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九二章 疑云渐生 恩仇难泯
    薄薄的雾气萦绕在山林的顶端,微凉的空气里,有不知名的虫儿在轻轻的鸣叫,晨露滴下时,早起的鸟儿飞出了树林,在林野间上方穿行。

    夜尽天明。

    早起的农人推开房门的时候,附近州县的官兵、捕快们正陆陆续续地从大别山里走出来。不少的绿林人士偷偷选择了人少的方向逃离。

    一夜的骚乱过后,大别山这一侧仍不平静,方七佛授首、方百花伏诛——捕快们又将她摔碎的尸身从崖下捡了一部分回来——这次围捕的首要目标消失之后,情况变得微妙起来。司空南等人率领的摩尼教部众不敢再与刑部众人接触——谁知道密侦司那帮疯子有没有真把几个总捕给煽动起来。至于一帮过来凑热闹的绿林人,这个时候身份就显得更加微妙了。

    一部分原本就有着身份地位,与官府有着良好关系的武林大豪或许还能跟捕快官兵们有些来往。至于原本就犯了事而被通缉的匪人,刑部这边一开始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时已经没有了需要顾忌的事情,哪里还会客气。当即便举刀相向,开始了漫山遍野的大清扫。

    这一次持续数十天的布局,数天的围捕,最终干掉了方百花,却失去了活着的方七佛,甚至于人头眼下都还落在密侦司的手上。细细算来,劳师动众最后却吃了个亏,几名总捕在愤怒之余,也只能在悍匪、大盗身上寻些找补。顿时间,便有不少人倒了霉。

    漫山遍野的缉捕当中,对于已经逃离的陈凡等人,刑部这边只派出了不多的人例行公事地追索,追兵中的主力还是司空南一系,宁毅与一众密侦司成员跟在后方骚扰了一阵,眼见周围刑部的力量渐弱,便也放弃了挑衅,赶快撤退。

    其后在这夜晚的山林间,也爆发了好几次激烈却诡异的战斗。皆是围绕邓元觉尸身上的几本账目而来。参与者很难说清是哪一方派来。他们互相或认识或不认识,甚至也有刑部的内部人员参与其中。其中一本账目被撕烂,流出了几张残页,但也很难分清楚所有账目的真假。

    对于这件事。大家便都有志一同地采取了暧昧的态度。往上的报告里没有它们的存在。此后参与的各方也不可能再提起。宁毅并没有牵扯到这件事里,他自然明白,这几本账册落到那些家族手中。引发的只是内讧,但若落到右相府,引起的便是暗地里的围攻与仇恨了——虽然动身之前秦嗣源曾提起过想要以账目制衡这些家族,但宁毅还是选择了置身事外,反正不是必须做到的任务,只说行动失败了就行。

    至于密侦司与刑部两方,此时也开始保持距离了。三名总捕之中与宁毅打交道不多的樊重过来当和事老,想要要回人头,但宁毅自然不会允准,双方不欢而散。但总的来说,官场上的事情,翻脸复合都属寻常,只要不是把人逼向死路,宁毅也无所谓跟几个总捕撕破脸。

    鱼肚白出现在天边时,五辆马车与**名骑士沿着驿道缓缓而行。这个晨风清爽的早上,出现在驿道上的行人比往日里稍微多些,虽然说起来前前后后看见的三两人影大都是农人打扮,没有多少江湖气息,但马上的骑士们仍旧保持着警惕。

    宁毅坐在第二辆马车上,目光透过车帘的缝隙,斜斜地望向不远处的田野、河流与轻轻转动的水车。祝彪坐在前方御者的位置上,目光虽然仍旧保持着警惕,但已经比在山里的时候放松很多。

    密侦司现在防的,不仅仅是有可能过来偷方七佛人头的刑部,更多的还是防备着已经得罪了的司空南、林恶禅杀个回马枪。早两天的时候听到林宗吾这个名字,宁毅等人还曾笑着说要将对方打一顿,现在看来,那边两个宗师级的高手,打是没法打了,能保住命就好。关于这点,宁毅回忆起来,有些想笑。

    好在二十多把弩弓,加上榆木土炮才刚刚逞了威风,对方又不清楚自己底细的情况下,那边应该不至于轻举妄动。

    另一方面,此役过后,若真的要宣传一下,心魔这个名字,未必不能与铁臂膀周侗之类的宗师比肩,甚至在有背景的情况下,可怕程度还犹有过之。

    “我实在没想到,那时候……宁大哥你还真动得了手。”

    马车前行,车帘边的祝彪叹了口气,随后也朝着这边望了一眼。宁毅的身边,便是装着方七佛人头的盒子。只是宁毅在想事情,片刻之后,才会过意来。

    “我杀方七佛,不是最好的结果么……”

    “啊……”

    宁毅望着车窗外:“密侦司这次的行动,对付摩尼教,说得过去,但深究起来,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刑部丢了方七佛的性命,其实还没什么大事,若人头也没了,才最麻烦。所以我逼刑部承认是我给他们收了烂摊子,他们只要承认,事情也就定性了。我不介意承认这件事是双方通力合作的结果……”

    他顿了顿,随后依旧望着外面,语气没什么起伏地说道:“刑部低头,就能离间他们跟司空南的关系……事情其实还不止这一点,但不管从那个方向说起来,方七佛的人头落在我的手上,都是最好的结果……是个好机会……”

    祝彪坐在那儿,抿了抿嘴:“我是说……没想过宁大哥你能动得了手……”

    有这句强调,宁毅自然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转过头来,笑了笑。

    祝彪振了振马鞭:“但不管怎么样,宁大哥,你真是条汉子!我佩服你……哎,你说。你们这些聪明人,真是一下子就能想到这么多事情的吗?”

    “当然不是,只是经验带来的直觉而已。”宁毅笑了笑,随后想起一件事,“说起来,一开始发炮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吞云和尚了……他怎么样了?死了吗?”

    “我也看到了。”祝彪哈哈笑起来,“那家伙被打懵了一下,但没死,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跑掉了。当时太乱。我也没有注意。”

    “这混蛋,要真一炮打死他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宁毅也笑了起来,片刻,伸手揉了揉额头。随口道。“不过说起来。倒有一件事有点奇怪。”

    “什么?”

    “陈凡那小子,到底是怎么把方七佛救出来的……”

    他只是微感疑惑,随口说过这句。但终究因为没多少情报,一时之间,倒也无从细想了。

    *****************

    风走云动,日头升上天空,逐渐变得大了。下午时分,位于小镇客栈的房间里,左厚文翻动手上拿到的账册,淡然地点了点头,过得片刻,才低声开口:“这么说起来,那个心魔宁毅,插手了这件事情……”

    房间那边,樊重点了点头:“是的。”

    “那宁毅,很厉害?”

    樊重慎重地考虑了片刻,终于点头:“有些……可怕。”

    “哦?”左厚文挑了挑眉毛,“我听说,他是有些计谋,不过,计谋再厉害的书生,也难当匹夫一击,他有武艺?”

    “听说……武艺很高,只怕是……足可与司空南、林恶禅、王难陀等人比肩……”

    “哦?那这些人又有多厉害?”

    “与铁臂膀周宗师一般,怕是不比下官见过的任何人差。”

    樊重说出这句话,房间里静了片刻,左厚文看着他,过了一阵,意识到一个词:“那你说……听说?你可见过他出手?”

    “下官倒是没有见过,这消息只是铁天鹰的属下传来,据说……”

    樊重连忙解释一番,左厚文待他说完,才笑着挥了挥手:“好了好了,我不懂武艺之事,也只是随口问问,樊总捕不必认真。账簿的事情,有劳总捕了。去吧,异日到了京城,还请总捕能拨冗过府一叙,让老夫正式地说声感谢。”

    彼此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樊重终于告辞,左厚文坐在那儿,拿着账目又翻了几页,才顺手扔到了桌上:“若真是这等人物,怎会入赘。”他摇了摇头,“听风便雨的俗物……”

    ******************

    不久之后,夜幕黑漆漆的降临了,这是很好的、平静的一天,仿佛没有人能够察觉到前一夜所发生过的事情。到得第二天天气依旧晴好,莽莽大别山的一道山麓上,却有十余道的人影,正在前行。

    阳光照下来,名叫西瓜的女子微微抬了抬头,依旧一言不发地往前走。此时队伍行进,组成成员都有伤在身,大多没什么状态,但偶尔还是会互相说上几句话。唯有西瓜,一天多的时间以来,已经没有开过口。几名霸刀的成员低声交流了几句,罗炳仁从旁边跟上来。

    随着她走了好一阵子,罗炳仁才看似无意地开口:“我想……他也是没有办法……”

    西瓜还在前行,偏过头来望定了他,目光之中,犹如死了一样,下一刻,由于没有看路,她身体颠簸了一下,举起手,扶向额头,还未有触到,身体朝着前方倒了下去……

    众人惊呼着赶了过来。

    虽是女子之身,但西瓜从小由刘大彪亲自打下的基础,稳固无比,身体素质其实比队伍里绝大多数人都要好。队伍中一部分人以为她身体虚弱倒下之时,只有与她熟识的几人才能明白,若非是因为心绪不宁到了极点,让气血变得紊乱,她是根本不会在这时失去意识的。

    这样的事情,只在一年多以前,她与某个男人“成婚”的夜晚,发生过一次。然而时光流转,造化弄人,那样的回忆再想起来时还会有怎样的感觉,怕是谁也说不清了……

    ***************

    “我要走了。”

    “去哪?”

    “回去,有点事要办。”

    山涧之中,隐约的,传来陈凡与罗炳仁的对话。不久之前才见到犹如生父一般的方七佛在眼前死去,一天多的时间里,陈凡开口的次数也不多,但到得此时,才像是隐隐的做了某种决定。

    山涧那一边的阴凉处,西瓜睁开了眼睛,目光冷冷地看着上方的天空。霸刀中的成员接近时,她躺在那块巨石上,将脑袋转向了一侧,望向山壁,不让众人看见她的表情。

    陈凡从不远处走过来,霸刀的众人便自觉地退开了一点。

    方七佛死后,这是两人的第一次交谈。

    “我有点事要回去,你带他们回苗疆吧。事情处理好,我会过去,兑现我的承诺。”

    西瓜没有看他,安静了片刻,声音冷漠:“如果你去报仇……不用顾虑我,杀了他就是。”

    “我会的。”

    陈凡简单地回答,微微的弯下了腰,去看西瓜的那张脸。此时西瓜躺着,他站着,这等姿势,多少有些不好。只被看了一眼,西瓜偏回头来,目光锐利地盯上了陈凡,表示愤怒,但只在下一刻,陈凡目光严肃,猛地挥手。只听啪的一声,西瓜被他反手抽了一个耳光。

    这一个耳光响起,附近霸刀营的几人都有些被吓到,稍远一点,不是霸刀体系里的几人也显得疑惑。西瓜偏头看着陈凡,却没有立即展开反击,她缓缓地起身,缓缓地在那儿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陈凡,目光之中,是在等对方一个解释。

    陈凡手指着她,在空中晃了几晃,低声开口:“你是他的女人,打你就是打他!”

    一行人当中毕竟有半数以上与霸刀的关系不深,陈凡这句话低得只有两人彼此可以听见。不过,在听到这句话后,西瓜的目光陡然变得凶戾起来,双唇一咬,左手便是一拳横挥而出,陈凡右手一拳照着她的拳头砸了过去!

    两人的武艺本就高绝,这次生死之战,造诣又有突破,两拳相交,便是“砰”的一声闷响。西瓜使的是左拳,退出两步,陈凡的身体只是晃了晃。

    他毫不在乎地一挥手,朝着来的方向,转身离开。阳光温暖怡人,不多时,他便消失在那春日的山岭间了。

    西瓜抿着嘴,目光复杂,冷漠、却又悲伤。最终,没有再说话……(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