,便是这几天里的事情。城里的人们加厚了衣衫,但在这样百万人聚集的大城里,纵然天气稍降,街上的行人也不会见少。逛街的逛街,商人们依旧吆喝叫卖,趁着冬日完全降临前,要多揽一些生意,孩子们奔跑在屋外,期待着第一场冬雪的降下。

    皇城左侧,是高官大户们聚集的区域,这一边,道路上的行人便稍微少一些。相对偏僻的文渊街上,一个拖着糖糕车的小贩在御史张大人的宅邸外叫唤了几句,他知道这位御史张大人的孙子方止三岁,家中老太君对其极为宠爱,一旦这叫卖勾起了孩子或是老人的心思,便每每有所斩获。

    街边走过的行人,多是一些高门大户的下人、丫鬟,马车悄然驶过。不多时,道路那头,也有几个人朝这边走来,为首的女子身材高挑,样貌清丽,虽然已是冬天,她的穿着也颇为含蓄,但掩不住女子姣好的身形,跟在她身边的女子像是她的妹妹,叽叽喳喳地在跟她说着些什么,说到有趣的时候,脚下的步子还轻盈地跳几下。后方则是四名丫鬟,其中两名样貌差些,但目光锐利,身形也高。一位丫鬟的怀中抱着一只篮子。

    一行六人在右相府的后门处停下了,敲门之后,有人过来将她们迎了进去。

    此时过来的,自然便是住在附近的云竹跟锦儿。自从这段时间宁毅在相府坐镇赈灾。中午常常不好离开,她们便也时常过来,有时候送来午膳,有时候送些糖水。此时还是下午,进了相府之后,两名做丫鬟打扮的女保镖被留在了外围,云竹与锦儿轻车熟路地往里走,快到那边办公的院子时,倒是与朝这边走过来的秦嗣源打了个照面。老人一身便服,看起来正在想着些什么。见到两人。还是笑了笑:“来啦。”

    “秦爷爷。”

    “秦爷爷。”

    她们行了礼,秦嗣源笑道:“带了什么?可有我这老头子的份吗?”

    锦儿笑着:“银耳莲子羹,还是热的,有好多呢。”

    “哦。那待会给我也盛一碗。走吧。我也正找立恒。”

    几人往宁毅等人所在的院子里走过去。虽然说起来,此次赈灾的事情也包括了大量的情报数据归纳分析,院子里除了宁毅。也有好几位帮忙的人,但气氛并不像后世一些金融市场那般热闹,大家各自归纳,只偶尔与宁毅合计一番。秦嗣源过来之后,宁毅也暂时的放开手头的工作,在院子里与老人坐了一会儿。云竹与锦儿将银耳莲子羹盛了一个个送去给工作的幕僚,送给秦嗣源与宁毅时,两人坐在这边正看似随意地聊天,但话题却并不随意。

    “……平州那边,打起来了。”

    “发兵了?”

    “早几天就已动兵,领军的是完颜阇母。”

    “阿骨打的弟弟,不过这人本事一般……朝廷上的态度呢?”

    “原本是高兴的,但现在事情摆在眼前了,圣上有点拿不定主意。童贯那边……怕了。”

    “叫郭将军配合,总得打一次才行啊……”

    “我也是这个意思,女真人少,不好南下,但在雁门关以北,那是一定要打的。可惜……朝上只想谈……”

    “那现在怎么样……”

    “完颜阇母的人不如张觉手下人多,只能寄望于张觉打个胜仗了。”

    “我觉得……朝廷可以不派兵,但可以让郭将军那边援手一下。相爷,不妨让郭将军自己上书朝廷请战?”

    “我也是这样想的,已经修书北上了……粮价怎么样?”

    “两边都在三十两左右浮动。”

    “天气降了,没有升?”

    “操作还是有效果的,但就目前来说,只能维持,最大的坎是在第一场雪降下来之后,那个时候,朝廷能不能恢复百姓的信心,才能够看得清楚。”

    说是粮食仗、经济战,真正打的,也就是百姓对于官府赈灾的信心。大户豪绅们说,粮价一定会涨,粮食原本就不多,百姓信了,便去高价买粮。官府说,我们会赈灾,我们会打击不法粮贩,我们有粮食源源不断地进来。赈灾的最后结果,寄托于百姓对于两边的信任程度,当然,也取决于他们饿肚子的程度。

    基本的原理是这样,说到细处,则要复杂上千百倍。南北打压粮价的过程已经进行了一个月,两地的粮价波动,竟然还维持在三十两上下,足以让秦嗣源感到诧异。但一如宁毅所说,真正决定结果的,还是要到第一场雪降下之后,那个时候,或者朝廷的赈灾手段崩溃,或者是大户的心理极限崩溃,而在这之前,两边都在不断地运用各种手段,提高自己的筹码。

    在南面,就在这半个月内,甚至有一艘运粮船被人凿沉,至今还没查出凶手来。而在前不久,秦嗣源派在淮南的一个县令由于性格耿直,赈灾手段激烈,引起了一次反弹。一名屯粮大户想要趁着这次荒年拓张自己的实力,盲目地吃进了很多运来的粮食。他以为稳赚不赔,高价吸纳,谁知道接下来的粮价波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竟隐隐有下跌的趋势。

    这也是宁毅在第一阶段打压的手段激烈所致,虽然眼下看起来能调动的粮食总量不如预期,但宁毅在第一阶段的投入,还是很有魄力的。他太有经验,这种玩梭哈一般的商场对赌,不管是不是胖子,首先都得把自己的脸打肿才行。而另一方面,这次的敌人也有着阶梯一般的层级,首先撑爆一部分大户的胃口。增加他们的心理负担,让他们提前崩溃,将粮食尽早流出转而威吓更高层级的人,也正是宁毅的打算。

    在这种层面上,那类乡下中小型的士绅哪里是宁毅的对手。宁毅控制着粮食的进入,那县令在接到相府指令后,也兴致勃勃地以行政手段配合舆论,开始压下价格,同时也在威胁这些大户,必须把粮食吐出来。他做得太好。那大户的心理。就这样崩溃了,某一天叫嚣着:“你不让我活我也让你死。”请人杀掉了正在为赈灾救人奔忙的县令。

    那县令原本也是穷苦人家出身,为官清廉刚正,被杀之时。正在将自己的口粮发匀给外面的饥民。家里的家人。甚至也只能每天喝粥。

    命案发生以后,那大户暗地里叫人放出消息,说县令是被附近作乱的王庆部下杀掉的。但捕快很快地找出了凶手。此时负责南面赈灾的乃是成国公主府的力量,周佩正好在附近,甚至是亲口将赈灾的方略告诉那县令的,得知整个情况之后,难过到几乎抓狂,当即派人将那大户全家上下都给抓了出来,筛出了参与屯粮的关系人与那大户的直系亲属,投进牢里。然后她与震怒的成国公主周萱一同给周喆写了家信。

    这件事情过后,相府这边立即发出命令,以密侦司的人接受县衙事物,审判之后游街公示,此后又以强硬的手段查了几家。其余人风声鹤唳,在这种高压之下不敢再囤,倒是令得当地粮价出现了一个口子。

    而在这件事情里,据说那大户被投进牢里之后,周佩在第一天冲进牢里,抢走了所有给那大户家人吃的饭食,还当场将牢里的稀粥喝了一碗,表示“这么好的粥怎么能给畜生喝”、“一定要让他们活活饿死”、“谁再敢给他们送粥,我就打死他”。皇族的人插手,就算真把这家人当场打死估计也没人敢说话。只是听说周佩喝粥当晚,在房间里吐得稀里糊涂,第二天差点生病。

    到后来审判公示,这一家人已经被活活饿了四天,直到康贤那边发了命令,才让周佩远离这事,同时给他们一天一顿粥喝,勉强吊命。但可以想见,他们此后也难得好死了。

    秦嗣源说起这事,语气有些低沉,宁毅的表情也显得冷漠。

    “耿县令的一家,已经让密侦司帮忙好好安排了……周佩还是让他回去,那边临近王庆作乱,虽然如今辛兴宗他们已经动身去剿,但毕竟不太平。而且……一县的粮价就算稍微降了,也于大局补益不大,不能拿好人的命去填,得杜绝其它地方出这种事啊……”

    宁毅语气虽然冷漠,但想着这些事情,终究心怀恻隐。秦嗣源却摇了摇头:“这是打仗,难免的。硬刀子不割肉,软刀子更疼,最近,下面的压力不小,但真要让事情做好,就得拿出打仗的态度来才行。否则一旦想着自保,妥协一次,就难免会继续妥协下去。耿谦之的事情,我会以邸报传发天下,告诉他们这些囤粮者之恶,一定……要打下他们!”

    宁毅想想,点了点头:“倒是我有些优柔寡断了……”

    秦嗣源笑了起来:“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立恒行事,对自己对他人都狠,唯有对自己身边人常怀恻隐之心,正合君子之道啊。”

    宁毅想了片刻,叹一口气:“好人当有好报,我们常说某人行善积德,到后来为他人死了,得不到好报。最后往往给人一种感觉,做好事便一定要有恶报的,若没有得到恶报,这人做好事,往往也显得立心不纯。这种宣传不好。”

    “哪有立恒说的此事。”秦嗣源微微有些诧异,“我见如今世上一些故事、志怪小说,说此人或孝义或贞洁的,最后往往都以好事结尾,若是男子,往往考上状元,官拜一品,若是女子,往往终能与如意郎君相遇。说好人得恶报的,却是不多啊。”

    “呃……”宁毅愣了愣,随即忍不住失笑,“哈哈,是我想岔了,秦相勿怪。”

    秦嗣源也笑了笑,随后才肃容起来:“我说的软刀子,立恒不可不防。”

    宁毅点了点头:“我知道,如今南北两边,凡派出去的官员,大都受到了压力,或是金钱相诱,或是权力相逼,就是想让他们多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方面已经让密侦司加大严查的力度,其它的官倒也罢了,南北商道上的几条线,不能马虎。”

    “已经有人将关系伸到京里来,走了我这边的关系了。”秦嗣源面色阴沉,“迟早他们也会找到立恒身边去,立恒不可不做些准备。”

    听他说起这个,宁毅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个,我已有心理准备了,秦相放心。”

    秦嗣源叹了口气:“我倒是不担心你,如我方才所说,立恒对自己对他人都狠。我只叹这天下啊……”顿了一顿,才笑起来,“哦,对了,德新与舟海在北边,似乎也做得不错。”

    宁毅点点头:“成兄是很厉害的,有他与德新联手,那些人翻不起什么浪来。”

    “嗯,舟海用谋太狠,与我早年有些类似,不过做起事情来,确实是面面俱到的,我倒是……不怎么担心……”

    老人如此说着,对于成舟海这个用计厉害的弟子,其实也寄望颇深……

    ****************

    秦嗣源与宁毅之所以说起成舟海,是因为成舟海原本就在北面负责军粮的事情,赈灾开始后,他暂时接手了北面的密侦司事务,再之后,便与李频接上了线,互相配合。

    然后在前些天,河东路那边,大户第一次激烈反弹,便来自于孝义县的郭家。

    自从李频到郭家威逼放粮之后,郭明义去找了左继兰商议,左继兰又找了齐家的齐方厚,双方合计之后,两名幕僚,王致桢与徐迈给了郭明义第一条计策。

    此后,郭明义回到家中的第二天,他在家丁的护卫下,去到外面向那些饥民声泪俱下地说了一番话:由于官府认为郭家一直施粥,肯定家中有粮,因此威逼郭家放出更多粮食,他只好做出一些不得已的退让。同时宣布,这一天将是郭家最后一顿的施粥。

    他要……煽动民乱,直指官府!

    无论李频的官有多大,无论他背后有着怎样的后台,如果在他上台后的第一项措施就引起民乱,配合着左家与齐家在京城的影响力,他的这个官……是无论如何也做不下去的。

    这一天,或许因为是施粥的最后一天,郭家煮得粥特别稠,也给了连续肚饿的众人能够消化这一消息的力量。一众饥民听着郭明义的话,目瞪口呆。

    骚乱,眼看着就要起来。便有人在人群一侧大喊:“他说谎!”(未完待续。。)

    ps:  回想古代的一些书,当好人孝子,可以成状元,可以得皇帝赏识,到了现在,宣传的往往是做好事会死,这个做了好事的人,有多么凄凉。而由于社会民众逻辑辨别能力普遍不高,最后变成了一种氛围:若是这个人没有死或是没有过得很凄凉,那么他做的好事就不算,或者说这个人一开始就是为着利益做好事的。动机论让我们大家普遍的讲礼而不讲理,让一个普遍需要善意的社会却得不到善意。就类似于陈光标这一类人,如果说他做了好事,想要炫耀一下,为什么就不行呢?做了好事为什么就不能得到夸奖?社会需要善意,而行善之人也确实需要一些动力去让他继续行善,在这之中,夸奖,真是一种最卑微的回报了。嗯,这是无聊中的小感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