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四八八章 余烬(结)
    二月十六的这个晚上开始,四平岗附近的一切,都像是不约而同般的动了起来。

    先前樊重等人曾经说起过,对于方百花等人的追捕,两三天的时间能够出一个结果。但事实上,这两三天的时间,是指方百花等人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被追捕者逼到绝路,令腾挪空间完全消失的预期。但显然,只要还有些脑子,就没有人会等到绝路真的降临眼前再去反抗。

    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无论是铁天鹰、宗非晓,还是司空南、林恶禅,一方面在全力搜索方百花等人的下落,另一方面,也在以越来越高的警惕心,等待着对方的最后发力。

    而在这天晚上,邓元觉、安惜福等人率领着几十残兵陡然折往西南的动作,成为了一切的导火索。

    事情爆发后的几天以来,邓元觉与安惜福的出现,实际上是最为牵动各方眼球的一股力量。他们出现两天的时间,在这边还没完全抓住动向前到处点火,救下不少逃散的匪众后作势北上,这其实是摆明了的,不容忽视的阳谋。

    这一次的事件里,真正的主角,看起来是想要营救方七佛的方百花一系。但实际上,这一拨人关系到的不过是京城的面子,铁天鹰、宗非晓的升迁之途与永乐朝完全覆灭的象征,相对而言,安惜福所携带的账册,却极大地关系着这次事件幕后的几家今后能得到的利益,任何一家只要能拿到账册。首先就能确保自己不被人在背后捅刀子,至于拿刀子捅别人,获取利益,那则是往后看心情决定的事情了。

    铁天鹰也好、宗非晓也好、司空南也好,看似都有自己的归属,实际上背后或多或少都有着某些大家族的背景在。安惜福此时作势要北上,那已经是摆明了不要命的态度,但他的命事少,假如他在死前将账目交了出去——他甚至根本不用考虑交给谁——最终都会是一场大乱子。

    甚至于,当声势闹大。那账册都可以不是真的。自觉陷入其中的家族就会自行起摩擦。这一点点的摩擦,或许就关系几十几百万两银子的损耗,关系几百上千人的性命。

    因为明白这一点,这次参与其中。各个势力明里暗里的代言人都摆出了不关心那边的态度。铁天鹰、宗非晓、樊重等人在表面上都将主力摆在了围捕方百花的事情上——那边反正是做死。反正账目肯定是谣传。不用理会——实际上,当这个傍晚,察觉到邓元觉等人陡然南折的消息后。四平岗附近的局面,就整个爆发开了。

    邓元觉等人突然往西南方赶去的动作,应该是在这个上午做出的。下午的时候,一拨例行追查的捕快与他们打了个照面,产生冲突的位置已经往西南转移了几十里。这一次接触后,以接触点为中心,附近几乎两百里的半径,都因着消息的传播速度陡然动了起来。

    邓元觉等人的最终目的果然不是北上!他们之前所有的动作都是为了吸引追兵北移,实际的目的还是要与方百花汇合,突围大别山!

    顷刻之间,附近州县之中无论是官兵捕快,还是流散的绿林人士,司空南领导的摩尼教余部。都像是得到了统一的命令,随着夜幕的降临蜂拥而出,一方面试图堵截南下的邓元觉与安惜福,另一方面开始涌向通往大别山的各个方向。

    方百花等人与捕快追兵的首次接触也在夜幕降临之后不久,那个时候,理论上来说邓元觉等人往西南追来的消息还未传到这边。在这最后可供腾挪的两三天时间里,双方很有默契地都选择了这个时间点,开始孤注一掷。

    风从山上呼啸而来,四平岗的营地当中火光通明,一对对负责传讯的捕快、军士飞快地进进出出,给坐镇这边的铁天鹰带来不久前发生在各地的事件——针对这两边的不同行动,刑部方面一开始就定好了各种预案。

    如今放在外面的捕快们大都以十多二十人为一队,他们的首领则往往是各个地区颇有经验的捕头,只要接到消息,大都能够独立作出应对。当第一条消息传到四平岗,附近目力所不能及的半个盘面、各个州县其实都已经开始动了起来。而新的命令,才从四平岗发出,加速推动整个布局的变化、运作。

    对这一切,早在心中计算了许多遍的铁天鹰,应对起来算是很驾轻就熟的。

    “……派人通知北面的人,除陈志清、余崖两部,其余所有人开始有序地往南追,通知汶水县令配合,切断邓元觉后路,他们可以死了北上的心了……”

    “报,靖山一带,发现一拨绿林人的踪迹,其中有赣南严五、河东江元,另有上峰发文通缉的大盗李龙似在其中……”

    “暂时不用管他们,传令叶锋,往南,严查桥亭一带过往人员,避免方百花等人浑水摸鱼从此地过去。另严令叶锋,如遇匪众不必恋战,只要死死咬住,一路劝降即可……”

    “报,酉时两刻,汶水小娄湾一带奉天川与方百花等人发生血战,当场格杀三名匪人后,对方往东逃离。”

    “他们是想要折腾一晚了……酉时……”铁天鹰在地图上看了看,“传令林东楼、曾奚后两队,他们守的地方至关重要,如果遇上方百花等人,不妨打一打,需要注意,方百花等人如果溃退,不许去追,原地死守,避免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船山发现大盗吞云和尚……”

    “林宗吾等人目前正沿汶水往南追……”

    一拨一拨人的消息归集汇总,大部分的事情。对于铁天鹰来说,都早有预料。这其中包括了一群群忽然出现的绿林高手——事实上早在两天前,余镇一带这些人就曾经开过一个“英雄大会”——他们有的是因悬赏聚集过来,因为朝廷为方百花等人定下的赏格委实不低;有的是因为想要扬名立万;也有的是跟方百花、邓元觉等人往日有仇,如今过来痛打落水狗。

    这其中自然也有南南北北某些大家族的势力暗中派出的人,他们混杂其中,但最主要的目的,终究还是为了干掉方百花等人,再伺机查询账册下落。

    如今的整个局势,就如同棋局对弈。虽然不同的消息还是不断归集过来。但大局还是已经差不多定型,能够让他感到惊奇的消息,基本已经没有了。哪怕不久之前田力曾过来报告密侦司成舟海实际上乃是超一流高手的事情——那也只说明了密侦司对这件事的重视,但二十多人在这个局势里也是起不到太大影响的。

    真看起来。在这个棋局上。决定大势的。大概也就是三方的力量——自己这边代表的刑部,司空南一方代表的摩尼教残部,与一路奔逃的方百花、邓元觉。虽然说其余的人加起来可以算是第四方的势力。但毕竟太过散碎,拧不成一股绳。

    这样的认知下,一面有条不紊地推动局势,另一面他也在不断反思,到底有着怎样的可能,是他没有计算到的。事情未曾定下之前,始终存在方百花等人逃入山中甚至整个盘面翻转的可能性,保持着心中浅浅的不安,这也算是他的习惯了。

    周围的人进进出出,当一个新的消息传过来,便有新的认知被纳入计算推演的体系,随即,一份份简单的命令也被发出去。此时天色已黑,木棚里涌进来的属下不少,当他发出一份要求附近县令召集乡勇往附近戒备的命令时,又一份情报被送了进来。

    “报,京城传来的消息。”

    “……召集的人,要一直守到明天,我说可以了才能解散,切记不能随便召集乡民,每一个人必须有人认识,每一处必须由当地保长亲自牵头带领,避免被匪人混进去……”此时过来报告的人不少,但京城的消息多少让铁天鹰重视起来,只是接过那东西看了看,警惕心才又放了下去,“余三,你有什么事,快说。”

    从京城快速送来的这一份东西,乃是相府成舟海的资料,但是眼下这种情况里,即便确定了对方的高手身份,也已经没有太多的必要,他一面打开,一面听着周围属下的报告。脑子里还在归纳着信息,目光陡然缩了缩。

    “不会武艺……”他口中低声说着这个,然后回到开头,“今年……三十二岁……”

    他的手挥空中,打断了下属的说话,目光闪烁几下,随后眉头蹙起来,将这份东西交给旁边的随从:“抄一份,分别发给宗总捕、樊总捕,让他们稍微注意一下。另外,密侦司的那些人之前是去哪里了?”

    “抓住霸刀的两名匪人之后,他们也去了西南方……”

    “想分功还是想干什么……”自言自语了一句,铁天鹰将拳头在桌子上砰的敲了一下。

    “……心魔!”

    资料上的成舟海已经三十多岁,但这两天一直过来的那书生不过二十出头,考虑到对方的身手,他第一时间便将思绪联想到了那位密侦司的绿林负责人身上。

    不得不说,无论之前谈起对方时有多少的轻蔑,突然察觉这位亲手葬送了梁山几万人的狂人可能出现于此,甚至还将原本的身份瞒了几天,他的心头还是陡然涌上了一股阴影。

    他想干什么……

    但无论如何,密侦司也是归于朝廷管束,他就算出现于此,毕竟来得太晚,人手又不够,于大局还是没有多少影响的。

    时间宝贵,稍稍想过之后,他随即抛开思绪,将注意力再度集中在调兵遣将了。

    无论如何,大局未定,心中总会有淡淡的担心……

    而在不久之后,这个担心化为了现实。第一个真正未曾计算到的因素,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

    穿过树林,陈凡接近了四平岗的营地。

    营地中的光芒远远的照射过来。这边的小树林仍旧显得黑暗。位于营地附近,树林之中其实也存在着铁天鹰布置的暗哨。但对于陈凡来说,这一切并不会成为太大的问题,纵然信步而行,他的身影却始终隐匿在阴影之中,没有任何人能够察觉到他从林间、树下的无声经过。

    直到……一道冷锋的忽然袭来!

    黑暗之中,像是有风从林间穿过,树叶动了一下,陈凡挥出一拳,对方也无声地接了一掌。诡秘而棉柔。拳掌相交之后,对方无声退后,挥出一剑,陈凡便也无声的后挪了一下。

    月光洒在林间。看不见人的身影。只有风走影动。双方都沉默无声。过得片刻,树影中的陈凡才微微的偏了偏头。

    “王尚书……”

    轻微的声音自唇畔微不可查地吐出,对面的灌木丛旁。是仿佛与周围环境融为了一体的王寅。但他站在那儿,强大的气息也只有到了陈凡这种层次的武者能够感受到。

    随后,在月光下,王寅微微举起长剑,指向了不远处山坡上的那片营地,平静的目光朝陈凡这边望来……

    这天晚上,四平岗营地之中迎来了第一次真正让人难以预估的意外。

    戌时过后,以陈凡为首的一小拨人再度杀入营地当中,这个时候,坐镇营地的铁天鹰仍旧还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但是之前未曾考虑到的内讧在营地中爆发,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摩尼教自传入中土开始,到后来逐渐扩大,后来从司空南辗转到方腊手上,精心经营许多年,方腊起义之后,陆陆续续因此事而死的人超过两百万之数。这其中当然有些是后话,但真正属于摩尼教的根系之深,常人难以估量。

    方腊死后,方七佛、方百花两人应该是这其中牵扯最深的,一开始铁天鹰也曾考虑过内部不稳的问题,然而在几次战斗之后,这样的担心并没有变为现实。直到这个晚上,暗中潜伏叛变的捕头一共有三名。随着他们的出手,有心算无心之下,一部分原本被抓的俘虏解开了束缚。

    铁天鹰原本的安排得力。俘虏解开束缚之后不久便被发现,随后,营地之中状况终于变作一场大的厮杀。陈凡在其中连杀数人,最后救下方七佛,领着二十多人逃离营地,另有四十余人在战斗中被杀。而这件事后,也意味着摩尼教可以动用的最后筹码,被尽皆起出。

    陈凡背着方七佛逃离之后,铁天鹰也带领队伍往西南杀出,一路紧追。

    此时以四平岗为中心,沿西南一直延伸往大别山的道路上,整个夜都已经沸腾起来。一路的奔逃追杀,绿林人士穿岗过岭,朝廷的捕快、兵丁烧着火把自一个个村庄斑斑点点的追。偶尔便有小规模的交手发生,一些村庄里,陡然听得狗吠响起,随后便归于安静,往往都是路过的绿林人顺手杀掉了示警的土狗。

    ****************

    陈凡背负着方七佛,奔跑在崎岖的山岭之间,身后二十余人,竭力跟随。

    被俘之后,方七佛受伤严重,后来囚于囚车之中,又被穿了琵琶骨,饶是他以往修为通天,此时也已成废人,唯有一只左手,能够微微的动一下了。

    崎岖的山岭间,道路极其不平,但以陈凡的武艺,却能够奔跑如风,上半身动也不动,没有太多的颠簸之感。也是因此,重伤的方七佛身上,并没有再流出太多血。只是虽然被救出,他也没有太多的喜色。陈凡本以为师父伤势太重,厄待休息,但微微调息之后,方七佛首先低声询问的,是他入营救人的过程。

    陈凡便一面奔跑,一面将遇上王寅后听对方安排行事的事情讲了。

    “……王尚书说,我救你之后,尽快往西南方去。这附近多是人群聚居之地,唯有逃进深山,算是唯一的机会。听说公主与邓大师、安惜福他们此时也已经往那边转移,这个晚上是唯一的机会,只可惜……”

    王寅在救人之后便不见了踪影,很可能是为了引开铁天鹰的追兵,成了诱饵。他说到这里,情绪微微有些低落,过得片刻,又道:“师父,对方营地中原本安排有内应,之前为何不用,莫非……您还在计算更多的事情?”

    对方的营地当中,仍然有摩尼教的势力,这是最让陈凡感到奇怪的事情。若是之前便知道,自己这边就不用一路漫无头绪地跟随,最终被一网打尽。而若真有这样的安排,他又奇怪于师父为何没有跟方百花说清楚。不过,片刻之后,他也就感到方七佛在背后微微地摇了摇头。

    “我……是不知道的。”

    陈凡的心沉下来,过了一阵,他听见方七佛叹了一口气:“往后,你们要担心王寅。”

    陈凡亦是聪明人,片刻之后,他便想到了这其中蕴藏的最坏可能……

    *****************

    疯狂的奔行,一路的厮杀,子夜过后,奔逃的几拨人在距离山区不远的林子里汇合起来。也是因为这个晚上的动静太大,一路厮杀之后,有着灵敏嗅觉的江湖人们大都能够掌握到整个局面的变化,最终完成汇集时,只有七十多人了。

    此时属于司空南的一拨高手已经从侧面杀来,刑部的捕快也在汇集包抄,越来越近。附近的山林间,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高手出现。方百花、邓元觉这边一路伤残,纵然方七佛的获救一时间振奋了人心,实际上也变成了催人死命的毒药。些许的振奋之后,留给他们的,就几乎已经是一条绝路。

    如果说这些人在中途被逐一打散,或许一部分人还是有着些许生机的,唯有此时的聚集,让整个状况成为要么全死,要么也只有极少数人能逃脱的局面。而由于方七佛的出现,他的重伤和凝聚力也变成了一种累赘。

    另一方面,在得知方七佛逃脱的消息后,宗非晓、樊重、铁天鹰等人率领的刑部众人几乎是像疯了一样的咬过来,化为了更为凶恶的催命恶鬼。

    “哈哈哈哈,小七,几日不见,你还好嘛,听说你被人救出来了,真是可喜可贺啊,哈哈哈哈……怎么不出来,见见老身再走啊——”

    众人自林间奔逃,听到那响彻树林的女子笑声时,一道身影自树林西侧陡然穿行而来。那是一路尾随的司空南,此时轻功施展,速度快得惊人。两名方百花手下高手迎面去挡,陡然间,化为滔天血雨……(未完待续。。)

    ps:  这是六月的最后一章……额,我这么说你们不会真的信吧……
29salon