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八九章 摩尼教的都得死
    魔教圣女司空南,曾经与铁臂膀周侗起名的宗师级高手,这中间有多少是因摩尼教而来的水分,已经很难说得清楚。毕竟隐匿十余年,当她再度现身,也没有在前次贸然对方百花等人出手,直到这次的大规模出动,从后方紧随而来时,众人才能够体会到她的可怕。

    这一场变乱打到这时,真是武艺低微一些的人,其实多半都已经被淘汰出去。剩下的人若放在江湖上,多少都能逼近一流高手的水准,这时候就算存在着疲累与伤势的问题,两名高手甫一接触,便被对方摧心枭首,就足以证明对方的功力可怖,即便与林恶禅乃至周侗比起来,都不会有太多的逊色。

    只有方七佛、方百花等人能够清楚的知道,十多年前被方七佛、方腊等人联手打败的司空南,此时的年纪已近六旬了。

    陡然冲来的这道绿色身影犹如鬼魅修罗,一手使掌一手短刀,转眼间冲杀至后方人群,摩尼教曾经的高深武学在她手上既有女子的轻灵与快速,又蕴含着仿佛无坚不摧的坚定和刚猛。杀掉刚刚接触的两人之后,那身影如同劈波斩浪般的杀入人群。周围的高手即便有了防备,不至于再在交手间失了性命,也是或被斩飞或被逼退,直到邓元觉挥舞禅杖援护过来,才犹如巨浪砸上礁石,几下交手,司空南鬼魅般的绕开,再度对其他人发起攻击,邓元觉攻势沉稳。四处援护,且战且退。

    沸腾的杀声已经从远处延伸过来,一路厮杀过树林,林恶禅、王难陀等人也已经追到了,中间还夹杂着宗非晓带领的一帮高手,几名绿林间有名的凶人追在附近,伺机出手。

    更远处,大量的参与者,仍在围追。

    队伍蔓延,火把纷乱。杀向山中。

    此时的战局里。陈凡也已经将方七佛交给了旁边的人背负,冲到后方援护他人。他对十八般兵器皆有涉猎,手底功夫也硬,但最凶猛的压箱底武艺。其实倒是双刀。江湖俗谚。双刀看走。这样混乱奔逃的局面里,当他挥舞双刀冲杀过来,顿时仿佛掀起了一阵旋风。

    另一方面。方百花大枪如龙,她虽是女子,但挥舞红枪之中,自有一股来自战场的惨烈肃杀,犹如在铁马金戈中横扫八方的气势。而在这当中,宝光如来邓元觉持杖如山,最是刚猛,禅杖挥舞中,也只有林恶禅与王难陀等少数几人能够与他硬拼。

    然而在追杀的人中,只是司空南、林恶禅二人,便已经是可与周侗比肩的宗师级高手,或许只有未曾受伤时的方七佛,能够与他们相抗。

    此外还有一见陈凡就眼红嗜血的王难陀,从侧面围追过来的宗非晓,另外还有一些为各种目的杀来的绿林散人,或多或少有些名气的武林大豪,也包括重新打造了铁袈裟的恶枭吞云,在阵势上、人数上,其实都要远远地压过方百花这边。

    堪堪阻住后方的司空南等人,双方一方追、一方逃,但仍有数人或是落单或是被暗器打中,伤在了汹涌而来的追兵手中。

    鲜血蔓延,死亡的气息紧随而上,将要冲出那片树林,司空南在高速奔跑中身形晃动,朝着前方一人一掌拍下,那高手弯刀斩出,然而刀势未尽,砰的一下,脑袋如同西瓜般的爆开。司空南在那爆开的鲜血边飞掠而过,一刻不停,然而也就在踏出树林的一瞬间,黑暗中有几道刀光,朝她同时斩来!

    冰冷的杀意,在最不可能的时间里,笼罩而下!

    那几道刀光斩来的方向各有不同,但无论时机、速度、配合都拿捏得无懈可击。一瞬间,司空南几乎以为自己反中了大宗师布下的圈套,但随即,有一道身影出现在脑海里。

    那是许多年前,一名魁梧高大,看似鲁莽粗豪,实际上眼底总有一股明悟的中年男子的身影。此时的刀光汇集间,依稀之中,就像是那男子拔起了那把招牌般的巨刃,朝着她这边斩来一道,罡风呼啸,杀意铺天盖地地汹涌而上。

    霸刀,终式,神驱一梦!

    当年的霸刀刘大彪,为人豪迈,各种行事甚至偏于粗鲁野蛮,整天说着男人就是要有肌肉,但实际上知道他其实饱读诗书的人并不多。只看他给女儿取名都随手用的西瓜二字,却唯有他手中创下的一套霸刀,招式名多少显得有些古怪,从初式的回护天柱,到截江靖海,到斩却云山,一直到神驱一梦,或多或少的,总让人有些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然而在此刻,唯有那蕴藏其中的杀意是真实的。

    司空南这边,短刀划出。

    接触仅只一瞬,双方几乎同时退开,司空南的一只衣袖碎在夜空中,仿佛蝴蝶一般的乱飞。那一边参与伏击的却有五个人,而能够在配合中斩出刘大彪当年气势的,也只有如今的霸刀庄成员了。

    此时在这里伏击的,是“烬恶刀”罗炳仁、“九死刀”郑七命、“金背刀”郑回还,以及其余两名跟随出来的霸刀庄高手。理论上来说,武艺到他们这个程度,如果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七人一齐出手,无论是此时的周侗还是当年的刘大彪恐怕都无法抵挡,但此时毕竟少人,另外两名霸刀庄成员武艺未必比他们低,但那是他们本身艺业,这次的伏击中,终究是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虽然斩破司空南的衣袖甚至手臂,毕竟也只是小伤,决定不了大局。

    双方的交手、散开只是短短瞬间,这时候一众高手还在朝前冲杀,一片混乱的局面当中,树林外侧面的山坡上,一张木制的轮椅几乎是毫无控制的滚下来。速度快得惊人,轮椅上的乃是一名穿着蓝色碎花衣裙,额头上缠着厚厚白色绷带的娇小女子。

    她坐着那木轮椅下来,速度飞快,颠颠簸簸的像是完全不在意轮椅随时会被砸毁,只有在要冲进林子时,一名司空南的手下朝着她出招,才陡然见到血光绽放。少女籍着那轮椅的冲势狂冲而出,手中刀光挥斩,刹那间一道道的血光蔓延。竟也有了一丝方才司空南冲进人群的感觉。随后只听那少女一声冷吒:“胖子!”手中双刀一并。朝着正与邓元觉厮杀的林恶禅猛地斩了过来!

    *****************

    关键时刻,霸刀庄几人的到来,或许稍稍缓解了方百花等人面临的危局。然而以整个局势的变化而言,这样的缓解。却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厮杀从子夜时分开始变得激烈。随后一直蔓延向远处的山腹之中。尽管众人一路奋战。但毕竟由于时间的拖延,对方聚集过来的人手已经越来越多。司空南一方一两名高手的折损立刻便有人补上,只有方百花这头。一两个人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方百花、邓元觉、陈凡等高手一开始还能组成一道阵线,将林恶禅等人拦在后方,但不久之后,这一路追逃的后方阵列就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战,名叫吞云恶僧与一众绿林高手自侧面掩杀而来,宗非晓带领的捕快则以各种手段暗算偷袭,不时的有人落入围攻之中,被斩成血酱肉泥,一直到这边折损到大概四十多人的时候,前方一道山坳出现在眼前。

    那是一条稍微凹陷下去的山路,两旁山壁看来适合埋伏,但高手仍能跃上。奔至这里时,已经颇为虚弱的方七佛做出了唯一的一个指示,让众人直接扎进了那山道当中。

    眼见逃跑的众人如此果决,紧跟在后方的宗非晓多少有些迟疑。这一路的奔逃当中,局面其实变化很快,刑部是没有在这边安排埋伏的,假如对方安排了人员接应,自己贸然进去,损失可能就很大。他让属下稍微停了一停,往旁边的山坡上走,司空南、林恶禅等人则仍旧一路追杀了进去!

    杀戮朝着前方蔓延,司空南破开人群,大笑着试图冲向前方被人背着的方七佛,被人阻拦之后,她格杀了两人,持续拉近着距离。

    后方,樊重、铁天鹰两人也已经率领精锐队伍赶到了,几人骑着马,赶上宗非晓,从山路旁边的土坡上方追过去。月光在此时微微泛起清辉,子夜早已过去了,土坡上蔓延着草木与稀疏的树影,视野那头,司空南、林恶禅、王难陀等摩尼教高手还在拉近着与前方方七佛的距离,与方百花等人杀做一团,而蔓延过去的山路在前方变作两条,一条直走,另一条则斜斜的往侧面延伸。

    厮杀的众人原本是直奔,但到得此时,有火把的光芒微微亮起在了前方山道的尽头,那边有人的影子,有马的影子,大概是追赶过来的一小拨人,终于赶在了众人的前头。

    最前方奔逃的几人,顿时被逼得跑向了岔道。

    无论赶在前方想占便宜的是那一拨人,总之,必然不可能是方百花等人的朋友,山道之中,司空南笑声凄厉:“哈哈,别跑了——”这边的山坡上,铁天鹰、宗非晓、樊重等人骑着马向前。

    “那是谁……”

    “哪边的?”

    “……密侦司?”

    三人之中,铁天鹰目光锐利,一路接近,首先看清楚了那边火光中人隐约的轮廓,前方一名书生,对着跑过去的人群,竟还是四平八稳地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他以前觉得这人是什么成舟海,倒也没放在心上,此时却或多或少地察觉到对方身份的不对,顿时便皱起眉头来。

    这一夜追赶的途中,宗非晓与樊重也已经接到了有关成舟海的身份信息,他们当即能够看出其中的不对,只是在这个晚上,区区一个人隐藏身份已经不重要,他们也未曾多想。铁天鹰说出对方身份时,彼此才对望一眼。

    “这人不是那什么成舟海……”

    “心魔?”

    “这人……想干什么……”

    对于出现在道路尽头,甚至还事先亮了火把的那二十余人想要干什么。在这片刻间,或许是许多人心中的疑问,这时候山道里已经跑进上百人,附近山坡上人群也在奔跑聚集,朝那边望去。

    前方的厮杀当中,有一名身上染了鲜血,额头上包着厚厚绷带的女子在挥斩中转过了身。那边的火光中,坐在椅子上的书生此时似乎也直了直身子。

    双方的目光,在这片刻间,交错一瞬。

    风里。书生举起了手。划下来。

    “放箭。”

    这时候方七佛等人所在的前半段已经奔进岔道,少数高手还在交汇处于司空南等人缠斗厮杀,而后方的直道里,更多的还是司空南手下的摩尼教高手。随着这一声低语。由劲弩射出的二十多支弩箭呼啸而来。直扑向厮杀的众人。

    林恶禅等人第一时间警觉。但对于这种劲弩,即便是他们,猝然间也接得难受。二十多支弩箭并不多。看起来只像是警告,但大部分却落在了后方属于司空南属下的人群里,两名高手一时间没能防备住,应声而倒,旁边也有两人受伤。

    这一下子,众人多少有些懵。片刻,众人怒吼起来:“什么人!”

    “射谁啊!想死啊——”

    林恶禅也怒喝了一声:“混蛋——”

    后方一点的山坡上,宗非晓勒住奔马,也是陡然出声:“密侦司的,你们干什么!”

    铁天鹰沉声暴喝:“宁!立!恒!你们疯了!?”

    他在这一瞬间叫破对方身份,便是要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勘破真相。不少人还在想宁立恒是谁,只有少数人反应过来,这是灭梁山的魔头的真名。林恶禅与司空南听得铁天鹰出声,知道他们内部自会交涉,眼下还是杀掉方七佛他们为好,正要继续出手,那边的风中,一个冷漠却沉稳的声音,也远远地传了过来,通过破六道的内力,响彻夜空。

    “别说我没给过你们机会!早就打过招呼!方腊之祸祸乱江南!摩尼教的都要死!你们婆婆妈妈不动手!我就自己来!”

    “我操——”林恶禅一声暴喝,如魔神般的响彻夜空。

    “干了他!”人群中有人大喝。

    宗非晓怒道:“心魔尔敢——”

    “埋了他们。”

    林恶禅扑向岔道中已经负伤的邓元觉,人影汹涌,有人朝着直道那边狂扑而去,其中无声无息却速度飞快的,便有一身铁袈裟的吞云和尚,司空南也朝着那边看了一眼,最终决定先杀方七佛。山道那边,有人将火把放下,点燃了什么东西。

    寒毛竖起的一瞬间,有什么吞没了声音,吞云和尚还在飞奔,陡然间,一道光柱呼啸着穿过了他的身体一侧,司空南的背后,光柱呼的飞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在黑夜中的山间犹如雷响,火光随着爆炸而膨胀,那转瞬间飞过百米的火球在人群中炸开了,正中司空南手下一名高手的身体,那人的身体被直接炸开,旁边一名同伴被炸飞出去了。响声回荡,火光斑斑点点,旁边的人倒得七歪八拐。

    直道尽头的椅子上,宁毅的耳朵被发射声震得嗡嗡作响,他眯着眼睛,面目扭曲地捂住了耳朵,旁边不远,榆木制成的炮筒脱离了石块的仓促压制,直接飞上了天空,宁毅回头看时,那根榆木落下去,砸了后方一匹马的身上,将那匹马砸得滚在地上,爬起来后歪歪扭扭地逃跑了。

    宁毅挥了挥手指,也不知道旁边的人能不能听到:“记录一下效果,下一门。”

    这一门爆炸的炮弹产生了巨大的震慑,一时间,众人都显得安静,战马不安乱嘶,被震倒的人开始爬起来:“轰天雷……”

    “掌心雷?”

    “妖术……”

    原本厮杀的众人开始变得混乱,此时刑部众人汇聚在山坡上,司空南、林恶禅的部众汇聚于山道里,众多的绿林高手散布各方,一名名高手,乃至于山道中足以与周侗并肩的司空南、林恶禅之类的一流人物聚集于此,原本确定的局面,在方百花一方只剩三十多人的此刻,开始变得不确定了。

    心魔宁毅的存在,在这一刻,终于化作真实而浓重的阴影,压了下来。将所有人摆在了对峙的舞台上。(未完待续。。)

    ps:  ^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