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九一章 余辉散尽 古旧桥头
    二月十七,凌晨,大别山附近。

    方七佛的死,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其实有过一定的预测。但对于他此时的死亡,大部分人的心中,也都有着意外的情绪,或多或少,还夹杂着愤怒、悲伤、失落、错愕等等等等的心情。

    于铁天鹰、宗非晓等人而言,方七佛的死,算是这整个布局里最不该被漏算的一环。但最终,方七佛还是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被救了出来,一路追杀当中,他死死地咬住一众逃匪,心中还是有着侥幸的心理,到得此时,一切都再也无法挽回了。那宁立恒在此时的忽然出手,在刑部众人的心里,几乎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对他们而言首先是愤怒,对方百花等人来说,愤怒其实倒在其次了,那只是由悲伤驱动的条件反射。而这种情绪,在林恶禅、司空南等人的那边,则更为复杂,也包括了此时匿藏在远处静静看着事态发展的王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心中甚至隐隐有着功亏一篑的挫败感。

    方七佛在被救出来之后,曾对陈凡说过几句话,其中一句,便是承认他对三名有摩尼教身份的捕快内应并不知情。他不知情,王寅其实也未必能知情,在方腊系统之外,再有摩尼教的内应,也就只剩下司空南了。

    当然,摩尼教的案子牵涉广泛,因为宗教的触手也延伸极长。这么大的一个教派,方七佛等人不能完全掌握其中的细节。最终被心思缜密的王寅寻找出来,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这样的推测,到许多年后,也没有得到确认。但方七佛的获救,对于众人来说,直接带来的并非好的影响,这一点或许在方七佛离开牢笼的一瞬间就已经想清楚了。

    他是真正的累赘,他会让方百花等人失去分散逃离的机会,会让方百花、陈凡等人豁出最后的力量来拼命,也会让刑部的力量真正的发挥出来。穷追猛打。再不给其他人一丝侥幸的机会。而在另一边,能够让他真正在乎的人全都死在他的面前,或许才是某些人心中最好的报复吧。

    方七佛的脑袋被忽然斩下。看着上方土坡那书生打扮的年轻人,林恶禅与司空南的脑袋里。多少也有些空。而在这些人当中。真正有着复杂而错愕心情的。反到不是那些外人,而是此时正跟在宁毅身边的祝彪。

    他是真正一点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自与陈凡交手之后。一路跟着宁毅南下,他是所有跟随者中唯一知道部分内情的人。宁毅想救下陈凡,想救下那个名为西瓜的女子,甚至想要跟方七佛谈谈,最后了了陈凡等人的执念,这些事情,他都是大概知道的。

    然而事态严重,密侦司的南下,也是太晚,宁毅的身边又没有太多可用之人。虽然各种琐碎资料一直在汇总过来,但两天的时间,组织不出细致的轮廓来。祝彪就曾不止一次地看见宁毅坐在房间里闭目沉思,手指敲打的样子——上一次他看见宁毅的这副模样还是在祝家庄,那一次之后,梁山直接或间接死在宁毅手上的人,高达数万。

    但祝彪并非傻子,他平时虽然大大咧咧,但能够将武艺练到这个程度,终究还是心思敏捷之人。这样的时局,牵扯的力量多,资料少,如果是他,是根本想不出任何办法来的。而即便是宁毅,祝彪也能够看出随着时间推移而在他身上堆积的焦躁,与方七佛见面固然不成,而想让陈凡与刘西瓜逃脱,也只能看运气。

    然而运气终究没有降临,这两天多的时间当中,宁毅来往奔走,计算变化,在局势越来越明朗的状况下,也曾详细了解询问过通往大别山一带的地形,但终究由于时间所限,没能实地勘察。后来也往四周州县发过几个文,当做看似无意的伏笔,但后来也并没有发挥作用。

    这些事情祝彪看在心里,能够知道当这天晚上事情闹到顶点时,他与宁毅等一群人还在不断的赶往追杀队伍的前方。沿途当中宁毅曾经推测过几个可能采取伏击的地方,有两个计算错误,是因为凭别人说的地形,总是难以了解清晰,有一个则错过了时间,只有最后的这个山道,让他们仓促赶到。

    几发榆木炮的发射,打乱了整个局面,宁毅那片刻间的姿态与气势,也确确实实地压倒了在场的所有人。但祝彪能够明白,这强撑起来的气势当中,宁毅能用的筹码并不多。八门榆木炮与二十多人决定不了整个局面,甚至于宁毅的这次出手,也已经冒了极大的风险。

    此后的一路追赶,那狂暴的姿态足以震慑周围的许多人,但极限也就是极限而已。宁毅破梁山,整个布局算得上精妙,每每回想,令人叹服,但也是因为参与了整个事情,祝彪也明白,所谓奇谋,并非架于妄想之上的空中楼阁,宁毅的每一步,也只是将自己所能动用的力量扩张到最大,最终引起连锁反应。带着方七佛的这些人怎么逃,在眼下,已经成为死局。只有此时宁毅的这个举动,几乎是完全出乎了祝彪的意料之外。

    哪怕方七佛今夜必死,在自己的好友与女人面前,他到底是死在敌人手上,还是死在自己手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当宁毅冲上去挥下那一刀后,祝彪的心中在错愕之余,也闪过了一丝的明悟。

    只是……这家伙怎么做得到的……

    山风呼啸,后方吊桥上,女子如哭如诉的喊声传过来。宁毅站在那山头晃动的些微火光中,一手持刀,一手提了人头,目光冰冷地扫过了下方的摩尼教与刑部两拨人,随后转身从上来的侧面下山:“杀了他们!找机会砍了吊桥!”

    方百花等人猛攻而来。祝彪持枪挡住对方,弩弓从后方射了出去。由于宁毅说的“找机会砍断吊桥”,方百花一咬牙,在与祝彪交了两招之后,终于退走,领着身边几人围向吊桥的这端。她情知时间已经不多,再不走吊桥上的人也已经难以侥幸,冲着那边喊了一声:“走啊!”吊桥上,罗炳仁等人拉了西瓜的手臂,朝着那头奔行过去。

    祝彪心中明白宁毅的目的毕竟不是要取方百花性命。眼见对方退守。便叫住旁边持弩的密侦司成员往宁毅那边过去。下方的捕快们朝这边涌了上来,火光摇曳,方百花领着身边四人挡住前方过来如潮的攻势,转眼间。变成三人。有的捕快试图将火把往吊桥上扔。方百花竭力打落几支。但桥身这头终究还是燃起火来。

    那边,一直被拖着倒退的西瓜目光跟随着宁毅往下走的身影,过得许久。终于大喊一声:“心魔!宁毅!你就算再凶再厉害!我会找到你的!你给我等着——”

    这句话充满威胁的气息,远远的,宁毅在这边扬起了刀,冷澈的话语在夜色里传过去:“我等你!”

    双方的交流,至此终结了。

    江湖上的威胁撩话,稀松平常,没有人将这两句话当成一回事。宁毅走向坡下,祝彪等人赶了回来,宗非晓与铁天鹰、樊重也已经追赶过来。

    “宁毅,你竟敢杀了方七佛……”

    宁毅目光冷漠地抬起头:“那又如何?”

    “你可知他朝廷指定的钦犯,刑部曾有严令,要他活着上京……”

    “你要这人头?”宁毅将方七佛的人头抬起来,递给宗非晓,宗非晓沉声道:“我要办你……”旁边的铁天鹰却是伸手来拿,还没触到,宁毅又将那人头扔向了后方,祝彪的手里。

    “把这人头用石灰封起来!宗非晓!铁天鹰!樊重!押解方七佛上京是尔等的任务,你们擅自做主设局最终失败搞得一塌糊涂!要我来帮你收拾这个烂摊子!宗非晓,你现在敢跟我这样说话!?”

    “跟你这样说话,我今天就算打死你——”

    宗非晓本就是一脸怒意,此时手指指过来,后方的捕快们顿时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这边,密侦司的成员也都在一瞬间架起弩弓。宁毅目光冰冷地与三人对峙,气势上,却不落任何下风。

    “宗捕头。如果你确定惹毛我的后果是你受得了的,我奉陪。”

    这句话并不高亢,却一字一顿,令人心底发寒。往日里宁毅未必会在口头上说出这种肤浅的威胁来,但这个时候,也难说得清他的心情到底怎么样。如此对峙几秒,宁毅的目光缓缓扫过三人,手指朝下点了点。

    “好好的回去想清楚!你们是不是骄矜自大,计划失误?是不是在你们手上丢了方七佛?这个烂摊子,是不是我帮你们收起来的?方七佛的一句威胁,你们居然还真的犹豫了,朝廷的面子,要被你们丢到哪里去?想清楚了,人头我还给你们!还有,方七佛死了,那边匪首还在,方百花、司空南、林恶禅、王难陀这些摩尼教妖人,你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话说到后半段,语气已经越来越高亢,山坡那头的林恶禅等人估计也能听到,也不知他们是怎样的心情。

    但无论林恶禅、司空南是怎样的心情,又或是宗非晓、铁天鹰等人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吊桥一端,方百花身边的手下,终究是越来越少了。当最后一名同伴倒下,女人的身上,也已经是浑身染血,伤痕处处的状态,甚至连脸上,都已经被劈出一道可怖的刀痕来,但女子挥舞红枪,仍旧将攻势笼罩了前方,试图逼退冲向吊桥的捕快们。

    终于,一把勾索穿进她的肩胛之中,几名捕快同时发力,将她拉倒在地,方百花大叫了一声,长枪挥舞过来,刺向众人,也缠住那锁链,周围又有几名捕快冲上来,双方再度发力,有一团青色的东西扬起在空中。这一瞬间,她也不知道使出了多大的力,绞断了那锁链,挥开攻来的众人,身上也中了好几下,鲜血飞溅中,滚向后方,站起来时,将一面属于永乐朝的陈旧青旗套在了长枪上。

    鲜血已经要遮住眼帘,但她最后的往方七佛的无头尸身看了一眼——靠近的捕快已经将那尸体开始拖走了——随后转身冲出!

    这边的宁毅回过头,那边的林恶禅、司空南等人回过头时,看见那道身影从吊桥一侧跃出在了空中,沾血的青旗在空中展开了一瞬,随着人影坠落下去,空气中隐隐传来方百花最后的声音: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去恶锄强……为民永乐……”

    那是方腊起义时喊的口号,这声音与那青旗只在空中停留了一瞬间,属于江南方腊起义的最后余晖,在这里散尽了。

    火焰烧断了吊桥,将那长长的、老旧的吊桥荡向山崖的那一边。幸存的十余人冲进远方的山林,林恶禅等人,还在从下方追过去……

    *******************

    武朝末年,由于土地兼并的加剧,朝廷苛捐杂税的增多,花石纲等暴政的施行,方腊率领的摩尼教起义,震动了半个江南。被镇压之后,摩尼教仍在民众底层生存发展,此后数年,陆续有摩尼教起义爆发,悉数都被镇压。

    此时由于武朝的内忧外患,重病用猛药的思想,处理造反后的善后事宜,大多采取大片大片的杀戮,及至武朝灭亡,先后因摩尼教案死于刀下之人,超过两百万之数。

    而由于此时农民起义的局限,固然有极其少数的起义领袖带着相对良善与美好的思想,但在暴动中获得权利之后的农民变得比先前的朝廷官府更为残暴、无人性的案例,比比皆是。

    被压迫者反抗压迫者,最终只是为了反过来取得压迫他人的权力。似乎唯有这一定理,在所有的乱局动荡中从一而终,未曾改变。

    无人幸免。(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